笔趣阁顶点书吧 > 北地传奇 > 第五十一章 鏖战
    在那持斧蛮夷高举巨斧的瞬间,露出了破绽。

    谭一手持晨光,一个箭步向着他要害刺去!

    “噗嗤。”

    利剑洞穿胸膛的声音传来,剑锋沾染了偏偏斑驳血色。

    巨斧也是很很落下,不过偏移了半分,贴着丁飞的耳边砸在了地上。

    “啊!”

    那蛮夷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如此重伤他竟没当场殒命。

    谭一发力,想将那剑再向前推进些许。

    不过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却是抓住了他的喉咙,随后狠狠的摔了出去。

    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去,不过想象中冰凉的积雪并没有贴在他的后背,反而是陷入了一片柔软。

    这一甩力量之大,连带着接住谭一的吕红绫都跟着倒退了几步。

    见得那蛮夷重伤,鸦志四人也顾不得身上伤势,一个个奋力而起,拼了命的补刀,不多时终是夺去了那蛮夷生机。

    “啊!爽!”

    五人还在为了这点小成就而感到雀跃之时,其他新兵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场中战局已是一塌糊涂。

    “走不掉了。”吴峰此刻已是狼狈不堪,头盔不知去向何处,整个人披头散发,左臂之上一个血洞还不住的流着涓涓鲜血。他退至吕红绫和谭一二人身边如此说道。

    场中的安北军众将士,已经损伤过半,那蛮族精兵此刻成合围之势,向众人涌来。

    “一会你我率老将殿后,让他们向城门退去,能活一个便多活一个吧。”

    吕红绫面色平静的说道,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对死亡的恐惧。

    此刻,这已是最优解。

    吴峰心中痛骂了一声,但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再次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那蛮夷之中…

    “谭一,你算是我唯一的徒弟,好好活着吧。他日若有空,替我立个碑,来我坟前祭拜一番,也算我不白教导你一场了。”

    她望向谭一,双目犹如一汪潭水,深不见底。

    那眼底并没有绝望的神色,只是有几分淡淡的悲戚和遗憾。

    谭一本想再说些什么,可佳人已是转身离去,眨眼间淹没在人海之中…

    在天幕倒映之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雪原之上已经是一片片破碎的残体,殷红的鲜血已经浸染了大地。

    余下的人已然忘却了生的眷恋,忘了襁褓中的嗷嗷待哺的孩儿,耕作在纺间勤恳的妻子,和渐渐的枯萎了年华的老母亲。

    他们眼中什么也没有留下,已然困兽般咆哮,要与那恶敌同归于尽。

    生若不能成大梦,死应卫疆破蛮夷。

    惨烈,决绝。

    鸦志一行新兵已是快步向着城门口逃去…

    “快走啊!”看着站在原地踌躇不前的谭一,鸦志大声的叫喊到。

    “……”

    他迟疑了。

    “别让他们白白的牺牲。”

    严肃也是收起了往日里的嬉笑,真正的严肃说道。

    谭一终是迈出了步子,随着众人向城门口逃去…

    只是随着一步步远离,他只觉得脚步愈发沉重…

    手中的晨光,隐隐间仿佛在低语…

    “快点快点,就快到了。”新兵中,已是有人看见那风雪之中巍峨城墙,不由得雀跃出声。

    “呼…”鸦志等人,也是长长叹了口气…

    “不对?谭一呢?”

    四下张望,谭一竟已是不见踪影。

    ……

    一道阴影凌空刺下,直取吕红绫那双忧愁而精致的双眸。

    吕红绫将头向后方轻轻一仰,化解了那凶狠的攻击。

    将长枪一挑,划破面前蛮夷狂烈而狠厉的刀光,绕过他的手腕,疾速闪电般环上他的脖颈…

    不知不觉她已经斩杀了十人有余,而她的四周则已经是成百上千死魂的海洋了。

    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

    银甲泛起寒芒,一袭红衣此刻更为扎眼,不知是被鲜血染红还是本就该如此夺目。

    “砰!”

    一道闷响传来,吕红绫整个人被重重的砸倒在地,一口鲜血哇的吐了出来。

    纵使她武艺高强,敌得过明枪也终是难躲暗箭,一个不注意便被身后的一蛮夷偷袭得手。

    就在那势大力沉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锤即将再次落下,终结她生命之时。

    一道身影悍不畏死的冲过来。

    “吕帅!走啊!”

    一个安北军将士猛地将那蛮夷扑倒,他的右臂已是空空如也,此刻血流如注。

    那蛮夷眼中凶芒更盛,一把匕首直直插向他的心口。

    那将士也是狠戾无比,大口一张,竟是生生咬掉了那蛮夷一只耳朵。

    “啊!”

    凄厉的哀嚎回荡着。

    吕红绫看着垂死挣扎的将士,强压胸口的激荡,以长枪为撑,艰难的站起身来。

    然而世事难遂人愿。

    她不过将将起身,已是费尽所有力气,又是一头跌倒在地。

    鏖战良久,她已是力竭,加之外伤内伤,此刻已快油尽灯枯。

    “这一生…还有好多遗憾啊…”

    在她闭上眼之前,她的脑海中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

    就在她即将陷入昏迷之时,一只温热且有力的大手霸道的拦起她的纤腰,她只觉得自己一阵天地倒转,回过神时,已是被一个少年抱在怀中。

    她呆呆地望向那少年。

    “我理解了,我理解了所谓孤独。”

    “我所不喜的不是一人形单影只,而是苦恼可与语者无一人。”

    “我所畏惧的不是战场刀光剑影,而是悲哀身后无人可依靠。”

    一瞬间,她的脑海中已是思绪翻涌。

    她的目光间也是罕见的多了一丝女儿家独有的柔和。

    谭一并不知道,她现在如此的思量万千。

    他只知道,虽然他救不了所有人。

    但是他可以救一人。

    吕红绫本就身材纤细,加上这一个月来不停的训练,抱着她并没有觉得很吃力。

    人群中央他左躲右闪,宛若蝴蝶穿花,游走在人影重重间…

    “吕帅,既然承你教导之恩,那我便要用我的方式报答你。”谭一一边疾行,一边对着怀中佳人诉说。

    “我救不了所有人,但我并不想你殒命于战场之上。”

    “你可还记得我说过,我参军习武的意义何在?”

    “保护我所珍重的一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