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斗罗大陆血瞳罗刹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徒的约定
    没了外人之后,师徒俩的心境都产生些微妙变化,俞稚看着比比东的侧脸,犹豫了片刻,便将小金猊抱开至一旁,率先打破沉默道:“昨晚……是怎么处理玉——大师的?”

    问完这句话,俞稚的视线有瞬间地退避,但很快又重新注视起比比东,想要一个答案。

    比比东叹了口气,她没有回头,视线始终不曾落向这边。

    “他是我年少不可得的梦。”她道:“谁若叫醒我,我便杀了谁。”

    比比东自顾说着,她的答非所问,却令俞稚脸上多出几分苦涩,许多原本酝酿在胸腔中的话语,似乎也没有再开口的必要了。

    但俞稚并不甘心,他握紧了拳头,又无力地松开,低落道:“那我呢?对老师而言,我算什么?”

    比比东犹豫了一下,道:“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老师,仅此而已。”

    “那在史莱克学院那晚,您为什么没有推开我?”

    比比东沉默了,她回想起那个生涩的吻,内心泛起异样,她可以说出无数绝情的话语来欺骗俞稚,可她却欺骗不了自己那颗同样躁动的心。

    她微微扣紧手指,暂时想不到如何回答,而就在她思索之际,似乎有什么东西凑近了过来,比比东下意识回头,一个柔软的东西便趁机印上她的唇。

    俞稚又一次主动吻住了比比东,这次可没有酒借他壮胆,所以他比上次要紧张许多,但无论如何,情况也不会更糟了,更何况想要指望以言语让比比东走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唯有靠实际行动一搏。

    比比东有些错愕,亦有些抗拒与抵触,她牙关紧闭,嘴唇也微微抿起,一副抗拒的样子。

    她本可以靠强大的修为强行震开这个逆徒的,但在比比东的观念中,并没有对俞稚付诸武力的想法与认知,所以她没能防住本可以防住的偷袭,也没能推开本可以推开的少年,她只是伸出双手,紧紧按住俞稚的双臂,阻止他进一步的索取。

    吻了许久,也未撬动比比东的牙关,俞稚松开口,抵住老师的额头,微微喘息着。

    比比东亦是喘息,相比一味进攻的俞稚,被动防守的她要艰难许多,因为她不仅要防这逆徒,还要防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

    我这是怎么了?比比东心想,明明下定决心和稚儿划清界限,明明我爱的人应该是小刚才对,可为什么……为什么……

    她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紫色眸子,这对原本如青空照水的清澈眼眸,此刻却满是迷离,仿佛残花濯了清涟,透着一股撩拨人心的妖异。

    在这对眼眸的注视下,比比东不禁也有些迷离了,她不断在心中告诫自己这样是不对的,推开他,一定要推开他!可她却无论如何挪不开视线,俞稚的眼睛就像无底的深潭,明明潭水不再清澈,甚至染上了浑浊,可偏偏正是这浑浊,让比比东更加难以自持,愈发深陷其中。

    师徒两人额头相抵,呼出的热气便也扑入彼此的鼻腔,他们都没有说话,却从彼此的眼中领悟了那份期许和诉求。

    俞稚闭上眼,再次吻了上去,这次比比东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两下,便松软了牙关。

    师徒二人彼此皆是微颤,比比东按住俞稚的双手逐渐松弛,提防也渐渐松垮崩溃,心中那些早早做好的打算,都在这一吻中碎作波澜的春水,再不复平静。

    ……

    柳二龙打死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了比比东着想,明明不久前她们之间才闹过不愉快,但为了小刚,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柳二龙决定忍了。

    她随意转过几圈过后,估摸着留给那对师徒的时间差不多了,应该足够他们解开心结,或是至少正常说上话吧?这般想着,她便看向碧姬,说自己想回去了。

    与凶兽同行,柳二龙心中还是紧张的,加上这里还是星斗大森林核心区域,她承受的压力自是可想而知。

    从刚刚到现在,这一路上柳二龙可是遇到包括天青牛蟒在内等不少凶恶魂兽了,其中最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就是那个什么熊君,其次便是个阴桀的青衣男子,若不是碧姬在旁边跟着,天知道这群畜生会不会对她出手。

    怀着忐忑的心情,柳二龙在碧姬的引领下返回了洞穴,临近洞口时,碧姬忽然止步,细眉美目间闪过些许惊疑。

    “怎么了?”柳二龙有些奇怪。

    “没什么。”碧姬摇了摇头,微笑道:“看来咱们回来的不是时候,要再随我走走吗?”

