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崔啊
    畅享集团的办公室,林纵横一人坐在里面,他有些兴奋,算算时间洛神应该已经死了吧,如果勾大炮能杀了韩谦那最好了,当然他不死也可以。

    他的死活都不妨碍林纵横的计划,但是!

    洛神必须要死。

    想到以后要扮演一个痴情种子,林纵横就有些不舒服,拿出手机想着要找那个女人过来舒服一下,可想想还是放下了手机,冯伦和崔礼突然出现了,他们会不会是韩谦叫回来的呢?

    韩谦和崔礼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纵横说过,他不忌惮什么李金翰,李金海,也不忌惮钱玲,韩谦猜测他忌惮的是程锦,但是韩谦猜错了,林纵横一家和牛国栋交好,怎么会忌惮程锦呢?

    他忌惮的是那个把他当狗一样骑在身子的冯伦!

    冯伦和韩谦是什么关系没有人能猜的出来,调查韩谦的资料,他有三年的空白期,可以说除了温暖没人知道这三年韩谦都干了什么,而恰巧冯伦也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和韩谦的三年同时发生。

    林纵横怀疑韩谦和冯伦之间早就认识,至于韩谦现在拿出不认识冯伦的证据都可以忽略不计,以他们俩的脑袋,想要合伙去算计一件事情,整个滨海市都是他们的棋盘和棋子。

    一瞬间林纵横更希望韩谦去死,这样的人活着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压迫。

    现在很多人在背地里给市里的年轻人排了个名次,包括衙门口儿也有这种排行。

    状元郎的是韩谦,所有人公认的第一,可榜眼不是他林纵横,是林家的那个太监,就连探花都被冯伦夺走,而他只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传胪’。

    就算现在冯伦不在滨海市,他也仅仅是一个探花。

    林纵横不甘心,他不缺钱,长得英俊,不缺女人,不缺身份,他缺的是外人对他的认可,缺的是精神上的满足,被一个农村出来的泥腿子压在头上,作为海归的林纵横不甘心。

    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知名学府走出来高材生,家缠万贯的少爷,畅享集团的总裁。

    而韩谦呢?不过是一个大学没毕业,有前科,农村出来穿着补丁的泥腿子,他什么都没有。

    凭什么?

    他凭什么?

    我林纵横比他韩谦傻?

    思绪被手机铃声打断,林纵横接通电话。

    “太监你半夜有事启奏?”

    “老子打团呢,百忙中告诉你一件事,钱玲家的那个老疯子刚才拿枪来找过我,你最好躲远点,韩谦死了,你有事儿,韩谦活着,你还有事儿。”

    “你告诉他是我的计划?”

    “一把双管猎枪顶着你们的脑门你说不说?你不会认为钱玲就是一个死了丈夫和孩子的寡妇吧?她丈夫以前是个教授,桃李满天下的教授,你死了我给你买个锅,拜拜。”

    买个锅?

    林纵横脑海里出现了一只王八趴在锅里的画面,他起身就走。

    有点害怕。

    ·········

    树林中,关军彪手里拿着短刀凝视着崔礼,后者不慌不忙的看着关军彪。

    在和崔礼通话后,关军彪害怕了,对于这种疯子,没有人是不害怕的,可此时此刻关军彪一点都不惧怕眼前这个疯子,他知道怕没有用,如果他怕了,跑了。

    身后坐在树下的兄弟就得死。

    关军彪记得韩谦为他做的一切,记得在那天晚上扔出一张卡的画面,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他不开口,韩谦知道他要帮忙。

    羞于启齿。

    不问缘由。

    这八个字已经够了。

    韩兄,关兄的称呼不是随口喊得。

    卧龙凤雏丢人是一起丢的,那现在关军彪就不能跑。

    命重要么?

    重要。

    可以后有脸去坟前跪下喊一声韩兄?

    没脸。

    崔礼弯下腰准备去组装手枪的时候,洛神开口了。

    “他要组枪!”

    崔礼转身一棍砸在崔洛的肚子上,此时关军彪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可他顾不得太多,持刀上前,双手握着刀柄劈头而下。

    星火在暴雨中闪过,钢铁摩擦的刺耳声为暴雨奏鸣,关军彪的身手要比韩谦敏捷,一把短刀玩的出神入化,犹如雨夜中的一朵银花。

    锋利的短刀角度刁钻,速度犹如天空的闪电,仅仅几个呼吸间,短刀和甩棍已经碰撞了无数次,洛神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是怎么在这个黑夜中看到对方的武器的。

    是经验。

    关军彪十六岁跟着涂骁打打杀杀到今天已经十六个年头了,他也耍了十六年的刀,没有成功是偶然的,只有汗水和努力,关军彪的进攻让崔礼不得不认真起来。

    短刀化剑刺向崔礼的喉咙,距离不过三寸之时,甩棍已经出现在了关军彪的腋下。

    砰!

    一声闷响,甩棍砸在腋下,关军彪只感觉肌肉一阵酸痛,短刀下落,划破崔礼的背心,在他的右胸留下一道血痕,关军彪忙着后退两步,左手反持短刀,活动右臂缓解疼痛。

    崔礼低头看着胸口的血,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闪电再一次划过,关军彪在这个疯子的脸上看到了笑容,不是微笑,而是癫狂的笑。

    突然!

