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从刺秦开始 > 第十一章:直刀挡子弹!
    “怎么样?寄生虫很恐怖的,万一我朋友解决了这件事,我们都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以后要什么有什么.....”

    就在张猛不留余力的劝说刘羽时,沉默多时的小王忽然举起了枪,毫不犹豫的对着两人扣动了扳机。

    “碰!碰碰!”

    什么情况?小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枪?

    张猛的表情有些失控,面对吞吐枪火的子弹,只能绝望的闭上眼睛。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反而是‘铛铛铛’的三道沉重响声从身前传来。

    张猛张开眼睛,看到只穿着一条裤衩的刘羽,不知何时已经持剑站在他的身前。

    他在做什么?

    张猛的脑袋有些当机。

    他刚刚用刀劈开了子弹?

    这一刻,张猛好像明白了刘羽为什么只喜欢穿一条裤衩了。

    这尼玛就是个超人吧?

    灌顶进度,百分之百,祝封神者拔剑愉快!

    叮叮当当一阵清脆响声从楼道传来,小王甩开了弹仓,黄橙橙的子弹壳从中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王,你在干什么?!”

    张猛不可思议的大叫,一时间连反制刘羽这个暴徒都忘了。

    相比较被一个暴力的疯子劫持,他更不能接受的是同吃同住的兄弟,居然对着自己开枪。

    同时他也在心中生出一个恐怖的想法。

    难道真的和刘羽说的一样,他们...被寄生了?

    小王一言不发,抛扔了弹壳后,一只手不太熟练的给警枪上子弹,表情古井无波,好像随手灭了根烟一样平常。

    “寄生虫的智力只有七岁,对动物来说已经很高了,但是还不够用。”

    刘羽吐出口浊气,甩了甩被震的发麻的手臂:“所以你刚才说的鬼话,它全都信了。”

    张猛正要说什么,刘羽却一把将他推到门口,大步冲向正在装弹中的小王。

    “我知道你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张猛踉跄的坐到地上,一时间居然没有想去捡枪,而是瞪大了双眼看着持剑前冲的刘羽。

    他想不通同事为何在这个时候开枪,同样也不敢认同刘羽的那番‘生化危机’言论。

    在内心深处,他希望自己在这片刻沉默之后,能看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碰碰!”

    枪声再响,持剑挺近的刘羽却连剑都没挥,只是死死握着刀柄,在子弹临身的瞬间,横刀在身前左右摆动了两下,刀身上有耀眼的火花溅起。

    两枪之后,刘羽迅如雷霆的持剑身影,已经与手握警枪的小王擦肩而过,前者脚步不停,一直走到墙角方才止步回头。

    持枪而立的小王,目光与前方的张猛撞在一起。

    那是一双没有任何感情的漠然双眼,张猛无法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一丝熟悉。

    下一刻,举枪的手掌斜斜出现一道纤细的血线,就好像人过草丛不小心被叶子划伤。

    小王面无表情的脸上,同样也有一道纤细的红线,从左额头延伸至右耳根,随后在喷泉似的血水喷涌中,他的头颅一分为二,无力的摔落在地上。

    一条肥大的肉虫从伤口中扭了出来,倒在血水中剧烈的挣扎,好像一条离了水,上了岸的鱼。

    张猛这辈子尸体见过不少,可看到这一幕到时候还是一阵的恶心反胃。

    “你是说....这种....这种东西控制了小王?”

    张猛脑子有些眩晕,勉强抵着身后门板重新站起来,强撑着快要破碎的理智组织语言:

    “我...我需要一个安全的容器把它收集起来,带回去给专业的人士鉴定,你...还得回去接受调查。”

    有了这个东西作证,刘羽就没有任何但心了,当下点头答应。

    这个案子到了这里,基本已经明朗,小区的保安感染了这种怪虫,肆意攻击他人,并撒播怪虫...真是离谱。

    张猛靠着门板愣愣看着仰倒的小王尸体,脸上迷茫,后怕,喷怒都有,唯独没有破案后的喜悦。

    半晌后他忽然脸色一变,抓起对讲机就连连呼唤。

    跟他进楼的还有一个警员,按照他先前的布置,此时应该正在照顾那个重伤的保安!

    对讲机里没有任何回应,就在这时,张猛背靠的那扇门板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固定门板的四角门钉都被撞得根根凸起,好像随时都会掉落。

    张猛被吓了一跳,连忙离开那扇大门,尽管他的动作不慢,可是门板后面的那个人更加迅速。

    又是一道巨大的门板破裂声响起,站在楼道对面墙角的刘羽,骇然看到自己房子的大门,直接从里面破出两条血淋淋的胖手,一把将想要离开的张猛死死环抱住!

    是那个跑的飞快的死胖子!

    单薄的房门承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冲击,四角卡扣门钉向外迸射,缓缓向下倾倒。

    张猛只觉得那两条胖胳膊宛如铁铸,拼尽全力的挣扎也不能挣开半分,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不断放大的地面。

    凭胖子那不下两百斤的重量,这要让他贴着门板把张猛砸在地上,那脑袋还不被压个稀烂?

    刘羽二话不说,一把甩开了手中的直刀,他咬牙发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居然抢在脱手的直刀之前,后发先至的冲到了倒塌的门板面前!

    面对如同小山倾覆的门板,刘羽双脚并起,重重踹在了门头上,势大力沉的力道使得倾覆而下的门板开始转而向后倒去。

    刘羽人在半空的身子不停,看也不看的一手探出,神乎其技的稳稳握住了那柄先发却后至的直刀。

    张猛来不及为刘羽这堪称电影特技一样的动作惊叹,只见整个还在半空的刘羽面目肃然,双手握刀,奋力的朝着他脑袋方向就是一刺!

    张猛呼吸都要停止了。

    一声破革声从张猛头顶传来,他随即便感觉到,环抱着自己的那双胖手,随着刘羽的这一刀捅下,像两条无力的死蛇垂落一边。

    刘羽隔着门板,一刀刺穿了那个胖子的脑袋,杀死了那条寄生的母虫!

    碰!

    掉落的门板终于尘埃落定,一声巨响尘土飞扬,楼道的地板都随之颤抖了一下。

    殷红的鲜血很快铺满了门板下方空间,还没等松一口气,一个浑身是血的娇小身影猛地从卫生间窜了出来,直扑手持直刀的刘羽!

    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甚至连碰一下都很麻烦。

    不能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