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81、“邻居”
    直到这时候,盛望才发现自己是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平日里逗起江添来得心应手,现在却因为一句“我帮你”就兵荒马乱溃不成军。

    两人最终也没敢在客厅胡闹,还是回了盛望卧室。

    他仰靠在床头,左手手背抵着眼,右手抓着江添的手腕,手指勾着对方的指缝,并没有攥紧。手背下的眼睛有点潮,不知道是汗还是别的什么。他眼睫翕张几下,从缝隙间朝下看去。

    江添的手筋骨修长,腕部往下都没入了他棉质的长裤布料里。他茫然半晌才找到焦距,刚看清就又失了焦。

    他在一片空白中转过头,咬上了江添的脖子。

    明明是冬天,房间里却一片潮闷。空调在嗡嗡运转,盛望感觉自己的大脑跟它趋近一致,过了好半晌,他才松开口。

    江添的眸光也很乱,他偏头去抽纸巾,正要起身坐到床边去擦手,就被盛望翻身压住了。

    一个这么高的大男生分量其实很沉,他半跪在江添身前,半垂着眸子哑声说:“我差点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这么不禁闹。”

    “礼尚往来。”他说。

    盛望第一次看见江添这种样子,半睁的双眸很性·感,发红的喉结也很性·感。

    我一个人的,谁都看不到。他想。

    房间好像更热了,他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收紧手指对江添说:“哥,我想拍你。”

    江添屈起一条腿闭了眼睛,片刻后又微微睁开。他伸手扣住盛望的后颈,低喘一声,然后偏头吻过去。

    盛望第二天是被楼梯上的动静惊醒的。

    江添已经掀开被子坐在了床边,皱眉听着外面的声音。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压低声音问:“他们几号回?”

    盛望还陷在刚睁眼的茫然中,愣了好几秒才明白江添问的是盛明阳和江鸥:“周四啊。”

    他嗓子沙哑得厉害,说完端起床头的杯子灌了两口水,然后动作一僵,水差点儿泼了一床。

    楼下的说话声不太清晰,但他还是听了出来,确实是盛明阳和江鸥。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盛望一骨碌翻坐起来,抓了抓头发然后匆忙下地。

    他拖鞋都没穿,赤脚踩着地毯走到门边,本想悄悄观望一下,谁知刚开门就发现对面卫生间里有个人——

    孙阿姨拎着拖把,看到他愣了一下说:“阿姨吵到你睡觉啦?”

    盛望有点懵:“阿姨你怎么来这个卫生间了?”

    “楼下水龙头坏了。”孙阿姨说完讶异道:“小添昨晚睡你这边了?”

    盛望差点儿条件反射把门怼上,好在江添淡定许多。他拎了外套拍了拍盛望的肩,侧身越过他从卧室里出来,对孙阿姨说:“昨天聊事情聊太晚了。”

    “嗯?”盛望愣了一下附和道,“嗯。”

    极度熟悉江添的人都知道,他解释这么多字其实有点反常。好在孙阿姨并不每天都见,对他还没熟到那份上,所以没有听出问题来。至于盛望,他刚起床反应总是慢半拍,孙阿姨倒是见怪不怪了。

    “我刚看到吉他在客厅。”孙阿姨说。

    盛望又是一懵,心说不好,昨晚稀里糊涂上了楼,吉他那些都没收。他下意识解释道:“我翻出来的,上次跟他说要教他弹吉他。后来讲了不少小时候报班的事,就……就带他上来看奖状,楼下东西都忘了收。”

    孙阿姨笑说:“才多大啊,就开始聊小时候啦?”

    盛望干笑一声,说:“对,回忆回忆童年。”

    江添回隔壁的步子一顿,朝他瞥了一眼,然后拧开门进了自己卧室。

    盛望也缩了回去,顶着一头睡乱的头发在屋里漫无目的转了两圈。

    丢把吉他在楼下不是什么大事,兄弟两个睡一屋也没那么奇怪,最主要的是孙阿姨洗了拖把忙忙碌碌在做打扫,根本没把这些放心上。

    他换了衣服、刷完牙,薄荷味的凉气一冲,便恢复了一贯的状态,又觉得刚刚那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慌里慌张的事被他抛到脑后,昨晚的那些便在脑子里冒了头。于是盛望刚出卫生间一步,又转回去往脸上泼了两把冷水。