    崔礼怪叫一声,双手握着甩棍冲向关大狗,甩棍横扫关军彪的右肋,关军彪左手握刀抵下这一次进攻,可就是如此,右臂被左后压在下面,崔礼的拳头在钢铁碰撞的声音中砸在关军彪的脸上。

    关军彪也是一条汉子,不退反进,左手的锋利顺着甩棍的棍身滑向那握着甩棍的手,崔礼见此不敢在进,练练后退,关军彪紧逼不放,就在崔礼感觉马上要进入洛神的偷袭范围时,他停下了脚,右手放在甩棍,转身与勾大炮错开一个身为,左手接住那将掉落在地的甩棍另一端。

    挥起甩棍砸向关大狗的后脖颈,关军彪不看身后,举起左手的短刀顺着右肩而下。

    叮!

    又是一声清脆,虎口撕裂,刀背压在背脊,划破皮肤,可关军彪还是没有后退,抬起腿揣在崔礼的准备抬起的膝盖上,随后再次抬腿,一记鞭腿抽在崔礼的侧腰,力气之大让崔礼横跨一步在稳住身子。

    关军彪皱起眉头,转身看向坐在树下的韩谦,疑惑道。

    “就这?韩兄就这?我以为多厉害呢,就这啊?这样的我一个能打仨。”

    韩谦捂着胸口断断续续道。

    “别··别大意。”

    话音落,崔礼开口了。

    “合计是我被小瞧了,你原名关军彪是吧?”

    “爷爷在此,没有紫金葫芦玉净瓶就别喊爷爷名字。”

    “呵!”

    崔礼笑了,对着关军彪勾了勾手指,结果关军彪根本不理会,崔礼知道他的时间没有多少,关军彪能找到这里,其他人也能,崔礼扯开背心,这一次的进攻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甩棍犹如雨点一般的落下,关军彪挥舞着短刀抵挡,练练后退。

    数十次后,关军彪捂着肋骨咬牙道。

    “妈的,看来我是被小瞧了。”

    崔礼是冯伦身边最信任最能打的那一个,而关军彪是涂骁身边的得力干将。

    当初涂骁可以一人走进中秋晚会见崔礼,说明他不怕他。

    今晚的关军彪又怎么能让崔礼讨到便宜。

    关军彪的短刀重新回到右手,笑道。

    “小崔啊!你说事儿么?”

    此话一出崔礼微微一愣,而关军彪已经开始反击,利刃锁过之处,星火崩发之时,崔礼不退,不断躲闪,两次挥拳都被关军彪的手中的短刀逼退。

    同样的数十刀,再次停歇之时,刀锋的鲜红顺着刀尖流淌而下,关军彪嘿嘿笑道。

    “日子你看过么?”

    崔礼不知道关军彪在说什么玩意,关军彪也在说话间再次贴近崔礼,这一次的崔礼又笑了,抬起右腿然后重重落下,激起的泥水阻挡了关军彪的视线,在关军彪不由自主闭眼防止泥水进入眼中时,甩棍已经落下。

    “脑门!”

    洛神的一声尖叫让关军彪迅速躲闪,可这一棍子还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手中短刀反手在握,在身前划过一道弧线,划破了崔礼的小臂。

    崔礼的左拳挥出,关军彪嘿嘿一笑,抬起手中阻挡,在拳头即将相对的时候,关军彪突然张开了手掌,崔礼一拳砸在了刀柄上,关军彪后退一步,拉开距离,短刀落下之时再次上前,弯腰握住刀柄在崔礼的右腿留下一道伤口。

    交手之下,崔礼竟然没有讨到任何便宜。

    其实如果韩谦不在坠崖受伤,不在被勾大炮攻击背脊,不遭受那两个人的挥砍,韩谦也有信心能打败崔礼,韩谦和关军彪那一次决斗没有讨到任何便宜,而且关军彪一直在叫嚣着和韩谦在来一场。

    他不能打?

    市里有名的关大狗不能打?

    那是笑话!

    关军彪用裤子擦了一下短刀,淡淡道。

    “我挨了你轻重十一棍,在你身上留下七道刀伤,还用继续?如果你想,以后机会会有很多,我的人快到了。”

    崔礼歪头疑惑道。

    “你放我走?”

    关军彪垂下刀走向韩谦,淡淡道。

    “你背后还有一个疯子,衙门口儿的人敢抓你,我可不敢,勾大炮的尸体在这里,我韩兄还能活着,我知道你留了一手,我兄弟欠你的我来还,滚吧!在练练。”

    崔礼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他不在笑了,淡淡道。

    “不用兵器,拳脚工夫。”

    话音落指向洛神。

    “她计时,六十秒我走,不然我杀了韩谦,你保不住的。”

    关军彪转过头,冷声道。

    “你会死的。”

    崔礼已经不再开口,挥拳砸向关军彪!

    “啪。”

    关军彪一巴掌抽飞崔礼的拳头,皱眉道。

    “不挨揍不长记性?怎么和小崔似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