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95、重逢
    这个世界很神奇。以前关于喜欢的话他只能悄悄说给江添听,不敢让别人知道。现在他可以平静地告诉很多人了,又只有江添听不到。

    明明通讯那样发达,可他们就是在人潮人海间断了联系。

    起初是盛明阳防贼一样地盯着,那阵子盛望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想着反正他怎么抓都抓不住,索性就算了吧——你费了这么大劲不就是想看我一个人吗?那我格式化给你看。

    那时候年纪小、脑筋也拗。他难得叛逆,因为不忍心直捅别人,总带着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架势。他当着盛明阳的面清空了账号、卸了微信,把旧手机连同那个“哦”和“养生百科”一起锁进了抽屉里。

    盛望记得合上抽屉的那个瞬间,盛明阳站在桌边没说话,表情有几分失落。而他一边眼睛发酸,一边觉得爽。就像用最尖的牙去咬最疼的溃疡。

    那之后,别人联系他要么电话、要么信息。江添所有的动向都要经过盛明阳的口转告过来,他对盛明阳说:“爸,这样放心了么?”

    盛明阳没有说话。

    附中在北京有个校友会,每年新生入学前后会组织聚会吃饭,历届学长学姐有空的都会出席,欢迎学弟学妹们入京。

    第一次盛望婉拒掉了。年纪小的时候他在这种活动上总是如鱼得水,跟谁都能聊得来,明明酒量不行还总抱着杯子喝到傻。后来他却只觉得厌烦——没完没了的寒暄、客套、故作亲近,实际上全都是陌生的人。他没那个心力。

    第二次他是被辣椒和高天扬拖过去的。

    可能是天生的吧,真到了那个环境下,他又自动切换成了如鱼得水的模式。直到赵曦姗姗来迟,他就像被摁了静音键一样安静下来。

    赵曦当时一眼就看到了他,跟别人说笑着调换了位置,坐在他旁边,趁着无人注意,拍了一下他的肩说:“出息了啊盛望同学,学会失联了。”

    赵曦给他倒满一杯啤酒,端着杯子跟他碰了一下,奶白色的泡沫溅了出来。他喝了一大口,听见赵曦说:“很苦吧?”

    他就咽不下去了。

    赵曦说他一直有几分微妙的愧疚,怕盛望是受了他和林北庭无意的引导,才会走上这条路。那他罪过就大了,害人无端受苦。

    盛望说不是。

    因为赵曦和林北庭就在那里,而他遇到的如果不是江添,恐怕也走不到这条路上来。至少他自己想象不出那个场景。

    他又问赵曦,当初是怎么说服家里的。

    赵曦怔了一下,说:“林子没这个压力,至于我嘛……老赵以前也轴,我脾气烂可能就遗传的他。当时跟林子吵崩了,也跟老赵吵崩了,我就直接出了国。我妈见不着人就跟我爸发脾气,磨得软化了一点。后来老赵生病,忽然就看开了。这两年唠叨林子也不比我少,大概当成亲儿子了吧。”

    盛望一愣,恍然想起来喜乐赵老板是做过癌症手术的。

    “不过……”赵曦说:“如果再来一回,我倒宁愿多磨他两年,换他别生病。谁的时间不是时间呢。”

    人时间欢喜悲苦各不相同,再怎么相近,日子也是自己的,借鉴不了什么。

    盛望又问赵曦:“他去国外是你跟林哥帮的忙么?他……”

    他过得好么?

    赵曦以前常听他说“我哥、我哥、我哥”,冷不丁听到掐头去尾的“他”,还有点不大习惯。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那个拼凑的家庭已经分崩离析,那声“我哥”已经名不正言不顺了。

    江添不再是哥哥,也不再是男朋友,兜来转去,又成了盛望不知该怎么称呼的人,又成了无法述诸于口的某某。

    赵曦说他跟林北庭帮忙安顿了一部分,主要还是江添本身够争气,有奖学金的前提下日子不会那么难过。但也仅仅是不那么难过而已。

    盛望又问他跟江添还有没有联系,他说很少。

    因为这短短一句回答,盛望鬼使神差回了趟江苏,把旧手机翻出来折腾着登了微信。刚登陆就收到了一大批未读消息。

    它们在时间的缝隙里滞留太久,已经没有了回复的意义。盛望一一看下来,从头拉到尾,唯独江添的聊天框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直到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卸载微信、丢弃手机,并不是纯粹的赌气。

