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102、绝育
    他当然知道盛明阳不可能在一顿饭的时间里想通,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动摇和迟疑,这就足够了。返回的路上,他慢慢变得高兴起来,甚至有点不经意的兴奋。但很快他又想到了另外两个人。

    “江阿姨和丁爷爷什么时候过来?”盛望问道。

    江添回复消息的手指顿了一下,说:“还有一阵子。”

    在他回国之前,丁老头所在的疗养院跟旅行社合作,给一群症状类似的老人家安排了一场旅行式疗养,保持心情放松,旅行方式也以修养调理为主,不会吃力劳累,玩几天歇一阵。江鸥跟着过去了,一方面照顾老头,一方面自己也能放松舒缓一些。

    按照行程,他们到北京就要月底了。

    盛望想起江鸥曾经歇斯底里的样子,依然心有余悸。但他也记得江鸥最初温柔可亲的模样,几乎把他当成了亲儿子惯着。

    都说旅行能解压,况且人的本性在那里,怎么也不会由善变恶。所以他一边忐忑,一边又抱有一丝期待。盛明阳都开始松口了,江鸥应该不至于毫无软化。

    这样想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等时间。

    盛望心情不错,开车绕去了石景山。

    江添对于北京的路线并不熟悉,但再怎么不熟也不至于分不清东西南北,起码路标上的字还是认识的。

    他盯着硕大的路牌问道:“你要回去?”

    “拿点换洗衣服。”盛望已经毫不客气地把江添那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了,兀自决定了要在那里消磨掉元旦最后的假期,说完才想起来房屋主人就坐在旁边,又假惺惺地问道:“我这两天住你那行吗?”

    江添其实很享受他这种强占地盘的行为。车外灯光星星点点,晚餐的酒后劲有点大,他靠在副驾驶椅背上,嗓音很淡,懒懒地逗着盛望:“给个理由。”

    “你还拿起架子了?”盛望想了想说:“我想去撸猫,这理由行吗?”

    江添淡淡道:“驳回。”

    盛望:“它都叫望仔了,我还没权撸啦?”

    江添:“嗯,没权。”

    盛望想也不想改口道:“那我撸你行吗?”

    说完他感觉哪里不对,紧接着车内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盛望挣扎了一下:“不是,我没有要当街耍流氓的意思,要不换个动词?”

    “摸?算了。”

    “玩?也不对。”

    这话越描越黑,越听越流氓。

    他还想再往外蹦字,就听见他哥在旁边毫无起伏地说:“闭嘴吧。”

    盛望终于没忍住,扶着方向盘笑了半天,被江添重重揉了一下头。

    因为这番流氓话着实辣耳朵,想象一下更是……总之高冷禁欲的江博士选择了一路沉默,不太搭理人。直到盛望回到住处挑衣服,他才重新上线。

    盛望拿了两套居家穿的t恤长裤,他说:“我那有。”

    盛望又拿了之后上班要穿的换洗衬衫,他又说:“我那有。”

    简而言之,拿什么他都说有,听得盛望哭笑不得,最后把衣服都堆他身上认真地问:“哥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对我穿你衣服有什么癖好?”

    江添动了动嘴唇,一脸无语地拎了衣服转身就走,留下盛望满眼是笑,在储物柜里挑挑拣拣收了一大包东西。

    江添把那鼓鼓囊囊的一包放进后座,纳闷地问:“这又拿的什么?”

    盛望系了安全带,倒车出了小区说:“猫玩具,我要借住两天,占了它的地盘,总得送点礼物讨它欢心吧?单亲家庭养出来的心思重。”

    江添:“……”

    雪渐渐又停了,四周围均是一片茫茫的白,车在夜色下穿行而过,夜晚安静得让人生出一丝懒意。

    盛望在街口停下等红灯,忽然听见江添开口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它回归双亲家庭。”

    他嗓音低低的,很衬夜色。盛望摸了一下右边耳垂,心里有点痒:“现在不算吗?”

    “哪个双亲家庭是拎了行李住两天就跑的?”江添说。

    盛望“噢”了一声,在红灯的倒数下转头看向副驾驶:“哥。”

    “嗯。”江添应了一声。

    “你是在邀请我同居吗?”

