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112、年少
    盛大少爷擅长安排这种悄然的惊喜,聚会是,早饭也是——此人忙着在微信上扯皮,本就拿不出手的厨艺更是打了折扣,顾头不顾腚。他拿噼啪乱溅的油锅没辙,站在距灶台八百米的地方,仗着个子高手长,拿了个锅铲在那比划。

    玻璃门锁着,厨房烟熏火燎,他眯着眼睛眨了半天才想起来油烟机忘开了。等到把油烟机打开缓一口气,饭粒和蛋又有点粘底了。

    总之……效果就很“惊喜”。

    江添摁着担心和好奇心,在客厅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就在他撂下手机准备去厨房看看的时候,某人端着盘子带着一身烟火气来了。

    不是形容,是真的烟火气,江添直接被呛得咳了两声。

    他捞过之前剩下的那点矿泉水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朝盘里一瞥,表情登时变得有点木然。

    这一摊子黑乎乎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江博士话都到嘴边了,想起厨师是他家望仔,又默默把刻薄咽了回去,清了清嗓子说:“你这是——”

    盛望把盘子往茶几上一搁,强撑着脸皮,用一种心虚混杂着蛋疼的语气说:“酱油炒饭。”

    江添“……”

    盛望想说你为什么沉默,但不用问他也知道为什么。两人对着一盘饭愣是搞出了一股默哀的氛围,僵持几秒后,大少爷自己先笑了。

    江博士顿时也不憋着了,他在盛望笑倒在沙发的时候指着盘子冷静地说:“我以为你不想过了,拿机油给我炒的。”

    “滚,我认真的。”大少爷坐直起来开始狡辩,“我就是没把握好那个量,而且孙阿姨这次买的酱油颜色有点重。”

    “来,再说一遍。”江添掏出手机开录音,“回头放给孙阿姨听。”

    盛望没好气地说:“我怀疑你在撩架。”

    “我不撩架就得吃这个了。”

    “吃一口怎么了?它看着是惨了点,万一呢?”大少爷自己先挖了一勺,刚进口又默默把勺子拿了出来,表情万分愁苦。

    江添忍着笑问:“什么感受?”

    盛望:“呸……齁死我了。”

    至此某人放弃挣扎,老老实实掏手机点了两份粥。

    自打搞砸了一顿饭,大少爷就变得很老实,心怀愧疚。毕竟他希望这两天江添能过得完美一点,于是他决定不折腾了,当个百依百顺的男朋友。

    之前盛明阳在家,他们多少会有点收敛,而且毕竟是成年人了,逢年过节礼节性的东西都得到位,没有机会单独出门。

    仔细想来,他们都曾在这个城市生活过很多年,但从没有过光明正大的约会同游,少年时候生活两点一线,来去都在附中那片天地间,说是“无所不能”,其实从没真正“肆无忌惮”过。

    现在忽然有了大把时间,总想把那些遗憾慢慢填满。

    盛望说要不下午出门转转?有想去的地方么?

    江添掏出手机翻了几页,说:“晚上有灯会,看么?”

    盛望心说哥,你是不是在玩我?

    这里每年春节到元宵都有灯会,确实是每年最大的活动,但人也是真的多,他们简直是上赶着去送人头。但是几分钟前,他刚刚发誓要做一个百依百顺的男朋友,于是忍着痛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但他不知道的是,江添其实对那个也没什么兴趣,只是以为他想出去玩,所以本着惯着的心理硬着头皮挑了一个。

    这天夜晚的开始就源于这样一场乌龙,谁也没抱什么期待,还做好了脚被踩肿的准备。可当他们真正站在那里,在人潮人海中顺理成章地牵着手,像周围无数普通情侣一样说笑着、慢悠悠地往前走,又觉得再没比这更合适的选择了。

    经过一片难得的空地时,盛望拽了身边的人一下说:“哥,看我。”

    江添转过头时,他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灯下的合照。

    旁边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身后是明明暗暗的灯火,沿河十里,从古亮到今,长长久久。

    他想把这张合照也洗出来,夹进那个相册里。人间四季又转了好几轮,他们还是在一起。

    假日里,热闹总是迟迟不散,颇有点灯火不夜城的意思。两人到家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

    盛望摘了围巾挂在玄关衣架上,咣咣开了一串空调。

    “开心吗?”他问。

    江添指着自己被踩了不知多少回的鞋:“你觉得呢?”