    “?”柳二龙不太明白,但还是摇头拒绝了。

    碧姬走后,柳二龙刚要回洞,隐约竟是听到一声浅浅的低吟,她愣了愣,一时遐想万千。

    踌躇片刻,柳二龙还是没能战胜心中的好奇,她蹑手蹑脚地来到洞口,刚刚靠近,便又听到一声浅浅的低吟,竟还是俞稚发出的!

    柳二龙一愣,立马背身贴在石壁上,小心翼翼地侧了些身子,朝着洞穴之内望去。

    篝火已被打翻,还能隐约看到几许火星,寻常人绝看不清什么的昏暗石窟内,一副不太和谐的画面还是印入这位魂圣眼中。

    柳二龙的脸蓦地红了,她面红耳赤地别过脑袋,冷哼道:“居然……好一对无耻师徒!”

    少年似是攀升到了顶点,越发急促的喘息声勾起柳二龙心中点点好奇,从未见过这般场景的她,再次歪过脑袋,抱着学习的心态窥视起洞中的景象。

    一双迷离着欲望的桃红眸子瞥向这边,眼神相汇的一刻,先前的一切都似是伪装,似乎只为铺垫起这一刻的冰冷与警告,本该无形的杀气忽然宛若实质,化作一张大手掐住了柳二龙的喉咙……

    ……

    洞穴内,俞稚颇有些无地自容。

    虽说凭着一股子莽劲儿,赌对了比比东的心思,可她到底放不下心中的防线,两人不过重演了一次当年吞食鲸胶后的场景,比比东甚至连衣服都没有动,仅是伸出了那如玉温润的手掌。

    期间俞稚倒是有机会摸上几下,过过手瘾的,然而箭到弦上竟是怂了,最终也只是僵硬地搂在比比东腰肢,再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对此比比东倒是较为满意,她取出白丝手帕,仔细擦拭清理俞稚身上的狼藉。

    俞稚有些不好意思,默默别过头去,但搂在比比东腰肢上的手臂却迟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现在冷静些了?”

    比比东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看似平静的问道。

    俞稚轻轻嗯了一声,随手拿来地上的毛毯遮盖下体,上半身仍斜倚在教皇冕下的臂弯中。

    心中的兴奋远未褪去,俞稚搂在比比东腰肢上的手臂反而越发用力,他绷直了背脊,从教皇柔软的臂弯中支起身子,抬首向上寻去,似是还想渴求更多。

    比比东下意识避开,脸上浮现起为难的神色。

    这表情与往日里雍容尔雅又不失威严的教皇冕下很是不符,俞稚微微一怔,便不再有所动作。

    比比东无声叹了口气,开口道:“稚儿,老师平日里耽于武魂殿的事务,对你和娜娜的成长,难免有所忽视……但你是个明事理的孩子,应该知道你我师徒之间,这样的事传出去终究不美……”

    俞稚静静听着,不知是在沉思,还是不知作何言语。

    见他无言,比比东便接着说道:“老师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起,生出……这种想法的,但你的这份感情,老师无法回应,原因有很多,你……是知道的。”

    如果问比比东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是谁,那教皇冕下的回答必然是她的学生俞稚无疑,他们彼此陪伴了对方二十年的漫长人生,相互间几乎没有秘密,许多经历虽然不再提及,但二人都有一份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此刻俞稚哪还有心思冷静下来去思索这许多?他撇过头,有些不服气道:“他就那么重要吗?”

    比比东苦笑道:“不是的……当年……算了,不想那些了。”

    她仍不愿直面那段对她而言最黑暗的回忆,压下逐渐浮现的念想后,感受着俞稚愈发黏人的动作,比比东在心中叹息着,以出于无奈为由,自欺欺人般的说服了自己。

    “稚儿,和老师做个约定如何?”

    “约定?”俞稚有些困惑。

    比比东道:“之前你问老师,为什么在史莱克时没有推开你,以及鲸胶那次,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

    比比东深吸口气,似是在鼓足勇气,也像承认了自己的不足,道:“尽管老师已经成就封号斗罗,更是武魂殿的教皇,可老师毕竟还是个女人,也有属于女人的欲望,这点和你是一样的。”

    俞稚懵了一下,但很快明白了比比东的意思,她误以为自己对她的感情,也是出于年轻人某方面的冲动了。

    俞稚倒也没有解释,反正他说什么都是徒劳,他们师徒间能否有所进展,说到底还是得看比比东怎样想,俞稚的主动顶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但终究定不了音。

    话说到这,比比东玲珑剔透的耳根已经隐隐泛红,她稳了稳心神,说出接下来的话语:“你对我的感情……一定是错误的,终有一天,这份错误会随着你遇到真正喜欢的对象而消散,在此之前……”

    比比东顿了顿,红着脸,别别扭扭地说道:“当你有……那方面的需求时……只要不跨过那条线……老师…可以帮你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