    “那你答应么?”江添问。

    红灯跳到了绿灯,盛望目光回到前方踩了油门促狭道:“这是大事,我得考虑考虑。”

    他在等红灯的间隙里顺着江添的邀请想象了一下——他们共同住在大学某一角,共同养着一只猫,然后在时间的作用下慢慢说服家人。

    有一瞬间他觉得这种生活有些熟悉,怔愣片刻后恍然想起,这是江添18岁生日那天,他们窝在房间里对大学生活所做的设想。

    这个世界有时候存在着一种冥冥之中,冥冥之中,他们还是会过上曾经想象中的日子,只是不小心迟到了几年而已。

    他们回去的时候,单亲家庭金贵的猫儿子一反常态没来迎接,而是两爪扒在窗台上朝外瞭望,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哲理人生。

    江添转了一圈,发现是猫食盆空了。

    他刚打开猫粮盒,那位思考人生的瞭望者就飞也似地扑了过来,绕着他裤腿蹭头蹭脸,还翘着鼻尖亲人卖乖。

    盛望那一大包猫玩具摆在家里沉寂已久,好不容易捞到能玩的机会,当即倾倒出来,挨个拆挨个试。

    这人有沙发不坐,盘腿坐在地毯上,跟猫打成一团。

    江添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某人口口声声要“讨猫欢心”,干的都是找打的勾当。猫崽子两脚直立,伸着爪子去够逗猫棒。他非要突袭似的拽一下猫脚,然后看他儿子一个没站稳,噗通倒在地上。

    猫被他惹急了,扭头就要跑,他非捏着人家一只后脚,任凭对方三爪飞蹬,就是跑不掉。逼得猫崽子伸着爪子跃跃欲试要呼他巴掌,结果他伸手跟它击了个掌。

    几次三番过后,猫压根不敢过来了,委委屈屈趴在窗台上。

    盛望怎么摇逗猫棒都不被搭理,忍不住扭头问江添:“他怎么老往窗外看,我以前想养猫的时候研究过,说猫如果总想着往外跑,可能就是发情了。”

    江添:“……”

    他一肚子的话不知挑哪句来怼,最终没好气地说:“不是发情,它做过绝育。”

    盛望“哦”了一声,又去摆弄他的逗猫棒了。

    过了几秒,他突然反应过来,蹭地转过身问:“你说什么?你给它做过绝育?”

    江添一时不解:“嗯,怎么?”

    “你管它叫望仔,然后你把它给阉了???”盛望一脸难以置信。

    他的表情实在很生动,江添愣了片刻没忍住,捏着一只棉布小老鼠笑了起来。

    “你还笑?”盛望扔了逗猫棒扑过去,把他哥从沙发上薅下来,一边挠他痒一边说:“简直居心不良,你怎么不管它叫小江呢?你别跑——”

    江添沉笑着躲让:“多大了还来这招?”

    盛望理直气壮:“我十八!”

    他一边笑骂一边往江添长裤里伸,本想说要不你也尝尝那个滋味?结果三闹两闹,两人纠缠着便蹭出了火。

    盛望撑着地毯,血色一点点漫上来。

    他把江添拉下来吻过去,然后顺着对方的下巴吻到喉结。刚想使点坏,就感觉有手伸了进来。

    他陡然曲起了一条腿,攥住江添的手腕,想阻止又一点儿也不坚定,反倒像是变相的帮忙。片刻后,他眯着眼,额头抵着江添肩颈,眼里雾气朦胧。

    江添的喉结也很红,眸光顺着薄薄的眼皮垂下来,在对方不上不下的时候忽然停了手。

    盛望有点耐不住地偏头咬了他一下,嗓音沙哑地叫了声“哥”。

    江添闭了一下眼又睁开,看着对方一贯清亮的眼珠倏然漫起一层潮,然后低头把他嗓子里的声音堵了回去。

    ……

    等到两人闹完,地毯一片狼藉,猫早不知溜去了哪里。

    盛望伸手够来一杯水,喝了两口又递给江添。他意犹未尽地亲着对方的下巴,逗着玩儿似的问了一句:“哥,你知道还有一种别的方式么?”

    毕竟是成年人了,他料定了江添知道,本来就是顺嘴耍句流氓,过过瘾就算。谁知他哥在喝水的间隙从眼尾瞥扫过来,说:“不知道。”

    “……”

    盛望心说你认真的吗?他纳闷地追问了一句:“你没看过就算了,也没听说过吗?”

    江添收回目光,仰头又喝了一口水。然后手肘架在曲起的膝盖上,瘦长的手指一圈圈捏着杯口问:“没有,你演示一下?”

