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93、苦夏
    江添再次见到盛明阳是这天中午,在兵荒马乱的医院。

    他们谁都不想把事情捅到江鸥面前,但偏偏忘了一件事——世上从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而学校恰恰是流言最容易滋生的地方。

    江鸥开完年级家长会,打盛明阳的电话无人接听,只有一条微信留言说“有点急事,晚归”。因为季寰宇的关系,她跟盛明阳本就处在将断未断的矛盾期,又因为身体缘故,生意那边也不再插手。所以她看到微信并没有多问,而是跟着大部队去了明理楼,想跟江添盛望打声招呼再走。

    结果在走廊间听到了那些关于她儿子的传言。

    高天扬认识江鸥,也是最先发现她状态很不对劲的人。盛望江添的手机书包都在教室,他只能辗转回拨上一个号码,电话便通知到了丁老头那里。

    于是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江添赶回附中时,迎接他的就是这样的一团乱麻。

    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人在跟他开一个荒诞玩笑,他明明已经很用力了,却好像总是慢了几秒。他没赶上第一步,就注定错过所有,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车厢一节撞上一节,撞得天翻地覆、面目全非。

    而他只能站着,看着。

    他不善言谈、不善发泄,是个徒有其表的哑巴。

    盛明阳赶到医院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他出电梯的时候,看到江添坐在走廊某个无人的长椅上,支腿弓身,头几乎低到了肘弯。眉宇轮廓依然带着少年人的锋利感,却满身疲惫。

    他本来是想说点什么的,他带着满腔强压的怒意而来,看到了这副模样的江添,忽然张口忘言。

    那一刹那,他蓦地意识到眼前这个大男生其实跟盛望差不多大……

    他好像从没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又被压了下去。江添听见脚步朝他看了一眼,又下意识瞥向他身后,电梯里空无一人,锵啷一声又关上了。

    盛明阳皱着眉,片刻后开口道:“盛望没来,我托人照看了。”

    这种向别人交代他儿子行踪的感觉很古怪,他心里一阵烦躁,刚压下去的火气又翻涌上来。但他做不到像对盛望一样跟江添说话,他会下意识克制、打官腔。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有真正把江添当成家里人。

    江添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其实比盛明阳高,虽然有着少年特有的薄削,依然会让人感到压迫。他说:“我的问题,你别骂他。”

    盛明阳觉得很荒谬,明明是他的儿子,别人却在越俎代庖,好像他是个大反派存心害盛望一样:“你什么时候见我骂过他?”

    他反问一句,实在不想多说,匆匆进去了。

    盛明阳从没见过江鸥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她会疯或是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总之,跟他当年认识的人完全不同。他们之间要说有多深的感情,并不至于,只是刚好有这么一个人,刚好勾起他对亡妻的几分怀念,刚好合适。就好像江鸥最激烈的感情也不在他这,而是给了季寰宇一样。

    寒假那段时间里时刻紧绷的神经消磨了不算浓厚的感情,他对现在的江鸥只剩下几分责任、几分同情,还有不想承认又忽略不掉的责怪——

    没有江鸥就没有江添,事情也不会闹到这样无法收拾的难堪境地。

    但是同样的,对江鸥来说,没有盛望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所以责怪之余,盛明阳又有几分歉疚。

    病房里充斥着浓重的药水味,伴随着女人崩溃的尖声和低低的不曾间断过的呜咽,以及时而爆发时而歇止的泣诉,像几种相互矛盾又强行杂糅的糟糕音调,压抑得让人呆不下去。

    盛明阳不知道江添在医院呆了多久,仅仅几分钟,他就有点受不了了。这期间他又去了几趟楼下,丁老头赶去学校的时候,因为神思恍惚,在跟江欧的拉扯间摔了一跤。

    都说年纪大的人不能摔跤,丁老头还多一样,他不能生气也不能着急。寒假里季寰宇那些糟心事已经让他彻夜难眠,变得迟钝了,这次又来一击,整个人都萎顿起来。他白发苍苍地倚靠在床头,肩背佝偻,看着窗外不知哪处,长久地发着呆,像是一下子就老了。

