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遇险
    苏小昭紧张得眼泪要逼仄出来,紧紧地拉住他:“燕飞,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说好一起去买荔枝吗?为什么要把她塞在这个房间?

    燕飞冷薄至极的眼尾抬一下,苏小昭竟然觉得那眼角的旖旎是前生后世都未曾见过的矜贵和孤傲。

    他说:“没什么,我很快回来。”

    她拉住他:“你千万,别和人打架!”

    这里不是京都,万三不在,顾绍安和小翟不在,他会吃大亏。

    “嗯,不打架!”他答应着,眸色暗沉,苏小昭看到从未有过的血腥。

    燕飞像一股风,把门轻轻地带上,走了。

    苏小昭心慌意乱,心跳的疯狂而无节奏,巨大的危险,马里亚纳级别的,开始了?

    她累过,痛过,但是她没有害怕过。

    可是,现在她害怕了,无法预知的危险,她束手无策,躲在这个寂静的角落。

    更担心,这个危险,燕飞独自去抗。

    她欠他太多太多了。

    他有外公,有舅舅一家,可是他没有父母,她明显感觉到史家对他的恶意,以及史老头和史文聪的冷漠。

    他过的并不好。

    她希望他能平安,不要再那么多的劫难。

    燕飞临走前,再三叮嘱她,在这里呆着,不管外面什么事,她都不要出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下午四点左右,外面的门被逐个敲响,不一会儿她的门也响了,“砰砰砰”,苏小昭轻轻地走到门口,从猫眼里悄悄地望出去。

    门口没有人!

    但是敲门依旧。

    她心跳的厉害,不敢开门,屏住呼吸,轻轻地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像一只壁虎一样贴在墙壁上。

    “啪嗒”猫眼玻璃被戳下来了,门上露了一个洞,外面的人看了一会子,大概没看到人,清浅的脚步声很快消失。

    苏小昭心在疯狂地跳,商场上再尔虞我诈,她也没有如此地遭受过生命威胁。

    蹲在卫生间里,她警惕地望着门,一点儿声音也不敢发出。

    果然,大约半小时左右,门再次被敲响了,有人直接从猫眼里喊:“苏小姐,快点走啦。”

    这不是燕飞的声音,他不会喊她“苏小姐”。

    外面喊了一阵子,里面一片死寂。

    急道:“苏小姐,你还在吗?我是燕飞的朋友啦,你快点跟我走,他买好了荔枝,叫你去品尝。”

    这人一口鹏城本地特有的口音,言语里带着焦急,而且信息,对的上。

    苏小昭从厕所出来了,外面是一个中年人,个子和她差不多高,急道:“苏小姐,快点跟我走啦。”

    苏小昭问他:“燕飞呢?”

    他说:“在城外啦,你快点,不要问了。”

    看苏小昭还在犹豫,那人在兜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只俩字——“跟来”!

    笔迹她熟,是燕飞的字。

    苏小昭立即背了包,跟着男子从安全通道急急下楼。

    肯定发生什么事了,她不能多话。

    下到一楼,中年男人带她从后门出去,那里停着一辆摩托车,很普通的铃木,中年人给她扣上头盔,拿了一件男人的工装给她:“你凑合穿一下。”

    她自然不矫情,动作利落,三两下换好,立即坐上摩托车,那人踩了油门,风驰电掣地往市外走。

    苏小昭现在心提着,她在赌!

    前面等待她的是什么,她不知道。

    穿大街走小巷,七拐八拐,终于在一个林荫小路上,摩托车停下来,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车门打开,燕飞走出来。

    苏小昭看见他毫发无损,心放下来。

    他带她上了车,司机什么话也不说,驱车就走。

    燕飞看苏小昭虽然步履很稳,但脸色有些苍白,伸手握住她瓷白冰凉的手,什么话也没说。

    一直出了鹏城,车子没有往北走,直接向东走,三四百公里,到了方城。

    车子直接进了机场,燕飞带着苏小昭进了机场,办登记卡,安检,登机。

    飞机起飞后,燕飞看着苏小昭一直不吭声,说:“别怕!没事。”

    怎么会不怕?

    万一你出事怎么办?

    也不知怎么回事,苏小昭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若非飞机上那么多人,她就能抱着他哭出来。

    她哽咽着问:“到底怎么了?我们的认购证呢?都不要了?”

    那么多,单是本钱就30多万!

    燕飞:“认购证一到酒店,就换了包装,放安全的地方了。”

    苏小昭不问话了,闷闷地。

    空乘过来,温和地问:“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苏小昭摇摇头,说:“谢谢,我没事。”

    空乘给她送了一杯热水:“小姐,请慢用。”

    燕飞黑黢黢的眼睛看着她,他对这些司空见惯,但是她大概第一次遇见。

    他想安慰她,却不会说。

    她低头,心里闷闷的,脑子里各种猜想,但现在周围都是人,显然不适合多问。

    紧张太狠了,放松下来,就觉得非常疲惫,苏小昭靠着椅背,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凌晨,他们到了京都。

    燕飞拉着她下了飞机,走到候机大厅,提了行李:一个沉甸甸的鹏发银行的箱子,三个荔枝箱子,装了一推车,推出大厅。

    万三、顾绍安在机场接机口等着,随行的还有另外两个人,看上去十分强壮。

    他们马上过来帮助燕飞拎箱子,装到车子后备箱,带上燕飞和顾绍安,司机马上开车走了。

    万三开车带着苏小昭回保兴巷。

    胡启斌没有想到苏小昭会深更半夜地回来,睡眼惺忪地起来开门,看到是她,惊讶地问:“小昭,你咋这个点回来了?还顺利吗?”

    苏小昭点点头,不想多说:“舅舅,我困了。”

    胡启斌也不再问,立即给她打了一盆水:“快洗洗睡去。”

    苏小昭去了学校,那老师很高兴,他原本以为苏小昭说下个星期回来,一星期都会请假。

    虽然已经是周末,但是能管住自己,早点回来,就是个懂事的孩子。

    苏小昭在忐忑中上课,右眼皮啪嗒啪嗒直跳,按都按不住。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从来不迷信的她,现在也开始疑神疑鬼。

    下课后,她立即跑到高三七班,问一个女生:“燕飞在吗?”

    那个女生狐疑地看看她:“他好几天没有上课了。”

    “今天也没有来?”

    “没有!”

    苏小昭自我安慰,也许他累了,在睡懒觉。

    在中午放学时依然没有燕飞的影子,顾绍安也没有来上课。

    学校不让带大哥大,苏小昭匆匆忙忙去校门口邮电局,给史老头打了个电话:“外公,燕飞在吗?”

    史老头一听是苏小昭,立即气哼哼地说:“这个混账又和人打架了,这次可好了,被人家捅了一刀,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