    盛望快笑死了,推着他哥往楼梯上走:“别心疼鞋了,洗澡去吧江博士。我吃撑了,在客厅溜达一会儿消消食。”

    江添看着他星亮的眼睛,有一瞬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抬脚上了楼。他当然知道盛望忙了一天是因为什么,但他确实很久没过过生日了,以至于看到时间慢慢逼近0点,他的神经会下意识变得紧绷起来,像是一场延绵数年的心有余悸。

    说不清是什么心理,他在卫生间呆了很久,擦着已经半干的头发在洗脸池边倚靠了一会儿。直到听到楼下有门铃声,他才倏然回神,把毛巾丢进洗衣机,抓着手机下了楼。

    他以为自己依然会有一点不适应,但当他在沙发上坐下,看到茶几上那个风格熟悉的透明蛋糕盒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不是排斥,只是想念。

    他太想让面前这个人跟他说句“生日快乐”了,除了盛望,谁都不行。就像个弄丢东西的幼稚小鬼,一定要那样东西完整无缺地还回来,他才愿意跟自己和解。

    “我还找的那家蛋糕店,这次翻糖没裂了,我检查过。”盛望说。

    这次的蛋糕跟几年前的色调很像,但并没有挤挤攘攘摆那么多小人,上面只有他和江添,还有两只猫。一只安静地趴着睡觉,那是曾经的“团长”,一只还在玩闹,那是“团长”的延续。

    盛望说:“以前干点什么就喜欢拉上一帮人,现在不了。”

    年纪小的时候喜欢用盛大的词汇,就连许诺都不知不觉会带上很多人。后来他才明白,他没法替别人承诺什么,何时来何时走、陪伴多久,他只能也只应该说“我”。

    我会陪你过以后的每个生日,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我爱你。

    秒钟一格一格走到0点,一切的场景一如从前。还是这张沙发,还是这样的两个人。盛望倾身过去吻了江添一下说:“哥,19岁了,我爱你。”

    他又吻了一下说:“20岁,我还是爱你。”

    “还有21岁的你。”

    ……

    他每数一年就吻一下,从19数到24,从嘴唇到下巴再到喉结,最后一下在心口,他说:“江添,生日快乐。”

    江添抵着他的额头,眉心很轻地蹙了一下,不知道是在缓和那种细细密密的心疼还是在压抑汹涌的情绪。

    他摸着盛望的脸,偏头吻过去,从温柔缱绻到用力,最后几乎是压着对方吻到呼吸仓促难耐。

    ……

    他们差点在沙发上弄一次,最后凭着一点理智进了盛望卧室的卫生间。

    玻璃门上雾气湿滑,盛望抓着边缘的时候忽然记起很久以前江添说的话,说这里隔音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好。

    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没过片刻,江添看着一片红潮从他肩背漫了上去。

    这晚气氛太好,两人都有点疯。

    盛望衣服刚换没多久,又被江添推了上去。他跪坐着,咬着衣摆难以抑制地仰起头,再低下来的时候,眸光都是散的,却又被灯映得极亮。

    满打满算他们其实没睡多久,盛望以为难得的聚会他俩又要踩着点到了,没想到7点多他就已经不困了。

    聚会约在上午10点,他们收拾完到附中的时候,还不到9点半。

    这个城市的冬天温度并没有那么低,如果遇到晴天,甚至会有种春日将至的错觉,只是灌进鼻腔的空气依然沁凉。

    高中校园跟大学很不一样,只要没开学便见不到什么人影,是一种空旷的安静,却并不会寂寥。就像被大雪覆盖的密林,有种隐秘待发的勃然生机。

    为了配合这种独属于中学的氛围,盛望这天没穿大衣,特地套了身运动系的外套,又帅又飒,引得零星经过的女生一阵轻呼。

    附中高二高三会在初五开始上课,极少的一部分住宿生已经提前住回了学校。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盛望终于听到了人声,伴着篮球砸地的声响,给这个冬日添了几分飞扬色彩。

    那几个男生对路过的陌生人也有些好奇,侧目看过来,以至于球没控好,一个手滑砸到了篮板边沿,直接弹到场外,撞到了江添脚边。

    其中一个男生吹了声口哨,高高抬起手来做了接球姿势。

    这是校园里男生间的一种心照不宣,场上的人抬起手,场边的人就会捡起球抛扔过去,招呼都不用打。

    他弯腰捡起篮球,正要扔回去,却听不远处有人打了个响指。他转头一看,盛望坏笑着也做了个接球姿势。

    江添嗤了一声,十分偏心地把球扔给了自家人。

    刚传过去,他就看见不远处a班大部队踩着临近10点的时间,零零散散地沿着三号路来了。

    高天扬老远便看到了他们,叫道:“添哥,盛哥!你们居然到得这么早?!”

