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111、人间
    除了偶尔犯点糊涂、背有点佝偻,老头哪哪都好。嗓门依然很大,板着脸依然很凶,最大的爱好依然是看电视,频道永远在军事、新闻、农业之间来回倒,碰到卡顿就撸起袖子上巴掌。如果再有个像高天扬一样的熊玩意儿来爬屋顶,他一定还能抄起扫帚把人打下来。

    原本盛望和江添打好了商量来做饭,结果刚洗了手就被老头赶鸭子一样轰出厨房。他虎着脸说:“有你们俩什么事,一边呆着去。”

    “我其实还可以。”盛望挣扎了一下,“不信你让我试试。”

    “去!”老头一点都不客气,“回头再给我来一锅破肚饺子谁吃?”

    “放心,自产自销,我吃。”盛望说完伸出一根手指捅了他哥一下。

    江添:“……还有我。”

    老头翻了个白眼:“除了小添谁搭理你。”

    盛望勾着江添的肩,斜靠在厨房门边笑。老头拎着菜刀朝他们比划了一下,然后一记大嗓门,把刚进门的哑巴招来了。

    其实这几年盛望每次回老家都会路过一下梧桐外,老头不在、喜乐赵老板也不在,他怕哑巴的日子会变得无趣又难熬。只是偏偏不巧,他每次来,这间小院门都锁着,哑巴永远不知在哪处忙忙碌碌,捡拾废品,或是照料他的小菜田。

    后来盛望才听赵曦说,他爸妈在北京根本呆不住,身体稍微好点了就往江苏跑,每年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在老家呆着,一半是放不下喜乐,一半是因为这个孤独的哑巴朋友。

    听到那话的时候盛望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情羁绊往往比看上去的深切长久。

    哑巴这几天很高兴,在他的视角中,他熟悉的邻居朋友都回家了,一批又一批,热闹非凡,是过年该有的样子。

    他最近都窝在喜乐。赵老板弄来一大批上好的桂圆蜜枣,他在帮忙分装封袋。年三十这天抱了两大包回来,一包给老头,一包给两个小的。

    盛望和江添其实都不爱吃太甜的东西,但收得很高兴。因为他们知道,对哑巴这个年纪的人而言,新年最好的祝福就是未来的每一天都过得很甜。

    两人不擅长给长辈准备过年礼物,本来规规矩矩买了补品,毕竟他们最希望的就是老头们长命百岁。但等饭的时候又改了主意,偷偷溜去最近的商城,买了两个适合老人用的智能机。

    丁老头不用说了,一直都用着,只是给他更新换代一下。至于哑巴……

    他们就是见不得他孤零零的模样,尤其是热闹散去的时候,他站在那里咿咿呀呀边比划边挥手,看得人都不忍心走。虽然他拿着手机也不能打电话,但好歹可以写字。

    盛望给他调好了输入方式,一步步教他怎么用:“想聊什么就聊什么,可以给赵老板发,给老头发,给我或者江添发。”

    哑巴和老头得了新玩意兴奋得不行,窝坐在小藤椅里面对面发了一下午信息,效率倒是比自创的手语强。

    江添指着老头的背影说:“眼熟么?”

    盛望一脑门问号:“不啊,怎么了?”

    江添:“我眼熟。”

    “为什么?”大少爷认真地问。

    结果江博士不咸不淡地说:“你以前上课闷头发微信就这姿势。”

    盛望:“……”

    他默然两秒,叼了刚剥完的橘子肉,然后用橘子皮把他哥打了出去。

    这天的晚饭订在一家私房菜餐厅,老板是个老北京,小时候的盛望特别喜欢他家的炒红果、水煮虾球和豌豆黄,三天两头下圣旨要吃。盛明阳除了没时间陪他,什么要求都能满足,一来二去就跟老板有了交情。

    其实大了之后盛望的口味就变了,但老同志的信息更新就像手机换代一样,总是落后年轻人几步,还停留在很多年前,固执地记着那三道菜。

    这应该是几年来人最多的一次年夜饭,盛望把老头和哑巴都带上了,却并不热闹,毕竟盛明阳同志心里还有几分膈应未消,聊天全靠情商撑,内容回想起来乏善可陈,算不上愉快,也算不上沉闷,大多是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老同志应酬搞多了,有点“职业病”,总觉得饭局不能白设,多少应该推进点什么。于是临到尾声,他一个没憋住,试着推了一下——

    他摇着杯子里最后一点酒,状似无意地问:“小添是不是还没毕业?”

