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96、胡话
    当初选择转专业包括进公司后呆的组别,盛望都是抱了私心的。

    曾经流行过一句话,说世上任意两位陌生人的关系间隔不会超过六个人。盛望不止一次设想过,如果对外业务接得足够多,关系网覆盖得足够广,他跟江添会不会在某个场合下不期而遇。

    那就不能怪他们藕断丝连了,该说世事无常或者命中注定,而他说起话来也会少些负担和顾虑。

    殊不知真正到了这一天,他却张口忘言。

    他想说“我今早睡囫囵觉的时候还梦到你了”。

    跟之前的无数次一样,江添穿着宽大的t恤,蓝白校服敞着前襟,袖子高高地撸到手肘,屈着一条腿坐在飘窗上,塞了白色的无线耳机刷题。

    外面阳光太亮,空调嗡嗡作响,卧室里面温度总是打得很低。窗台上的人转过头来说:背书不要摇椅子。

    他还梦见江添趴在桌上补眠,左手还是那样搭在后颈上,被人吵醒就不耐烦地皱着眉。走路的时候不紧不慢,上下楼梯却一步三级,奔跑过后会出一层薄薄的汗,张扬又冷淡。

    但盛望最终什么都没说,因为梦里那个男生已经脱下了校服,换上了陌生的深色大衣。他从远方而来,风尘仆仆,隔着几米距离看过来的时候,像冬日清早漫起的雾。

    直到这个瞬间,盛望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们分开已经太久了。世界飞快地往前跑,不会因为某两个人而慢下脚步。时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乱石都能磨成砂。

    他忽然有点近乡情怯了。

    包厢门被人推了开来,同事走过来拍着盛望的肩:“不是接人么?干嘛竖在这里当木头啊?”

    盛望怔然片刻才从江添身上移开视线,转头问:“你刚说什么?”

    教授另外一个博士从里面探出头,“哦”地笑起来,隔着人冲江添招手说:“不容易,总算到了,你这车堵得可够久的。教授念道你半天了!”

    接着好几个人涌出来,填塞在盛望和江添中间,满口聊笑围拥着他们进了门。

    盛望梦游似的回到座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他被烫得舌尖一痛,骤缩的心脏才慢慢松开,一泵一泵地往四肢百骸送着血,发麻的手指终于有了温度和知觉。

    盛望抬起眼,看见江添被推到教授旁边坐下。他脱了大衣,露出里面干净合身的衬衫,一边解着领口的扣子,一边应着教授的问话。

    他似乎也心不在焉,只是点头或是回简单的词,当他解开袖口翻折起来的时候,终于抬眼朝这边看过来,目光横穿过圆桌和满堂笑语,落在盛望身上。

    同事眼尖,几乎立刻问道:“哎,我刚刚就琢磨了。你俩不会认识吧?”

    满桌人都停了话头,饶有兴趣地看过来,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着。

    盛望愣了一下,莫名觉得这场景荒谬得有点好笑。高中时候的自己一定打死也想不到,有一天他跟江添同坐一桌,会分在最远的两头,而旁边的人居然讶异地说“原来你们认识”。

    他僵硬地点了一下头,同时听见江添“嗯”了一声。

    “大学同学?”

    “不是。”盛望说。

    “我记得你大学就没在国内了吧?”江添的同门只是随口一提,桌上两人却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微妙地沉默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盛望希望周围多余的人都消失。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钉死在了桌对面,根本无暇分神去应付其他。

    好在同事张朝是个多话的人,不会让聊天出现哪怕一秒钟的空白:“大学整个儿在外面念的?那就好,我以为吃个饭又被隔壁学校包围了呢。省了我一场攀比性舌战了。”

    一桌人哄笑起来。

    张朝又道:“不是大学的话……那是高中一个学校?”

    江添说:“一个班。”

    右手边的同门拍着他说:“你这边有老同学你不早说!”

