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85、挪窝
    荣誉墙在连廊必经之处,新上的照片和红纸条又格外显眼,学生往来都会停下看一眼。仅仅过了半天,盛望的照片旁边就多了一串小爱心,跟江添照片旁的差不多,大概是附中女生的传统。

    盛望看到的时候有点哭笑不得,心说照片上这位最近这么怂,你们爱心居然也画得下去。

    他从措手不及的状态中跳出来回头一看,只觉得前几天的自己简直傻透了,明明考试的时候心态四平八稳,怎么碰到这种事就慌成一团自乱了阵脚。

    怯懦、幼稚、不堪一击。他在心里自嘲着。

    人常会这样,风雨将至的时候如临大敌,眼看着躲过去了,又觉得那些算个屁。

    拜之前的经验所赐,好好一件事扯上齐嘉豪就让人很不踏实。盛望试图找他旁敲侧击一番,可惜对方跟他只有梁子没有交情,找不到合适的切入口,只能辗转从高天扬那边套话。

    “包找着了,昨天拿回来的,没丢什么。老宋本着班委职责,还去关心了一下,被撅回来了,说老宋假惺惺。”高天扬什么也没觉察,一问就哗哗往外倒:“反常没看出来,他自从坑了你之后不是半死不活的么,上次周考退步据说被他妈打了,最近越来越阴阳怪气。”

    盛望又单独找借口去了两回政教处,那帮老师说话一如往常,徐大嘴由于心情大好,还频频跟他开玩笑,不像是藏了事的模样。他从大嘴口中得知,学校其他几个丢东西的学生也已陆陆续续找回失物,不会再有谁一拍脑门去查监控。

    至此,这段横插进来的意外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他从政教处出来的时候是个傍晚,下午最后一节课刚巧结束。江添从连廊另一头的楼梯上下来,拐往三楼的b班。盛望远远看到他,莫名就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像小时候在白马弄堂跑迷路,兜了不知多少圈终于看到家门。

    他猫着腰跑过去,本想偷袭一下跳到江添背上,但临到近处又刹住了步子。他迟疑了一瞬,最后只是在江添左耳边打了个响指,然后坏笑着缩到右边。

    临近期末,又是一场事关换班的大考,全校学生都埋头于如火如荼的复习中。

    邱文斌和史雨终于收拾了行李,从家里滚回宿舍,准备加入复习大军。结果住回来的第一天,史雨就感觉到了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先是盛望趁着课间跟他闲聊。从学校食堂抢食更难了、便利店时不时提前关门、洗澡水不太充足,聊到家里床大、伙食好、开关灯自由、还有家长殷切的问候。

    聊的时候史雨跟开闸泄洪一样滔滔不绝。聊完了,他忽然回过味来,感觉盛望字里行间都在怂恿他继续回家住。

    这位还比较委婉,江添就不同了。他直接问史雨:“你怎么回来了?”

    史雨说:“还不回来啊?我都在家呆多久了。”

    江添“噢”了一声:“我以为你要住到下学期。”

    史雨:“……”

    他琢磨了很久,感觉自己被小团体排挤了。

    独处的时间随着舍友的回归再次被挤压,两人厮混的好日子忽然就到了头。

    江添最近明显感觉到盛大少爷有点粘人,不是那种肉麻式的,更像是多了个跟宠。

    以前的年级体活课,顶多是ab班凑半场篮球,两人借着比赛磕磕碰碰,谁换下去了就坐在场边喝着冰水看比赛,等另一个也下场了就提前去食堂吃晚饭。

    最近盛望对活动兴致缺缺,只要江添一下,不出一分钟,他保准说手撞了或者脚崴了,撸着头发稍的汗珠跑下来。

    以前晚自习,盛望都是自己先去阶梯教室。江添有时下楼早,有时下楼晚。人到了,盛望才把旁边的书包拎开,给江添空出座来。

    最近不同,走读生晚自习一下课,他就会逆着人流上一层楼,抱着胳膊倚在a班后门口等江添一起走。

    这两天已经发展到晚自习去洗手间,他都会搁下笔说“我也去一趟”。

    但他又只是呆着,没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一切监控能够到的场合,他都很注意。像一只绕着人团团转,但又保持几公分距离的猫。

