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104、狗粮
    满桌的鹅……不是,人都伸着脖子望向江添,一副努力维持轻松氛围的模样,大概是不想给某两人徒增尴尬。

    江添在众人巴巴的目光中脱了大衣挂上衣架,然后走到高天扬旁边,伸手抓住了椅背。他抬眸看了那个二百五一眼,问:“你排的座位?”

    高天扬仰着头:“……昂。”

    江添点了点头,不知是嘲讽还是什么,冲他比了个拇指。然后拎着椅子走到盛望旁边,咣当一声放下了。

    ……

    整个包厢就很寂静。

    主要是茫然。

    一个圆脸服务员进来给盛望和江添补了两杯水,又在盛望的要求下拿来了一桶碎冰。直到服务员给他们关上包厢门,盛望往自己和江添空着的饮料杯里拨了点冰块,又把冰桶往对面推了推叫道:“老高。”

    高天扬才从懵逼中还魂。他把冰桶拽到面前,却忘了往杯子里加,而是紧紧搂着它问道:“不是,你俩什么情况???”

    “就你看到的这个情况。”

    高天扬试图找小辣椒面面相觑一下,结果小辣椒根本不看他。她在拥挤中举了一下手,冲盛望和江添解释说:“我没想挪啊,你俩一进门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们逼我的,这傻子挤起来山都顶不住——”

    她拍了拍高天扬的狗头,说:“别看我,赶紧往旁边挪。我这椅子四个脚还悬空了一个。”

    于是这群人一边满头问号,一边叮呤咣啷把椅子又挪了回去,然后齐刷刷地看向盛望和江添。

    宋思锐离得最近,冲击最强,终于忍不住问道:“所以……你俩又好上啦?”

    盛望跟江添对视一眼,笑着转了一下桌上的杯子:“嗯,又凑一块了。”

    一桌人立刻齐刷刷怒视高天扬。

    “老高你就说尴不尴尬吧!”宋思锐斥道:“瞎报什么军情,你是不是有毒?”

    “你才有毒,我多冤呐!”高天扬远远冲盛望叫道,“盛哥!咱俩兄弟这么多年,你得还我个公道!我上礼拜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说让我把添哥叫上,你就不来了?”

    二百五话音刚落就是一声“嗷”,因为脚被小辣椒的高跟鞋碾了。

    江添松松握着杯子,转头看向盛望:“你说的?”

    盛望:“……”

    他叹了口气,顺手抄了一本菜单竖在脸侧,把江添的目光挡住,对高天扬说:“你是真的有毒。”

    “这么多年了,眼力见毫无长进。”辣椒补充道。

    高天扬缩着一只脚,非常委屈:“那谁能想到他俩这么快呢。”

    “怎么说话呢?”宋思锐呛他,“男人能说快吗?”

    “有你什么事?文明点,没看见班长整颗头都红了吗?”高天扬堵了回去。

    辣椒翻了个白眼,挽着身边班长小鲤鱼的胳膊说:“毕业这么多年了,这帮男生还是这么……”

    煞笔。

    鲤鱼说:“是啊。”

    盛望还是喜欢转笔,点菜的时候,铅笔在修长的手指间转成了虚影。江添还是那样话少,偶尔蹦一句冷枪,配合上盛望一脸懵逼或者“您是不是缺少毒打”的表情,全桌都能笑翻。

    高天扬还是滔滔不绝,任意两个人说话他都能插一脚,什么话题都能发散成海,是朵黑皮“交际花”。宋思锐依然像只大鹅,逮住他就一顿叨,又被更凶地叨回来。

    小辣椒还是泼辣,谁开她一句玩笑都能被她追着打回来。只不过现在缩小了范围,主打高天扬。

    鲤鱼大学念了临床医学,读书生涯肉眼可见的长,比起直接申博的江添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还是喜欢扎个简单的马尾,还是容易害羞,谁逗一句都能满脸通红。

    ……

    明明去了不同的大学,天南地北,有过新的同学和朋友,跟他们见面更多、说话更多,生活和工作都有交集。但不知怎么的,他们说起最亲的、最惦念的人,始终还是a班那一拨。

    也许是因为见证过彼此的少年时光吧,见证过他们最热血也最傻逼的样子。

    盛望第三次往杯子里拨冰块的时候,鲤鱼终于忍不住了:“你们知道现在是冬天吗?”