    这位情商略有些滞后,话说完了才反应过来不太妥当。饭局上有老同学,当事人却都不清楚,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虽然是同学,但关系显然好不到哪里去,至少不常联系,没准儿连对方干什么都不清楚。

    比起对面直来直去的学术派,盛望他们这边就圆融很多。张朝立刻接话抱怨说:“这上哪早说去?我们都是今早才接到的通知说今晚管饭呢。”

    其他人立刻笑了起来,把那微妙的尴尬揭了过去。

    那位长得颇为敦厚的博士踩了一次雷便谨慎起来,不再多扯同学旧识,专心致志地夸赞起其他人来。从教授夸到同门,然后着重吹起了江添:“他厉害。他本科毕业直接申的博,我们几个当初申请的时候战战兢兢,生怕收到个拒信。他一点儿不用愁,教授早瞄上了,稳稳的。一般参加个什么会,如果有人员限制,教授都叫上他。我们都是眼巴巴看着,也不能下毒。”

    教授说中文舌头打结,但是听没问题。他哈哈笑得像个圣诞老头,说:“下一次,我保证,下一次再有那样的会议,一定邀请你陪我一起去。”

    “早该这样了教授,把他留下来,至少姑娘们会谢谢你。”

    教授哈哈大笑。

    ……

    盛望感觉自己像个半锈的铁钉,明明被对面的磁石扰得嗡嗡直颤。还得抽出一半注意力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

    他上课都没这么认真过,这会儿听着闲聊却伸长了耳朵一个字都不敢漏。他在那些调侃玩笑和描述中挑挑拣拣,筛选出跟江添有关的部分,拼凑出漫长岁月里的小小一隅。有些听得骄傲,有些听得酸涩。

    那是他错失的那些年。

    这教授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对酒的兴趣远大于其他食物,到了寒冷的季节尤其如此。张朝他们几个又是海量,陪着远道而来的客人推杯换盏。

    盛望也喝了不少,他每次端起杯子,江添都会越过杯盘看过来。

    包厢顶灯华丽繁复,光线交错交织,再加上玻璃杯相碰之间的折射,有时会迷了眼。他们就在这样纷乱的灯光下克制地坐在两端,视线纠缠。

    杯子刚喝空,他就窝去包厢一角的沙发上躲着了。

    酒食酣足,大家陆陆续续去了洗手间,包厢里一下子冷清下来,只有两三个遗留在桌的人还在小声聊天。

    盛望拎着桌上温着的水给自己倒了一杯,江添从洗手间提前回来,绕过圆桌径直走了过来。

    盛望像被点了穴,握着杯子肩颈僵硬。仰头喝水的时候,他甚至能听见自己骨骼关节的咔咔声。

    沙发往下轻轻一陷,江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手指交握着,能闻到浅淡的洗手液味。盛望朝旁偏了一下目光,看到了腕骨边熟悉的小痣。

    曾经最亲昵的时候,他抓着江添的手亲过那里,又被对方反扣着吻回来。

    盛望眸光一动收回视线,握着玻璃杯的手指无意识地转着杯口。

    以前他们也这样坐在一起过,好的时候他把江添当靠枕,压抑的时候远远分在两端。但很少像此刻这样,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两相沉默。

    其实盛望想说的话有很多,每一句都翻涌着冲到舌尖,又在开口前退了回去。

    给你发的胡言乱语收到了吗?

    为什么从来不回呢?

    想起以前还会难受吗?

    是耿耿于怀还是放下了?

    身边有没有出现过更好的人?

    还会被谁逗笑吗?

    有过一瞬间的心动么?

    ……

    十七八岁的时候不能理解久别重逢的人为什么总是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这一刻盛望才明白,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敢问。就像要趟一片密集的雷区,不知哪步走错就会被炸得支离破碎……

    不如寒暄。

    他看着杯子里轻晃的清水,转头问江添:“回来跟曦哥他们说过么?”

    “没来得及。”江添说。

    “很匆忙吗?”

    江添沉默片刻说:“临时决定的。”

    明明是再无聊不过的话,盛望的心脏却一阵一阵紧缩,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揪紧又松开,反反复复。

    他舔了一下发干的唇沿,静了片刻问:“会在国内呆多久?”

    “半年。”

    盛望拇指用力地抹着杯璧,点了一下头。

    他余光能看到江添的脸,垂着眼似乎在看他的小动作。他拇指一滑,收了起来。江添看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盛望想问他我变化是不是很大,跟高中相差很多?

    不过还没开口,就听见江添低声问:“喝那么多酒,难受么?”