    盛望:“我……”

    至此他终于确定,某人装聋作哑耍他玩的本事简直炉火纯青。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318:03:38~2019-12-0400:39: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不知有冬夏、林深时见鹿、林君虞、监考官tn、平芜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吱吱喳喳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兮_amanda、小玥恭喜添哥望仔和好2个;woxiangshuijiao、星辰、希卡、懒得不想起名字、羌竹白白、二离子、檀痕、弦十九、林子真是大了、雨宫妹、wnamelessw、汤圆、某学家、lethe冥、欢脱耍宝、澜水白川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林子真是大了4个;团团团子3、小萌妹2个;晚风为杆·、莉安、爱与爱丽丝、夜深人靜時、玖零、球球球球球球球可、甜添的望仔、訸子、字母母、望添啾惑、无名、时旧、零檬橙、秦渔、estate.、冬雪的十四行诗、在?请你们谈恋爱?、一樽清酒、meruku优君、青樹、巴巴喝甜旺、椏小迷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污污丫丫22个;考官a和林将军谁更欧5个;turtledove、web的小娇妻、无名4个;满鱼3个;罐装青梅添樱桃°、被脆皮鸭榨干、舌辛门木、赵大妞、筱柠小仙女、盐水鸭不甜、星枝、锦鲤阿俞、骆一锅、言、君离笑、拉布拉多马、林子真是大了、别院深深夏习清、月落星沉、沐沐2个;西兰发少女、可以不想昵称嘛、卿你quq、山河表里、link、软毓、糯米燕、mmmmmmmi、樱花树下,不悔、underthesea、晏、一壶白冰、夜雨声烦啾、kathy、不落的凡尘、世间最惨燕男士、梦萌、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叶沁、珊杉姗、青柑、lastthewilds、羌竹白白、老九门张家子、索克萨呆、uki依子、41225240、花椒、椒越、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汪叽羡羡贤贤咸、丙丙戌、小星星drunk、神的少女风情万种、南吕十五、黄暴荷、阿依土鳖公主、秋迟家的言说、宗吾、栗子味羊驼、啥也不说爱太太、冰璃、宸絮、茶煎饼、烛兮、柏苍儿、妍^w^、apigpan、lay、祝遥、大荒若木、寒风朔雪、七年别恋、巴塞罗那小可爱、伍壬、啃团子的小年糕、添哥的甜旺仔prprpr、37751528、原耽之光、小藝射日、_童童k、ju花残满地伤、y、荒原、遇不见的王沥川、30904351、beeu、须弥、人间盛望。、茯藏、五回、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许长影、柒涵er、井上破、月下三兄贵、闵月之初、岁月如梭、一堆土、池宥、25661956、罐装望仔牛奶、唐默不吃糖、尹尹花花痴痴、町疃鹿场、40763795、琳宝宝五岁、poiuy、蛮头辰、小郁、阿银是我大房、奕小囡、一只小笼包、33574529、忆、vv、扭扭捏捏、故朽、是我的小可爱啦、一瓶黄酒、汤汤、有大【】的长腿姐姐、渡鱼、秋爸爸→_→、扶摇山上的白孔雀、医者、nihili□□xxi、添盛一对不会分!、yewying、祈卿、盐姜葱花鱼、深呼晰是真的叻、hecatie、buffett、江那个添、半落三山、蔚蓝、司小南的糖果罐儿、气冬、estate.、sunshine、万般忧乐、羽〇、秋雒、灰原绫哀、初见、性感老猪、海燕、朝暮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r86瓶;一尺风雪80瓶;晏60瓶;夏凉薄荷51瓶;27721848、特别娇气的omega裴50瓶;塩海47瓶;连朔44瓶;jpg41瓶;jyzjbs40瓶;41181067、dafeer、罐装啾仔、君泽、duuruoxiao、2560087730瓶;。。。。。