    只有夜里偶尔穿过喜鹊桥,在斑驳浓稠的树影里,在有枝丫遮掩的地方,他们才会放松一些,鼻尖相抵吻着对方。

    江添其实能感觉到盛望那些忐忑矛盾、本能的亲近、偶尔流露出的得意以及理智下的收敛。当初在集训营里他就知道,只要出了乌托邦,就一定会变成这样,这不是谁的问题。

    名不正言不顺,注定难以见光。见不了光的关系,又注定让人不安。堆积久了,要么一发不可收拾,要么渐行渐远。

    其实他最初是能接受渐行渐远的。无数人说少年时期的恋爱大多没有结果,时机不对,甚至人也不对。他跟盛望在这一点上其实有点像,有时比同龄人冲动,有时又清醒得很有默契。

    所以他们说过“我喜欢你”,但从没说过“我一辈子都喜欢你”。

    一辈子太长了,这话太重了。

    他之前想的是“我陪你走一段,到你不喜欢了为止”,但现在他有一点贪心,想走得久一点。

    他擅长把数理化由繁化简、擅长套公式,但不擅长处理这些。他只能想办法让不安因素少一点,至少有个可以发泄的地方,有个窝。

    大晚自习并不是那么鸦雀无声,毕竟全年级的住宿生都聚在一个阶梯教室里,又只有一个老师坐班。

    经常有同学拎着书跑下去让老师答疑解难,有些排不上队的,就会找成绩好的同学问一下,江添和盛望这里简直生意兴隆。

    江添不擅长讲题,他会省略很多理所当然的步骤,点明重点。然后听得懂的人会觉得“哦原来这题这么简单”,但是转头碰到相似题型,依然不会。至于听不懂的,也不敢冲着那张脸说“再来一遍”。

    所以大家一般不找他问,只找他借,借卷子、借笔记,借各种能借的东西。拿到手了再绕到盛望那边去问。

    江添觉得这种操作简直令人费解,跟盛望吐槽过两回,收获了一顿狂笑,便不再管了。

    于是他们大晚自习的常态就是盛望给其他同学讲题,江添专心给盛望一个人喂题。

    喂题的意思很简单:他帮楚哥做补习班的讲义,需要扫荡各种辅导书和题库。扫到值得一做的题目,就抽一张便签纸标出来贴给盛望。

    最近他喂题的频率见涨,致力于让男朋友期末摸一把老虎屁股。盛望对他找题的眼光绝对信任,基本上喂一道就老老实实做一道,不挑。

    这天盛望给一个女生讲题有点久,好不容易给对方讲通送走,转头就见桌边贴了7张便签纸。

    “这么多?”盛望有点纳闷,但还是一张张揭下来对着书做。做的过程中,江添还在给他桌边贴条,大有一副要占了他整个晚自习的意思。

    他咕咕哝哝做了四道,终于扔了笔揭竿而起,掐着江添的脖子说:“四道里面有三道都是重复题型,你玩儿我呢?”

    江添闷头笑了一声,终于不再欺负人,他把刚写完的便签纸顺势拍在盛望手背上。

    “还来?”盛望问。

    江添用下巴指了指它,说:“最后一张。”

    盛望低头一看,就见这张便签纸上没写几页几题,只有一句话。

    他说:我们租房住吧。

    盛望心头跳了一下,抬头看他。

    江添问:“想么?”

    “想。但是——”盛望怔怔地说:“你行李……”

    江添朝别处看了一眼,几个同学在数排之远的地方讨论一道难题,声音不大也也不小,嗡嗡的,足以掩盖他们两人这点窃窃私语。

    他问盛望:“你会某天突然不开门,把我关在外面么?”

