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9章

    “很想啦......别,我还得去孩子们的房间瞧瞧呢,你这样我......”凌依然试图想要再把拉链拉回去,只是她的手才一动,就被他给阻止了。

    他的唇,如同膜拜似的,虔诚又专注的亲吻着她那一片后背,原本洁白的肌肤,若是细看的话,上面却是有着不少细碎的疤痕,那是当年她落海后所造成的。

    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但是上面那些伤痕,却还是让他知道,当年的她,有多九死一生。

    即使他再恨王秘书,但是有一点,却还是感激对方的,至少,王秘书最后还是让人救了依然,救了他们的孩子。

    所以最后,他还是留了王秘书的一条命,让王秘书的余生都待在监狱里,就活着还赎这些罪吧。

    “幸好,你活着......”易瑾离情不自禁地呢喃着。

    凌依然的身子一震,随即明白他是在指什么,“我......的后背是不是很难看?都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了,好在也就是背上多了些疤,三个孩子都在,一个不少!”

    如今小辞也已经找到了,这也让她觉得再无缺憾了。

    “不,你的后背,很美......对我来说,是最美的!”他道,因为这亦是她爱他的证明。

    她爱他,可以爱到不顾性命都要救他!

    易瑾离吻得更加专注,凌依然的肌肤上就像是染上了一抹粉色,艳丽非凡。

    倏然,易瑾离打横抱起了她,朝着一旁的床走去。

    “哎,等一下,我还要去......”她的话音还未落下,他已经把她放在了床上,双手压在了她的手上,和她十指相扣。

    他低头,俯下身子,俊美的脸庞,距离她的脸庞,不过是咫尺距离。

    “我等不了。”他沙哑地道,声音中,尽是动了情,“我要你告诉我,你有多想我!”

    他的眼中,那么明白的在昭示着他想要她!

    凌依然只觉得她的心神,都要被他的目光给吸引住了。

    “依然,想要吗?”他的唇,吻上了她的唇瓣,辗转反复。

    “想要......”这些天的思念,都化成了情动,她被动变成了主动,主动地探出了舌尖,加深着这个吻。

    而他,配合着张开了双唇,迎合着她......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她,才可以让他这样的去迎合吧,除了她,不会再有别人了!

    ————

    在郝寂非的卧室中,易谦锦又一次的裹着她的小被子,主动跑来要和他一起睡,美其名曰,怕他来了这里,还没习惯,晚上会睡不着。

    所以她要来这里,给他讲故事,好让他睡着。

    可是天知道,最后,先睡着的那个人,都是她!

    郝寂非看着已经在旁边呼呼大睡的易谦锦,神色微微地动了动。其实......他有好多事情想要和她说,想告诉她,自己新学了一首曲谱,那谱子的难度很高,她一定会有兴趣的。

    到时候他可以弹给她听,还可以和她一起连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