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横推了诡异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池,孕育
    顾言看着前方的东阳城,眼中骇然。

    这个不算大的城池上空。

    妖气遮天蔽日,幻化成数百只狰狞螳螂嘶吼。

    只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城池,好歹也有数万人。

    除非是将死之人。

    又或者可以锁死身体能量逸散。

    不然无论如何,那些人一举一动,都会有血气逸散出来。

    但是在顾言眼中。

    除了妖气。

    还是妖气!

    想了想,顾言盘膝坐下,感悟气《地磁罡体》的种种妙用起来。

    冬夜来的早。

    天色昏暗下来。。

    东阳县城内,也渐渐陷入安静。

    顾言脚下浮空,出现在城内。

    除了一些作息比较早的家庭,大部分屋子还有星星点点亮光透出,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饭菜香味。

    如果不是幽冥眼发现不对劲,任谁都不会感觉这个小城有什么问题。

    城内散发的妖气,分散在城内各处。

    顾言脚下一点,顺风前行,飘进一家庭院内。

    庭院破落,但是干净。

    屋内,还点亮着油灯。

    有男人憨厚笑容从屋子里传出。

    顾言双眼散发血金光芒,透过薄弱的窗纸,看向里面。

    一个面向憨厚的青年,端着一碗鸡汤,小心喂着自己的妻子。

    微弱灯光下。

    他的妻子靠在床上,面容柔和,手掌轻抚隆起的肚子。

    “来,再喝一点,到时候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憨厚青年吹了又吹,才将木勺递了过去。

    感受着丈夫的贴心,女人嘴角含笑,配合张开了嘴。

    这是一个温馨,幸福的小家庭。

    两人都充满了对新生命降临的期待。

    只是在顾言眼中,两人看似身体无恙,实则气血中空,似乎所有生命力量都被激发出来,完成最大程度的燃烧。

    而那孕妇隆起的肚子里,一只小小的螳螂蜷缩成一个肉球,偶尔弯曲的镰刀颤抖两下,已经基本成型。

    恐怕孕育之时。

    就是它破腹而出的时候!

    “居然用人身,作为孕育容器!”

    顾言眼中闪过寒光。

    他转身离开。

    接下来,他将城内每一道妖气来源都探查了一遍。

    结果触目惊心!

    三百六十五个孕妇,孕育了足足三百六十五只螳螂妖!

    并且它们发育情况,近乎一致!

    而城内所有人的情形,都和那对年轻夫妇一样,气血中空,生命在燃烧,逸散出大量血气,甚至有体虚老弱,无声无息,就死在了床上。

    只是那些逸散的血气,刚刚离体,则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引走。

    所以顾言在城外才没有看到有血气逸散。

    一些房间,更是已经有尸体开始散发腐臭。

    天气寒冷。

    看模样,至少死了有十多天才会如此。

    可是周围人,看似言谈举止正常,但是面对死在床上地上的亲人,居然视若无睹,好似对方根本不存在一般。

    诡异无比!

    顾言闭上双眼。

    很快,一幅东阳县城的地形图浮现在他脑海。

    一个个孕妇所在的位置,也被他在对应位置标记,牵连起来。

    很快。

    一个连成一片的大碗,或者说漏斗一般的形状,出现在了顾言脑海。

    所有孕妇,分布位置在城内牵连起来,居然成了一个漏斗形状。

    而最后的口子,则对着县衙!

    想了想。

    顾言将橘宝提溜出来。

    “顾言,怎么了?”

    橘宝被弄醒,四肢抓着顾言手指,不满的巴拉着。

    “橘宝,你看头顶。”

    麻雀大小的橘宝小眼睛看了过去,立刻瞪圆。

    滋溜~

    它吞咽一下口水。

    “顾言,我饿。”

    顾言指着那些逸散的妖气。

    “这些都是些还在孕育的螳螂妖,肉质鲜美,妖气充裕。”

    被顾言这么一说,橘宝立刻跟着联想起来。

    它嘴里口水分泌的更厉害了。

    “橘宝,想吃么?”

    橘宝疯狂点着小脑袋。

    “那你这样...”