    他知道江添的性格,也知道对方决定的松手意味着什么——江添把他的学校、老街、长巷、同学、朋友……所有尘世热闹都留给了盛望,自己带着一只猫走得干干净净。

    而盛望只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而已。

    那段时间,他会反复戳进江添的信息界面里。

    对方的昵称还是“哦”,头像还是“团长”,相册封面是那张光影下的书桌,朋友圈停止在那首“童年”上,好像流年戛然而止,此后再无更新。

    大四元旦,婉拒学妹表白的那天,盛望抓着手机在操场看台上坐到深夜。他想跟江添说话,前所未有地想,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当初收场的方式太过匆促难堪,两边都一片狼藉。以至于少年时候头脑一热就能说的那些话,大了却怎么都发不出去。

    其实发出去也没什么用,他们之间横亘的东西一天不消失,说了就只是平添纠葛与烦恼。藕断丝连这个词听着暧昧缱绻,不过是背道而驰又非要耗着而已,耗到足够远足够长,就能断得平平静静。

    他更发不出什么寒暄的话,他想象不了有一天,他和江添会彼此问候着“忙么”“最近怎么样”“有空出来聚聚”,然后给少年情动一层层撒上土,埋进过去。

    大学正式毕业的那天,他被辣椒和高天扬拽着,跟一大群人吃了顿散伙饭。好像每个学校每个班的散伙饭都有那么一个固定流程,给各种暗恋对象前男女友打电话。就像愚人节一样,台阶早早就搭好了,万一不尽人意,顺着下来就是。

    盛望起初觉得他们是一群傻鸟,太幼稚了。后来被那群傻鸟轮番敬酒,喝得在包厢角落沙发上呆坐半晌,伸手问高天扬:“我手机呢?”

    高天扬比他还懵:“你手机给我了吗???”

    他茫然片刻,“哦”了一声,从自己口袋里摸出来,认真地点进微信置顶,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你还在吗?

    然后撤回。

    又输入:我毕业了

    然后撤回。

    再输入:拿了两个学位,厉害么

    ……

    他一句一句地发,再一句一句撤回,专注得像在修订学术论文。

    等到高天扬喝完一圈逃到那个角落,瞄见聊天界面里一个绿条都没有,只有长长一排的“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然后盛望说着“我靠想吐”,摁熄屏幕冲进了卫生间。

    他的撤回堆得很长,却没能等来一个问号。倒是别人的消息蹦跳不息,成群结队地来祝他毕业顺利。总有这样的一些人,掐着各个时间点祝他生日快乐、节日快乐、新年平安。而他连名字都对不上,只能公式化地回一句谢谢,你也是。

    那天之后,盛望再没做过这种事。他好像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精力旺盛地投进了工作里。他去了一家顶级咨询公司,门槛很高,那年在他们学校录取的大多是硕博,他是少有的独苗。

    以前孙阿姨常说他十指不沾阳春水,炒个饭都不知道要先搁一点油,不知疾苦。大学毕业他却一秒不曾多赖,迫不及待地投进了人间疾苦中。公司客户很广,各行各业都有,他所在的组别重点对接外资,但他长得好会说话,能力也强,跟各组关系都不错,很快攒了自己的人脉网。

    盛明阳以前总把“你还小”挂在嘴边,直到某天生意上碰到一个槛,需要疏通一下关系。他以往的业务很少涉及那一块,一时间还真没找到合适的人牵线搭桥,最后兜兜转转竟然绕到了自己儿子那里。

    那天盛望趁着出差喊他吃了顿饭,顺口把牵线的事应了下来。盛明阳这才猛地意识到,不知不觉中,盛望早就不是那个窝在沙发上喝着汽水打游戏的小孩了,也不会再因为他一句话扭开头红了眼眶。

    也许是突然感觉自己在衰老,也许是酒到酣处。盛明阳看着盛望在席间握着手机戳戳点点似乎在聊微信,忽然问了一句:“你跟……你们又联系上了?”