    盛明阳和江添在医院忙得焦头烂额,直到夜里才稍稍喘了一口气。他们在家属区歇坐下来,沉默和窒闷缓缓蔓延,填满了这个角落。

    过了很久很久,盛明阳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后悔么?事情弄到这个地步。”

    江添垂着眼,目光盯着某处虚空像是在出神,又像是单纯的沉默。

    “你大一点,成熟很多。”盛明阳语气里透着疲惫,耐着性子说:“你是怎么想的,我听听看。”

    半晌江添才开口:“我不欠谁的。”

    他辗转长到这么大,没跟谁久呆过,没把谁当成支柱。他习惯了往外掏,却很少拿别人的。但凡拿一点,都会加倍掏回去。

    他谁也不欠。

    他做着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承担着他应该承担的。他谁也不用怕,谁也不用看,他只看盛望。

    盛明阳大概也知道他的情况,一时间居然找不出话来应答。愣了片刻才说:“但是望仔不一样。”

    江添“嗯”了一声,那个瞬间几乎脱了少年气。他说:“我知道。”

    盛望心软,敏感,常说自己脾气不好,却总在考量别人的感受。明明小时候一样孤独,反应却截然相反,一个索性把自己封在冰里,一个却伸出了无数触角,探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但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有交集。

    就是因为心软,他一个人站在白马弄堂深夜的路灯下,盛望才会开窗叫住他。

    他就是深知这一点,所以早上满世界地找着盛望,下午却没有再问。不是不想见了,是不想盛望来见他,不想盛望见到他面前摊着的满地狼藉。

    他知道盛望会难受。他也知道,看见盛望难受的瞬间,他会有一点动摇。

    盛望到医院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没有书包没有手机,盛明阳找人看了他一整夜。他白天处于深重的烦躁与焦虑里,只想找江添说几句话,哪怕交代一下去向让人不用担心。夜里又反复回想起公墓里的那一幕,想起他妈在苍白的照片中笑着看他,而他抿唇看着别处,直到眼睛发红也没能说出想说的话。

    都说至亲的人最清楚捅哪里最疼,盛明阳太知道怎么让他难过了。他第一天被带去公墓,第二天被带到了病床前。他去的时候江添不在,盛明阳特地打了个时间差。

    年纪大的人觉少,护士说丁老头天不亮就这么佝偻地坐在床上了,整日整日地发着呆。他摔了个跟头,半急半吓引发了血栓,变得愚钝起来,别人说什么话,他都只是眯眼笑着。让人弄不明白他是不计较还是听不懂。

    盛望进病房的时候,他慢半拍地转过头来,盯着盛望看了一会儿,忽然笑着招了招手。

    事情曝光后,这是唯一会笑的长辈,盛望莫名一阵鼻酸,说不上来是难过还是别的什么。他迟疑着走过去,丁老头枯瘦的大手抓住他,一边攥着,一边转头去够床头的手剥橙。

    老头塞了两个最大的给他,抬了抬下巴说:“吃,甜呢。”

    盛望低着头,手肘夹着橙子刚要说点什么,就见老头又指指楼上说:“给小望也拿一个去,甜!”

    他瞬间愣住,片刻之后偏开头死死咬住牙关,眼圈一点点泛了红。他知道老人家有时候迷糊了会口误,只是一个瞬间的事,并不代表真的痴傻分不清人。但是老头以前精神矍铄,从没有过这种情况,这是第一次……

    这比当场打一巴掌还要令人难过,盛望几乎是落荒而逃。

    盛明阳又拽着他去了楼上,指着门里的江鸥说:“我知道你犟,好像不坚持一下就显得自己特别懦弱,但你再看看呢,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盛望记不清自己看到江欧的一瞬是什么感受了,只记得自己近乎茫然地走进去,想跟对方说点什么,却张口结舌。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关心还是该道歉,直到江鸥缓慢地抬眼看向他,然后情绪突然失控。

    护士和盛明阳都在安抚她,她挣扎着抓住盛望说:“阿姨求你,求你好吗?”