    “不会!”盛望说:“想什么呢,肯定不会。”

    “那我为什么要担心行李?”江添说。

    盛望哑口无言,半晌之后憋出一句:“如果旁边没有人。”

    江添:“嗯?”

    盛望欲言又止,在手背的便签纸上写了后半句:我肯定把你亲到肿。

    江添:“……”

    盛望嬉皮笑脸地把纸条撕了揉掉。

    他每个月的开支盛明阳是不查的,用多用少全在他自己,江添自己也有一点积蓄。至少租金两人完全没问题。

    这事如果放在以前,他们肯定会拜托赵曦帮忙,但这次盛望有一点顾虑。所以房子是他们自己找了自己联系的,西门、北门合适的房源有很多,他们筛了3套出来,准备挑一天去看看。

    恰逢周四丁老头出院,盛望和江添请了下午两节课带晚自习的假,先去北门那边看了房子,然后去医院接老头。

    盛明阳已经在医院了,他对儿子请假这种事看得很开,但嘴上还是说了一句:“其实我们来接就可以了。”

    他说的“我们”是指他跟江鸥,毕竟对丁老头来说,江鸥还能算他“孙子”的妈,盛明阳就是半个外人了,只不过他跟这半个外人特别聊得来。

    江添帮老头把东西收拾好,环视一圈问道:“我妈呢?”