    江添点了点头说:“还有两年。”

    “那你项目搞完还得走?”

    “对。”

    老同志“哦”了一声,抿了一口酒,意味深长地看了儿子一眼,结果亲儿子突然开了口:“既然聊到了,我先跟你说一声。”

    盛明阳直觉不妙,端杯子的手指一顿,问:“说什么?”

    盛望说:“我到时候可能也会出去一趟。”

    盛明阳简直满头官司:“什么叫也出去一趟?你出去干什么?”

    “公司有外派。”盛望说,“我前阵子跟他们聊了一下……”

    盛明阳心里呕了一口血,默默把杯子放下了。聊了什么屁话老同志并不想听,他只知道自己有一瞬间的后悔。

    他仿佛打了场花式台球,一杆子撞了个黑的,在桌沿辗转曲折老半天,又咣当撞了个白的,然后双双入袋。当初把江添送出去的时候,谁能想到还他妈能有这么迂回的后续,时隔六年多,终于把盛望也拱出去了。

    但他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毕竟当初的第一杆是他亲自打的。

    餐厅老板友情送了他们一份足料羊蝎子,老同志就着聊天吃了一点,吃完就上了火,嘴疼。尤其回家看到那俩小的进了一间房,他就更疼了。

    相比而言,盛望心情倒是很不错。

    虽然年夜饭的氛围离“其乐融融”还差不少,但这都在意料之中。事实上,他们能坐在一桌完整地吃一顿饭,本身就意味着冰山消融的开始。

    再加上除夕夜里12点整的时候,江添收到了江鸥的微信,内容其实很简单,无非是祝儿子新年快乐、让他注意休息。只是在祝福的结尾额外加了一句话。

    她说:都喝了酒吧,记得泡点蜂蜜水,免得明天头疼。

    尽管只发给了一个人,但这显然不是对一个人说的。也许只是单纯的叮嘱,无关其他。但盛望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名觉得,再过一年或者两年,没准儿他们真的可以围坐在一起,像多年前梧桐外的那个夜晚一样,好好吃一顿饺子。

    年初二这天上午,盛望定了个闹钟,却还是不小心起晚了一些。

    他睁眼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楼下卧室敞着门,被褥铺得整整齐齐,盛明阳已经出发去赶早班飞机了,没来得及跟儿子吃顿临行早饭。

    当然,也可能是故意不想吃,毕竟老同志还在上火,嘴边起了个大燎泡。

    空调刚关没多久,盛望又一一打开,穿着卫衣长裤在楼下找吃的。他抓着头发在厨房掀了一遍锅,又转到了冰箱边,看到了上面压着的字条。

    盛明阳写了一笔盛望没遗传到的好字,比起江添的,他更厚重圆融一些,一看就是个商务派:

    赶航班,归期不定,如果初七未到家,你跟小添自行出发去北京。——爸爸

    盛望捏着字条的时候,江添带着一身洗漱完的薄荷味过来了。某位大少爷喜欢彻夜开空调,早上起来嗓子又干又热,开了加湿器也没用。

    江添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拧开,灌了两口润了润嗓子,这才问道:“你爸留的?”

    “嗯。”盛望嗓子还透着没睡醒的沙哑,“你以前没看过他的字条吧?我来给你翻译一下,意思就是我走了,你俩好自为之,假期结束就赶紧滚蛋吧。”

    江添短促含糊地应了一声,又用瓶口碰了碰某人下唇问:“你是不是没喝水?”

