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无定府,金牌巡夜卫!
    “跑!”

    “快跑!”

    一处荒野,四个人惊慌失措奔逃。

    背后。

    十几只有些像螳螂的怪物展翅追来,镰刀冷芒,还在滴着血液。

    眼看要被追上。

    最后面那人立刻扯开自己腰间的葫芦,放出大股诡雾缠绕上去,拖延时间。

    诡雾中,一个个无形诡异,没有理智的冲撞上去。

    那些畸形螳螂看似狰狞,对于这些无形之物,攻击效率却十分低下。

    等到将它们劈散。

    前面之人,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可恶,顾言,这些人太狡诈了。”

    橘宝化身一只大乌鸦,扑腾着翅膀,转头对骑着自己的顾言诉苦,期待顾言给自己更多建议。

    “相比一开始,已经很不错了。”

    顾言看着下面畸形螳螂出手,进行分析。

    橘宝增殖异化出来的螳螂,其实十分变态。

    杀伤力高,移动速度快,防御力强,还能飞。

    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于无形之物,那对镰刀杀伤效率很慢。

    “橘宝,后续找一个克制诡异的族群吞噬就好了。”

    “嗯。”

    橘宝乖巧点头。

    有顾言在,它什么都不用考虑,顾言都会尽量满足它。

    除了...钱。

    顾言心念一动。

    铮~

    数声剑鸣。

    背后四把飞剑出鞘而出,化作剑光疾射向逃跑四人。

    数道血花洒落。

    宣示着又一个小门派被灭门。

    熟练打扫战场。

    顾言带着橘宝转身离开。

    这一个多月来。

    已经有六个左道小门派,一个武道门派,被他灭门,还有三尊神灵,被他斩杀。

    收获太多。

    顾言准备将积蓄下来的大笔财富,带去销赃,顺便将《地煞罡体》,彻底修成!

    ...

    无定府。

    一辆满载的马车,慢慢行驶在官道。

    顾言穿着一身巡夜卫服饰,身前足足八把飞剑相互交错盘旋,散发道道冷芒。

    这一个多月。

    一门门左道功法被顾言提升到极限,融入《御神术》之中。

    他的左道修为,也达到了蕴神(后天)极限。

    因为融合的功法层次不够,才没有达到半步神魂(先天)。

    “神”,更是隐约妖突破五点,心神可以笼罩方圆九米九。

    现在,他就在习惯一心多用。

    “这次回去,我顺便可以将巡夜卫等级,提升到金牌层次,获得更高兑换权限。”

    感觉心神消耗的差不多。

    顾言驱使这些飞剑归鞘,闭目养息。

    一路无事。

    五天后。

    排着长长队伍的官道上,一座雄伟城池,出现在了眼前。

    顾言心神涌入拉车马匹上。

    两匹驽马开始转向,驭入最左边没什么人的道路上。

    边上人看到,不由露出羡慕目光。

    这条路,一般人不允许靠近。

    城门卫兵看到顾言身上衣服,问都没问,就恭敬让开。

    “隔壁天泉府人口起码去掉了五成,而这里,依旧歌舞升平,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

    见多了天泉府那些城镇惨像。

    再看无定府城内的繁盛街道。

    顾言居然感觉宛若隔世。

    嚓~

    背后传来动静。

    马车的帘布被扯开。

    橘宝眯着眼睛从马车里爬了出来,小粉鼻不断耸动。

    好香。

    它立刻从睡梦中醒来。

    “原来不是做梦!”

    “顾言,我们已经回无定府了啊?”

    看着街边贩卖糖饼的小贩,还有那热气腾腾的肉包子,橘宝口水忍不住分泌。

    “嗯。”

    顾言手一摊。

    一个装了许多银两的小袋子,出现在手心。

    “我去卖下东西,你自己去吃东西,有事就给我心灵传音。”

    顾言将小袋子,挂在橘宝脖子上。

    “顾言你真好。”

    橘宝欢快摇动尾巴,从马车上跳了出去。

    看着橘宝冲入一家酒楼,顾言笑着驱赶马车去内城。

    之前被他灭的荡妖门,修行功法十分精妙,只是层次不高。

    但是里面有一门秘法,名为驭妖决。

    可以和一只妖,形成亲密关系,一定距离内,感应到妖的位置,并且心神交流。

    顾言第一时间,已经和橘宝建立了联系。

    所以他才放心让橘宝自己在城内行动。

    刚进内城。

    一个人早就在等着了。

    “顾兄弟,怎么样,这次天泉府之行,收获不少吧。”

    徐帆羡慕看着顾言。

    他不擅长战斗,只能在府城巡夜司做个后勤混吃等死,买卖信息为生。

    “还行。”

    顾言指了指身后马车。

    “先走吧。”

    在徐帆带路下。

    马车驶入了一个庭院。

    “我平时基本待在巡夜司驻地,这里是我以前买来的。”

    徐帆帮顾言把马牵走,双眼发亮看着马车。

    之前他突然收到顾言的令牌传讯,想要他帮忙处理一批东西。

    正所谓肉过留油。

    这可是一件好事!