、黎霜、gh米其林、罐装25瓶;海绵体是括约肌刚交的23瓶;烛兮、墨影、我看到光、好吃的菓子、todoroki、弥月、小小铭呀、forlong、长歌当舞、游惑、25529527、妍九、同学你的旺仔掉了、一瓶黄酒、罐装青梅添樱桃°、璃子啊、唐默不吃糖、阿也祝盛望1204srkl、初初初、南风无意、r·i·p、denies、西兰发少女、二缺、小陈20瓶;chanyeol19瓶;蒋丞bles□□e17瓶;长生珂park、-sake16瓶;希伯来、爱吃小猫的小鱼干、鬼斧、风了、yvette、微雨、编号61315瓶;z.14瓶;溪溪、mie12瓶;塔兹米、初桐11瓶;柠七、我听不见呀、乌托邦、hzzz.、桂圆柿子.、z、blackc、木兮雅、小菜鸡、陈燃、言心锁死、背书死线、孤灯挑尽、枉生w、暖暖、y_evian、hfsdxyz、37488377、黑瞎子、爱吃鱼的猫、啊噗噜派、慕容夜麟、兮_amanda、莲、穷鬼、一只青梅、李梨梨梨梨、亲爱的姑娘、我爱没有鱼!、伴你久、蘋蘋、mmmmmmmi、有一只知更鸟、猫爪子、花丫的糖、苏兮君、深渊逐光、岸火、吾生、我好爱林无隅、想偷哥哥的颜、訸子、居家小笼包、阿絮腰上的白衣剑、南国小姐、九头蛇第一男模、哇偶、旺仔有点甜、东吴夜奔、绝不改剧情、陌上、喜欢甜甜的、妈呀kswl、柚栖、林无隅对象、九把菜刀、老呆、柯兰、吧唧吧唧、慕、添味望仔、旺旺大礼包、巴依啊、凉城城、起个名字怎么就那么难、啊嘞、沐川泽、每天喝牛奶、rzenn、白於mio、暖玉生烟、指间沙、说是一二三、松本咳咳、优雅婆娘、雨欲予鱼愉、史萍萍??、脸脸、戏中逢尔、35989400、楚凛凛凛凛子、虞渊、tiai?、祈卿、曼梋呀、木苏里全球推广大使、杞人、苦艾酒、故辞、欢脱耍宝10瓶;三分钟热度、变奏小星星、东大篱9瓶;云深不知处、梨与梨、l、atis、许愿不知火8瓶;油炸玑爪、遣风7瓶;今天吃点啥、沐夏。、羽栖霜木、不违法、千玺女朋友、五五、阿伦6瓶;golden-hx、鸢冶狂人、朵子、apigpan、云岫、青衫、瓀、言卿卿、糖糖糖球、是某白啊、四奶亡者奶小秀、俗的无畏、李随er、啊啊啊啊阿吹、凉茶啊、枳、霜雪、阿依土鳖公主、随谏、不渡、长夏未眠、桃止、一个大橙子、丁零当啷、夜深人靜時、倘若相逢、楚王、羽成、江檩、猫在月光下、流觞、反叛的冲浪者、芋泥啵啵奶绿、慕寒的怀中猫、sakuya、keaby、秦渔、倾慕、世间最惨燕男士、星空爱好者5瓶;浅色系、叶子、evil、脆皮鸭真好吃、胖胖快乐、大椿4瓶;戒糖是不可能的、纸鸢、yoruuuuuuu、江毓、东谷、读书人、28719976、苏莲托的柠檬、泠泠七弦上、一番の宝物、我朋友她想吃肉、棂阡芑、may、秋菌、無、雅琪3瓶;兰陵昕薇、夢里河上、yurrr、哒啦、溫让、一见你就笑、之熹、子期、小郁、hog-drunk.、一灯を探し、一叶障目、望添、落花时节、豆奶书虫、隆冬呛、舌辛门木、松间岚、抹茶绿豆豆2瓶;池院k歌、敲爱吃芒果、随遇而安、喵喵喵、舒闻予、青岑c、陆长峤、诗三百、欣慰欣慰、机智c、冰璃、merry邓、苏门答不吃辣、旺仔好甜、理智至上、火华、须弥、林褚。、榴莲牛奶、某某、西木、喵如玉、hjh、江上月明、夏天的西瓜籽儿、修修、起个名字真难、老九门张家子、雷雨天气、今天吃葱花鱼了吗、天上飘的云、明河共影、我是你的故乡、添哥爱喝望仔牛奶、陆二一二一、林味、在下随便、的小、甜也nut、sandy、y-ling、圆舞、啦啦啦啦啦、向丞哥学习、安楠三分甜、甜甜我的爱、纠结之由、28487192、泡芙哈妮、莫得名字、oooll、眸失、佩小花、39127755、时恩、旺仔、40932874、江添盛望你们要好好的、花无妄、fd、海盐柠檬、且共从容、无名小卒、mako喵、心光似火、酥糖、七夜、淮洛、祝遥、施清衍、吕姗姗、39579133、祁御我大爷、音、ydfq、缪音、八百豆子、sa银镯、支仓麻也、惑惑我爱你、39476505、qwq、左半边的鱼、墨一点、飞仔的迷妹、萌萌的二菲、若澧、tsing、youyouxi、一西、一天优等生、30814947、梧桐树上的果子酱、silver、爱德华的亲家、啊恙、喜欢肥崽、小鲤鱼喵喵叫、不得165、久、樊篱遇、茶m、见昧、苹小蘅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