    “噢,忘了。”盛望就着他的手灌了几口,“我说我怎么嗓子这么哑呢,还以为你趁我睡死偷偷干了点什么。”

    他说完张口还要喝,江添已经撤了瓶子转身走了。

    大少爷喝了个空,笑着跟过去:“别跑啊江博士,你怎么这么不禁逗。”

    江添开了电视,拎着半瓶水在沙发坐下,拿着遥控器挑app:“有本事当着你爸的面逗。”

    “那不行,中老年人心血管不通畅,别气出血栓来。”盛望从他手里抽了水瓶,说:“况且在盛明阳同志眼里,他儿子斯文礼貌,并不会耍流氓。万一有点什么肯定是别人的问题。”

    他自己说完自己琢磨了一下,冲江添说:“我差不多可以想象你在我爸心目中的形象了。”

    江添:“……”

    大少爷叼着瓶口想了想说:“你蒙冤了,为了补偿,我决定亲自动手给你做顿早饭,高兴么?”

    江博士并没有感到高兴,他看了某人一眼,掏出手机就开始翻外卖。盛望把水瓶往旁边一撂,单膝压住沙发就去箍他脖子:“你翻外卖什么意思?”

    江添被他箍在手肘间,喉结轻动着低笑起来。

    尽管江添对某人的厨艺没抱一点希望,但还是勉强同意当一次小白鼠,反正当年某人跟丁老头联手给他吃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差这一回。

    毕竟是自己挑的男朋友,还能怎么办。

    江添本想以“帮忙”为借口去厨房盯着点,但某人直接锁了拉门,隔着玻璃冲他比了个“请”,示意他离远点不准插手,他只好作罢。

    其实盛望这么干时候有原因的,江添一走,他就从长裤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跟高天扬他们扯皮。

    附中a班大群这几天跳得欢,原因无他,就是在回校日期上游移不定。班上大部分人初三到初五都有空,选择余地越是多,日子就越难定下来。

    盛望出于私心,想让高天扬和宋思锐在群里不动声色地引导一下,最好能把重聚定在明天,因为明天是江添生日。

    朴实无华高天扬:那好办啊!群里说一声添哥生日不就行了?

    这手我不要了:别,太高调了。我怕他知道了去都不去。

    大宋:为什么啊?过生日啊,不是高高兴兴的么?

    盛望拇指悬在键盘上,想起回江苏前听到的话——

    他们只回来一周,猫儿子匆忙换环境容易生病,所以临走前把门卡托给了江添那个博士师兄陈晨。陈晨每天喂猫会给他俩发一段小视频,由此跟盛望也熟悉起来,偶尔会聊几句。那天话赶话刚好提到,陈晨说了一句让盛望悄悄心疼很久的话。

    他说:江添从不过生日,越是准备他就越是躲,常常提前几天就不见人影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排斥。