    盛明阳朝头顶指了指说:“刚说在医院碰到一个老同学,去看看就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安排好的情节有一个时间bug,需要顺一下逻辑再调整顺序,但是剧情走向是定的,没有改动~久等了。感谢在2019-11-0903:01:02~2019-11-1118:30: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折溪岚2个;冰晶  小枫、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早木笑、檀紫晶、嵛生、小菲、volity、雨宫妹、折溪岚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过门广播剧出了吗6个;川酱想和十三载谈恋爱5个;楚律、暮染烟岚、孤懸白月尖、折溪岚4个;岁迟欢、lethe冥3个;不涂黑色指甲油的小朋、倾倾倾倾倾渝漠、啃了一口的馒头、拾遗肆无忌、周佻、初蔻、arrivederci、环树旅行者2个;檀紫晶、狼影、十七岁的薛定谔、baiyi、柒落魂、clavin.、炼寒、汤圆、给木木当老婆、小猪玛卡巴卡、欢脱耍宝、巡星、雨宫妹、37291061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雨宫妹、371584854个;阿离、niseusagi3个;倾倾倾倾倾渝漠、拾遗肆无忌、暮染烟岚、39765436、周佻2个;小萌妹、苏氿丘傅、叶小周、过门广播剧出了吗、gin、团团团子3、啃了一口的馒头、岁迟欢、_槿、槑子、青木台、盐水鸭不甜、裕鱼、米良、杏仁碳花糖、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小猪玛卡巴卡、turtledove、星逸、lethe冥、丁小霁没有鱼、summersam、玖零、奇迹停停在线说法、巴巴喝甜旺、andufala.、还乡去、林子真是大了、黑幼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爱丞哥爱惑哥35个;niseusagi20个;丁小霁没有鱼、周佻14个;裕鱼10个;一期一振等我娶你回家8个;  bilibalahulala?、37158485、绯夜5个;过门广播剧出了吗、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星逸、许丞以4个;拾遗肆无忌、倾倾倾倾倾渝漠、39553861、彼岸无花、鹤安、亿万美少女biu~、江添什么时候娶、omg、孤懸白月尖3个;煜川、折溪岚、林子真是大了、外a内o小甜a~、兵器不称手、b612星球住户-、flying、毕尤特弗、北祁、南方、啃了一口的馒头、热水、被遗忘的稻草人儿、君离笑、春眠不觉小狗蛋、游。、三五在东、godagod、猫脸滚键盘、巴巴喝甜旺、啥也不说爱太太、何归落川、傅小司、40552513、324768802个;jepouvaisoublier.、不u、40952080、朝俞、望添啾惑、123、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为花花打电话的每一天、噗呲、岁月如梭、潇潇~、譺、风雪掩长白、夕夕夕雾、添望啊啊啊啊啊、沐秋、西楼谢俞、弥钰。、牛批哄哄、花荣不姓荣㏄、iris、木叽木叽我爱你、添望真甜上头omg、添哥的甜旺仔prprpr、清溪照影、影影咋芥末可爱、迈克尔霉事干、白芷、考生游惑、黄暴荷、预备起、yewying、ju花残满地伤、爽子啦啦啦啦、魏九千岁、40970440、安甯、lix-mi、喝一口、蛮头辰、空白、是我的小可爱啦、喵婷子酱、落溪aloha、青柑、万里云山入浩歌、33747261、??nobrainer、松子醒醒、旧金山、vv、今天望江在一起了!、桑小落、没有感情的菠萝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小鲤鱼喵喵叫、丁霁为什么不叫丁甜甜、30904351、川酱想和十三载谈恋爱、苏氿丘傅、玺言、锦鲤阿俞、jasonna、wang、无稽之澶、君安、小兔子乖乖、39772896、灰原绫哀、阿熙、深呼晰是真的叻、秋天吃桃、三水又、7777777、小毛、leonie、七榭、魏远道、糊涂道理、38861463、双丫、空想肥闲鱼、东楼贺朝西楼谢俞、早木笑、初蔻、金亨亨の衍衍儿、小飞侠、一本目录、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做个人不好吗、笺烛、秦故、橙子不恰橙子、微光逆影、旺仔、无语、39305724、kanato、王不留行、一只快乐的柠檬精、雅荃君、雨中散步、喝一口望仔牛奶、奕小囡、苏屿、一棵柠檬树、qqram、扶摇山上的白孔雀、看呀看呀看、筱玢、索克萨呆、山有扶苏、哔哔-、小右、21107613、liquid、40606365、福西西阿呆姆0616、你再说一遍