    “知道啊。”盛望忍俊不禁,“外面零下十来度呢。”

    “……”鲤鱼认真地问:“你们不冷吗?”

    “我靠终于有人提了。”宋思锐抽了一瓶啤酒在桌沿磕开,“服务员拿着冰桶进来的时候我就想说了,大冬天吃冰啊,你们真不用去医院查查?温度认知障碍什么的。”

    “去你的。”高天扬骂道。

    “老宋我跟你说,我们学校以前冰棍就冬天卖得最好。”盛望说,“你猜为什么?”

    宋思锐信了他的邪,认真问:“为什么?”

    “因为有暖气。”盛望说完又装模作样“哦”了一声,说:“对,你们没有,体会不了那种乐趣。”

    “我——”宋思锐气得抄起一只空碗。

    盛望坏笑着往后一仰,让开了他的攻击范围,刚好背后有江添抵着他。

    学委行凶不成,还被塞了一嘴狗粮,重重搁下碗憋出一句:“靠!”

    同样享受不到暖气的鲤鱼感觉到了不公。她默默倒了半杯啤酒,跟江浙沪的几个同学沆瀣一气,在宋思锐的带领下给北京代表团疯狂敬酒。

    说是代表团,其实就两位——辣椒感冒没好还在吃药,忌酒,于是派出了她的男朋友。盛望一来就亮了钥匙说要开车,于是也派出了他的男朋友。

    这就更加激发了江浙沪代表团的斗志。因为朋友这么多年,高天扬和江添的酒量一直是个迷,反正在座的没人见过他俩喝醉是什么样子,于是铆足了劲要灌他们。

    刚开始还找点理由,什么“欢迎添哥回国,走一个”,“添哥跟盛哥不容易,走一个”,“老高升职了,走一个”。

    后来就变成了“辣椒居然能容忍你这个傻逼,必须喝一杯”,“添哥你是不是养了猫?祝猫健康,碰一下”。

    等到能找的理由都找尽了,他们就只好开始找乐子了。一群人白长了这么多岁,说到饭桌游戏,第一反应还是当年的“憋七”。

    高天扬跟这里老板混得熟,他主动举手说:“老板那边有工具,等下啊,我找服务员拿。”

    “还有工具?”宋思锐工作之后酒量见长,强行撑到了现在,就是眼神有点发直。

    等到高天扬拿了个小盒子进来,大家才知道他所谓的工具是一套真心话大冒险用的卡牌,写了现成的问题和冒险内容,谁输了谁抽。

    如果既憋不出真心话,也干不出大冒险,那乖乖喝酒就行。宋思锐那几个对这种玩法拍桌叫好,他们反正脸皮厚,干啥都可以,这样就能少喝几杯多撑一会儿。

    但是江添就不同了。认识这么多年,他们还不清楚江添的性格么?肯定两样都不选,直接喝。那不就正好合了他们的意么!

    于是一桌人撸了袖子说玩就玩。

    江添起初是无所谓的,毕竟他反应快,玩这些从来就没输过。但后来他就有点无奈了……反应再快也架不住某位大少爷恃宠而骄,卯着劲坑他。

    第四轮惊险通过后,江添端起盛望的饮料杯闻了闻。

    “你干嘛?”盛望睨着他。

    “你往里加酒了。”江添问。

    “没有。”

    “没喝多?”

    “非常清醒。”

    江添看着他眼里蔫坏的笑意,忍了几秒没忍住:“你分得清谁跟谁一家么?”

    “分得清啊。”盛望说:“我输了算你的。”

    江添:“……”

    到第六轮,非常清醒的盛大少爷终于把男朋友坑下不败王座,江添头疼地瞥了某人一眼。

    宋思锐已经喝飘了,站在那儿比划说:“来!添哥!来选,这摞真心话,这摞大冒险,选一摞抽!但是我们不勉强,不想抽可以直接喝,不多,三杯就行。”

    他说着便拿起酒瓶,都准备好要给江添倒酒了,却听见对方淡定地说:“那我抽吧。”

    宋思锐愣了一下:“啊?你居然抽啊?你抽哪摞?”