    另外两个人跟着吆喝说:“怎么?要打球吗?”

    “行啊!好久没打,手都痒了。”

    江添远远冲那群同学抬了一下手。

    他转过头,看见盛望高高挽着袖子,运了两下球,在篮筐前跳了起来。

    篮球在膝弯下一划而过,从他左手换到了右手,行云流水地在空中划了一道弧,它在高高的篮筐里转了一圈,刷地从正中落下。

    有那么一瞬间,让人几乎生出一种错觉,好像他们还在附中,只是放了一场悠然长假。

    三号路依然长得没有尽头,梧桐荫还是枝繁叶茂。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到这里就结束啦,实在是不擅长的题材,一路写得磕磕绊绊。感谢诸位四个多月的容忍与陪伴,下一篇见!~

    不出意外的话,下篇开《判官》,么么哒!

    感谢在2019-12-1501:30:15~2019-12-1516:50: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樱桃啵丸子、许愿下本开判官、监考官tn、江停大宝贝、第一叶吹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巴巴喝甜旺、公主的胸毛、甜添的望仔、觅古寻花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哦4个;清昼亲木叽、夜雨雨雨3个;君离笑、不不不吃秋葵、木苏里全球推广大使、容安一粟2个;vmnneee、团团团子3、汤圆、omiya、silence、烟雨扶苏、wnamelessw、蔻一呆、小菲、十五.、39765436、baiyi、叁千岳、陌尘、兮_amanda、脸xd、柒涵er、一书高枕、木叽木叽叫哥哥、西厢姑娘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玲珑坠、vmnneee5个;ty2个;黄暴荷、林子真是大了、櫻井優紀、p大今天更新了没、煜川、伟大小可爱、jukwn_澄夏、-篱啼寂鹤-、tei、郭大婉、607有电了、布里、早舟、訸子、二离子、meruku优君、贞贞芋頭、小菲、一片叶梓、不不不吃秋葵、我开始饿了、小鹿、试试熟一点、白昼、nextjen_、勇次郎的我、月崎宦宸、茶寺.、l、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柳暗花明、巴巴喝甜旺、哦、turtledove、摸鱼大帝、冬雪的十四行诗、江添、解年钥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五谷鱼粉35个;season28个;jepouvaisoublier.、木叽太太是仙女9个;个;vmnneee、凩檀、满鱼5个;皮卡布、少莫4个;麓麓麓麓麓麓.、锦鲤阿俞、罐装青梅添樱桃°、eudemonia.、葱花喝不到的立顿、伽蓝辰香、鴦姎婸、饕餮、数理化要我狗命3个;摸鱼大帝、阿离、keiko、浸岚恣欢、protein、空想肥闲鱼、承情、算了、今晚吃红烧肉、泥泥煤、sr似岁、turtledove、江北秋、勇次郎的我、胖薇是tiger、江添、想吃红豆栗子蛋糕、不文2个;40683310、七川、gumdrop、山居藏海、kiula_、栖子、肖山哥哥、estate.、kuroo、想要安静会儿、纤尘、穿林打雨、一支软妹挂枝头、祁醉drunk、不做咸鱼的咸鱼说、eggs、甜党、解年钥、仿佛沉默寡言铭刻于骨、kk从缝里蹦出来啦、绿酒、唐happy�、深呼晰是真的叻、hansfans、热带雨林。