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你的问题有点多 > 第400章 不去当营销号都可惜了
    她非常擅长,就是懒,懒得想,懒得拐弯抹角,懒得无意义的争吵。

    另外,她一直在思考,以前都是针对她,她也不以为意,而这次风声舆论紧逼许君,她可就当仁不让,她的小先生她来守护。

    善于撰写设计文案策划的她,对于即将漫天飞舞的实际情况信手拈来。

    何止是小作文,这是一篇充满代入感地将社畜和打工人的心酸与万恶的老板生动带入的年度最佳短篇小说。

    仿佛她偷听了床板一般的清晰画面感,这该死的情节和知识点!

    “你应该去写小说,看你这个我觉得这就是在我眼前发生的真实情况!都有一股子没救她是自己不对的愧疚感。”

    “那你小心起真眼。”

    洛心似的怼人金句可能会迟到,但是永不缺席。

    洛心似把这个稿子拿给Alice,Alice忍不住的高兴,对洛心似的敬佩有如滔滔江水。

    “你不去当个营销号都可惜了。”

    洛心似还是照顾了阿里先生的情绪,不管真实的初阳如何,她还是把初阳写成了受害者,她始终觉得阿里先生喜欢的人并不会那么龌龊,阿里先生是个通透的人,她相信。

    阿里先生也看了这份素材,向洛心似投去感谢的眼神,感谢她对初阳的塑造。

    “阿里哥,再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这份发出去虽然可以帮初阳洗白,但是......搞不好也会让初阳在丰泽的地位岌岌可危。”

    洛心似想周全了,不可否认初阳给珺先的那些绊子,给自己的那些中伤,但是她仍然看在阿里先生的面子上,对初阳网开一面。

    “丰泽,并不是好归宿。”

    白骨精一直没参与这件事情,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他们几个讨论的时候,她才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当当当地进来,一进来就把限量版的包往旁边一扔。

    “你们是真敢!也不去调查一下真相,闭门造车!”

    “那我们也造出来了!”

    “再说了,调查下去全是隐私,我可不敢直视。”

    白骨精叹气,对这些年轻人真无奈,与其说他们不敢调查倒不如说是因为涉及阿里先生,他们在保护阿里先生脆弱的神经。

    “我见了初阳,也通过其他人打听过,她在丰泽的职责是专门制衡珺先的棋子。平时根本不受待见,程润泽对她张口就骂,她在丰泽并不好受。我联系过她了,如果她想的话我可以联系我的朋友让她去进修。”

    惊呆了的朋友们,果然还是富婆办事靠谱。

    Alice忍不住给她竖起大拇指,这位靠谱的富婆从来都不负众望,资源全在身边,她所谓的朋友遍布在各个领域,一呼百应,虽然也是拿钱砸出来的,但这些小事还是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所以她有胆子让这些可爱的小同事们随便折腾,不停的撞南墙,自己最后拾掇烂尾,让她们吃个教训长个经验。

    “我有一个富婆朋友,妈呀,突然觉得老骨头姐姐男友力爆棚,哎呀姐姐,你娶了我吧,我要做一个养尊处优的骨头媳妇!”

    Alice的话为这热烈的气氛带来了幽默的成分,连阿里先生都跟着笑了起来。

    “你才老骨头!你全家都是老骨头!”

    白骨精哭笑不得。

    阿里先生大笑过后逐渐恢复平静,既而冷静。

    “不管她想不想离开丰泽,想不想去进修,我们能做的就是逼她一把,激化她和程润泽的关系,让她有选择的余地。”

    选择是个好东西,而选择通常更偏爱自律和强者,个人的技能越强,可选项就越多,个人的专业特长越少,选择也会更单一。而对于初阳来说,她的选择只剩下:继续留在丰泽被威胁,或者彻底离开出国,摆脱程润泽,怎么选择都在她一念之间。

    这是救许君出舆论的大坑,也是给初阳离开程润泽的机会。不管初阳怎么想的,洛心似都要这么把文案写下去,她不允许许君被人为的带节奏,被中伤。

    稿子通过Alice的渠道迅速的铺开,不管是客户还是吃瓜人,又或者是Z市的二代圈子,看到程润泽和许君的事,开始出现两极分化。

    程润泽是从最底层蜕变出来的成功人士,不管他用了什么手段,很多人都对他有可怜之情,从底层成长起来的人不容易。

    而许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高高在上,出生含着金钥匙的高门大户,再怎么努力也会被扣上资源傍身,纨绔子弟的名声。

    帖子发出以后,各种八卦满天飞,吃瓜群众看的非常过瘾。

    这份反击文章的重点还包含了对以后的判断,结合前文和之前一直以来的经验,不管之前,现在还是以后,只要是中伤就是丰泽搞的鬼,专业技能不见得多好背地里阴损小人倒是做出了无限可能。

    大家都在关注丰泽和程润泽的反应,唯有阿里先生一直打听初阳的情况,已经过了两天,初阳还是没什么动静,第三天,白骨精说初阳请假了,这两天没去上班。

    阿里先生终于忍不住联系她,一分钟看一次手机,盯着手机不停的看。

    “我出去一下。”

    阿里先生拍一拍Alice的肩,跑出了一阵风的感觉,不说是飞毛腿吧,起码也是用尽全身力气。

    “他怎么了?”

    “不知道,看起来特别着急。”

    钟催催和Alice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这是阿里先生为数不多焦急的时候,他一向乐天派,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的态度。

    “不行,肯定不对,一般他都跟我说,我看看能不能追上他。”

    “喂喂喂!”

    显然钟催催没理她。

    “公司又不是老娘开的,你俩出去不是跟我说一声就行啊!喂!”

    出去就出去吧,脚也没长在她身上,拦也拦不住,就别拦了。

    阿里先生的车停在地库,钟催催为了节省时间拦了一辆的士,阿里先生从车库一出去,他就让司机师傅跟着,出租车师傅不愧是跑车的,跟车跟的那叫一个紧,最后在医院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