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你的问题有点多梦里若依 > 第399章 不结婚很难交待
    这是什么玩意?

    这都是他妈的什么玩意?

    比不过就耍阴招,他怎么那么讨厌!

    他的姓名应该是四个字:司马东西!

    他的公司应该是四个字:什么玩意!

    阿里先生和钟催催正在进行优秀的对仗,骂人不带脏字大赛!主题是:阴损的小子程润泽。

    你有受过委屈吗?

    受了委屈你怎么办?

    还回去。

    ------

    许招娣隐约感受到她的两位弟弟拼来来往往的时候,程润泽已经率先发动攻势。

    原本黄茹这事情应该算告一段落了,偏偏程润泽又开始耍那套污蔑的把戏。

    从洛心似是个百合到许君是个基,明里暗里骂了个遍,还传播到客户那边,平白无故出现很多演绎的故事版本,从黄茹的事情中衍生出许君不近女色,实际是为了好基友,绘制的有声有色,很难不赞同。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要是这么说的话,他们俩不结婚生个娃娃出来很难收场。”

    钟催催抓耳挠腮,示意阿里先生不要再讲了,阿里先生哪儿知道来自后方大魔王的鄙夷,拳头都握紧了。

    “许总,都是外边传的,我们都知道,就是传言狠了一点。”

    程润泽这是逼他承认洛心似的存在,逼他彻底和母亲程女士闹翻,前脚正好有黄茹铺垫的路,后脚谣言满天飞正好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布置的十分周祥。

    传言到许招娣耳朵里,她去质问黄茹,黄茹也只能无奈,当初程润泽牵线搭桥的条件就是自己事无巨细的告诉他每一步的进展,现在他们已经两清,至于他怎么扑腾,那是他的事情,自己不想卷进许家和程润泽的漩涡,她是借力打力的,不是当圣母菩萨的。

    黄茹这番话倒是许招娣的不是了,许招娣也能理解只是不接受这样的说辞,昨天还同情她的遭遇,今天许招娣已经不是昨天的许招娣,一家子利己主义者。

    若不是有个亲情跟着,小时候自己跟程润泽一起待过几年,她肯定对程润泽发起降维打击,但事实上小时候的程润泽很是懂事,她不姓许的时候,和程润泽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若不是他们的母亲扔下他们,若不是当时程润泽父亲硬生生的留下他们家的根程润泽,这辈子,他们就还是好姐弟,总之程女士觉得带着儿子难嫁,带着女儿还是一个筹码,所以说也就那么放弃了年幼的程润泽。

    眼下,许招娣正在美容院里踱步,如何才能不让这两位弟弟你死我活。

    珺先办公室也正上演着你来我往。

    “小河豚,别受影响,小道消息都是胡说八道,你俩赶紧结婚生子,力克谣言。”

    阿里先生说的一本正经。

    洛心似其实也没把这事当成回事,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许君不在意就行,自己其实没所谓,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除了珺先公司的人,谁认识她,她又认识谁!爱谁是谁,她爱她的许先生就齐活了。

    “你倒是心态好,不过程润泽炒冷饭太恶心人了。”

    “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招人膈应。”

    洛心似看他们各个都垂头丧气,有些不理解。

    “又没造谣你们,你们叹什么气?”

    “气不过呗。”

    “气不过就反击,他可以造谣污蔑我们,我也可以还回去!”

    奇奇怪怪的知识点又增加了,小姑娘想的不是怎么澄清,而是怎么给对方造谣,得咧,小姑娘这是要围魏救赵。

    “你说怎么造他的谣?”

    洛心似瞧了一眼阿里先生,欲言又止。

    “说吧。”

    “其实也不算是造谣,他不是经常玩弄别人感情嘛,只要这个爆出来就能解围喽,然后再把他不正当竞争的事情,举例子摆事实,这些杂七杂八的珺先谣言谁放出来的不就一目了然了?顾客又不是傻子。”

    “虽然不是傻子,但很容易被带节奏。”

    “这年头不都讲究让子弹飞一会儿嘛?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倒是他,自己龌龊还有一大堆不干净的男女关系。”

    洛心似的概念里,之所以容易被带节奏是因为喜欢快餐读本,现在的网络小作文就是当年她们语文课上的中心思想,被人为提炼出来的中心思想,完全没有看过这个故事的起因发展和结束,就节选部分能够产生极端代入感的精彩段落来蛊惑人心,偏偏人们喜欢先入为主,于是乎就有了那么多带节奏和反转,反转这个事情需要对症下药不是胡乱蹦哒,不然会越描越黑,先不予全貌不予置评,再针对性用事实说话,拳头要硬,脑子也要好使。

    “妈呀,你这是跟谁学的?一套一套的。”

    “我自己。画图的时候要构造全局,看书的时候就看全本,然后自己思考,不使用别人的偏袒式总结发言。”

    小姑娘人间清醒,只是这件事情一爆出来必然影响到初阳的声誉,丰泽公司的设计师里长得清秀的,也就属初阳了,老板潜规则下属这点事情,一看就明白。

    “会不会殃及到无辜群众?”

    洛心似知道她们的意思是小心翼翼的提醒她初阳的存在,在这些人之间,初阳是绕不开的话题。洛心似也不想跟他们绕弯子,信息需要对等才能有时效的解决,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不如捡重要的说。

    “如果是被迫潜规则呢?”

    Alice和钟催催同时看向阿里先生,这种话题也就小河豚初生牛犊不怕虎。

    阿里先低头,既而开始发表自己内心的看法:

    “我觉得她是被迫的。”

    “我知道这对您很难,不过这也是一个她洗白的机会,看您的决定。”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如果你信她,在文案编辑的时候倾向她就可以了。”

    其实初阳的事情在圈子里人尽皆知,老板出门整天带个女设计师,有说有笑有动手动脚,谁又不知道呢?

    “看来你深谙带节奏的意思啊。”

    “我只是不喜欢这么做,可不是不擅长。”

    Alice倒吸一口凉气,一位小河豚是个青铜,没想到是个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