    顾言叮嘱完橘宝后,就向着县衙放下潜去。

    橘宝则身形蠕动,化作一只麻雀大小的蚊子,十分不习惯的扑腾扑腾,向着离自己最近的院落飞去。

    小翅膀震动之间。

    一股无形音浪传出,带着细微催眠能力。

    扑通!

    院子内房间传来两声摔倒声。

    橘宝嘿嘿一笑,带着尖锐口器就飞进了房间。

    它可以吸收吞噬生物的部分能力,虽然削弱了许多,但是对付一些普通人,效果很好。

    看到屋子内晕倒的孕妇。

    橘宝身形化作一道利箭,扑了上去,锋锐口器,猛地扎了上去。

    孕妇肚子里的螳螂幼妖感受到威胁,刚要挣扎,发出讯号。

    一大股吸力,便作用在了它还脆弱的肉体。

    滋遛滋遛。

    一股吮吸声,在房间内响起。

    随着橘宝的吮吸,孕妇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几乎是同时。

    原本死寂的县衙,突然有人传出惊吼。

    “不好,三百六十四号实验体出现了问题,快去查看。”

    嗖!

    两只半米大小的老鼠,从县衙化作残影冲出。

    目标正是橘宝在的屋子。

    只是很快,两道人影跟着冲了出来。

    “师弟,快,三百六十四号实验体快失去生命气息了,要是死了,师父回来我们就死定了。”

    看着两人离开,顾言刚要有所动作,又重新缩了回去。

    过了片刻。

    吱吱吱~

    一只老鼠,突然返回。

    它扫视了一眼周围后,才重新隐入黑暗。

    “左道。”

    顾言呢喃一句,眼中血金色一闪而逝,潜入了县衙。

    里面一片死寂,好似没有活物存在。

    只是顾言五感灵敏,耳中捕捉到里面有十分微弱的音波传出。

    他顺着声音,深入县衙。

    很快就来到了一间看着像仓库的屋子外。

    一股腥臭味,涌入顾言鼻子。

    他看着屋子外围那些血色符文,眉头皱起。

    这是用人血画的!

    “哪里来的蚊子妖,给我死!”

    寂静夜色,突然传来喧闹声。

    橘宝被发现了。

    顾言没有犹豫,上去就是一脚!

    轰!

    数万斤力量爆发。

    一层血光刚刚出现,就被碾压破碎。

    下一刻。

    木门化作大片木块溅射进里面。

    不待顾言进去。

    嘶吼~

    一股狂暴妖风,汹涌而出。

    无数血气,形成肉眼可见的血雾逸散而出。

    轰隆!

    屋子震动,瓦片翻飞,墙壁倒塌。

    咔~

    伴随石板碎裂声。

    一只足足三丈多高的巨型螳螂,拖着一个大肚子,从血雾中走出。

    “废物,这群废物,居然让人打断了我孩子的孕育。”

    它一双复眼,愤怒无比看着顾言,口器发出嘶吼尖锐的女声。

    顾言刚想一巴掌拍死它。

    突然。

    嗡~

    密集的翅膀煽动声传来。

    一只蚊子急速向着这边飞来。

    是橘宝。

    背后还有两道身影,和一大群老鼠追上来。

    顾言无语。

    这破猫,把人又引回来了。

    幸好这些人和妖,他还把握的住。

    不然就是把他坑了。

    嗖嗖嗖~

    一道道鼠毛化作的利箭,射向变大不少的橘宝。

    橘宝左闪右闪,盘旋飞行,拼了命躲闪,最后完美将所有鼠毛都接了下来,小PP上插着密密麻麻的鼠毛,眼睛含泪,哭喊着向着顾言飞来。

    “顾言,救...”

    “嗯?”

    橘宝看到了那逸散的血雾...

    它眼睛瞬间泛红!

    “放着别动,都是我的!”

    橘宝血肉蠕动,身体化作一个血肉盆腔扑向血雾。

    “我吸!”