、红叶满山溪、妈妈我也想玩奇迹停停、一片叶梓、蓼竹、地球上的kibo、乌乌、添味望仔、buffett、添望我心头好、36903401、活在梦中的娃娃、凉未辞、我不想上学aaa、41380923、泠然、白大十、易燃易爆竹、魇、你吃糖吗、123、砸锅卖铁我还能追文、jio咂jio咂、长白、零余者·、41335290、扶竹、零末纤浛、见星、faaaith、五花肉、shu、mmmmmmmi、evangeline、长安jx、hlstone、mumu、多次拒绝吴彦祖、墨雨琴、人间盛望。、秃头柠檬花、望望小添饼、落溪恭喜添哥望仔重圆、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顾飞飞飞飞飞飞、辞浅、九里之旅.、她、jiang热闹_nao、呼~、安亦然、江停大宝贝、水到秋成、菟丝子、福西西阿呆姆0616、九、星河清梦、亦如初止、丢失的秋裤、久居深海、幸运遥、瑶山xxx、鹅子在撒野、江。、子晞、不是甲基、星魄、beeu、24798646、金亨亨の衍衍儿、张进宝、观音坂湫子、芪千、黎漾、我太美、wildestdreams、深渊逐光、罗小黑和师傅说、大君子、深云、今天是周末、桃源满、长稚、添哥的甜旺仔prprpr、小郁、尤南_、旺仔牛奶奶奶奶、30075325、小时光、26822738、墨月谷、踏雪寻梅、yokuuuuu、我真的登陆了、ju花残满地伤、星、狂笑姬、七木兮、寒风朔雪、无语、jean、。。。。、河洲、bonny、慕大男神、茶罐、乙乙在做数学题、hoticess、浮世背后、关鹤摘星、罐装、盐水鸭不甜、33747261、古月、最近很倒霉、冬浔、漓金、单向、23572930、你爸爸、申梨、雪宝梨梨、软笙酱、城澄丞陈哥、蛋白是白的、爱吃鱼饼、濯缨、亦吳、成为光吧、筱柠小仙女、某人、蛮头辰、somore、sanae、沐雩不是木鱼、无所艳羡、子芥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用户10101150瓶;无序110瓶;夜未晞102瓶;潇荷95瓶;味甜、宋声声&、24891932、柒默70瓶;柳暗花明66瓶;乔乔、希离60瓶;jio咂jio咂、望了那个仔、江一、秋水娉婷、山中与你、林无隅、究游自取、1391102885650瓶;ァ潜祈43瓶;早舟、liny、常箐鹞、仲冬、易儿40瓶;懒lu幺幺39瓶;池太38瓶;最近很倒霉37瓶;。。。。36瓶;盛望我老公江添是他老、泠然、edwin、勇次郎的我、呱唧是只猫、无虞、听说糖果很甜、逐光等待安年、江停大宝贝、一晌贪欢、是帆动、今天也是等更的一天、草莓绿了桃、y、顾啾、细看取,、风铎30瓶;奇迹鲍鲍历险记、茶寺.29瓶;十年已过,愿君长安27瓶;洧灵、跑不动、幕幕幕、执离25瓶;jukwn_澄夏、牧梓童、q23瓶;九月樱飞、白鸟沙罗、喵爷22瓶;sr似岁21瓶;某某丞、kylin、巴布豆子、咸咸、《抒情文写作指导》、花露水、菠菜爱吃香菜、望仔、九麻麻超爱喝开水、丹砂、韶华°、upandup、侑子、你摸我一下~、千江月、小鱼、书枫白语、呆毛、莫名、时苓、__明璟、阿絮腰上的白衣剑、草木皆芣苢、邱邱吖、既黎未央、那你可能没有我酷、西厢姑娘、归远、无敌最俊朗、恩皖、熊町、南烟20瓶;yokuuuuu、inviernodong、dream酒19瓶;峙靡18瓶;旺仔牛奶糖、微央央17瓶;grace16瓶;辻达、鸡蛋仔杀手、阿葉、笙歌万里、鱼、chaif.。、he、音尘15瓶;goodnight?、青衫鱼游14瓶;summer、紫悠13瓶;月沉梦醒11瓶;瑜、七川、一只肥羊卷、莫無長、腿毛精熊子、试试熟一点、whalefall、loop、陈情太辛苦、不加糖小卖部、光影未及、小黄鱼、jean、枯迓、葵包包、ferrrrrr、、彩釉、一颗鱼蛋、风定云墨、陆九ww、少在这里给我ky、草莓味の氯化钠、山雨欲来风满楼、白殇、长稚、jiang热闹_nao、离映、doytoy.