    盛望眨了一下眼,短暂地安静了几秒,说:“偷偷练过,不是三杯倒了。”

    江添看向他,他伸了个巴掌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涨到了五杯。”

    他那一瞬间的神情有少年时候开屏炫耀的影子,只是倏忽冒了一下头,又立刻缩了回去。江添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包厢门被人从外推开,聊笑声涌了进来。那帮去洗手间的,去吸烟室冒烟的都回来了,从架子上拿下外套,做着最后的寒暄。

    沙发一角的氛围瞬间被打破,教授叫了江添,语速飞快地说着事,大概是明天或后天的安排。张朝拉了盛望,忙忙碌碌地给一桌人安排车。

    明明没有超量,盛望却觉得自己酒意很浓,大脑应和着疾跳的心脏,有种眩晕着落不到实处的感觉。每一通电话和安排都像是身体的条件反射,口舌有它自己的意识,自动说着合适妥当的话。

    等他来回跑了两趟再进包厢,就发现人去房空,只剩下自己和张朝了。这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口拙舌笨,漏了太多话没跟江添说。

    他忽然想起当年刚进a班那阵子,有一次去喜乐吃午饭忘了带钱,江添拿着手机来赎他。两人回到教室的时候,午休的练习卷已经发了很久,他只剩15分钟,紧赶慢赶还是漏了很多没做。

    卷子被抽走的瞬间,就是现在这种感觉。

    张朝给盛望也叫了代驾,两人在露天停车场边等着人来。他比盛望大不少,当初盛望实习的时候就是跟在他手下,后来成了平级。很多时候,他都像一个操心的大哥,盯着盛望防止拼到过劳,

    他正开着微信挨个往通讯里加人,头也不抬地冲盛望说:“一会儿加完我给你推一遍。”

    盛望心不在焉,说:“我有。”

    张朝一愣:“好几个人呢你都有微信?”

    盛望这才反应过来他只有江添一个人的,改口道:“说错了,一会儿给我推吧。”

    “行。”张朝点了点头。

    他那边加完,盛望手机接连震了几下,全是张朝推过来的名片,他没有立刻看。倒是听见张朝忽然问了一句:“你跟那位江博士就是高中同学?我怎么觉得不止呢?”

    他本意是想问他们有没有过矛盾或者过节,但这话听在盛望耳朵里就是另一种意思了。

    这个季节的夜风寒得惊人,盛望拉了一下围巾掩住口鼻。他朝停车场入口方向看了一眼,说:“是不止。”

    “怎么说?”张朝问。

    盛望想了想说:“以前男朋友。”

    张朝惊得一口风呛在喉咙里:“哎我操……”