    盛望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打完字,收了手机说:“没有。”

    他吃了几口东西,又补充道:“他微信好像已经不用了,你放心。”

    那个瞬间,盛明阳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是点了点头。他印象里的儿子有点娇生惯养,这也挑那也挑,闹脾气的时候像动物崽子炸起了毛,看着根根直立,其实都是软的。

    现在却有不一样了。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儿子给自己包了一层壳,坚硬带着毛刺,严丝合缝还有点扎手。那个后脑勺毛茸茸的望仔已经消失在了时光里,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不过盛望有一点弄错了,江添不是故意不回消息,而是丢了手机。

    江鸥和丁老头是赵曦林北庭帮忙安置的,费用方面也垫了不少。他不喜欢欠着别人,哪怕关系好也不行,但凡攒下一点钱就会还回去。所以即便有奖学金,也过得并不宽裕。他的签证有限制,打不了太多零工。为了尽早还清,他把开支压缩到了最低,租住的街区不太·安全。

    他被拦过、偷过、抢过,起初都打算忍耐下来,直到连丢两部手机,才匆匆搬了地方。每回换新手机,他总是第一时间去云盘上把存好的旧视频旧照片扒下来,建个私人相簿,仔细保存好,但又很少点进去。

    有一年12月初,他跟着教授去参加一场科研会,返程的时候因为教授私人原因在瑞典呆了两天。那里的冬天漫长难熬,下午三点天就开始黑了。

    附近的商店关了门,唯一亮着灯的那家只有酒。教授邀他一起喝点热热血。他喝了几杯便窝去了角落,坐在窗边的扶手椅里,看着太阳早早沉没在地平线,忽然点进了手机相册,翻出很久以前的一段视频,来来回回拉着进度条。

    视频里,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在路灯下直直走了几步,忽然转头看向他,问道:“拍得清吗?”

    江添弓身垂着眼,拇指不断地在进度条上抹着,每每放到头就拖拽回起点。明明很清醒,却像一个固执又笨拙的醉鬼。

    教授跟朋友聊完天,走到这边来,新奇地瞄了一眼手机,也没看清具体内容便笑着问说:“你在看什么?”

    江添把手机屏幕摁熄说:“没什么,我的猫。”

    “噢。”教授知道他有一只猫,精心养了很久。他理解地点了点头:“我见过照片,很漂亮。它叫什么?我总是念不好那个名字。”

    江添手指拨转着手机,目光落在虚空中的某一处,似乎有点出神。他沉默了几秒才答道:“望仔。”

    视频和照片好找,绑了手机号的各种账户却麻烦极了,更何况有些还认设备。江添换了新的微信,却并没有加过多少人,其中大部分是留学生,聊天记录多是课业方面的事,只有一个例外。

    那是他某天坐在凌晨的巴士上一时冲动加上的,对方联系人大概已经爆了,连他是谁都没问,胡乱寒暄了两句就睡了。他却像个守财奴一样,盯着那两句不分对象的嬉笑客套看了一整条长路。

    这个不为人知的微信仿佛给他套了一层隐身衣,他借着这层虚壳自欺欺人。他会在节日给对方发一句克制的祝福,然后掐着12月4号0点,跟对方说一句生日快乐,再换一句简单礼貌的谢谢。

    他在这一句句的简单回复里匆匆往前赶,提前毕业又直接申了博,好像他再努力一点,时间就能缩短一些,变得不那么难熬。

    然而他每次疾跑几步,总会被人拉拽着倒退一些——

    江鸥前两年恢复得很好,有时候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她只是在集中的刺激下生了几天气,过了那个节点气就消了。

    她一度变得温和文雅,跟人说话也总是带着笑的模样,不急不气。以至于江添以为一切都好了。直到某天,他试着提了一句盛望,江鸥像被摁了开关,瞬间焦躁不安起来。他这才发现心理上的问题解决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只能靠时间和耐心慢慢磨。

    而在这期间,丁老头又进过几次医院,做过一场手术。人老了就像站在钢丝上,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过了这个坎还有下个坎,胆战心惊。

    所以江添跑得再快也没用,因为影子移得太慢了。

    他花了很久很久,才让影子勉强跟上一些,然后稍稍喘了一口气。

    他的导师是个大牛,那阵子有个关于纳米材料医疗应用方面的合作项目需要回国久呆一阵。江添看到合作学校的时候,鬼使神差提了申请。直到坐上回国的航班,他才觉得自己这一趟跑得有点昏。

    他想看一眼的那个人早已毕业了。

    年底总是最忙的时候,盛望连轴转了两天半,在国内踩着国外的作息跟客户那边开了个视频会,好不容易在天亮之后逮住时间,准备补它一天觉,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晚上安排了一场饭局,

    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抓着头发坐起身。睡眠少了容易上火,本就灌了满肚子气,冷不丁听到这横插进来的事,简直是一脑门的官司:“哪个客户这么会挑时间?”

