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你的问题有点多 > 第398章 阴柔
    黄茹比许招娣想象的要狠。

    她所谓的不救是真的不救,不但不救并且落井下石,用最大的石头块激起最大的水花。

    黄茹说自己会离开许君,永远不出现在他的世界里,路上看见他立马掉头,方圆一公里有他没她,并且也不会再与程女士联系,前提是许招娣把这段视频散播出去,用最大的公关效果散出去,不计后果。

    “你知道我发出去以后的后果吗?想清楚了吗?”

    “非常清楚,而且我保证不再接近你弟弟和你妈,如有违背,不得好死。”

    诅咒够强烈,许招娣自己都惊到了,她把诅咒和所有的实际行动用数据的形式展现在许招娣面前,借刀杀人,一时间许招娣都不知道这是个正派还是反派,虽然她对自己亲弟弟下手,但也出于无奈,这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斗争,她不下死手黄家父母兄弟就会毁了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黄茹放手一搏,务必一击即中。

    不用许招娣自己亲自动手,她找了几个公关把U盘给过去,转发几个群之后,Z市黄家公子哥的事情就传遍了大街小巷,甚至还上了微博。

    许招娣问黄茹后不后悔,黄茹微微一笑,给她看了更加劲爆的,黄茹甚至把黄源在酒吧的视频找人调了出来并公布了,黄源本人喝酒的事情容不得半分更改,而他在酒吧做的事情更加龌龊,就算出来翻身也困难。

    “小姑娘,够狠呐。”

    “被逼无奈,他们不仁我不义。”

    黄茹说她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他家亲生的,偷偷去做过DNA鉴定。

    “结果你是,对吗?”

    能够让自己这么难受的,只有血亲做得到。

    “对,但是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黄源不是亲生的。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的猖狂,非常猖狂,近乎疯癫。

    许招娣惊呆了,她没想到小姑娘这么恨,也这么狠。

    笑完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恐怖,狰狞。

    “你是第二个知道的,这个秘密我守了一年,那些文件我每天都带着,有几次都想甩出来,但每次都忍住了,总有一天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非常大的代价!”

    这个代价是生命不能承受的重量。

    本来许招娣想用黑化形容她,但想想也不算,她早就黑化了。

    她近似疯癫的说着,别人都以为她为了挤进富贵人家而不惜一切手段,其实男人对她来说算个屁,她并不是为男人,她为了男人的家世,要想在黄家站住脚她需要外援,内部那些猪队友都是帮倒忙的,不值得信任。

    “所以你并没有打算喜欢我弟弟?”

    “是钞票不香还是同母异父不好玩?喜欢?喜欢算什么?你们家同母异父,异母同父就够了,再加上我家的,这尴尬都飞出了地球吧。”

    好端端的又扯许家这点破事。

    “你是为了逼我们出手?那些客户是你故意推过来的吧?”

    “你终于发现了,不然他们凭什么那么精准的在这个时间整齐划一的出现在你的佳人?”

    “我明白了,那你弟弟?”

    “别提他,他才不是,你看他长的哪里像我?总有一天我要让他跪下来求我,现在好戏才刚刚开始。”

    黄茹办了佳人的VIP,她一个人守秘密太久了,来佳人只不过是为了倾诉罢了。

    不过她的确信守承诺,再没有晒过许家人,也没再找许君,更没有找过程女士,倒是程女士屡次去找黄茹,黄茹最后以她家出了大事可能不能上市还要花好多钱在他弟弟身上为由,摆脱了程女士的骚扰。

    商人重利轻离别,这种重男轻女的家庭,多半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家庭,儿子出事最好让女儿顶包,女儿顶包没法做到的情况下,就要保护自己的钱财不受影响。

    黄家父母看舆论发酵成这副模样,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危难存亡之秋,黄茹站出来走上了黄家公司管理层的舞台,先是阐述了律师团队的意见,再让律师团队与黄家父母沟通过渡期解决方案,黄父对于黄茹从幕后走到前台的转变并不满意,不过鉴于现在的情况也只能让她协理,同时他重新回到董事长的位子上,黄源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看样子这两年都不能走到台前,这件事情闹得有点大,黄父只能让黄茹帮忙收拾烂摊子。

    “听说只是让你协理,你接下来想怎么办?”

    “慢慢渗透,拿走所有重要客户,夺得董事会席位,架空不识时务的老黄和就知道乱吠的小黄。”

    这小黄叫的,像是在叫一条狗。

    “慢慢就可以吗?”

    “不是一直这样吗?铺陈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慢慢,慢慢得到的。更重要的我还有杀手锏,这样一点点看他们走向深渊的感觉不知道有多爽!”

    在黄茹身上,许招娣看到了许赫的影子,同样是借刀杀人和多年潜伏。

    黄茹的阴柔来自于多年的隐忍和现实的摧残,还有信息不对称的报复感,她在佳人的时候遇到那些客户有多温柔,心里就有多阴暗,判若两人。

    “黄源只是十五天,来得及吗?”

    “十五天足够了,他出来我让他看看什么是敢叫日月换新天。”

    许招娣相信她说的出做得到。

    “你推荐给我的那个律师团队很专业,做为回赠,我告诉一件事吧。”

    她说她之所以这么精确的找到许家,又能和程女士搭线得益于初阳的帮忙,至于她跟你们的爱恨情仇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许招娣跟许君说这个名字的时候,许君只能冷笑,程润泽阴魂不散!

    这场姐弟战争又何止是黄茹与黄源,也是许君和程润泽以及许招娣之间的映射,亲人间的战争没人可以独善其身,黄源与黄茹同母异父的你死我活也是以后许家与程家终极一战的写照,许招娣倒吸一口凉气,更何况还有一个一直虎视眈眈的许赫,她像黄茹一样知道程润泽的存在并且知己知彼,谁知道她手里有多少证据呢?黄茹能忍的,她同样也可以,所以许招娣该怎么平衡这些弟弟妹妹们的战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