    盛望面无血色。

    江欧终于在各种人的努力中安静下来,她看了盛望一眼,背对着他蜷回被窝里,闭着红肿的眼睛再不说一句话。盛望僵硬地站了一会儿,从病房里出去了。

    江添从楼梯拐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看见几个护士匆匆忙忙从病房里出来,明显刚经过一场大闹。他看见盛望背靠着医院惨白的墙壁,低头站在病房门外,垂着的手指无意识地掐捏关节,难堪又沉默。

    那一瞬间,江添忽然意识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见盛望毫无负担的笑了。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背负的所有东西都是带刺的,密密麻麻全部直冲着盛望,对方每朝他走近一步、每跟他亲近一次,都会被那些尖刺扎进去再拔出来,鲜血淋漓。

    那颗总绕着他转的太阳,因为他,已经不发光了。

    他想亲一下对方低垂的眼睛,不再带笑的唇角。一个人站在那里太孤独了,他想过去抱一抱盛望,但他转头看到了自己满身的刺……一天不磨平,一天不得靠近。

    江添最终只是走过去,低低叫了一句:“望仔。”

    盛望抬起头,眼底发红。

    盛明阳忙忙碌碌在给盛望办转学手续,忽然接到了江添的电话。他说:“他转太多次了,没在哪里久呆过,快考试了,别再给他转了。”

    盛明阳说:“总得走一个。”

    江添说:“我吧。”

    他拿出来很久的行李,终于还是又收回了箱子里。仿佛囫囵一场好梦,不小心又惊醒过来。

    江添转学是在二月中旬,带走了盛望签领的那只猫。一并离开这里的还有江欧和丁老头。他带着他的刺,走得干干净净。

    自那之后a班便空出了一张座位,所有人都忘了提醒老师去收,就像徐大嘴凭空提过两次,却始终没有把江添的照片从荣誉墙上撕下来。

    3月初的小高考照常举行,时间并不会因为某个角落里的聚散离合停住脚步。a班一个月的集体抱佛脚效果显著,全员4a,毫无悬念地完成了何进定下的目标,并没有谁掉队。

    盛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变得寡言起来,偶尔一个瞬间,高天扬他们会在他身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总是唏嘘片刻便莫名难过起来。

    a班风气开放,当初那件事只是让氛围别扭了几天便回归原位。跟盛望关系好的人依然关系好,他们凑着各种热闹的场子,说着夸张的笑话和八卦逗他开心,看着他爬到第一,钉在第一,慢慢甩开第二名一大截,再起哄似的嗷嗷哀嚎。

    高二下学期是个旺季,小高考结束之后,其他班级开始进入总复习,a班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竞赛上。盛望撸到了数理化所有复赛名额,7、8两个月被各种特训班、夏令营、集训填得满满当当。

    高天扬作为a班屁股最沉的吊车尾,只进了化学复赛。他心态极好,乐得清闲,每次看到盛望的排课表都啧啧摇头。说:“惨,太惨了。”

    盛望没好气地说:“真觉得惨记得拎上贡品来探监。”

    江添走后他第一次这样开玩笑,高天扬他们受宠若惊,当即发了毒誓说不去不是人。

    自那天起,盛望慢慢又有了以前的模样,会踩着椅子一下一下晃,会转着笔拆高天扬和宋思锐的台,会打完篮球仰头灌水,然后拎着衣领一边扇风一边笑着跟人聊天说话。

    有时候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所有都已回归正轨、尘埃落定。

    只是偶尔经过长廊荣誉墙的时候,他会停下脚步,看着墙上自己的照片从一张变成两张、三张,然后越来越多,几乎占据了小半壁江山……

    而另外那个半壁再也没有变动过。

    高二结束的那个暑假,盛明阳提了一句,说有两个北京的学长帮忙,江添申好了国外的学校,避免了进度和考制不一致的尴尬,还替江欧和丁老头安排了适合调养的医院。

    盛明阳没提自己,但盛望觉得他应该也插了一手。

    那段时间盛望正在集训。那个学校2号门边有个便利店,装潢跟喜乐极像,盛望总是去那边买东西,尽管它离住的地方极远。一来二去,就跟老板混熟了。

    收到盛明阳那份信息的时候,盛望正在便利店里买水,老板翘着二郎腿在那嘬樱桃,结账的时候大方地把玻璃碗往前一推说:“来,吃点。”