    作者有话要说:  椰子是甜的、甜的、甜的,这是最后一卷了,再跪我就可以锯腿了感谢在2019-11-2605:43:08~2019-11-2707:06: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折溪岚、监考官tn、花七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雨宫妹、青山、狼影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许丞以、摸鱼大帝、贞贞芋頭、兔丝奇家的花、白芷2个;兮_amanda、檀痕、田子晟、volity、暗夜流光、汤圆、妍殊已经是个秃叽了、星辰、团团团子3、丹椒、橘子果冻双皮奶、blockissc、夜雨雨雨、望仔牛奶、江添盛望你们要好好的、环树旅行者、言轻、啥也不说爱太太、吃饭团的曳总、甜甜的旺仔、洛陵游是只哈士奇、ziyunyinyin、陌尘、39765436、r·i·p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许丞以、檀痕、二离子、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2个;陶瓷、破阵子、糖、六个剪刀、鹿橘北笙、果冻么么哒、酥有何、冬雪的十四行诗、喃极、冬浔、添望啊啊啊啊啊、呼吸过度、肥虾、墨青白、ivytao、巴巴喝甜旺、38962751、一樽清酒、蓝蜗牛?、清昼亲木叽、糖怡、訸子、半落三山、废物点心、子愚、麓麓麓麓麓麓.、团团团子3、雨宫妹、akira、花朝叁日、mako喵、林子真是大了、爱与爱丽丝、找乐子。、告辞、絔絡又没了、sunshine、圆木球鱼、瓶子、36694951、zirui、_槿、meruku优君、氓氓氓氓氓、30452716、瑶琨、裕鱼、besalfn、添哥什么时候喝望仔呀、还乡去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污污丫丫21个;懒得不想起名字8个;柠檬秋刀鱼7个;不想起名字6个;loveday、君离笑5个;空想肥闲鱼4个;满鱼、肖山哥哥、今天也很烦心、不文、人间盛望。、酗雨、江添什么时候娶、一点点、暴走的小菇凉、罚酒饮得3个;冰璃、是祁酸啊、月亮来见我、青阮、江。、陆沈、1234、ty、柳逸清尘、添哥的甜旺仔prprpr、别郁、阿言颜う、bie_li_wo、软毓、老九门张家子、曦聆、盐水鸭不甜、妍殊已经是个秃叽了、望获、一颗高邮鸭蛋0、星吻、闵月之初、日常吹爆木苏里、吾愿汝心安2个;啊淮辛苦啦、宸絮、张进宝、诶诶诶、阿牛牛牛牛牛丶、蔚池晏、37902317、南屿、rook1e、晚风为杆·、沐雨饮风、长安jx、东谷、慕寒是个大帅比mio、应郎慕鸿、遇澜、忘羡、pikachu_monx、40593138、yewying、深呼晰是真的叻、胧月2阿狸、微哈哈、40169396、evan.、舒窈纠兮、夜雨声烦啾、橙槿槿槿槿、28937838、亦如初止、陈先先、假期、卡夫子、lynus71、快乐太难我选暴富、添味望仔、24763960、岑临、添盛一对不会分!、执笔未遂者、想吃红豆栗子蛋糕、莫西、turtledove、若澧、啃团子的小年糕、27746969、30681629、久夜居浪、茶香悠悠、芊月、檸檬六碗魚、暮霭沉沉楚天阔、木苏里好狠一女人、 ̄へ ̄、顾秋、小菲、40119776、春秋、酒酒书。、希伯来、orange777、福西西阿呆姆0616、慕雨、林、月永胡巴、秋辞、魇、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拉布拉多马、千名、考北大、无竹、更好更圆的月亮、北子的小迷妹、柳曜秋、喜欢你呀、町疃鹿场、萧叶齊、一生世一心懿、墨殇、悦纸纸~、_竹暄_、erain、纱糖、ccccloud、甜粥、甜酒果和我、肆陌、尹尹花花痴痴、金亨亨の衍衍儿、_童童k、轩羽莲洛、阿卷、jsdhwdmax、我喜欢za、洴洱、晴天yq、荆杞、莫茵、40718570、yurrr、泠泠七弦上、易寒、千歧、桃子酒、子芥、野渡无人舟、甜添的望仔、阿沅。