    “一个纳米科学方面的牛人,原本的合作公司跟咱们这边有点往来。后来转到了医疗领域,联系就少了。他这次带了几个博士过来搞一个项目,合作学校你熟得很,不用我说了。刚巧咱们公司跟你们学校也有个合作发展中心,再加上那教授跟par有几分私交,反正一来二去,这个饭局就定下了。”

    盛望一点都不觉得刚巧,只觉得扰人清梦要遭雷劈,所以他晚上到地方兴致恹恹的,并不那么有精神。

    那位大牛长了个白皮脸,黄皮胃,偏爱淮扬菜,公司这边给定了个包厢。大牛说是带了三个博士,临到盛望进门也只见到俩,还有一个座位始终空着,也不知道是人是鬼。

    他抻着神经寒暄片刻便在椅子里坐下,架着手肘懒洋洋地回了几波微信。期间忽然听见对面教授和俩博士提到了一个“江”字,便条件反射地抬起头。

    盛望看着对面愣了几秒,没再听见类似的字眼和全名,又觉得自己简直有病。

    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尚且数不清,更何况只是一个姓呢。但他每次都要多看两眼,好像这姓有多罕见似的。

    过了不知多久,教授接了个电话笑眯眯地说人到了。

    盛望抛下手机,揉摁了一会儿困得发沉的眼皮,起身说:“我去接。”刚好透一口气,缓缓他的困劲。

    他拉开包厢门出去的时候,江添恰巧自拐角转来。

    某个瞬间他们四目相对,然后就再也迈不动步子了。

    盛望愣了两秒,大脑“嗡”地一片空白。

    周遭人来人往,话语不断,唯独他们两个站在一条僵直寂静的线上,愕然地看着对方,眉眼明明还是熟悉的样子,却有些不敢认了。那些曾经充斥着冲撞、暧昧和焦灼的流年就这样从旁缓缓滚过。抵着鼻尖拥抱接吻像是上辈子的事。他们站在原地,却被撞得面目全非。

    盛望垂在身侧的手指蜷了一下又松开,喉咙干涩发紧。他说:“哥。”

