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灭门,收获,启发
    东阳城,是一个不大的县城。

    几万人。

    对于偌大天泉府而言,不值一提。

    顾言将事情上报后,五百贡献点很快到账。

    之后,有他人去处理。

    这件任务,到此完结。

    不过对于顾言而言,没有完。

    螳螂妖已经被他斩杀了。

    但是勾结的人类左道,还活的很好。

    根据那两个人最后的供述。

    他们是一个名为荡妖门的小门派弟子,专修控妖控兽之术,门中弟子不过十几人,是天泉府内一个不入流的势力。

    平时以斩妖骗人为生,游走于小城小镇。

    操控着妖去祸害人。

    用人肉人血供养妖。

    再出现将妖降服,榨取钱财。

    实力最强的掌门,也不过是神韵境界,相当于后天。

    荡妖门虽然实力不咋的,但是门派传承中,有一门名为神血妖兵的祭炼之法。

    穷极思变。

    这次恰巧赤潮降临在天泉府。

    赤潮之下。

    秩序崩塌,混乱无比。

    朝廷人手也不足。

    有不少修行左道的人,为了获得有潜力的诡异,甚至会暗中人为操控,对一些生辰特殊之人,进行各种折磨,激发对方最强烈的情绪,催生诡异。

    这一次,荡妖门掌门,就想做一笔大的。

    于是他们找到经常合作的螳螂妖母,挑选了地处偏僻,也符合所有条件的东阳城作为下手目标。

    先暗算水神,再操控妖兽,将五村村民弄走,作为阵法的材料和螳螂母妖的能量来源,催生出大量螳螂卵。

    行为隐秘,加上时间需要不多。

    如果不是顾言有幽冥眼,换一个巡夜卫过来,恐怕还会以为是水神吞吃了五村村民后逃跑。

    原本县衙那里,还有那两人师父在。

    不过对方临时有事回了在城外不远的据点。

    现在顾言,就在往那里而去。

    夜色下。

    一群人,也正骑着各种体型不小的妖兽,匆匆向着东阳城而来。

    “师弟,你确定阿元,阿力都已经死了对吧?”

    领头老者再次询问边上中年。

    中年面色阴霾,点点头。

    “哈哈,那就好!”

    “肯定是炼妖阵成了后,那螳螂妖母能量不足,吞了他们。”

    “这次计划这么顺利,真是师祖保佑!”

    他面色激动。

    那两个门人身上,被下了他们荡妖门的秘药。

    配合再阵法中下的手脚。

    到时候他们齐力之下,就可以将那螳螂母妖炼制为傀儡,还可以独占所有神血妖兵。

    一举多得!

    突然。

    一只乌鸦落下。

    “停!”

    领头老者一挥手。

    十几人立刻停下脚步。

    这是他们门派最喜欢用的探子。

    乌鸦落下,说明有人过来了。

    哗啦~

    伴随细微枝叶抖动声。

    一道身影化作残影,紧随在乌鸦之后,停留在了他们头顶大树顶部。

    “顾言,他们身上味道和那两个人很像。”

    橘宝蹲坐在顾言肩膀,看着下面的人舔了舔舌头。

    “十三人,数量也对的上,这就是荡妖门剩下的所有人了。”

    下面荡妖门众人,也看清了顾言身上的一轮血月。

    “是巡夜卫!”

    “不好,杀了他!”

    荡妖门掌门十分果断,直接驱使坐下一头灰狼冲向顾言。

    嗷呜~

    吼~

    死寂树林,顿时想起各种声音。

    看着顾言纹丝不动,荡妖门掌门心中不安,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念念有词,随后对准顾言,扯开袋口。

    嗡嗡嗡~

    一只有常人拳头大笑,浑身漆黑的毒蜂飞出。

    下一刻。

    密密麻麻的蜂群化作乌云倾斜而出,在老者操控下,飞向顾言。

    “橘宝,清场。”

    顾言轻声道。

    “看我的。”

    橘宝脚下蓄力,猛地跃起...一米,背后翅膀用力扑腾,才没有直接摔下去。

    它有些尴尬。

    想学着顾言一跃十几米,然后释放自己的喵喵军团的。

    结果低估自己现在肚子重量了。

    恼羞成怒下。

    橘宝张开大嘴,对准下面的妖兽。

    咔~

    大嘴裂开。

    一根细长的盆腔伸出,端口扩散。

    砰~

    一颗大拇指大小的血色肉卵,宛若子弹一般从盆腔喷出,化作一张蠕动的肉块,在空中膨胀化形。

    咚~

    血卵落地,已经化作了一只足足高两米,手生镰刀,身体佝偻,背身骨刺的畸形螳螂。

    它嘶吼一声。

    唰~

    两把镰刀一闪。

    一头野猪妖惨叫一声,就化作了四瓣。

    而这,只是开始。

    砰砰砰~

    橘宝的血肉盆腔,好似机关枪一般,瞬间激射出上百颗肉球,向着所有的妖兽射去。

    一只只畸形螳螂落地。

    化作一个个刀锋战士,几下就将十几只妖兽撕碎,将荡妖门所有人围了起来。

    “我吸~”

    一口将那些毒蜂吞进肚子。

    橘宝尾巴甩的飞快,飞到顾言面前邀功。

    “顾言,我的新军团怎么样?”