、考官a、羲和祭、朝俞、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舟洲、27998724、井上破、宋弈城、顾山海、南在南方、springpoot、宿眠、松子醒醒、liumu、26181839、silver、上岸的鱼、阿依土鳖公主、寒风朔雪、昌九、米慢、扒着哈士奇的橘猫先生、空、暗夜流光、锦鲤阿俞、hecatie、棉花糖好甜呀、-篱啼寂鹤-、daisy、黑猫侠、旺仔牛奶、颓唐散如风、琬瑛笑、十一有六元钱、添望在一起在一起一起、江添什么时候才能喝到、叽攸、未遮山、。、五回、琳宝宝五岁、望仔甜甜重圆了吗、今天一定要洗头、姑苏山、影子0v0、旺旺大礼包、阿唐没脑子_、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半价老坛酸菜面、圈了一个圈、辟斩星辰。、35952136、甜党、旺仔qq糖、沐七、tophooligans、aguenstern、东上螭、niniwang、你需要净化吗、老娘第一美、disturbia、游吟花道、xi_gua、扶摇山上的白孔雀、米秀、夏至已至、苏折尘、我我我、墨色微染、秋爸爸→_→、东方镜君、干煸扁豆、yu.、懒洋洋本羊、煜川、板板、民政局的第n个员工、西楼谢俞、dd、momo、咕咕、22134512、ashleylee39、朴嚓擦、又又又、28868243、少女很困、30075325、赵三圈、少女、凳子高,不怕摔、fengly、没得灵魂也莫得感情、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闪耀鱼鱼的东星斑、影影咋芥末可爱、不知有冬夏、蘋蘋、ohyephhh、望添啾惑、小年小年马上有钱。、光、衬衬衬衬衬xdd、mango、又香又甜、玖狸、小十七、叽灵超甜!、ju花残满地伤、特别好看的池映雪、晨曦゛、36167813、热水、司徒無懮、墨枕是真的、蒋丞、蛮头辰、阿珊心怀宇宙、临墨成书、李肆、啊喵喵喵喵喵、一随二安、变奏小星星、上官玉苧、连朔、移情.、圆滚滚的阿丸、kuroo、岁岁、青柑、莫t、漆夏、等寒夜、景斯塔、金贝贝要起飞啦、芷蓠、只想发财、言、玖零、安生与桉树、剔子君、小藝射日、栗子味羊驼、天天就是天天、yoruuuuuuu、桂花糕超甜、添哥望仔、弥海砂、蓝未、左、是云勋吖、燕长川、一罐奶油、微年、50zombie、黎歌、渡鱼、考剑桥呀、人寥落、纵年横月、江有似青雲、tinu、sekko、百香果拿铁、你再说一遍、哈牛、车厘子、星析、chiu、民政局来了、faaaith、啦啦啦啦啦、司小南卷饼、倾倾倾倾倾渝漠、影子、berrybaek、言他、xieshikai_、一只古月、墨隐、还乡去、38301600、添哥多喝望仔牛奶、想想叫什么呢、浅、黎、俞九、东楼贺朝西楼谢俞、承影、边边边、宗吾、碳烤辣白菜、黄几桃的苏屿屿、古交米贱、kobito、niseusagi、浅色系、水色挑染、花卷儿花卷儿、歪妖妖灵么e、茯藏、邻家哥哥的小红花、jdnfmt、la、龙纪威喂两声、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添哥望仔今天重圆了吗、hey~y、揽明月赠天涯、19850517、看看(^w^)、看我七十二变、2772279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六九六九144瓶;妍殊已经是个秃叽了139瓶;33120瓶;月永胡巴119瓶;临江101瓶;蓝子暮100瓶;绝城99瓶;连朔98瓶;玖狸92瓶;游惑再爱我一次.84瓶;林君虞80瓶;燕七楠78瓶;一桶酸菜鱼、tnuiy、星析、27351370瓶;叶亦69瓶;知了zejo、肉沫么66瓶;桃夭周南65瓶;神明、你的脸肉嘟嘟的!、塩海、啃团子的小年糕60瓶;快乐星?、东京不太热?、﹏爱你俄会入迷〆58瓶;蒋蒋蒋蒋、伽蓝、苏凌、persuade、21973811、山长水阔、许映、折生、球球球球球酱、葛笙、纯白的大白萝卜、百米飞猫王殷殷50瓶;lyon、小发发、猫吃49瓶;浪浪47瓶;上岸的鱼44瓶;绿色的橘子42瓶;汐、黏黏糊糊、jennyzz、楚律、挞挞蛋、譎炊、秣陵、文荒心慌恍恍惚惚、summer、淮水泱泱、格小楠、里士满锅40瓶;40932874、灯下的兔子精39瓶;heenic、鲸鱼脊38瓶;ethereal37瓶;杨!