    ……好久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421:05:51~2019-11-2605:4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江停大宝贝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檀痕、雨宫妹、破阵子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檀痕6个;日天日地2个;雨宫妹、大禹、汤圆、汪叽小源、loaded、39765436、黄几桃的苏屿屿、羽翼苍穹、凑咩崽、清昼亲木叽、r·i·p、小菲、白玖纡、吃饭团的曳总、璘茴、许丞以、团团团子3、杨一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檀痕5个;秦渔、曦聆2个;36349864、冬雪的十四行诗、添哥多喝望仔牛奶、西楼谢俞、我是不是傻、魏浠樱、renaissance、长街、feng、懒得不想起名字、yokiji.、景岚、兮_amanda、雨宫妹、。、邪魅狷狂、团团团子3、gin、不知有冬夏、诸喜、wnamelessw、嘻嘻吉吉、凑咩崽、慕雨、圈了一个圈、罐装望仔好添~、白芷、立誓做学霸、芋芋、大禹、旺仔牛奶、38949443、桐九、阿婧呀、司小南卷饼、niseusagi、_槿、渡鱼、黛湘、dnaevidence、yy、璘茴、星析、你摸我一下~、南乔、去野、keaby、巴巴喝甜旺、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羽翼苍穹、冬浔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懒得不想起名字11个;斑7个;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木叽站起来啦!6个;meruku优君、檀痕、町疃鹿场5个;心肝儿的一枝花4个;二离子、君离笑、hey~y、子芥、jsdhwdmax、卿你quq、不想起名字、肖山哥哥、月亮来见我、闵月之初、盐水鸭不甜3个;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nagisa、锦鲤阿俞、今天也是辛辣食物、林无隅老婆、桃丸、绯色小妖、岁岁、罐装米可回收、阿牛牛牛牛牛丶、半只老白兔、pf、阿言颜う、流火授衣、俞九、嘿,姑娘!、yokiji.、奔跑的蜗牛、南鸢、daisy、拂衣生、39818770、影子0v0、桐桑、面团子、黄芪柒柒七七、罚酒饮得、23529544、敲敲甲板、空想肥闲鱼、浅色系、凉信、夏木森森2个;东方镜君、江添、某丞.、欹枕江南烟雨、金亨亨の衍衍儿、41008184、南墙、茶荼子、宗吾、橙子、2one、浅栀q1640879093、noon、羽成、边边边、三千悲伤如雨骤、何娟、耽搁、番茄宝宝、青皖皖皖、添哥望仔快给我甜!、lastthewilds、整块菠萝蜜、北极熊、阿离、mlsdd、张进宝、张滚滚滚滚滚滚、太阳照射下的大树、蓝蜗牛?、影影咋芥末可爱、瞎蹦跶o_o、kathy、零下、anita61、immortal、花灯、天地無用、unicorn、40611152、liane、千山赴酒。、阿依土鳖公主、十一、滴答拉嘟嘟、漠然浅笑、少女很困、景岚、竖子无名。、台灯小小个、宸絮、一叶梵染、yeelam、易安_tian、霸道肖总裁的帅帅帅六、阿唐没脑子_、一只古月、长安jx、言、晚晚ぜ、辞尘、神奈川首席后卫、carissimo、栉名梳子。、123、弦十九、sophia、梦露仔、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阿呆大可爱、桃源满、嘻嘻吉吉、望仔和添哥今天见面了、望崽和添哥啥时候重圆、反反复复、piscesrunnin、游吟花道、洛上白川、以乌、丙戌年、翻墙多多洛、千冫叶、宿眠、凭伍、爱吃鱼的猫、笠、萧冬云、林三十、执笔未遂者、louise、pleren、叫什么名字好呢、黄几桃的苏屿屿、读过小学的人、七夜、煜川、看呀看呀看、石榴、扶摇山上的白孔雀、泥巴、辛巳、zjwd、�扮乖、原居、青柑、chris、半落三山、没有fafa、某稚、让一让哒哒哒、叶亦、暴走的小菇凉、朱黄和罗婕、旺仔仔仔:)、初蔻、时茪、添盛一对不会分!