    血雾风卷残云涌入橘宝口中,让它体型快速膨胀起来。

    咚~

    等到后面一群老鼠追上的时候,逸散的血雾已经全部进入了橘宝肚子。

    它化成一头足足三米多高的橘猫,双眼泛红转身,带着愤怒:“你们一群老鼠,居然追着我一只猫欺负,欺猫太甚!”

    “┗|`O′|┛嗷~~”

    狂风卷起。

    无数老鼠,凌空飞起,吱吱惨叫被吸进了橘宝肚子。

    追上的两人,哪里想得到局势瞬间翻转,被妖风卷动,吓得死死抱住一边柱子,难以动弹。

    看到橘宝已经搞定局面。

    顾言转头看向那只大螳螂。

    “废物~”

    大螳螂复眼闪动,手上两把镰刀举起。

    嗡!

    无数锋锐残影瞬间将顾言淹没。

    铮铮铮~

    火星四溅。

    顾言神情淡然,一动不动,手指挡在身前,接下每一次斩击。

    没办法,最后一身衣服了,得爱惜。

    大螳螂越打越心惊。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它突然收手,向后退去,两只镰刀不断颤抖,表面有一道道裂缝浮现,缓缓流出绿色血液。

    它最坚硬的地方,在一次次碰撞下,居然不敌眼前这个人类的手指。

    碎了!

    顾言眼中也露出满意。

    他实际上都没怎么用力,全靠第四重圆满层次的《地煞罡体》。

    虽然还没融合《地煞罡体》,但是体表那层斥力,在这螳螂妖每次攻击时候,都会承受反震力量。

    一旦融入《不灭金身》。

    说不定到时候会出现他站着不动,别人全力打他,反而把自己震死的事情。

    “结束吧!”

    顾言脚下一点。

    嗖~

    速度快到在螳螂妖的复眼中,都只能看到一道模糊身影。

    它想抵挡。

    可是身体居然跟不上反应。

    等到它前肢挡在面前的时候。

    嗡~

    一股重力镇压而下。

    刚刚抬起的前肢顿时重新砸在地面。

    下一刻。

    一只手掌,按在了它不算大的脑袋上。

    收掌。

    顾言静静看着眼前的螳螂妖。

    砰!

    绿色汁液溅射。

    一具无头螳螂尸轰然倒下。

    “橘宝,留那两个人一命!”

    橘宝已经将那些老鼠全部吞进了肚子,正在戏耍那两个人。

    闻言,只好一甩尾巴。

    尾巴脱体而出,一分为二,化作两头大蟒将已经吓傻的两人缠绕,拖了过来。

    “哼~”

    橘宝看着这两人,摸着自己PP,冷哼一声。

    它最怕痛了。

    结果刚才...

    不过看到那螳螂妖无头尸体,它眼前一亮,又张开了大嘴...

    杀了螳螂妖后,顾言走进了里面房间。

    房间内,密密麻麻都是血纹。

    这里应该以前应该是一个不小的仓库。

    中间位置,被挖出了一个血池。

    血池之上,一只三米大小的乌龟,被铁链洞穿,身上不断滴落金黄色的血液到下面血池中。

    血液翻滚,露出里面一颗颗晶莹的虫卵。

    地面血纹宛若呼吸一般,一闪一闪。

    每次闪烁,都有血雾凭空出现在血池内,融入血池,给那些虫卵提供能量。

    似乎是感应到外来气息。

    那奄奄一息的乌龟,眼皮蠕动数下,却终究是失败了。

    它太虚弱了。

    顾言走上前,体内气血顺转,化作炽热,按在乌龟身体。

    源源不断的暖流涌入它体内。

    好似回光返照,它终于睁开了双眼。

    “你是巡夜卫?”

    声音苍老。

    顾言点点头:“铜牌巡夜卫,顾言,奉命来调查东阳水神情况。”

    “救人,快救人!”

    老乌龟声音激动道。

    “有左道之人勾结螳螂母妖,暗算我,企图用一城血食和我的神灵之血,孕育出刀枪不入,不惧克制的螳螂妖一族。”

    “别管我了,救人!”

