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古天家多不幸
    昭宁公主虽然没有修行天赋,但是她通读修行典籍,自然曾经了解过那部传闻中极难学的《焚天七式》。

    传说中,这部法术几乎能够无视一切控制效果和法术防御,瞬间对敌人造成极为可怕的伤害,使得施术者近乎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自从它的开创者赤阳子死后,就从未有人完整地修成这部法术。

    就算是赤阳子的亲传弟子——大齐国师和他的师弟何逸群,都只是浅尝辄止地了解了其中的前几式,却依旧无法展现出它当年的风采。

    但现在,四皇子萧尚贞在“论道之境”中遇到的对手却出乎意料地施展出了《焚天七式》。虽然那人的修为尚浅,应该只有第二境。

    不过,那人能用《焚天七式》破解大气皇室祖传的“天龙领域”和“六合盾”,证明他已经一定领悟到了其中的“道”。

    这让昭宁公主感到非常讶异。

    此时此刻,她不再打算去细究萧尚贞这一次又用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战术,而是一本正经地询问道:“萧尚贞,你知道你的对手的身份吗?”

    “神机营”预备役里出现一个悟性惊人的天才,对她来说无疑是一条非常值得重视的消息。

    洛司首曾经说过,漫漫长夜将会在三年之内降临。

    为了让大齐王朝成功度过这道难关,昭宁公主认为自己有必要尽可能地多挖掘一些有潜力的修士,倾注资源进行培养,使得他们今后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萧尚贞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不知道他在现实中的身份。我只知道他的代号叫做‘朱雀’。”

    “朱雀……”昭宁公主心头默念这个代号。

    她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不过她当初也是重建“神机营”计划的倡导者,对于“神机营”相关的资料拥有很高的查阅权限。

    她打算稍后就去一趟驱魔司总部,去查查这个“朱雀”的真实身份,今后作为重点关注对象。

    “对了,萧尚贞,”她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提起了另一个话题,“你应该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为你争取到了一个明年正月前往崂山遗迹探索仙人洞府的名额。”

    “没错。”萧尚贞闷闷不乐说道。

    “根据我得到的最新消息,你需要在腊月二十之前前往莱州府,与其他年轻修士回合。在那之后,将由莱州府千户时磊带领你们前往崂山遗迹,”昭宁公主淡淡道,“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好好表现,不要给我丢脸。”

    “姐,你总是低估我的能力。”萧尚贞不满地哼了一声。

    “你这臭小子,就从来没有让我省心过。今天,你就给我待在家里好好地练剑——不把《泰阿剑术》第七式练熟,就不许出门。”

    “姐,你太过分了!”

    “一点也不过分。你大哥萧尚元,跟你一样大的时候就已经把《泰阿剑术》练得游刃有余;现在他敢只身一人仗剑前往沂山对付雪女,为民除害。以你这懒惰贪玩、投机取巧的性子,今后拿什么去跟他竞争泰阿剑?”

    “我大哥并不是只身一人前往沂山的。他还叫上了樊伯伯。”

    “这不重要。你不要给我钻牛角尖。”

    话音落罢,昭宁公主便大步流星离开屋子,“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把四皇子萧尚贞孤零零地锁在房间里面。

    四皇子并没有听从她的要求起身练剑。

    他仍然一动不动坐在炕上,右手拄着腮,目光不由自主瞥向窗外。

    在窗外的院子里,几个穿着粗布衣的、门卫家的孩子正在嬉戏玩耍。

    他们手持鞭子,反复抽打着地上飞速旋转的陀螺,不时发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四皇子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又是委屈,又是羡慕。

    “姐姐,我不想练剑,也不想去跟几位兄长争那‘泰阿剑’,”他伸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喃喃自语道,“我只想跟他们一起去玩陀螺,真的……”

    …………

    昭宁公主萧琬珺在离开房间后,并没有急着前往驱魔司调查“朱雀”的档案,而是站在门外休息了片刻,用修长的手指按摩着隐隐疼痛的太阳穴。

    她的身子侧倚着墙壁,形成一道妙曼的曲线。

    最近这段时间,昭宁公主不仅要处理政务,还要管教性情顽劣的弟弟,只觉得心神疲惫。

    在那她双充满威仪又饱含魅力的凤目周围,也隐约可以窥见淡淡的黑眼圈。

    此时此刻,她隔着房门,听到了弟弟的抱怨声。

    她轻轻叹了口气,心头无奈感慨道:“弟弟,我也很希望你能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只可惜,你很不幸地出生在了皇家——如果你不去争,别人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假若最后‘泰阿剑’选择了你的那几位哥哥,我不敢保证他们会让咱姐弟俩安然无恙地读过余生。

    “等你长大,你就会明白,我现在对你严厉一些,都是为你好……”

    …………

    顾旭在离开“论道之境”后,很快便通过“神机令牌”看到了自己的排名变化。

    在战胜“麒麟”之后,他获得了第二个积分,排名从第六名上升到了第四名。

    而“麒麟”输掉一局后,则被扣除一个积分,如今只剩下四分,但是仍然居于排行榜的榜首。

    不过,在他看来,今日在“论道之境”中最大的收获,并不是积分,而是他对《焚天七式》又有了新的领悟。

    他从抽屉里掏出小册子,用炭笔在上头做笔记道:

    “实验时间:天行二十三年十一月初一;

    “实验内容:测试《焚天七式》第一式‘萤焰’的效果;

    “实验对象:某身份不明皇室成员,代号‘麒麟’,疑似年轻女性;

    “实验结果:‘萤焰’能够无视‘天龙心经’的控制和金色护盾(疑似皇室绝学)的防御,对敌人直接发起攻击;

    “实验结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焚天七式》中隐藏的大道真意,是对权威的蔑视,是对规则的反叛,是对传统的变革。”

    写到这里,顾旭暗暗心想:难怪我能够在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里领悟它的内涵——作为来自现代社会的穿越者,我确实对所谓的规矩和权威没有敬畏。

    随后,他收起册子和笔,准备开始静坐修炼。

    就在这时候,他的神机令牌闪烁了几下,给他发送来了一条消息:

    “通知:崂山仙人洞府预计将在明年正月初一开启。请拥有探索名额的修士在今年腊月二十日之前抵达莱州府,并到该地驱魔司报到。

    “莱州府千户时磊将会带领你们前往崂山遗迹。”

    “莱州府千户时大人……这不是时小寒的父亲吗?”看到这个名字,顾旭不禁愣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