    加上顾言的实力,徐帆很愿意帮忙牵连买家。

    “东西都在这里了,你看下,给我估价。”

    无定城赤潮消失已经一百多年,聚宝阁那些组织,根本不来这边,只在郡城有固定店铺,天泉府那里,顾言现在谨慎起见,也不愿意靠近,只能将一些杂物先处理了。

    徐帆手脚麻利。

    很快将塞满车厢的一大堆东西清理了下来。

    “好家伙!”

    徐帆越是整理,越是心惊。

    “利器,三把,千锻。”

    “百锻武器,十三把。”

    “法器飞剑...二十三把,虽然层次一般,但是也太多了把!”

    “居然还有左道功法!”

    ...

    越是清点,徐帆就越是麻木。

    他以为顾言只是发了点小财,让他处理一些杂物。

    杂物是杂物。

    可是这也太多了吧,简直像是端了几个小门派一样。

    突然。

    徐帆身体一僵。

    他机械转头,看向顾言,目光瞪大:“我收到消息,天泉府一个多月时间,一个区域的流浪小势力全部消失!”

    “不会就是你出手的吧!”

    顾言一愣。

    他出手,向来谨慎。

    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本以为这些小势力,不会有人注意,没想到远在无定府的徐帆都知晓了。

    看到顾言表情,徐帆已经知道了答案了。

    “那些势力,虽然都不大,但是里面最厉害的,不乏半步先天,顾兄弟,哪天你突然成为巡夜使,我都不奇怪。”

    他眼神落寞:“无定府太小了,你应该去郡城,甚至大魏国度镇魔司!”

    顾言起身。

    院内落叶,无风自动。

    “你在无定府,是怎么知晓这些的?”

    一股寒意,蔓延在徐帆心头。

    他心一惊。

    不好。

    顾言对他起了杀意!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前,是一尊杀神!

    “你别误会。”

    “我知晓,是因为我是隐门的外围人员,可以通过组织的传讯知晓外面的事情。”

    徐帆赶紧拿出一块牌子出来。

    斥力勃发。

    牌子立刻出现在顾言手上。

    上面隐门二字散发的气息,和他在天泉府那处坊市接触到的隐门一致。

    院内寒气散去。

    顾言笑着将牌子丢了回去。

    “徐兄,你太激动了,我又不会吃了你。”

    徐帆接过牌子,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他心里吐槽。

    “我激动?”

    “我怕我解释慢了,就被你一句贼子,安敢抢我财物,随后有理有据拍死我。”

    心里吐槽,徐帆表面却挤出难看笑容。

    “那隐门,到底是什么势力,和你在巡夜司不冲突么?”

    “那是一个松散组织。”

    徐帆赶紧解释:“这个组织,在大魏都人员庞杂,有买卖情报的,暗杀的,寻求庇护,遵循等价交换原则。”

    “因为没有强制任务,甚至不查看你身份,又有很大便利,所以不仅有许多散修加入,还有许多宗派弟子,官方人员,甚至世家子弟加入里面。”

    “你给我的这些东西,我也需要靠隐门的渠道处理了。”

    而言,顾言心里一动。

    “进去难么?”

    徐帆摇头:“只要有蕴气或者养身层次就可以了,而且有特殊技能,即使是没有修为,都可以加入里面。”

    “隐门没有固定驻地,不过分内部和外部人员。”

    “基本每个黑市里,都有他们的直系人员,想加入,向他们申请就行。”

    顾言点点头。

    “那徐兄,这些东西,麻烦估个价吧。”

    活下来了!

    徐帆擦了擦额头冷汗,心惊胆战开始估价。

    “这些武器,和金银首饰玉材好估价,我给一个总价十八万两白银,但是这些功法丹药,我需要晚些时候告诉你。”

    怕顾言误会,徐帆赶紧加了一句:“因为功法,价格不固定,丹药也是一样,但是按我经验,这些应该在十万两白银左右。”

    也就是说,这些杂物,三百银髓左右。

    顾言点点头。

    “麻烦你了,我给你十分之一作为酬劳,给我换成银髓,尽量三天内给我。”

    “没问题。”

    徐帆一拍胸口。

    顾言点头,脚尖一点,悄无声息跃上房顶,向着巡夜司驻地而去。

    “呼!”