    盛望看着手机屏幕许久没回神,在老板催促下胡乱拿了一颗,一嚼却是古怪的苦涩。

    他刚出过汗,脸色在空调机前吹得有些苍白。老板琢磨着不太对,问他怎么了。

    他摁熄屏幕,把手机塞回口袋,低头付钱说:“你这买的有问题,我吃了个苦的。”

    老板翻着碗看了一圈,说:“樱桃期短容易坏,你运气不好。”

    盛望没抬头,过了半晌“嗯”了一声,然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能是坏樱桃作祟,他走了没几步,胃里就一阵阵难受起来。难受的范围太模糊,以至于有种胸口发凉的错觉。

    他忽然想起二月的那天,江添走过来低声叫他:“望仔。”

    还没开口,他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了。

    他那时候犹豫又混乱,胡言乱语了一些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攥着江添说:“我这次没松手。”

    江添沉默了很久说:“我的错,我先松的。”

    ……

    胃难受得厉害,心口也凉得发疼。盛望拎着冰水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往前走。

    这个学校也有跟附中相似的梧桐道,烈阳穿过宽大的枝叶投照下来,亮得刺眼。转眼又是一场盛夏,但他再也没听过那样聒噪的蝉鸣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卷完。最后一跪qaq感谢在2019-11-2110:22:01~2019-11-2307:56: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江停大宝贝、折溪岚、监考官tn、宁暮暮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陆九赪、姬离猗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二十二kkw5个;柯基、晏清、早木笑、夏余3个;嘟噜噜、淋雨的带鱼、燕无痕、7777777、轻叶叶、blockissc2个;许丞以、狼影、玻璃一般的存在、宗吾、孤云独去闲、今天开始做人了吗、清涵、添望大礼包、木叽今天站起来了吗?、y_evian、汤圆、吃饭团的曳总、爱雪的小青蛙、煜川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巴巴喝甜旺3个;尤南_、雨宫妹、y_evian、轻叶叶、木叽今天站起来了吗?2个;瑶琨、.、嘟噜噜、寒尘子、燕长川、blacksheep、冬雪的十四行诗、叶小周、嘻嘻吉吉、环树旅行者、冬浔、初蔻、江添什么时候娶、wnamelessw、renaissance、我来自火星、叫什么名字好呢、40344061、equinox、恰个小甜饼、司小南卷饼、喵主万万岁、索克萨呆、池宥、影影咋芥末可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停大宝贝53个;木叽今天站起来了吗?7个;二离子、rds、柯基5个;楼台倒影入池塘4个;罚酒饮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言、是纯真不是纯甄吖3个;肖山哥哥、七、啥也不说爱太太、巴巴喝甜旺、深呼晰是真的叻、解年钥、软毓、余渣男今天做人了没、七七、青柑、flying、匣子、闵月之初、雨山、xieshikai_、倦、江江江眇予、40763795、盐水鸭不甜2个;今天也是辛辣食物、添哥的甜旺仔prprpr、沐沐、君泽、变奏小星星、青空、lallalala、幽灵、江有似青雲、我的奶茶三分甜、樱沢铃、zero、星逸、哈哈哈嘿嘿嘿、旧覃、热水、夏木森森、町疃鹿场、亚齐