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陛下求我做太子最新章节 > 第85章:李靖!
    辩逸法师出现后,立即成了众人瞩目,围观的人群迅速让开了一条通道。

    提棒的和尚们也让开身位,恭敬道:“辩逸法师。”

    辩逸法师走了进来,颔首示意,然后看向提剑青年和李博,问道:“两位施主,可是为了江万里而来?”

    李博瞪大眼睛,似乎没料到世界还有这么俊美的和尚,仅仅逊色于自己,额,还有明王殿下。

    但提剑青年神情不变,酷酷说道:“没错!我追查许久,才找到这里!你也要阻我?”

    辩逸法师叹了一声,道:“江万里是贫僧领入寺内,已经剃度出家,贫僧略知他的过往,但不知你们的恩怨。既然施主想见他,自然能见,只是希望施主不要在佛门内动刀刃。”

    提剑青年扫视他,点头应道:“好!”

    但是李博却嘟囔一声:“长得帅就了不起了?”

    “这位施主,贫僧只是在请求。施主若是不愿意,再商量便是。”辩逸法师文雅道。

    李博还要说话,人群外的李若若呵斥一声:“李博,别胡闹!”

    一看是自家姐姐,李博顿时蔫了,立即走了过来。

    提棒的和尚迅速疏散了围观的人群,片刻后,这里清净了下来。

    “真是有缘,又和二位见面了。”辩逸法师行礼。

    杨霜回道:“我这位朋友有些胡闹,给法师和这位公子添麻烦了。”

    辩逸法师笑道:“李公子古道热肠,将来必成大器。”

    而提剑青年则道:“无妨。”

    “那便不打扰了,告辞。”杨霜不愿纠缠两人的恩怨,所以准备离开。

    但是辩逸法师却道:“公子且慢!李公子既然参与了今日的纠缠,便是结了因果,不如随贫僧移步他处,旁观接下来的事,这样便能了却因果,不会耽误多长时间。”

    说罢,辩逸法师面露浅笑,目光温润看着杨霜。

    李博则在杨霜身后轻声道:“公子,咱们跟着去瞧瞧呗。提剑的大哥是位侠士,惩强扶弱,闯入感业寺是要杀一个江洋大盗,名叫江万里,但现在这个江万里出家了。”

    杨霜简单的了解了事情经过,眉头顿挑。

    他有所耳闻江万里,的确是长江边的江洋大盗。说他有罪,抢劫商贩钱财,手上沾染了人命,罪该万死。若说他有功,也有大功劳,因为他曾发现长江南面大魏国的阴谋,避免了大魏国渡江偷袭。

    后来,江万里主动投案,此案也闹到陛下那里,最终陛下考虑再三后,没有杀他,而是流放。

    上年陛下开恩旨大赦天下,想来他就是那时被恩释了。

    杨霜看向了提剑青年,他一直是酷酷的表情,给人一种生人勿入的感觉。再回头看向韩擒虎,韩擒虎轻轻点头,说明提剑青年武艺非凡。

    “这位朋友,敢问尊姓大名?”杨霜便问道。

    提剑青年看着杨霜,回道:“在下李靖。”

    “咳咳...谁?你是李靖?”杨霜一惊,错愕问道。

    提剑青年点了点头,道:“没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认识我?”

    杨霜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感慨笑容:“不认识,但敬仰大名。”

    红拂女已经来了,李靖也到了。

    李靖打量着杨霜,总感觉他的笑容不对劲,但他可以确定,从未见过此人。

    “敢问公子名讳?”李靖问道。

    杨过心思一转,道出一个化名:“我叫杨过。”

    几人算是认识了。

    而后,辩逸法师引路,一行人绕过大雄宝殿,来到一处别院,别院内古色斑斑,房屋陈旧,来到一处正堂门前,就看到屋内有一位魁梧的和尚正在念经。

    辩逸法师指着魁梧和尚,对众人说道:“此人就是江万里!”

    李靖闻之,面露惊诧,似乎没想到当年叱咤江河的江洋大盗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双目已瞎,双耳失聪,李施主如果还要报仇,贫僧绝不阻拦。但国有国法,此人已经受过律法惩戒,李施主若是杀他寻仇,恐怕也难逃律法的追责。”辩逸法师解释道。

    李靖看着江万里,久久不语。

    杨霜和李若若、李博站在一旁,没有插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靖问道。

    辩逸法师叹了一声,道:“江万里的确罪恶不赦,但他的父母妻儿死在他的怀中时,他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罪孽深沉。所以他主动投案,被判处流放。后来,虽然得到恩释,得了自由,但他活在自责之中。若他不是江洋盗,而是耕田人,父母妻儿是不是就没事了?自责中,他遭遇山贼,被山贼所伤,然后被贫僧救了下来。贫僧怜他可怜,便引他入了佛门,希望以此慰藉他内心的孤苦。敢问李施主,江万里和你有什么仇?”

    李靖吐出一口浊气,叹道:“当年我姑父一家渡江被劫,姑姑和姑父一家一十三口,全部丧生江上,就是江万里的人动的手。”

    “阿弥陀佛。”辩逸法师明白,这是江万里当年的孽债,“李施主如果要动手,贫僧绝不阻拦。”

    说罢,辩逸法师让开身子。

    李靖看着江万里,他无法听,无法看,只是在默默念经,此时的他,杀了又有何用?

    “不杀也罢。”李靖摇了摇头。

    辩逸法师双手合十,恭敬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恩怨已了,还请几位施主移步厢房,容贫僧以茶水招待。”

    李靖点了点头,“那叨扰辩逸法师了。”

    两人都看向了杨霜。

    虽是萍水相逢,也算一场相识。

    杨霜上前两步,停在了门前,突然道:“喝茶可以啊,不过喝茶之前,我还有一事要做。”

    “什么事?”李靖和辩逸法师好奇问道。

    只见杨霜神秘一笑后,说时迟那时快,突然拔出身后韩擒虎的佩刀,右手发力,佩刀被投掷飞出,射向了盘膝打坐的江万里。

    “什么?”李靖和辩逸法师面露骇然,似乎没料到杨霜直接拔刀。

    但接下来,更让两人惊骇的是,面对袭来的刀刃,江万里一个侧身闪躲,左手一擒,竟然抓住了刀背。

    佩刀被牢牢握住,因为颤动,刀身发出低吟。

    “嗡嗡...”

    下一刻,江万里突然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