、汪汪汪、冬雪的十四行诗、咕噜咕噜soso、江有似青雲、抹茶味、影子、阿容、叶清佐、一盏风骨、魔晚睡、equinox、与猫、添哥爱望仔、六水、清酒对酌、正版贞贞、风乎舞雩、江添搞快点、不文、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星析、好好读术的可可、瓀、一粒糖、赋冽、凉粥、皮卡布、亦吳、容琴归,便是在下、第五言福、琬瑛笑、言、团子owo_、我是一个桔子、四月一只立、软榻、珍珠奶茶加布丁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恐龙157瓶;aloecat96瓶;污污丫丫68瓶;鹿予60瓶;我吹彩虹屁贼六、滴滴滴、祁欣、一只古月50瓶;三尘归陌48瓶;早木笑47瓶;loaded、知涩、一叶梵染、阿菌、萧筱雅40瓶;�镜泊&清铧、见星36瓶;皦罹34瓶;沦落而成美、喻讼、杜康、恐高的喵、li等着甜甜喝旺仔、山有扶苏、zllhw、旺仔qq糖、石榴石榴、谨知、rivalovemyself、嗷呜嗷呜、索克萨呆30瓶;cassette29瓶;林梢梢25瓶;磨磨叽叽、给木木当老婆21瓶;离翅、川川鸭qwq、君念念a、山河笔、斗战胜佛系脆皮鸭读者、こんばんは、月永胡巴、非洲四、红红红尘、叶修娇妻、咘陌、36770642、彼岸守护、九箫、南城忆潇湘、鸮鸮、黑尛梓、40928396、游惑、林深时见鹿、lilytoll20瓶;糖豆本糖、我爱地球、西西嘻嘻哈哈19瓶;楠笙16瓶;39305724、柚酒、仅仅、花花花、小猪玛卡巴卡、枫让15瓶;笙歌万里13瓶;沙茶酱汁、sybr11瓶;小符离、31160940、与翙、misslate、瑶一、.、顾屷峥、白云千载空悠悠、捡到还给林无隅.、南巷与猫、renaissance、能吃不胖、吉他和他、一叶子呀、九笙、北冥有鱼、风继续吹、深海几万里、dahlia2、四月一只立、木笔、跪拜本宫、废柴君早安、胜利的梁、qqram、三五在东、车前草、巧克力、念北楼、芒果芝士卷、苑忆嘉、杏仁碳花糖、玛丽隔壁的小2b、祁六、natsuki、长歌当舞、十七岁的薛定谔、盐焗锦鲤☆>゜))))彡、蒋丞汁儿、远汀、梨依、君未归、无皑诗意、李然、山中与你、离朱、斯文、尼古拉斯、zouzou、小时sjy、z、小书没有jj币、帝国少女七念、38036315、mumu、阮阮、筱苏、裕鱼、kiro、marian、贴纸、方块、–komore、vanish、jn、上山打老虎、liquid、晓峰小可爱、菱形子、会员果汁儿、lronyx、无敌小饼干、naa夏、喵喵、恰个小甜饼、游客1234、吟喑谙~�、叶10瓶;may9瓶;天天吃旺仔、墙头很多、纯情阿故、南北、和川麓屿、今天江添盛望破镜了吗8瓶;宋池、寒尘子、顾尘旖、环树旅行者、拾锦7瓶;来来来来天台排队了、奥利奥冻芝士~、我滴小可爱、毛豆、356218396瓶;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冰雪小仙女、夜一暗月、苏沐遮、颖四岁、16759900、40567728、rosa、~秦宝钏的大老婆~、日天日地日俞哥、冷凝幽霜、屏幽、氢键、我有一只小毛驴、你让山花开满我就来、今夜无梦可做、西楼谢俞、森鹿寻叶、大米、今天又是等更的一天、培养基、循环空白、目睹究惑亲亲的高齐、泽畔清风、欧气的旋、棉花糖好甜呀、叶修家的小朋友、雾灯澈行、玄米、凪、虐儿、暖暖的小毛球、lily、nyomi5瓶;喵喵喵、山河如君、岁迟欢、楠苏、佳希4瓶;moon、喝粥鱼鱼、姬长翎、?9块六、媛love晗、伊伊孑、夕辞、f系少女、是云勋吖、aegean衬衣3瓶;添添的罐装望仔、丙二酸二乙酯、祁醉今天做人了吗、一叶障目、松间岚、嫦娥的胖兔子、包子、腊月里的萝卜、砸锅卖铁我还能追文、不背完3500不改名、营养快线、盐焗小星球、矛盾综合体、equinox、16945049、素白、凶柿炒鸡蛋、zgddan2瓶;冰璃、雨中散步、啊啊啊啊啊、awm、添哥爱喝望仔牛奶、白目、susama、明河共影、沂念、商羽清歌、画栏风意、叶绾.、我和你不熟、木子丰、平陆成江、爱吃冰淇淋的吃瓜群众、_kira_i、里士满锅、闻舟渡挽澜、浅忆若影、39388435、秋尾、你再说一遍、陈酒、小宝贝、ccsszx、胖啾啾、孤独的喵、花无妄、玥是小乖乖、hnni、木鹌鹑、彼岸无花、販售無糖反派男孩、丞哥的大五花、31659361、黑金喵、ahora、福娃航航、林味、楔の野猫?魖峫、无去处、噗呲、小鲤鱼喵喵叫、无缘、普朗克、会变得很欧的少女、江添盛望在一起了!!、猫儿、玖零、一只塔里的猫、大木瓜一只、冰火之歌、博笑君、【柚子味的茶】、o.、●︿●、曼梵、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寻寻觅觅寻寻、柒落魂、秦艽、时恩、tianxixi、夕夕要挣好多好多钱、顾飞的锁骨、苏氿丘傅、云雾渏、轻塔、樱花树下,不悔、dawn、沙图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