    话音刚落,江添已经从真心话里抽了一张。

    准确而言,他都不是抽,是直接掀了最上面的一张。众人纷纷凑头看过来,就见牌面上写着:最近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这问题其实很常规,但放在江添身上就有种奇妙的效果。在座的人只见过他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很难把他跟恋爱、接吻这种词汇联系起来。

    包厢陷入了暧昧的安静中。

    江添朝盛望瞥了一眼,把翻好的牌面往桌边一扣,淡声答道:“今天。”

    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两个字,盛望却感觉脸面有点热。他维持着表面的坦然,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加了冰块的牛奶,再一抬眼,发现所有人都下意识朝他看过来。

    ……

    靠。

    盛大少爷默默放下杯子,感觉自己把自己坑死了。

    他反省了几秒,听见他哥偏过头来低声问道:“皮得爽么?”

    几轮一来,被坑的江添还没怎样,灌酒的那几个已经先炸了。宋思锐摆着手说:“不玩了不玩了,刺激太大,受不了了。我就是个绝顶憨批,怎么想的,跟两对情侣玩真心话,我踏马要被狗粮撑死了!”

    这之后,几只单身狗就开始撒泼了,以自己心灵受伤为由,拽着高天扬和江添又喝了一波。到最后这俩真的有点醉了,宋思锐已经站都站不稳了。

    他手肘挂在椅背上,趴着缓了一会儿神,忽然大着舌头说:“添哥,盛哥,有个人不知道你俩……你俩还记不记得。”

    盛望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温水递给江添,闻言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他:“谁啊?”

    “其实我之前跟老高说过——”

    “我让你别提呢。”高天扬反应也有点慢了,隔着几个人叫道。

    “哎,我知道。”宋思锐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废话,“老高说你俩估计懒得知道,但我就憋不住,就说一句。”

    “你说。”盛望道。

    “我不是在市政嘛。”宋思锐说,“有时候会接触到一些工程上的事,然后今年上半年吧,开发区那边有块工地出了一起安全事故,就追责嘛,刑事责任。盛哥你猜我在责任人名单里看到谁了?”

    盛望隐隐有点预感,但还是问了一句:“谁?以前同学么?”

    “齐嘉豪。”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盛望怔愣了好一会儿。许久之后轻轻“哦”了一声,出乎意料的平心静气:“刑事责任?那他不是要留案底了么。”

    “对。”宋思锐点了点头,“他爸不是搞建筑工程承包的么?当然,规模不大。他高考不是心态失常砸了么,好像毕业之后就跟着他爸干了,结果安全措施不到位,就出了那些事,要赔不少钱,据说到处在借。”

    高天扬远远骂了句:“该!”

    宋思锐说:“我就是告诉你俩一声。”

    盛望点了点头。

    当初这些朋友同学知道他跟江添的事,就是拜齐嘉豪所赐,那天之后他的生活开始脱轨,变得面目全非。要说不在意、不厌恶,肯定是假的。但是更多时候,他根本无暇想起那个人,久而久之,甚至连对方的长相都记不清了。