思!曼!36瓶;沈瑜35瓶;少隹、sukisuki、夜生欢、莫西、21139220、鱼十七、离心、ahdhks、空吾、小汤圆儿、板蓝根、南山不语悲、饭前一碗汤、顾衣、小十七、诹茶油钱、cf、noe、山间四时。、假期、谁还不是个小公举、添哥望仔今天重圆了吗、chen。、mugglehuo、3329923930瓶;老娘第一美、写你入风、他是他的男朋友、叶上初阳29瓶;迷糊胖兔子28瓶;超想像丞哥一样优秀27瓶;神精态26瓶;原来可以改昵称、懵、阮橙25瓶;22鹅24瓶;阿拉钉神点、茶罐23瓶;天上有只大咸鱼22瓶;岁慕天寒、静、iii、上天赐予我ssr!、叫什么名字好呢、春光煦煦、小赮、旺仔牛奶、自习女孩不自习、慕茗葸、病酒、玉米六角六、yy爱吃糖、俞秋啾啾啾、小叶叶叶叶子、是猫猫、流觞曲水、粉皮、长阶、万里云山入浩歌、一方鎏白、草木、faaaith、呼吸过度、缄言、无言、  呆ちゃん。、十七、甜饼小可爱、泽漆ovo、抱朴、糖怡、陈燃、小帕、一场梦、谁谁谁、李大牛.、季茂、林无隅你好嚣张啊、生于忧患死于考试、平川清名、宿命、浮黎九婴、变奏小星星、子初不知怵、卷耳猫、28271135、38345955、牧尘、橙子、北、观山、温情yyye、35709030、书至、小兔子、狐狸狸狸、某学家、芳林蒹葭、木木木木木木、缱绻、长亭、江添何时娶盛望!、贴纸、行走的蘑菇、莹嘤嘤、–komore、今天也要开心鸭、橘小包、竹子桑桑桑桑、baek、番茄炒鱼、我云鹅的胖貂、边边边、固免20瓶;歧途、攻占游吟_、添盛一对19瓶;lynus71、非茶即水、景翕、逸林、24347731、初七18瓶;ycenn、稚笙17瓶;金凌的舅妈、少女、lloyds、sekko、coolwater2012、2841850116瓶;养肝茶、取个啥名儿啊、公子连城°、ares、嘿嘿嘿、hfsdxyz、wiill、鱼鳞啊啊啊、初裳、2045242015瓶;陆金金、卤蛋14瓶;洛洛珂12瓶;花凋酒、景池是池塘的池11瓶;狐小粉、luya、aaa大球、28°、流光、瓜子子子子子子、小胖砸、居东墙、ayyyyy、世不可避、听水梧桐、生米煮成熟鸡蛋、舟洲、小羊排、朔间家族的御用睡棺、喝药少女、。、千瑶、花朝叁日、jiulin、奇迹停停环游晋江中—、添味望仔、mhunm、珺小璟、玺言、晚风菰叶、raynaks、析木、探宇宙、35667837、阿里里��、柯狗、wnamelessw、阮皖、将离、阿迟、清月柔影、南者一梦、皇上您羊水破了、misslate、淦、红桃四、1127.、半落三山、添望啊啊啊啊啊、千千尔语、董妍、华乐、weirdhoney、宿眠、春风不渡、唐唐睡不醒、啦啦啦啦、青羽、明河共影、喵喵、风笛与诗、魂湮、贞贞芋頭、abc、言卿卿、暧昧的沙、岁岁、nectarine、是念安啊、满鱼、db、派大星、崇、星星晚安安、西西芽、一个喜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有更新吗、元洒、油炸麻酥酥、真的不会秃头、糖分、槐序十一、41040935、铱陌、泽笙、飞天神枝、。。。、喵柒、甲乙丙我、许天博正牌女友、三生药丸、舔舔望仔牛奶、上头、最爱飘渺、taro、屏幽、桑枝未绿、我没有几把我很抱歉、珞珞洛桑、no.7train、巴巴霸霸、工程师001的土拨鼠、你好、东吴夜奔、30452716、萝卜君、楚灵、栖子、不该、鸭鸭呀、vril00vril、氓氓氓氓氓、吱吱、85、靠近一点点、可怕、陌尘、除夕夕夕夕呀、微雨、木苏里站起来、陆沈、歌凉、oaoa、铃铛、戏中逢尔、草莓棉花猪、35943407、35431432、简星星儿、与疆、meiee、砂砾、ww、萍掌柜、慕霂、蓝忘无羡、白露秋风、虾滑好吃、柳北苏南、阿圈、岸非渡。、evak、阿昌嚏、_聊北若卿u.