、烟云落、蔚池晏、鬼斧、x-x8、余音、伸出友好的狗爪、别回头、智谛(此帐号停用,请、江添盛望今天亲亲了吗、37685146、段嘉衍、福西西阿呆姆0616、夜深人靜時、轩羽莲洛、雪宝梨梨、妍^w^、影影咋芥末可爱、野渡无人舟、寒风朔雪、大方无隅、一方鎏白、三思、桃源满、老九门张家子、甜党、费事儿、mako喵、木木今天更文了吗、轻叶叶、慕大男神、更好更圆的月亮、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小鲤鱼喵喵叫、七了个叉、糖、卿你quq、望仔、千品、黄尘三山、简橘之、bie_li_wo、beeu、寒尘子、圆木球鱼、孔殷。、yewying、盐姜葱花鱼、倾倾倾倾倾渝漠、清明的清、海燕、berry、添望大礼包、厉夏よ、于苏苏、他们是真的、江河、淡墨、浅色系、38048595、黄暴荷、东方镜君、鬼灭之刃第二季什么时、陶瓷、物化的弃婴、简书、爱鸡总大大、猫小罗、小汀、歪妖妖灵么e、熙澈柒、花丫的糖、栗子味羊驼、今天喝旺仔了吗。、苏丘傅、万里云山入浩歌、世间最惨燕男士、40928466、我我我、林子真是大了、ww蕴、著名谐星邵群、细雪、顾瑾er、ju花残满地伤、墨一点、井上破、karenyoki、谢拉格的雪、檸檬六碗魚、cil、qwq、雾栒一个小透明、望仔和添哥今天见面了、六水、子芥、了一sya、lanyifei、捻丹枫、色色小猫咪、bjyxszd、小鑫喵喵、子非雾、想食芒果冰、盗版叉叉、yr341、张滚滚滚滚滚滚、鹿儿de早安、阿陌墨、40932823、31957798、弧、应郎慕鸿、璃涯、阿迟、随便取一个、长安jx、茯藏、青樹、木苏里好狠一女人、32869894、九九、草莓绿了桃、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凌尘风、千山赴酒。、逆水行舟、一只古月、心肝儿的一枝花、哥斯拉啦啦、二肥、equinox、伊倚晓岸、玖零、是祁酸啊、顾寒晚咕咕咕、究游自取、井、添盛一对、熙施、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小厍、糖枣、z、满鱼、阿杀、听闻有位三姑娘、喜欢你呀、bella、不知有冬夏、添哥我是你的罐装旺仔、锦鲤阿俞、?小乖董呀、在下随便、彼岸无花、rabbit、添盛一对不会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敏敏小粥146瓶;一只鹌鹑110瓶;喷我嫁蒋文旭99瓶;是你的旺仔牛奶88瓶;王大只80瓶;顾子熹的琉璃镜70瓶;zero60瓶;邵小琴56瓶;闫乐、草木皆芣苢、一滩蠢猫、沉默星云50瓶;十七岁的薛定谔49瓶;糖梨膏、二离子、joanne、rds40瓶;顾瑾er、江月满、张小花-y、青柠味鸡肉39瓶;?32瓶;棉花糖好甜呀31瓶;37155705、ju花残满地伤、尺素流光、fuli、肉丸咂、just.、小林(●—●)、嵩云秦树、空围30瓶;人间盛望28瓶;nanaland、懒大头26瓶;j江栖迟、秋栀25瓶;lkjhgfdsa23瓶;荔枝呀22瓶;莲语蝶梦、p.j、难为.、月无念、一杯奶盖茶、阿费、钢筋少女、兰修金银花、谷雨不谷、吾谁与归、环树旅行者、泽笙、空调p、干煸扁豆、暂时没有想到新名字的、早、喵生无可恋、焰杉、阿牛牛牛牛牛丶、求不虐、日清、不语w、jjshiyan、二十四画、萧然曲散、简橘之、祇言、番茄、长烟一空、千帐灯、洛洛微雪、远道的光_、糊涂蛋、虞城旧歌、卷耳、团团团子3、暗室逢灯、阿穆20瓶;别回头19瓶;一支南京18瓶;卿你quq17瓶;千品、诉雪16瓶;五二毛、dramatic、决战北环高架、称我甲乙、倾倾倾倾倾渝漠、苏和190015瓶;关聊、拂衣一曲、mu7kid、阿言颜う、璃子啊14瓶;想要一只喵、阿暖13瓶;啊呜狒狒、叶修娇妻12瓶;我11瓶;樊手、热水、我太懒了、狐狸狸狸、江添什么时候娶、周翊然麻麻、没有鱼的小鸡、十字剑伤、旧巷酒肆、去你喵的汪、夏慕樱桃、锦鲤.