    盛望垂眸站了一会儿,捏着关节打字道:反正别提就是了

    好在高天扬和宋思锐对他们知根知底,有些事不说也能猜到个七八分。两人没再多问,也没坚持高调。冲盛望比了个“ok”的表情,便钻回了班级群,几句话一搅和,就把返校日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倒数第二章感谢在2019-12-1406:00:11~2019-12-1501:30: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木村启析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许丞以3个;金色湖畔的涟漪、狂喝奶盖2个;阿燃哥哥、兮_amanda、雨宫妹、豆砸、商陆叽叽叽、不不不吃秋葵、汤圆、茨瑜柒柒柒柒秒、夜雨雨雨、一书高枕、39765436、甜添的望仔、baiyi、余袂.、西陵清、添味望仔、山青_我是民政局我自、云燃、周佻、omiya、柒涵er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_槿、添味望仔、櫻井優紀2个;reason、不要叫我嘤嘤怪、被遗忘的稻草人儿、球球球球球球球可、七川、冬雪的十四行诗、今天也很烦心、煜川、巴巴喝甜旺、estate.、逆风能解意。、hqyjonna、赋冽、变奏小星星、夜深人靜時、草木皆芣苢、桑落流年、商陆叽叽叽、清昼亲木叽、一白只想喝旺仔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苏里家的小秃头23个;今天也很烦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星港灯火5个;是纯真不是纯甄吖、灰原绫哀、君离笑、一颗鱼蛋、carmexlabs3个;胖薇是tiger、长安jx、22557800、猪皮、gumdrop、不做咸鱼的咸鱼说、小甜o、不文、而已、泡菜鱼233、欧的饼酒、我是一个桔子、西七、七榭2个;满鱼、小鲤鱼喵喵叫、宗吾、请来一打望仔、鬼斧、alice、夏至、石榴、添哥的甜旺仔prprpr、亦吳、爱您、immaturee、我站小梅萌、张进宝、ju花残满地伤、宴宴宴宴宴、桉、江、麓麓麓麓麓麓.、wing_chamy、杜欣欣、深呼晰是真的叻、雪宝梨梨、流生、江添亲妈、yan、鹅子在撒野、添哥望仔早生贵子!、ky、momo、一只快乐的指针、桂花糕超甜、24357127、物理使我头秃、糯米燕、添味望仔、玄戈、遗世独立的仙女、hlstone、今天磕cp了嘛、桃源满、你吃糖吗、yewying、_童童k、青棠、包养木苏里、是阿然咩、36325749、玖零、燕长川、唐小二、crystal、41228042、若风栩焉、sanae、折枝粉黛绽诗三百、左刹、盐水鸭不甜、台灯小小个、君泽、甜党、你爸爸、黄大牛、小郁、_竹暄_、见星、零余者·、ww、墓晗、圈了一个圈、魇、玖墨寒、jijjjj、29392622、君暮瑶雪、荒城初雪、弧、泥泥煤、辞颜不是受、花无君?、解年钥、惟吾德馨、冷落一衾寒色、不当舔狗当大爷、旺仔旺仔来一瓶、小飞侠、影影咋芥末可爱、31408764、承情、歪妖妖灵么e、望添啾惑、江。、徐知凡正牌女友、水晶皮冻、kuroo、小火没有苗头、沦落而成美、君莫笑、添望要甜甜的啊啊啊、森森田漾、35989400、kiula_、望添、铃叶、浸岚恣欢、海燕、黎落、葱花美人雩、甜丽、子芥、扶摇山上的白孔雀、罐装、南鸢、看看(^w^)、桃源乡的锁、团子、昭月、灵渊哥哥、月觉、0722朱、叶小周、锦鲤阿俞、皮埃吉、井上破、花凋酒、蛮头辰、苇草、sodeno、初蔻、巴巴喝甜旺、蛋白是白的、hqyjonna、寒风朔雪、步挽倾、冬浔、30904351、虞渊、yoruuuuuuu、瑶山xxx、40763795、清乱、羽帝、笺烛、妈妈我也想玩奇迹停停、无语、今晚吃红烧肉、陆文粉丝后援会、肖山哥哥、布丁、四十七、lastthewilds、underthesea、。。。。。。