、卿墨涒翊(邪魋)、时旧、棉花糖好甜呀、朱一龙的观众朋友、我太美、桓容v、东吴夜奔、白露秋风、嘉苡、乖乖、zzi、十九、世宜、dream_2023、赤砂想獲得你的注意!、宸絮、.、乔一诺、左、糯米糍、无所艳羡、周真顺、睡不醒、清燠、小胖砸、逸珵、蔻一呆、清酒、今天是周末、小羊酸酸乳、紧牵你右手、棹歌回、戚容、懿懿、言烨、夜宿ys、不搭、橙、每天喝牛奶、长安jx、05-25、乔有鲤、七榭、解年钥、vacg、黎漾、陌尘、穿林打雨、37633094、砸锅卖铁我还能追文、绯黎、凤梨养乐多、青鸟飞鱼、某某、隔岸观火、小道有片青青草、取名废、32217471、tei、布里、26155707、orange、笨笨企鹅、id不明、木木木木木木、懒病、璃子、成为光吧、ss、某某、玉生烟、pp、拾染、nm、002、言心好一辈子、钱煜uuuu、关起、星熊、殊赫、扬州炒饭的棋友、甜甜的巧克力、入妄、怕鬼所以爱国、至善至美宋声声、熹微啊、珑、是我的小可爱啦、mumu、七尧10瓶;狷狂、言双sober、给添哥递旺仔、小萨小萨不爱洗袜9瓶;小糯米、大嘉没有钱、劲风、ml李毫升8瓶;32086448、lhiwlyf、空空空空照、我的兔子尾巴呢7瓶;费嘟嘟的酒柜、啧啧啧、顾左言他、老王在隔壁、旺旺旺、甄妮、冰璃、鹅6瓶;一瓶快乐的cola、岑桑柒、桃子酒、gqc、猫在月光下、沈鹤忱、阿玛莉莉丝、opatizi、spectator、言笑晏晏、明明羊羊我的心、活在梦中的娃娃、樱沢铃、半糖、花无妄、球球我的嫁、顾角徴、lingluo066、缘聚、hoticess、酥浅、蹦跶神乐酱、易燃易爆竹、陆钟林、喵喵猫、钝刀、41002817、扶苏如若、mycissy、终是自在、30145012、今晚吃红烧肉、510、阿泠、听装可乐没加冰、安眠、123456、限定时间。、君泽、晚漾、鞠、爱吃鱼饼、墨锁、花寂雪、白粥、最后一缕清风、槿离鸢染、85、rui、春风十里、�扮乖、江氏撩望机5瓶;我一口八个西瓜、木鹌鹑、想吃红豆栗子蛋糕、√4瓶;洛上白川、居居女孩儿、yimo、惑也无隅、赜渊、沁然微雨、知深浅、冠以听澜3瓶;?、34890641、霁拾拾要转运!、s.、河豚鱼、史塔克、永昼、naikou、akolmp、落花时节、青岑c、一个柠檬精、想做添哥的猫、mako喵、雯、慕難、甜甜旺仔-、华灯初上、懒懒、h芊眠、珺、叶、撒野、lay、闻舟渡挽澜、y2瓶;桂花鱼香、ydfq、小爱、玥是小乖乖、甜甜的专属旺仔、明非路、邱夏、南乡子兰、galadriel、玖夜、秦艽、喜欢肥崽、岚、小鱼儿、安亦然、喵喵喵喵、花凋酒、四季豆豆炒肉、甜也nut、北冥有楡、春卷啊、荀卿、月上松、23572930、青青、koko犰犰、sesuicider、添哥说他想喝望仔、cuocuo不举、佩小花、滚滚吃的多、sl、36301929、我嗑的cp都是真的、小郁、栖子、心光似火、oooll、亲爱的、sakurazazuku、丢失的秋裤、某某、a001、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喵喵喵、缪音、哈、起个名字真难、陶、时慕、人比鳜鱼肥、hansfans、雪の恋、39127755、ran11、时恩、susama、奶茶予糖、大年糕、柊墨、trouble、旺仔甜甜的、洺青、古能能、诗三百、芜茗、江上月明、小果果儿、墨夜。、36903401、故渊、阿呜爱喝水、苏丘傅、啊啊啊啊啊、甜的旺仔牛奶、望仔小馒头、一江西斜、今天某某更新了吗、最帅灭蚊灯灯灯灯老大、蔚池晏、弦羽鱼、sunmi、游惑的军靴、19929201、一曲篁音、krisyeol、若澧、啦啦啦吖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