    17岁的时候,那个叫齐嘉豪的人对他而言是一切巨变的导火索,现在却成了他生活里一个面目模糊的小角色,小到只存在于酒后闲聊的几句醉话里,占不了几分钟。

    时间真神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423:58:41~2019-12-0601:1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白芷、孙圣斌、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宁暮暮3个;小蛇蛇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孙圣斌9个;糖果果5个;觅古寻花、妄鹤、小蛇蛇2个;兮_amanda、baiyi、柒涵er、风遇山止ヾ、林子真是大了、结幸、环树旅行者、39765436、滋儿哇鞘、甜甜的旺仔、甜甜的小橘子�、爱与爱丽丝、二离子、omiya、汤圆、清昼亲木叽、望仔牛奶1218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觅古寻花6个;懒得不想起名字、loveday、孙圣斌、雨丝亡魂、冬雪的十四行诗2个;裕鱼、巴巴喝甜旺、糖果果、38052652、宝贝子画、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桉、summersam、_槿、脩芷符喵、煮酒饮于友、甜添的望仔、柳絮弥江、楚玥、訸子、冬浔、lalalasun、森夏xia?、桑落流年、茶寺.、浪里小白蝉、lethe冥、世间最惨燕男士、长效驱蚊、石榴、日天日地、27666926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闪耀鱼鱼的东星斑14个;盐水鸭不甜9个;杨柳枯萎吧5个;40552513、方糖、糖果果4个;锦鲤阿俞、灰原绫哀、ju花残满地伤、君离笑、279719283个;小郁、·-·、41008184、星析、39773966、小兔子乖乖、陆离、添哥是个粘人精、落溪恭喜添哥望仔重圆、池宥、雨丝亡魂、葱花红烧香煎鱼、祝清酒、檸檬六碗魚、罐装的某某、孙圣斌、橘子果冻双皮奶2个;谨知、墨一点、_kira_i、寒风朔雪、此意当归、岁月如梭、某某、194夓天、27629956、estate.、蓝忘机不可失、实验报告抄不完、满鱼、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微哈哈、茯藏、淮知非、于苏苏、茶寺.、晚风为杆·、爱吃小鱼干的喵、猫耳朵布瑞、尹尹花花痴痴、肖恪、啥也不说爱太太、yiyi、麻吉麻吉。、松子醒醒、水色挑染、今晚吃红烧肉、39174522、遇不见的王沥川、人间dumpling、闵月之初、是巫名哇、青樹、深呼晰是真的叻、老九门张家子、冬天到了想养薛闲、添望百年好合!!!、墨绿的圆、一枝树枝、封闭货车、不文、蛮头辰、青柑、出其东门、森屿、可卡可乐、29307450、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汪汪汪、一锅纳豆、张进宝、叁千岳、空想肥闲鱼、白胖的卷心菜、浪迹天涯、林子真是大了、pyramid、月落星沉、胖薇是tiger、小屁孩儿、一朵发发、我不带脑子看文、kuroo、林无隅、21107613、turtledove、94yuer、鹿露、窝四小卷毛、为花花打电话的每一天、肖山哥哥、幺白幺木、我的小gr、索克撒花、剔子君、飒飒、司小南·、雪宝梨梨、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阿依土鳖公主、葱花美人雩、杨串串肉、kathy、zjwd、久居深海、叫什么名字好呢、莫伊七、20614508、桃颜、石榴、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添哥的甜旺仔prprpr、春草暖阳阳、孔垂垂、洛璃、_童童k、沦落而成美、米良、陆信、阿咩、冬雪的十四行诗、平倩如本如、apigpan、海燕、hlstone、影影咋芥末可爱、扶摇山上的白孔雀、公瑾、玖零、木由子、姬子轩是木苏里迷妹、阿初超级甜.