、不不不吃秋葵、一白只想喝旺仔、白、33159002、鸭鸭呀、盛望、谨知、baekbaek、、夜上海芭娜娜、林子真是大了、原谅不美好、清昼亲木叽、可愛無法擋、蒋闲、顾北卿。、25661956、秋爸爸→_→、旺仔牛奶、丞哥主义者.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1885796139瓶;浅暮那个流觞127瓶;恐龙121瓶;一口甜甜的小獠牙95瓶;又锦90瓶;清乱80瓶;如珠滴秋月70瓶;爱您69瓶;玥玥玥玥空里~、心忧、清芷60瓶;2364220459瓶;喵主万万岁56瓶;小兔子乖乖55瓶;添哥超行的54瓶;38723341、q倩倩、fcc理理、kiro、哟哟斯基君50瓶;葱花鱼请立刻结婚、哄吧啦哈哈40瓶;六便士36瓶;noah、susu、endlesstiamo35瓶;半日闲31瓶;不知谁欠了谁二百五、37547494、眉目.、今天a键也失灵、熬夜选手、是阿然咩、可愛無法擋、狐小粉、39734609、昭温、忘羡、36565527、歪叉嚏、逆位的影酱、我爱王甜甜、呆30瓶;今天日万了吗?、溯流27瓶;玉露、3029588526瓶;ansellia、無我夢中25瓶;木沉舟23瓶;十里红莲艳酒22瓶;于苏苏、小目标、顾梓意.、小阿辞、甲基不绿、麦兜、梨、xn°、ckroseandprince、初雨雨、35431432、哦_好趴、江队的腰、初蔻、谷山酩、洋洋、我要荔枝、嵩云秦树、凩檀、神木面包、y&b、没有吧其实、卿你quq、民政局。、空想肥闲鱼、ellipse、猫脸滚键盘、水雲舟、哎呀咦呦喂、草莓布朗尼君、凌青、空有神明、君安、哈七七、季宴、给我往死里甜!!!、卜戈、逐凰、昏书、懒匣子、natsuki、六神、茶味大枣、贺知书、拍扁这块饼、大鸭^o^、惟希、阿灼、石佐游鸣、余袂.、君泽、21471478、鱼鱼鱼20瓶;徐知凡正牌女友、木楠、3339700019瓶;樱桃啵丸子、轩歆18瓶;3886146317瓶;千利亦、顾远寒、依然是我呀16瓶;折故、空城空旧忆、荷顾、鸢杬、鹤劫。、福娃丞丞、江式撩望机15瓶;14瓶;沐芓凡13瓶;雪莉12瓶;浅夏半眠11瓶;一条小白布~、mo江颜、却话巴山、嗷、九九、团子团子、26101346、herotaka、磕爆神仙爱情、道樾、绝味鸭舌、我嗑的cp都要百年好合、昏语、是花花嗎_、雒罹、行走的蘑菇、蓝慷、30483507、青时、熊町、不眠夜、君子之交淡如水、紫灵凝晶、moon、笔墨纸染、甄妮、今天也要开心鸭、平清彦、娅苏、豫木、果bonbon、shannnnnn、鹿半、晴子、晚風、承情、我要睡觉、慕埙、阮阮、博肖szd、李成蹊、月寒人未还、君炎辰、允秋、长发的样子.、铃叶、一白只想喝旺仔、郎三、是观不是观、alpha、鲭炴、满城、山潜、盗版叉叉、草木、艳李夭桃、陆笙、正版宋宋、添味望仔、几度、故里、孜墨、暮念、cos、一罐可乐、池边石笼空、咿咿咿、之灵灵_linn_淋淋淋、波定自圆.、泡菜鱼233、鲜虾鱼板面?、关鹤摘星、言心锁死、风十九、尽酒青且、碎奶油冰、千千尔语、江弋、cheung?、骆∞锅、彼岸无花、鱼、墨丘利财团形象部部长、我永远磕添望。、35989400、东诗想要转运、至尊宝、two宮、小紫、shelly、酉夜、星晗、欧阳秀墩、檀糖、十个大圆子、可乐、旺仔今天喝醉了嘛、红日、忘之、珩城、吱哇乱叫、金鱼、青山雨暮、summer、盐姜葱花鱼、西瓜、费总家的小可爱、柏子舟、郁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荔枝只爱桂味、墨玉、添盛一对、我是某某、来碗叶萧吗、土拨鼠、不加糖也很甜、花无君?