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最新章节 > 第350章 大造化 (求订阅、月票)
    江舟低头打量自己:“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众人纷纷躲闪,面露讪讪。

    玉剑城那位小师妹倒没有这么多杂念,脱口而出道:“书呆,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秋山奇心下一惊,轻斥道:“小师妹!不得无礼!”

    旋即对江舟躬身道:

    “徐前辈,晚辈秋山奇,乃玉剑城弟子,这位是晚辈小师妹,花满月,她不通世事,不知礼数,有冒犯前辈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在他看来,江舟能凝炼出琉璃净火、先天纯阳真火,必定是上三品的神仙人物。

    这般人物,自然不可能如他外表一般,是个年少之人。

    驻颜不老虽然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小术,却也不少见。

    秋山奇说完,拉了花满月一把,示意她赔罪。

    花满吐了吐舌头,朝江舟抱拳道:“书……徐、徐前辈,对不起啊!”

    她是有样学样,但普普通通的一个动作,在她做来却有些僵硬古怪,透着几分憨态。

    江舟摇头道:“无妨,我也不是什么前辈,不用这样叫我。”

    别人却是不信,只当他是谦逊。

    待玉剑城的一众弟子都过来见过江舟,道过搭救之恩后。

    领头大哥也带着几个兄弟上来,感激拜谢。

    毕竟若不是江舟,他们这些人早就被枯荣老僧拿去塞棺材了。

    而且,这等人物,对他们来说简直与神仙无异,他们自然想要结识。

    这样的神仙中人,结交他们是不敢想的。

    但在神仙面前露露脸,混个脸熟,怎么也能有几分情分。

    江舟也得知了这几个江湖人的身份。

    领头的大哥名叫卫君饮,那倒霉的络腮胡名秦雄。

    其他几人也各有名号,看样子,都是阳州地界绿林中响当当的人物。

    众人都围在江舟面前,花满月忽然小声说道:“徐、徐前辈……”

    江舟听了半天前辈,从最初的刺耳让他否认,到现在也习惯了,懒得再纠结。

    见她踟蹰,便道:“你想求我救你师姐?”

    他现在也知道了那些脾性很暴躁的师姐名叫师雾眉,似乎是玉剑城一位杰出人物的亲妹妹。

    一向被门中众捧着,才养出了这般脾性。

    不过之前被道空的劫炁所伤,虽得枯荣搭救,双眼却已无法恢复。

    变得沉默寡言,刚才只是向他小声赔了罪,便不再言语。

    花满月连连点头:“前辈,我师姐她是一心除魔,才冲动了些,她其实人很好的,你帮帮她吧。”

    “不是我不肯,是我确实无能为力。”

    江舟摇摇头。

    恐怕这师雾眉是要永远失去一双眼睛了。

    道空虽然不大成气候,但他的劫炁却不简单。

    刚才炼烧道空之时,流泄出来的劫炁,全数被鬼神图录给吸收。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引得鬼神图录主动反应的东西。

    道生见江舟似乎有些不耐众人纠缠,“徐施主,师父决意入灭前,还曾留有话语,让小僧在其入灭之后,说与施主。”

    “哦?”

    江舟诧道:“道生大师请说。”

    道生朝众人道:“诸位施主,此番是敝寺有愧于诸位,诸位若是怀恨在心,想要寻仇,道生一并接着,绝不退避。”

    “但今日道生还要为家师处置身后之事,可否暂给道生一夜时间?”

    秋山奇看了一眼紧闭双目的师雾眉,叹了口气道:

    “枯荣大师有大慈悲、大勇力,此举也是为众生所计,秋某与一众师弟师妹绝无记恨之意,徐前辈作证,此事,就此作罢。”

    卫君饮也看一眼丢了条腿的络腮胡秦老七。

    秦老七粗声道:“这是七爷我自己找死,丢了一条腿,也怪不得旁人!”

    “要不是枯荣大师,我老七丢的就不是这条腿,连命要丢在这里了。”

    “江湖中人,恩怨分明,和尚诳我们到这里是无意,救我老七这条命却是有意,只有恩,没有仇!”

    “好!”

    卫君饮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朝道生道:“道生大师,我们兄弟八人异体同心,有恩必报。”

    “阿弥陀佛……”

    道生垂目合什。

    心知他们此时如此干脆,虽说是本身心胸就不凡,但大多还是因为当着徐施主的面。

    否则断然不会这般容易就放下。

    此时夜深,众人也不好上路,知他有意要支开自己等人,也不多留,又向江舟告辞一番,便各自回到原本的房中。

    道生引江舟回到佛殿。

    跃上那佛台,自那尊佛像托于身前的手上拿下了一物。

    “徐施主,此物便是师父入灭前所留,要小僧在他入灭后亲自交到施主手上。”

    江舟接过一看,却是一颗黄金佛珠,佛珠上刻着一个“卍”字法咒。

    隐隐散发出一种沉重如山的气息。

    “这是师父刻下的封禁法咒,里面封着当年道空那畜生从白骨地宫中得到的东西。”

    道生说道:“师父曾说过,这东西,要交给能诛灭道空的人保管。”

    江舟看了几眼,也没有看出究竟,便道:“枯荣方丈有没有说过这是什么东西?”

    道生却摇头道:“师父或许知道,但却没有告诉我们这几个弟子。”

    “小僧只知道,那是一些黑灰,像是什么东西的残烬。”

    灰烬?

    江舟正思索着,忽然感觉紫府中的鬼神图录竟又有异动。

    心中一动,便道:“好,此物我接下了。”

    道生也说不上喜忧,只是合什道:“多谢徐施主。”

    江舟摇摇头,说道:“道生大师此后可有何打算?”

    道生抬头,环顾四周,沉声道:“花鼓寺只剩下小僧一人了,小僧苟活在世,便是为了将师父的法统传下去,令花鼓寺不至于就此断绝,湮没于世。”

    “今后,小僧会重开花鼓寺。”

    “也好,枯荣方丈的佛法精微,若就此断绝确实可惜。”

    江舟点头道:“那便祝大师一切顺利,若有需要,可来江都肃靖司寻我,对了,我不叫徐文卿,我叫江舟。”

    道生听闻他的名字,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为他用的假身份而惊讶。

    反而察觉他话中已有去意。

    便道:“江施主这就要离去?”

    “哈哈,都已经了结了,不走等什么?”

    江舟笑了笑,直接转身离去。

    “阿弥陀佛……”

    道生看着他的背影,低诵佛号。

    ……

    虚空之中,忽有两尊人影踏出。

    两人都是一身大红官袍,朱纱官帽,官帽两边垂下红帛,手中执一玉笏。

    “柳府尊,此人究竟是何身份?竟劳你大驾,亲至我江都城隍司?”

    “即便是仙宗名教门下亲传,也没有这般面子吧?”

    其中一位,间是江都城隍,主管阳州一州阴司。

    他看着江舟骑着腾雾从花鼓寺出来,渐渐隐没于夜色中,红脸上现出疑惑之色,朝身旁之人问道。

    另一位,便是吴郡城隍柳权。

    柳权闻言抚须一笑:“这位嘛……不日便要到你的地界了,你只管好生照顾便是,只等时机一到,有你好处,或可得大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