、黄暴荷、我要江添盛望甜甜的爱、糯米团子7号、考剑桥呀、君有疾否、容琴归,便是在下、喜欢你呀、32315400、hiahia、林子真是大了、希伯来、pinky_kazumi、阿陌墨、30075325、罐装望仔牛奶、kuma爱烤肠、自闭中、雨殇、上青、dd、盐姜葱花鱼、折依、3381688、人间盛望。、forzd、望添、v、啥也不说爱太太、咸饼干、望添啾惑、燕长川、paranoia、哈牛、aurora_w、jasonna、风庭柳、干煸扁豆、一樽清酒、咔咔南狸、nosugar、37902317、甜党、请来一打望仔、saiiii、。添添喝望仔^3^。、淙川、一番の宝物、清明的清、39593902、旺仔、老九门张家子、净书、盒装小添、忘羡、成蹊、别回头、edjedj、君未归、鹿鹿鹿鹿鹿鹿鹿、东楼贺朝西楼谢俞、芒歌兔、charlotte、李大鱼、芒果君爱甜甜、ヾ(^▽^)ノ、林、-篱啼寂鹤-、实验报告抄不完、井上破、鸭鸭呀、揽明月赠天涯、沫子、纱糖、40763795、何归落川、沐雨饮风、张小笨-待脱贫、皮埃吉、顾山海、depart-koite、蔼云临临、伍壬、给我冲啊旺仔!、游了个游、墨枕是真的、安生与桉树、国际巨星潘唐颖、轩羽莲洛、阿珊心怀宇宙、stad柚子、泠泠七弦上、长效驱蚊、无名、晨曦゛、霹雳喵喵、尤南_、桂花糕超甜、浮生念晨、絔絡又没了、阿诺的灰大衣、我的大宝剑呢、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原谅不美好、y、yoruuuuuuu、氓氓氓氓氓、人称侠客林、糖、apigpan、叶有南音、某某不甜不改名、38807389、林君虞、舟容、深呼晰是真的叻、移情.、七月、零世罪度、小梳子鸭、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啊走、旺仔有点甜、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倾倾倾倾倾渝漠、脑袋长砖、是我的小可爱啦、君下、37086321、破天大雪、青阮、寒风朔雪、我是一个冷漠的杀手、想喝冰可乐的肥宅、kuroo、时结、underthesea、油炸玑爪、零落、弧、朝暮、柳暗花明、ju花残满地伤、37996613、啾啾啾、沈识堂、贪生、钱念念念念不忘.、饿了、樱花树下,不悔、四月、夜生欢、除夕夕夕夕呀、北子的小迷妹、言轻、我又把刘海剪坏了、著名谐星邵群、与逝、lanyifei、俞、窥橘探春、玖墨寒、筱柠小仙女、亦如初止、魇、?小乖董呀、氪金了吗、尤溪、23586481、茯藏、郹;、魏浠樱、沈瑜、23677170、雁雨桑海、30904351、江添盛望今天亲亲了吗、天天就是天天、东谷、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槿初、明月夜、墨殇、玖零、琳宝宝五岁、最爱p大狗蛋木木、神明、小木、衬衬衬衬衬xdd、口不泽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狐尼玛430瓶;大拜120瓶;不想起名字、柳暗花明、南乔、青衫100瓶;蕊蕊蕊蕊er98瓶;赵小黑97瓶;云柒猫上树93瓶;宸夕、森暉88瓶;夜雨声声慢声声烦80瓶;茶哩茶哩i74瓶;蓝水蓝72瓶;转经筒70瓶;葱花煎鱼、arisn_68瓶;昭昭、木柏、ayeesha67瓶;微兮不归、羽叶茑萝、归歌60瓶;yuewenliu59瓶;申昜、大禹、sophist55瓶;恰不恰柠檬52瓶;stad柚子、bxt、夜雨临池、半月尹、萌、邪魅狷狂、蔚蓝、尽酒青且、akiakichan、檀痕、佳美、背书死线、汤圆50瓶;檀离48瓶;正经不挑人、爱吃鱼的猫、旺仔45瓶;及格、韶华惜年44瓶;小朋友43瓶;沫子、花落筏、江湖第一睡神、水煮没有鱼、咕咕咕昀天阙40瓶;加濑昼子、ziyunyinyin39瓶;果汁38瓶;17912763、穆穆良朝37瓶;�镜泊&清铧36瓶;【丸碧】??