    看着明明已经命不久矣,却依旧关心那些供奉百姓的乌龟神灵。

    顾言表情默然。

    他摇了摇头。

    “晚了。”

    “城内无论老幼,全部气血燃烧,已经油尽灯枯。”

    “这里阵法一失效,就是他们毙命之时。”

    闻言。

    逗大的眼珠,从老龟眼眶滑落。

    “怪我。”

    “我没庇护好他们啊!”

    它的气息,快速衰竭下来。

    同时地面阵法,红芒变得前所未有的耀眼。

    生命的尽头。

    老龟张开大嘴。

    一块淡白色鳞片缓缓飘出。

    “我身上有蛟龙一族血脉,这是我的逆鳞,算是一件宝物。”

    “将我埋在这里。”

    “这是酬劳。”

    哗啦~

    铁链抖动。

    老龟苍老头颅垂落,没了声息。

    顾言看了眼老龟,又看了眼手心的白色鳞片,心情莫名沉重。

    其实最后关头。

    他可以斩杀对方,大概率依旧可以获得愿力。

    不过,他无论多心狠手辣。

    本质,终究是个人。

    作为一个人,做不出这样的事。

    “一个原本是妖的神灵,死前还想着人类,反而是一些人类,却将同类当做材料,当做血食,尽情残害!”

    抑制怒火,点燃了顾言体内的血气。

    轰~

    血气化作一团血焰在他体表熊熊燃烧,将周围空气灼烧扭曲。

    顾言披着一身血焰,双眼淡漠走出屋子。

    橘宝正顶着一个大肚子,抓着一把螳螂镰刀啃的嘎嘣作响。

    看到顾言此时模样,心里具有有寒意蔓延。

    顾言好像很生气?

    橘宝下意识缩了缩。

    这还是它第一次看到顾言这么愤怒。

    “饶命啊。”

    “饶命~”

    被巨蟒吵扰的两个人,嗓子都已经喊哑了。

    “饶命?”

    顾言将缠绕两人的大蟒丢开,拖着两个人,宛若拖死狗一般走进了一间屋子。

    “啊~”

    “杀了我,杀了我~!!!”

    嘶~

    橘宝听着屋子里的惨叫,倒吸一口凉气。

    顾言做了什么。

    这两个人居然刚进去,就求死?

    从这一刻起,橘宝立刻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不要惹怒顾言!

    它舔了舔嘴巴,向着外面飞去,准备拿那些还在孕育的小螳螂当做零食。

    惨叫,一直到持续了数个时辰。

    皎月当空,化作一轮圆盘播撒银辉。

    房间门,终于被打开。

    顾言带着一声浓郁血腥味走出,来到那个血芒房间前。

    如果不是感觉到这阵法到了最后时刻,那两个人别想走的那么舒服。

    随着皎月正中。

    房间内持续的血芒,全部疯狂涌入血池中那些虫卵。

    孕育,已经结束了。

    如果有左道人士在这,见到这一池品相不凡的虫卵,一定会欣喜若狂。

    顾言只是默默指着池子。

    “橘宝,吃了它们。”

    “吃完陪我去灭门。”

    橘宝欣喜张开嘴巴,将一池子虫卵全部吸入嘴中。

    “嗝~”

    橘宝挺着大肚子,打着嗝,走到顾言面前。

    “顾言,走吧,我又变厉害了好多。”

    “嗯。”

    顾言背着老龟尸体,将它埋在城中心。

    浓郁死气,在东阳城上空汇聚。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死城。

    数万人,因为同类,死的不明不白。

    顾言脚踩虚空,屹立十米高空,看着脚下,张开双手。

    “尘归尘,土归土。”

    轰~

    炽热血气,冲天而起,化作一轮太阳,辐射四周。

    空气扭曲。

    一缕缕死气化作虚无。

    顾言缓缓一动。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全部一遍之后,他才有些虚弱落在地面。

    “顾言,你没事吧?”

    橘宝关心上前。

    它没有问顾言,为什么今天突然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没事,只是想宣泄下而已。”

    “橘宝,走,下一场。”

    “嗯。”

    橘宝乖巧跳上顾言肩膀。

    一人一猫,转身离开。

    背后。

    风声呜呜。

    好似死去的人,对这个世界的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