    “终于走了。”

    徐帆长嘘一口气。

    在顾言起身的时候,他仿佛一丝不挂出现在冰天雪地。

    太吓人了。

    “不过看着凶,人还是很大方的。”

    想到自己可以得到的收益。

    他拿出那隐门令牌,开始忙碌起来。

    巡夜司驻地。

    依旧冷清。

    顾言大步向着晋升殿走去。

    这次他特意回一趟无定城,也是想晋升金牌,获得更高权限。

    而且金牌巡夜卫,有一个好处。

    就是可以申请去郡城巡夜司,获得一次先天高手的教导!

    他也正好准备去郡城聚宝阁一趟。

    嘎吱!

    走到晋升大殿前。

    不待顾言推门。

    门就从里面被推开了。

    人未出,顾言就看到两座小山,在他面前蹦蹦跳跳...

    小山的主人,似乎此时很开心,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就直接撞了上来。

    哎呀~

    一声惊呼。

    李珊珊刚撞到顾言身上,就重新弹了回去,一屁股坐到了地面。

    “很Q弹。”

    顾言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一脚从李珊珊头顶跨了过去。

    “站住!”

    李珊珊刚想道歉,结果没想到这人这么没风度,气的直接开口。

    “孙女,有事?”

    “谁是你孙...”

    李珊珊从地上跳起,刚要开骂,就蚌埠住了。

    “顾言?”

    她脸蛋瞬间化作赤红,娇羞低下头。

    上次顾言救自己,自己好像确实大叫爷爷来着...

    “你回来了?”

    “嗯,对了,在外面等我,我有事找你。”

    说完,顾言走入大殿。

    看着顾言的背影,李珊珊心如小兔乱撞,面色愈发红润。

    “他有什么事找我,难道...”

    她捂着脸,蹲在了外面。

    顾言找她,自然不是看上这女人了。

    前世他什么场面没见过,欧美大奶牛了解下。

    女人,只会影响他的手速。

    只是看到李珊珊,他突然想起对方修炼的纸人之法,看能不能弄到手。

    大殿深处,是一座没有面容的漆黑雕像。

    背身宛若蝙蝠的翅膀,手呈利爪,身后是一片宛若黑墨的漆黑。

    这座雕像,名为夜帝,据说是夜家的第一任祖先。

    镇魔司和大魏官府,则是供奉名为白帝的雕像,具体情况,就不是顾言之前权限能知晓。

    顾言取出自己的巡夜令,按提示开始操作。

    大殿之外。

    两个有说有笑的青年也正朝着这走来。

    “孙兄,没想到我们几人才刚转为正式铁牌,你居然已经准备晋升铜牌了,速度之快,让我羡慕。”

    孙灿闻言,笑了笑,刚要谦虚两句。

    突然,他眼前一亮,不顾身边男子,快步走到大殿门外:“姗姗,你也晋升了?”

    李珊珊正蹲在地面,将头靠在山上胡思乱想。

    听到孙灿的声音,她绯红的面孔瞬间化作无奈。

    她铛的一下站了起来,应付道:“呵呵,孙灿,你也来晋升吗?”

    孙灿故作矜持:“嗯,这个月运气不错,赚了一点贡献点,准备晋升为铜牌巡夜卫。”

    “呵呵,恭喜。”

    李珊珊继续应付着。

    这孙灿,一看到她就和发情的公狗一样。

    如果不是要等顾言,她早就随便找个借口走了。

    孙灿也不傻,感受到了李珊珊的应付。

    不过,也不在意。

    女人嘛,无非死缠烂打,让她看到自己优秀。

    现在是他舔着。

    到手后,哼!

    他压下心中不爽,笑了笑:“对了,这次晋升,我父亲今晚准备宴请一些好友来府里庆祝,不...”

    “不好意思,我准备参悟一门秘术,没时间。”

    不待孙灿话说完,李珊珊拒绝的话已经脱口而出。

    对付这些舔狗。

    她经验很足。

    孙灿还想说什么。

    嘎吱。

    顾言推门而出。

    他扫了眼李珊珊面前的孙灿和另外一人,感觉有些眼熟,也不在意,看向李珊珊:“现在有时间么?”

    “嗯!”

    李珊珊娇羞低下头,面色重新爬上红润。

    “走。”

    说完,顾言向着外面走去。

    李珊珊低着头跟在顾言身后,一幅小鸟依人模样。

    见状。

    和孙灿一起的青年立刻凑了过去,刚想安慰两句。

    突然,他鼻子耸动两下。

    怎么这么骚?

    他目光上移,才发现孙灿居然浑身颤抖,面色发白,裤裆,更是湿润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