、七度空间、jasonna、性感老猪、阿离、丞哥是信仰!、蛋白是白的、柳曜秋、算了、墨宸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夹糕190瓶;柒忆琉璃130瓶;蓝沫120瓶;顾某某102瓶;见星85瓶;梦魇80瓶;尺素流光70瓶;瓶;芝士66瓶;斗酒相逢64瓶;江风晚吟、初七60瓶;左刹、slimeball53瓶;张恩绫52瓶;歌于宴、布丁ww、夜雨声声慢声声烦、吴家阿邪、七勺烈风v.、林无隅、箫喻、herotaka、影影咋芥末可爱50瓶;夜雨对眠49瓶;碧涧流泉47瓶;粥。45瓶;柳曜秋、齐烟九点、三尘归陌、陈蕃球、parallel。、顾。、30719254、阿笙、林楠木40瓶;汤汤、今天没有鱼、一只肥羊卷37瓶;五鹿茶、虞城.、富贵最美35瓶;二萌32瓶;jerome的白手套、雩雩雩雩、woodstocky、然思是白月光呀、chuanh、祈君、vril00vril、左、zirui、fantasy、孙圣斌、小丝、vivianjoe123、木苏里今天更新了吗30瓶;宋29瓶;drarryisreal27瓶;鹿露、阿木木ぃ25瓶;橙子不是丑八怪24瓶;静静的静静静安22瓶;2755032321瓶;借年、dream酒、_竹暄_、商陆陆、羡羡今年三岁啦~~~、一枪穿云biu、7788、爸爸、ahdhks、春风不渡。、不吃香菜、整口葱、黄色枫叶、淡定、析木、算了、灼灼~、逸轻尘、蓝。、王二妮、奇迹暖暖环游晋江、小米粒就是小米粥、油梨啦啦啦、异域风情,望仔至上、xiii、添添喝罐装望仔、沈晏鸭、肾虚少女、·看太行、巍巍一笑、芊月、临渊、夭妖妖妖、吾小小、冰镇草莓豆奶、悠悠不吃糖、林三十、shadow、甜甜的旺仔牛奶、煜川、全广州我至威噢、西瓜霜20瓶;笑笑、jyzjbs、4100818418瓶;歪叉嚏、一口獠牙的小甜甜、沙雕就沙雕17瓶;零檬橙、33494458、木兰烟、是一个睫毛精、暮邪、流小开、元洒、不归15瓶;吴小言、猫拉面、甜甜的旺仔14瓶;睁眼瞎13瓶;wiwiz、啾啾12瓶;沐小樱11瓶;大熊子、罐装望仔牛奶、苏壶、勋儿是个小魔女、游惑再爱我一次.、离翅、煮酒饮于友、机智c、花茶、落涵、木双.、瑞可儿、添哥是个粘人精、哦。、眠冉、天井、南音.、梨子狗、妖茶银菏、dr.楚、西铭、aires、木苏里全球推广大使、訸子、亓予、泛吝、系统繁忙、青衡没有艹、lovecicibaby、杨串串肉、团子、乌拉拉!!、l_13_、黑白袖、朝暮、是泠泱泱吖、闲云、莲子夹心、江添、某丞、蜗牛爬呀爬、一只老柠檬、藏炙。、三甜、qwq、东吴夜奔、垂钓野炊、骆一锅的大哥、枝梧、喵怼怼、安特、咕咕、亲亲抱抱举高高、孤存是1、我嗑的cp天下第一甜、剥橙子前也要洗、袁梦、花里个花花花、江城、打烊、sel、旺仔牛奶。、月下三兄贵、满庭芳、21107613、柒柒柒柒黎*、序生、深夜幻境激活室、35988139、鱼喵喵、a考官的耳部挂件、雪笙、乔木君的小星星、想和你一起去滑雪看极、苏锦瑟、是琦琦呀、25041544、勿谓言之不预、民政局、风居住的街道、青椒炒菊花、学习、午饭凶铃、氓氓氓氓氓、江河、江屿之、平陵山月、汪汪汪、叶晟肆、铱陌、将军今晚来侍寝、infun、百无禁忌、景止、robin、啊真心咿呀、珺、欤丁鱼、三百六十骨节、巧克力化了、监护人、半真半假、欠欠、十七、�朱静、啾啾、940215、瘦芭啦、yuuka、祭音、c、簪玉、此行千山、春叙、fusu、長街十里都是与你、前面的道友等等我、阿也、浪里小白蝉、渡舛、你里观海唯、。、苏苏、hrxiu、24774267、阿年年、七度空间、樱桃啵丸子、冬雪的十四行诗、33379850、十七、溪抚mio、此木此木此木~~~、糯米燕、30334170、llingyu1314、桃花灼灼、呼噜呼噜毛10瓶;桉漓..