韩雪、期待桂花香、李欢喜、嘤嘤嘤35瓶;月、添望百年好合!!!34瓶;最是一年春好处32瓶;书至、犬鬼、跑不动、茶茶查查叉猹、黄芪柒柒七七、再看就把你喝掉、廿廿不想忘、木木、苦渡、阿琪是个小太阳、小鲤鱼头顶秃秃、叔郢、黎明哀歌、晨曦゛、实验报告抄不完、阿丹、白霙、笑倚春风不自知、八尾猫、今天那么谜、囚心、北亚烧鹅、boopa30瓶;暖亦、早春暮春29瓶;狄黎于闻给我锁28瓶;zz、无关风月27瓶;刘源的小老婆、anita6126瓶;天真、九千载、时安、东窗月色半分明25瓶;影子0v0、晚七、haperduharplass24瓶;暮川23瓶;吃到蛋糕鸭肉好开心、墨锦、“我们俩十年了”、舔舔望仔牛奶、墨雪、江仞衣、磨磨叽叽、揽明月赠天涯、千颖漪、陈不知不吱、路过的、麦荠青青、欹枕江南烟雨、林无隅你好嚣张啊、霁哥的养鸡手册*、秣秣、笑笑、西楼谢俞、嘻嘻嘻w、江停大宝贝、蝶翼紫飞、岚七、彩虹甜心蜜糖兔、和川麓屿、你才不好看、向骆闻舟学习、半颗糖、某某、知意、双溪春尚好、sans、伽蓝辰香、yaoke、我的奶茶三分甜、行走的蘑菇、她没有见过阴云、叶、最最最最可爱、emmmmmm、不动产薄荷精、罐装望仔好添~、uzzzzzz444、ur、李峋、医者、無我夢中、兔飞飞、25号、sakura、择愚、姑苏1997、栀酒、墨笙、孟凡姣、莫無長、江执礼、芊月、==、陶瓷、万般忧乐、主要成分维他奶、罐装望仔、江灰、八荒、岁岁、筱雨、来阿来咬我啊啦啦啦啦、今天也是要减肥的一天、噗呲、不爱吃肉、某某、骆一锅的大哥、酒撞仙、cp发糖专列为您报甜、brunhilde、车轨共文、绝缘体、(゜ロ゜)、青衫鱼游、泠眠20瓶;小笙子、二十四画、心凉、uto19瓶;雁雨桑海、君安、侵雒、我要江添盛望甜甜的爱18瓶;蜜汁鸡排17瓶;生活記錄者16瓶;桃撷、我永远喜欢楚慈、只是个小弱鸡、阚星.、鱼鳞啊啊啊、tcccccc、zyyy、沐雩不是木鱼、轻薄的啾咪啾、鹤隕、怼怼的夫人、墨迹如风、缃色、东渐西被、无惑15瓶;日升月潜、hhhh、吃碗粥w14瓶;又又又、幕幕莫、hi英俊、卿你quq13瓶;南国小姐、aurora_w12瓶;小瓜子、酒杯.、小新、甜甜忌。11瓶;民政局、圈木木、30247917、溜溜球、爱与爱丽丝、宸絮、颖川、懒得想名字、yan97、商陆陆、乌托邦、35505584、打算随时逃跑的沙丁鱼、沐慕沉迷步雩添望啊、我要睡觉、一块三、老娘第一美、hecatie、帅毛嘻嘻、ww蕴、喵喵酱、拖延症晚期、遇安、30718112、nectarine、别回头、宫野遥、阿兰兰、月以歌、破阵子、genny、世不可避、白弦思、叶波蛋、梁亮亮爱咳嗽、你的小甜饼、落木知秋、s、喵生无可恋、添盛一对、葵葵葵葵、浅浅吖丶、倚醉靑篱、懿、ding、楚离、覓星、居居小宝贝、terry2o1o、糖、许祎、浮云与闲月、鱼丸粗面加肥牛、十月逢君又离君、景向谁依、南山扛把子苏沐秋、想画酷哥的茗弈ww、ndlw-、clemens、江支队最美、39276081、晓侨、�茗柒、猪疯鸡跳海、kz、黄暴荷、denies、月疏、_伊织织织、黑幼、智障少女、于归、南斋、南楚、软软暖暖的被子君、秦渔、旺仔有点甜、阿银是我大房、27550323、添哥喜欢喝罐装的、咸鱼、海燕、何必、南斜、茉莉茶、胖胖胖胖胖、朝哥的背影、泥巴、考官a绝世a、praying|-|、啾啾、(=~?p~=)?..zzzz、雪花、38嘎嘎嘎嘎、旯闼?姑凉、cherry、月下三兄贵、lin、安清、世丷安、�、徐虞、2333333333、今天也是辛辣食物、edjedj、懒懒莱莱、223.0197、夏天、久、不不不吃秋葵、去你妈妈的、火锅怪、爱看h文的艾利森、栉名梳子。、飛邈、nameless、言他、em徐徐、巴巴霸霸、朝露将晞、林尧、望什么仔的江那个添、西夕xi、弧、旺仔牛奶糖、温柔、桃源满、小说分类好难啊?、凑咩崽、玖墨寒、花卷君、夜子ww、邵瑜暮、雨欲予鱼愉、豆子豆豆、lulibaeker、苍梧谣、千歧、啊啊啊啊阿月、湫风、宇宙第一帅、陈先先、纠结者、冰摇红莓黑加仑、一天要睡十个钟、你摸我一下~、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谁还不是个小公举、y_evian、敲敲甲板、闻意晓、扶苏扶苏、肖战的女朋友、轻叶叶、好事多磨、竖子无名。、说话呀你、王二妮、李大鱼、宸野、板凳儿、素白郁九丶、蔼云临临、墨卿、你时光带不走的人、折小折、自闭中、沐寒寒、葵花牌旺旺大礼包、tusiti、a-duex、小兔子乖乖、未几、evelyn、瑶妈妈、cc、k7、顾初、未夜、隆冬呛、pxn、火炎焱燚、枉生w、青山雨暮、筱柠小仙女、wanning、君酌、你好、楚楚君、君瑶、小鸽子、是念安啊、蝇营狗苟、狐三.、天蝎、fw淡烟疏雨声、辞尘、。