    顾言眼神诧异。

    那些异化畸形螳螂,出刀速度吓人,外面那层血肉甲壳,看着也不弱,每一只恐怕都有接近黑煞级妖的战力。

    简直完虐橘宝之前异化出来的东西。

    “你不会是将那些螳螂的能力全部吸收了吧?”

    “对啊,我终于发现我另外一个能力的强大之处了。”

    橘宝尾巴竖起,洋洋得意道:“我吞噬一只妖,只能获得对方一点点能力,但是吞噬的数量够多,就完全不一样了。

    配合我的血肉增殖异化,我现在实力可强了!”

    “嗯,橘宝真厉害。”

    顾言摸了摸橘宝的脑袋,便将目光看向下面那些已经吓得面色惨白的荡妖门之人。

    扑通!

    为首老者直接跪下:“大人,饶命啊,我们有重宝献给大人!”

    其余人立刻跟着下跪磕头求饶。

    顾言脚踩虚空,一步步落到他们面前,给与他们极大心理压力。

    “你们配合,我可以绕你们一命。”

    一个个荡妖门的人,被顾言单独拉开审问。

    很快。

    随着几个不老实的被虐杀。

    他们修行的功法,藏匿钱财的位置,对于一些行为不端门派的信息,就全部吐露了出来。

    将这群被吓得惊魂未定的人丢在一起。

    顾言将收获收进空间袋,向着他们驻地而去。

    看着顾言的背影,他们长嘘一口气。

    活下来了。

    不对!

    他们惊恐看向周围那群畸形螳螂。

    它们为什么还在?

    咔咔~

    伴随甲壳碰撞声。

    一道道锋锐的镰刀举起,挥下。

    十几声惨叫过后。

    树林里,只剩下浓郁的血腥味。

    荡妖门,就此灭门!

    橘宝将畸形螳螂重新化为肉球吞回身体。

    在顾言的言传身教之下。

    都不需要顾言开口,橘宝就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

    “我橘宝大人,现在居然这强了。”

    “跟着顾言真好!”

    它美滋滋向着顾言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顾言看着铺了一地的东西,眼中有些火热。

    “两门左道功法,价值数百枚银髓的财物,一个可以装虫类的袋子,还一些乱七八糟的左道法器!”

    一个小小的,不入流的左道门派,居然有这么一大笔财富!

    这出乎了顾言的意料!

    “我的《地煞罡体》,真意部分,只领悟了三分之一,至少还需要两枚元磁石一类的宝物,这就需要两千枚银髓。”

    “现在,我身上的资源就差不多够了吧!”

    他身上还有老乌龟给他的逆鳞,一枚得自鲤水鱼妖的避水珠,几门功法,应该也值不少钱。

    “原本我还想着去找那些神灵麻烦,但是现在看来,我有更多选择。”

    他受到了启发。

    “先天层次的功法,修行的是真意,是力量的本质。”

    “而我,注定不可能专修一门功法。”

    这意味着顾言后续,收集各种材料,就需要很多钱。

    根据先前审讯情况,现在天泉府,类似荡妖门这种没有人性的小门派,其实并不少。

    这些小门小派,看似不显眼。

    但是弄钱手段却不少,长期积蓄下来,也不是小数目。

    关键,他们实力也不咋地。

    回报大,风险小!

    从这些人手上黑吃黑,顾言也心安理得!

    咚~

    地面微微震动。

    一只橘猪狂奔而来。

    看着橘宝,想到它的能力,顾言脑中立刻浮现出种种计划。

    打手也来了。

    干了!

    橘宝还不知道顾言已经惦记上了它。

    它跑到顾言面前。

    “哇,顾言,好多钱。”

    橘宝眼前一亮。

    这可以在人类城市买多少好吃的啊!

    它立刻装作可怜巴巴模样看向顾言:“顾言,能不能分给我一点,我好久没吃大餐了,都瘦了。”

    不要多了。

    一枚银髓,橘宝就心满意足了。

    闻言,顾言眉头皱起。

    好家伙。

    这破猫开始意识到要钱了。

    工人意识觉醒了啊。

    现在要一点。

    以后就会要更多!

    不行!

    不能让自己的剥削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

    所以顾言板着脸,看着眼神期待的橘宝,淡淡说道:“滚!”

    橘宝眼神呆滞。

    一枚银髓都不给我?

    它怒从心中起,恶从胆边生,尾巴竖起,看着顾言。

    “顾言,你...”

    顾言眼睛一瞪。

    橘宝尾巴瞬间耸拉了下来。

    “我是说,顾言,这么多钱,要不要我帮你背?”

    顾言板着的脸露出笑意,摸了摸委屈巴巴的橘宝脑袋:“你真懂事,来吧。”

    他的空间袋不大,确实塞不下。

    橘宝托着一大堆东西,跟在顾言身后,心里莫名感觉有些忧伤。

    顾言是坏人!

    丫丫离开的好多天,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