、本命00、timelesssadness9瓶;程又青、轻筠、鹿珂儿8瓶;2333、霂alve、chanyeol、神童小奶糕、旺旺大礼包、油炸玑爪、棉花糖好甜呀、小鱼鱼、我酸了7瓶;祝清酒、苏儿、丸圆.、给我一本书、luminita?、一白、小小温温、25932981、wxintz、四月6瓶;不凡、喵喵猫、蓝安路过少年时、小澄酱、慕於、杨树下、臭臭、。。。。。。、noah、我最讨厌楞次定律、白露秋风、昌九、冬天到了想养薛闲、楚辞、缘聚、甜甜的旺仔、兮九、花间一壶酒、原来是诗啊_、22417765、天启、甜甜和望仔!!、咩咩咩、望仔超甜、停停的奶黄包、小深亲妈粉、风末琉卜、花苓汐、飞天p屁驹要站起来、钱多多、鸢杬、啊啊啊啊阿吹、15721282、绝对シ萌域、我的天、北青萝、一蓑烟雨任平生、嘉树、珺玹、绯色迷宴、瑾色安年、会说话的猫、世间皆甜、俗的无畏、33637529、干煸扁豆、rita218、seek、滋儿哇鞘、阿夏、沈来酲、崽啊、一枝树枝、我爱小时崽、听风成歌、苡凝、啥也不说爱太太、362°c、池院k歌、pyramid、小菜鸡、格子、hentai、有时候、不搭5瓶;添哥护望仔、深入骨髓、许愿不知火、望添4瓶;泠泠七弦上、叶子、命犯瓶邪、甜甜、长生果子、kiwi、大默西望、西芹、添盛一对、iris、鹿晗迷妹、好想睡啊、但是总觉得、胖胖快乐、甜甜望仔、七月言希啊、穆穆、游惑的军靴、yoruuuuuuu、在下随便、破昵、南思3瓶;桃花哥哥、曌曌曌山山山、手术刀加强版大萌砸、呀!猫、霁拾拾要转运!、mako喵、daisy、孔垂垂、晚月、芜溪、世间最惨燕男士、落花时节、被榨干的小葡萄、花染染、玖零、松间岚、gin、林无隅没有鱼、嘻嘻、torta、卿颜染、兔子君、弦清之、一叶障目、千玺女朋友、抹茶绿豆豆、我是你的故乡、哈哈酱、小鱼儿2瓶;silver、喵喵喵、莫听穿林打叶声、舌辛门木、空将酒晕一衫青、鹿比free、青岑c、航航小可爱、清辞浇酒、酥糖、在地上撒野、不知故里声、code5555、雾月~、洺青、辟斩星辰。、别院深深夏习清、顾柒、嫦娥的胖兔子、萧晓晓笑、祁御我大爷、happy、一人饮酒醉、猫耳朵布瑞、青山入我怀、顾飞的锁骨、36122307、花无妄、遇不见的王沥川、上官倾、南柠、幺幺零、某某番外、亲爱哒田小牛、目睹究惑亲亲的高齐、喜欢肥崽、aegean衬衣、27666926、某某、甜甜的专属旺仔、喵如玉、merry邓、orange777、青釉、陆二一二一、002、钓雩执法、熊兔aq、苏丘傅、司虞、纯纯的动点、好好长大啊王一宝、时恩、mycissy、包子入侵、苹小蘅、唯心而已、云深何处、添哥爱喝望仔牛奶、啊啊啊啊啊、诗三百、曼梵、眸失、brendaaa、crystal丶祈泺啊、春卷啊、甜也nut、旺仔好甜、珺、〆﹏旋转、木马╮、旺仔手、言他、磕糖上瘾症患者、那么大了爱看小说又怎、习清哥哥圈外女友。、一天优等生、七年别恋、啊臣、小郁、aestatis、voiky、姑苏城外、、小尾巴、淮洛、起个名字真难、大大更新了吗、花凋酒、玑霸霸、无名小卒、浅忆若影、小菊花儿不是黄瓜、陶陶不做饭、鹿鸣、susama、35124713、静音、秋不苦长夜、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佩小花、月见山的小妖精、辞颜不是受、海疏、敲爱吃芒果、添添喝望仔、冰璃、arrivederci、人比鳜鱼肥、半价老坛酸菜面、顾淼bui、江添盛望在一起了!!、一莲托生、晴小凉、飞仔的迷妹、hog-drunk.、千山赴酒。、流光不易把人抛、景小棠、40140721、平生相见即眉开、逃跑小姐、30814947、爱大笑的林黛玉、窗户纸、limi、大眼没有灯、狸徳、苏瑾玉、勿念、爱德华的亲家、22550731、余渣男好会、缪音、小七、微哈哈、白起哥哥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