、添哥望仔赶紧谈恋爱、向晦入宴息、15721282、凌渡10瓶;酷盖、张狗、shirleys、止损、沈适、不落的凡尘、豆奶书虫、鹿晗鹿嘛、夏慕樱桃、qaq、410081849瓶;煮酒烹朱、香菜饼干、coolwater2012、空空、笔墨纸染、安塞斯塔小蝙蝠8瓶;轻舟不过、七非、闲云野鹤、超大杯奶油冰可可、默写vae、璐、凛月、星蓝、麻里麻里菜、宥y7瓶;阿伦、薛定谔的团子、十九、33922370、34804453、肖筱韵、甜甜的望仔快回来、chen、忽冷、半价老坛酸菜面、愿无岁月可回头、花凋酒、七月言希啊、我是一条鱼6瓶;妤妗、没有鱼、小澄酱、君子庸、again、黎微、41089951、零世罪度、小丸子、刘惠琳、卿沉歌、木鱼、是九歌儿吖、...、离殇、不肯皂、尘落、辞.、40405173、Σ(°△°|||)︴、夜宵時間、晏峤、sun、湮彻、156、奇迹停停环游晋江中—、abbxhhdp、季季、林静恒、朵朵、丘丘、氢键、沈瑜、keaby、半落三山、李华的猫、3530619、穿着靴子的猫、月下萧棠、u'i、sakuya、卿颜染、沈来酲、用户10101、千面妆、净书、寒笙、云槐溪、自己剥栗子吃、小兔子乖乖、何归落川、戒糖是不可能的、墨雨如烟、要日更哦、笙枂、zhuxk、博笑君、樊桐、blingbling、半夏微凉、不成殇、aj安、秋菌、十六、仅仅、董小董、中杯去冰不加糖、甜甜的旺仔、薄暮、鲤鱼鱼、肥猫日常丧、孤存是1、小甜豆儿、hunlay、诱诱诱诱诱诱受、小脊椎、来点辣条吗、道阻且长、中庸则己、雾灯澈行、旺仔小馒头、催更、妄仔大礼包、一只小橘、有时候、辰落落落落、39783736、君卿、38880135、咩咩、鹭光临5瓶;公子去留无意、添哥喝旺仔!、果bonbon、夜生欢、半声、一块巧克力蛋糕、猫丞丞兔飞飞、秋月白、世间最惨燕男士、哈哈酱、39169506、我方水晶.、我不会哈哈哈、喵喵喵、临我4瓶;微涩清梦、月半、x.y、了堂、aegean衬衣、栩星、lottery、碧栎酥、a、酥糖、月白、。、荒腔走板、早睡青年、鱼水怜、王赟嫁宋居寒、宿眠、贪生、吾生、不苦、、reborn、莲绛、72?5板蓝根、lily3636、夜一暗月、伊伊孑、哥斯拉啦啦、夕辞、丸圆.、39872109、萌萌、林*夕、旧岁繁花、林语、清清、柠萌?3瓶;兰陵昕薇、夏吖、小二、欺欺欺欺欺负你!、小鲤鱼喵喵叫、酒虾糖丸、曦、晚风菰叶、29035212、一叶障目、周妍、九。、花落同学不在线、30622619、喵仙君i、素洵、一瓶快乐的cola、啾可、抹茶绿豆豆、junior、松间岚、初见依旧,再见依然、iqwed、咩咩、嫦娥的胖兔子、badkruka、皎洁呐、嘻嘻、梗梗、樱花树下,不悔、背带裤口袋不要放东西、阿萌的单片眼镜、霖霖霖啊、祁杁、张艺兴家的、联盟没有控、七安、晴小凉、赫胥黎、寒秋、橙酱、evil、顾攸宁、逯秋霖、微哈哈、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嗯哪呢、有点冷、来看鱼、流云舒卷、�扮乖2瓶;冰璃、silver、黛湘、诗三百、【柚子味的茶】、月夜ouo、缪音、黑金喵、迷雾、花茶、落花时节、纯纯的动点、jo是只土狗、祈祈、女孩子再苦再累也要对、时恩、泠泠七弦上、陶陶不做饭、普朗克、长生珂park、南乡子兰、天地無用、云里.、成美、happy、花无妄、橘白、添望今天就重圆、七月、、小尾巴、落翎、阿薛呐、追风少女光逆、丢失的秋裤、甜的旺仔牛奶、eva?、骼纪、与卿、锦奕、曼梵、岁月旧曾谙、凭伍、纠结之由、晓梦大师、江添的望仔牛奶、洛洛洛洛歆、林木木、大木瓜一只、金朵、?小乖董呀、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夜凉如水、enirehtak、arrivederci、别扭的小傲娇、莯、温黎酒、拂晓尤娜姬、客客丶、叶落方知秋、若澧、ing、云深何处、妖精魔鬼、lacer、汤圆麻花豌豆、超喜欢辞辞的、闻舟渡我、茴香豆多少钱一斤、匡宝甜不甜不要钱、苹小蘅、galadriel、啊啊啊啊啊、code5555、穆木木、修修、小菟籽~~乖乖、anngrass、芋圆、莫听穿林打叶声、krayee8、炸了毛的大头娃娃、外婆家的小可爱、魔晚睡、美少女战?+、狐狸~喵~、qys秋゜、333、喵如玉、桔梗、未栖梧桐、岁月如梭、瑞帅夫斯基、扶风摇曳、susama、sa银镯、pikachu_monx、一大碗鱼汤、陆湜祎、王小白、一天优等生、添哥爱喝望仔牛奶、啊臣、慕野、蟹爪子、浅忆若影、神奇芪、狐凃志、玥是小乖乖、ydfq、ncвet、邵欣舌吻邵群、jihoon?、镜筱、蜂蜜加饴糖、29511838、lyon、画栏风意、汐子123、央央、41089755、cloud、merry邓、对白要怎么说、25389753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