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5章

    只见在他房间的门口,秦涟漪赫然抱着她那只孕妇枕睡着,她的身下铺着毯子,身上盖着被子,而因为他开门的动静,她整个人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睁开了那双惺忪的眸子,朝着他看了过来。

    她的手揉着眼睛,倒是让他联想到了猫咪洗脸的模样,只觉得她这个模样,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紧接着,他就听到她一声惊呼,“廷信,你没事儿了吗?还要不要紧?”

    她一边问着,一边忙不迭地站了起来,两只爪子在他身上东摸摸,西摸摸,还踮起脚尖,抬手探着他额头的温度。

    “我没事儿了。”白廷信道。

    秦涟漪也的确是感觉到手心中他额头的温度已经是正常温度,他身上的温度,也并不像昨天那样的灼烫,这才松了一口气。

    “昨天......呃,你是被下了药吗?”秦涟漪小声地道。

    白廷信微眯了一下眸子,盯着秦涟漪。

    她脸一红,赶紧道,“我......我猜的啊!你昨天那个样子......比较像小说漫画上的呃......被下药的样子,你是不是被人设计陷害了?有人想要和你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来个联姻?”

    白廷信还真不知道,该说秦涟漪聪明还是笨,有时候吧,她好像笨的要命,但是这种时候,她又是一猜一个准。

    “是啊,是被人陷害了。”他喃喃着道,“不过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阴沉,眸中闪过了一抹冷光。

    而她,被他这份冷厉给吓住了,一时噤了声,只觉得此刻的他,就像是蛰伏的猛兽,谁要是惹上了他,和他为敌的话,那么下一刻,他就会给予致命的一击。

    “怎么了?”他微一扬眉,注意到了她的异样。

    “就是觉得刚才的你......有点可怕。”她咕哝着道。

    他的眸光微闪了一下,“秦涟漪,我本就是一个可怕的男人,要是你怕的话,就赶紧回深城去!”

    “我才不回去!”她道,“你的可怕,只是对别人而已,又不是对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她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让他的心头一阵触动。

    “你还真是自以为是,你凭什么觉得,我的可怕不会对你?”他冷笑着道。

    “那你昨天又为什么要在我面前克制住自己呢,明明难受得要命,却不愿意伤害到我,宁可自己关在房间里。”她道。

    他薄唇紧抿着,她那清澈的眸光,此刻这样专注的盯着他,竟然让他有种狼狈的感觉,比昨夜差点被药性控制更加的狼狈。

    就仿佛她的目光,把他给看透了似的。

    他猛地别开头,“秦涟漪,你够了吧!”

    她踮起着脚尖,轻轻凑到他耳边,“廷信,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她那暖暖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际,他的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而她的这句话,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的反驳!

    ————

    吃早餐的时候,秦涟漪从冰箱里拿出了昨晚没吃过的蛋糕,似有些尴尬又期盼地道,“这个蛋糕,我放冰箱的,虽然口感可能没昨天那么好了,不过应该还可以,那个......要不吃一块?蜡烛的话,我拿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