、细雪、啊啊啊啊试试、桃源满、脑袋长砖、唯欲、evildoer、carmexlabs、微雨、33491163、啾咪、流觞、谢俞、爱喝酸奶的西西、40434547、试试换个昵称、黄色枫叶、大橘子、江原、介子、安岁默言、璃猫、只想看甜文233、花笙酱、一顾、苏扌蘇、绝不改剧情、不归、宇宙歌基林静恒、zjwd、竹子抱着糯米饭团、奥利奥、梦夜无忧、颓唐散如风、我一口八个西瓜、瑾晓晟薇、36173946、是帆动、精神病人思维广、秋木苏苏、解衣、凡小良、昌九、故里、22800386、wiill、云韵叆、焱晞、随便┐(‘~`;)┌、言笑晏晏、何必、依长、人生在世、旺仔有点甜、起而飞、38311135、ilomilo、昵称、苏锦瑟、卷卷、花开庭院前、piggie、天才如我顾子熹、ruarua王一宝、风笛与诗、杜仲当归、瓶子、甜党、那个沙雕、霹雳喵喵、智谛(此帐号停用,请、猪疯鸡跳海、偏李、兮_amanda、p总的獠牙、喝药少女、terme、bie_li_wo、白鲸、添盛一对、萧默、31957798、黎云云、cxgx、二十二、路遥星亦辞、罐装望仔有点添、ccc、sakura、吃柯南的饺子10瓶;秦凛、你咬我啊、民政局、日天日地日俞哥9瓶;简书、深深慢ya、兰兰妈妈、藤娘。、城澄丞陈哥8瓶;兮兮抱紧卡困、红老求木苏里不要虐了、破昵7瓶;如若安然爱啃梨、懒得想名字、ヾ^_^?、burzumdark、尽酒青且、问酒。6瓶;东谷、无敌最俊朗、忘记上一个昵称了、南栖柚子、零莫、chaif.。、牛仔很忙、meiee、冠以听澜、...211、39123349、久川光、22612845、想上天的狐狸、来看鱼、卿颜染、木苏里好狠一女人、豆蔻·、bjyxszd、涸泽之鱼、那就许个长久吧、公子连城°、莲莲莲、骆枭、戏中人生、罐装、zdy2012999、是云勋吖、爱吃西红柿、清清予。、taro、39783736、鱼鱼行行不分离、男友昏昏、古木登、husky阿浅、hunlay、晓透明、百朝艋轲、may、莫夏沙热、瓶盖与奶盖、被庸众捧杀、t、karryme、祈陌、君泽、先生、浅北撤影疏、sutori、liokkkkk、湛羡一生推、蜂蜜5瓶;轩萧、有点冷、北然、嫦娥的胖兔子、山长水阔、偷偷、不出五六、末烟、橘子ww、瓶;青鸾、妍妩、王赟嫁宋居寒、艷謑、栩星、是姜辞呀、辟斩星辰。、小素、我是一条鱼、qys秋゜、景向谁依、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七络、添望稳住、咩~、阿货的鱼、小萨小萨不爱洗袜3瓶;最帅灭蚊灯灯灯灯老大、青鸟、花花家的黑瞎瞎、猫小罗、清蒸大闸蟹、路边小花、垂钓野炊、小飞侠、旺仔牛奶、狗八、24566045、夏习清的圈外女友、_truamtru、霁、equinox、harper、生如夏花、一叶障目、湮彻、阮皖、小二、蓝胖子、七安、1234、一见你就笑、咚咚咚2瓶;南柠、u'i、珊、susama、真島芳樹、步北林、酒桶、花无妄、井、是00喇、诗三百、?小乖董呀、无雨即勍、一只兔儿、大木瓜一只、七夜、雪の恋、阿泽.、桐韶、添哥的旺仔、玥是小乖乖、白目、冰璃、夹心饼干、林味、enc4ever、silver、长生、今天某某更新了吗、时恩、你再说一遍、琉-璃安、momu、池院k歌、凭伍、静音、一朵云、慕心、顾寒晚咕咕咕、啾可、神奇芪、毛豆子烧肉、明河共影、evil、彼岸无花、永无乡never、钓雩执法、北钰、灵渊哥哥是我老婆、缪音、【柚子味的茶】、马甲君、罐装米可回收、苏一一、鹂声声不休、小圆、寻寻觅觅寻寻、小金人、上官倾、甜的旺仔牛奶、酥糖、为你花开满城、l.希澄、krayee8、sa银镯、code5555、狐凃志、施清衍、一天优等生、店庆!、happy、世间最惨燕男士、流光不易把人抛、添望大礼包、特别好看的池映雪、雨中阳光、零、皎洁呐、清潼、成美、暖阳、大宝菜、黑金喵、夜深人靜時、易寒、g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