、蕈蕈蕈蕈蕈、江教授的刀鱼小馄饨、筱豆腐、toxin、啊湫、阿珊心怀宇宙、小陆、苏笙、小飞侠、苒苒几盈虚.、浪费绷带的装置、22楼的条纹控、某学家、凌尘风、皇上您羊水破了、shuchaia、风息意难平.、团团团子3、时一空、人生在世、sara、白宸.、谁还不是个小公举10瓶;一花一世界、忆昔笙箫默、居南以北、旧仓街头、念念不忘、白糖不甜、樱kurasum9瓶;染染、撒野、oi、棉花糖好甜呀、8521773、夕曦、赴别、停8瓶;yan、雨霁云夜、沙图、玖零7瓶;冰璃、木头初二、c.c、浅陌爱i、四季豆豆炒肉6瓶;先生家的阿悦、june、小火没有苗头、清浅.、安眠、花若靡芳、嘤嘤嘤、荒城初雪、txzy、咩咩咩、水晶皮冻、witch、磕学家、故辞、无远弗届、乖乖不再乖、拾年、光沅、绮霾、旺仔牛奶、诀檐、明明羊羊我的心、唯诺安、边橦、芒果北海道、鎏、缘聚、长安jx、惊蛰暖、殇殇、慢d、拖延癌不渝、故辞、跌了个兔子、飞丞不是丞飞、木鱼、心有隅霁6、旺仔小馒头、甜甜的小橘子�、旺仔小馒头、yakko、我不会哈哈哈、一瓶快乐的cola、半真半假、楚瑶离、猫与影子ll、想偷哥哥的颜、白粥、玉鹤、gi、蒋闲、狐狸~喵~、我活了、黛湘、扶苏如若、江栖5瓶;今天江添行了吗、baekbaek、清媚、怕不是个小可爱呢4瓶;大默西望、泡沫红茶、淬酒高歌、最帅灭蚊灯灯灯灯老大、丸圆.、祁醉今天做人吗、厚积、小王子儿、九忆纪、企鹅的小苍兰、夏习清的小玫瑰、静音、may、34535206、执念成花、寒秋3瓶;晗爱、怕鬼所以爱国、夕照、阮皖、青岑c、辞怜、无奈、瑾影深年、了堂、mako喵、番茄和也、珺、乐一全、柏万千、落花时节、庭外玉兰花开、甜甜旺仔-、一上晋江烦恼抛光、兰陵昕薇、嘟嘟爱吃的蓝莓芝士肉、耳钉bling、开拖拉机飞上天的贤啊、词不达意、井字六格、万事有我洛必达、玖夜、猫在月光下、33804374、秦艽2瓶;春卷啊、古能能、慕心、久川光、轻薄的啾咪啾、是糖果阿、啊啊啊啊啊、金朵、楚慈小天使吖、别扭的小傲娇、legolas21、小鸡扽蘑菇、想自由的mao、稀饭、道阻且长、cuocuo不举、起个名字真难、祁御我大爷、dawn、月觉、ovo、时慕、泡芙哈妮、杏花子、41251053、orange777、寇然然、雨沛流阳、拜丞哥考试过!、2020请善良、nihilismxxi、你爸爸、眸失、兔子君、赋冽、江添盛望在一起了!!、火华、缪音、rib、喜欢肥崽、阿撒、pucika、花无妄、浅忆若影、小郁、莫得名字、姑苏、时恩、隰离、金亨亨の衍衍儿、小鱼儿、不搭、啦啦啦吖、楊拾贰、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39127755、39579133、狗八、旺仔牛奶好喝、雪の恋、流光不易把人抛、tammy阳、顾淼bui、目睹究惑亲亲的高齐、27678975、kylin、江谂、久、甜甜的专属旺仔、甜的旺仔牛奶、迷雾、狷狂、神奇芪、沈兰舟、奶茶予糖、hog-drunk.、jessie、code5555、o.、八百豆子、sunny~nana、种桂圆的柿子、花凋酒、啊臣、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阿衡、画栏风意、軟山.、aestatis、嫦娥的胖兔子、a001、音、41274759、苏丘傅、洺青、的小、不吃鸡蛋昂、silver、莫默仟行、某某、魏谦哥哥给的糖瓜、佩小花、添哥说他想喝望仔、折枝粉黛绽诗三百、咔希、猫小罗、小爱、小果果儿、亲爱哒田小牛、masumi、既生鱼何生熊掌、洋、清.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