、胧月2阿狸、西山路、何如朝暮、还乡去、婉、17816876962、t-sing大山、28747753、楠竹爱撒娇、邹走走、jokerrrrrrr___、岚岚的鹿行鸟、七月上、兔飞飞、pennyday、重到须惊、认真看文、黎离li、桃子叶子、la、子芥、�、二十四画、珺、香辣虾、38906871、winston、元苏、睡不醒、语蓝、式微微微微、槿初、贺朝谢俞百年好合!10瓶;巴巴喝甜旺、哈哈啊啊呜呜怪、初雪我老婆、一花一世界、清葭、portgas、以以一一9瓶;太常大人、悠然未有期、一颗小甜菜、夏慕樱桃、添盛一对、雨霁云夜8瓶;芝麻汤圆、昌九、不语w、小鲤鱼喵喵叫、桂圆柿子.、北鹿北7瓶;缘聚、爱吃馒头的烧麦、花落小楼舞、哟哟还是呦呦、jo是只土狗、酒仪、庄柠、薛定谔的团子、亲爱哒田小牛、星辰、景斯塔6瓶;顾宜修、27167673、温微、tings、a考官的耳部挂件、给我一本书、白河夜船、amo、猫、青花鱼、泠泠七弦上、两手捧起一个小丸子、屿南、么么哒、姌嫋、嘟嘟、hey~y、甜甜的猫咪叫望仔、飞花墨子玉、檸檬六碗魚、云舞、树上的puppy、洋洋、神奇芪、橙z、命犯瓶邪、晃晃荡荡玻璃娃、susu、迟迟、小澄酱、柚呦you、33637529、咩咩、镀锌不是度辛、156、不让的同桌、汐鴒qaq、熏米、气冬、陶陶不做饭、降灾.、江南老、milante、zoe、谜、catherine、胖娃儿胖嘟嘟、言他、纯纯的动点、雨夜温柔如水、离殇、我吃大西瓜、十一、祺、脑脑大侠、望仔牛奶、有点点点点无聊、是琦琦呀、馥郁的花香、kan、八月起灵、风潇潇潇__、你不要看了、林天呢、28957124、夏天、夜凉如水、kazeame、又是一年春好处、xiaoten、江添盛望天作之合、你再说一遍、嗑cp使我快乐、焦糖布丁、元気、三尺、秋菌5瓶;酒杯.、半价老坛酸菜面、丸圆.、uk2606、临我、江那个添、尤里奥、黄金万里、是格格呢、蒋丞选手、提线木偶4瓶;苏沐秋老婆、恩皖、哥斯拉啦啦、男友昏昏、yoyoyooooo、想吃红豆栗子蛋糕、今晚要睡林无隅、一条鱼?、子车晨、客客丶、芜溪、小恶霸、海棠·西府、木灼、景二二二二子、倘若时光仍在、辟斩星辰。、iv觉得、*、临墨成书、一一3瓶;anngrass、尽秋回v、zhuxk、夕辞、于哉、嘻嘻、木苏里今天嫁给我了吗、抹茶绿豆豆、占据宇宙、零肆、我是一条鱼、兰陵昕薇、来看鱼、夏天、1234、的小、枉顾春秋、森和、联盟没有控、青阮、妤妗、子期、雪碧、樱花树下,不悔、l、凉凉阴、执笔未遂者、七月言希啊、我磕的cp都给我锁死不、翊、苹小蘅、小二、寒秋、海盐柠檬、一叶障目、乔治、謃2瓶;斐昕、棂阡芑、41089755、冰璃、雪の恋、默、blue、我是桃花、好好长大啊王一宝、叶子、无昵称、花无妄、今天吃葱花鱼了吗、落花时节、瑞帅夫斯基、黛湘、miao、要昵称就很烦、8颗奶糖、ding、22134512、甜甜要喝旺仔.、樱井橘、苏丘傅、黑金喵、啊臣、桃子酒、陆二一二一、黎江、√、扶风摇曳、喵如玉、时恩、小苍兰、诗三百、火华、drego、玥是小乖乖、false、玖零、阿宁宁爱sk、凝露、寇然然、qwq、赵三圈、南乔、bella、泡泡、中杯去冰不加糖、苏未迟啊、一支可爱多哇、落翎、暖阳、浅忆若影、佳、拉布拉多马、轻薄的啾咪啾、旧覃、蓝田日暖、魇、初见依旧,再见依然、该昵称已被人占用、夏天的西瓜籽儿、西木、嫦娥的胖兔子、深、陌上、缪音、寄雪、goodnight?、修修、夏卷卷儿、流光不易把人抛、happy、李老师、林秋秋、arrivederci、ing、邱夏、榴莲牛奶、ydfq、易寒、你别呜呜呜啊、赞宝贝、23081882、一只兔儿、宇宇笙笙、添哥爱喝望仔牛奶、秦宛央、今天某某更新了吗、金亨亨の衍衍儿、温黎酒、wl大帅逼、crystal、顾左言他、柏万千、galadriel、27722791、羲和祭、susama、外婆家的小可爱、樊篱遇、萧晓晓笑、凭伍、枣、37720259、破镜破镜今天就圆、人比鳜鱼肥、迷雾、为你花开满城、塔兹米、想做添哥的猫、zzwdxgz、青红造白、落落呀、喵喵喵、棠棣之华、啾可、斯余、画栏风意、一天优等生、曼梵、鱼干子、祝遥、无尾熊7七、花染染、若澧、code5555、惑也无隅、莫听穿林打叶声、merry邓、一西、凩、清黎、霖霖霖啊、南笙无涯、大木瓜一只、苏门答不吃辣、上官倾、kylin、啊啊啊啊啊、35822220、瘦10斤就改id、江鹤-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