    他眉梢眼角带着水珠又懒得擦,干脆倚着洗脸池边刷手机边等脸干。结果在朋友圈里刷到了一条新状态。

    状态发布于一分钟之前,这么点时间里,留言就已经排成了长龙,内容大差不差,不是“我靠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就是“我眼花吧添哥居然发朋友圈了”,还有高天扬、宋思锐几个活宝在接唱“今天是个好日子”。

    朋友圈空空如也的江添破天荒发了一条状态,内容非常简单,就是分享了一首歌的吉他弹奏版,歌叫《童年》。

    班长小鲤鱼在下面问说:你练这首吗?那太好了,这首我刚好不太跑调。只有盛望知道,某人在隐晦地调侃他回孙阿姨的那句“昨晚在回忆童年。”

    因为这条分享,盛望又往脸上泼了两次水,然后在那条长龙下发了一句留言。

    你再说一遍:自学去吧。

    几秒后,高天扬回复他:好凶的弟弟。

    宋思锐立马跟上,结果他刚复制完,高天扬就把这句删了,改成:好凶的盛哥。

    大宋:……你玩我呢?

    盛望又被这俩活宝惹笑了,于是下楼的时候状态还算放松。他本来有点怕见盛明阳和江鸥,结果走到客厅就发现江添已经先他一步坐在了沙发上,盛望便忽然定了心。

    “你不是说周四才回么?怎么今天突然回来了?”盛望问道。

    盛明阳说:“附中门口出那么大事,我肯定要回来看看才放心。而且听说那个带你们吃午饭的老爷子病了?”

    “这你都知道?”盛望跟江添对视了一眼,讶异道:“我们好像没提。”

    盛明阳笑说,“附中我认识的人还是挺多的,消息灵通一点不是很正常?”

    当初选择把盛望转过来就有这个原因。盛明阳认识附中不少人,在这里也方便照应。倒是盛望自己忘了这茬。

    他怔然片刻,“哦”了一声。

    托丁老头照顾了这么久,老人家生病了,两个做家长的不可能不去看望。于是这天下午,一行四人去了一趟医院。

    这家医院以脑科著名,每天都人流如潮,只有住院部这边安静一些。

    几栋高矮不一的楼房被人工湖景和花园簇拥着,相互之间有长廊相连,是个很适合养病的地方。湖边和花园里有家属推着轮椅带病人散心,三三两两。

    盛明阳拎了一大堆吃用的礼盒,在江鸥的介绍下三言两语就跟丁老头混了个熟,没多会儿便谈笑风生。

    江鸥拎着病房里的空水壶出去打热水,说顺便洗两个柿子来剥。屋里的人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了附中门口捞到的女人身上。

    这事跟他们其实不相干,但老人家就是爱操心,东听一句西听一句打发时间。这么大一个市,这种案子说多不多,但说少也不少。没出结果之前,总会成为整个片区的谈资,于是流言纷飞,说什么的都有。

    隔壁床的大爷神神秘秘地说:“我刚刚下去遛弯听人说啊,那个女的被人认了。”

    “那就好。”丁老头点了点头说,“一直没人认也怪可怜的。这家人心也太大了,人没了都不知道吗?”

    “不是。”大爷摆了摆手说,“不是家里人认的,是另一个女的。”

    “朋友么?”盛明阳并不热衷于聊这些,但他会配合老人适当插几句话。

    “哪啊!”大爷又摆了摆手,然后弯了弯两根拇指,说:“这个关系。”

    盛明阳还没反应过来,大爷“啧”了一声,一语道破说:“对象!”

    “两个小姑娘?”盛望愣了一下。

    “对啊!”大爷摇了摇头说,“据说没了的这个女的不太学好,在外面混,家里跟她不来往了。这次好像欠了高利贷还是跟人结了仇,反正——”

    他又咂了咂嘴,摇头说:“不学好,还跟个女的瞎搞,那个叫什么来着,同——”

    “同性恋?”盛明阳提醒道。

    盛望之前听他们聊天有点困,想拉江添出去转转。结果听到这个词从他爸嘴里蹦出来,当时就僵了一下。

    他飞快地朝江添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向盛明阳。就见对方依然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听着大爷在那下结论说:“对,挺变态的。”

    盛望垂在身侧的手一阵凉。

    他白着脸,用力地搓着指尖,下意识想反驳大爷一句,结果刚张口就被江添拽了一下。

    盛望皱了一下眉,他以为江添要把他拉出去,当做没听见。谁知对方只是把他往后拽了一步,自己开口说:“这么说人不好吧?”

    他一向说话直接,丁老头盛明阳都知道,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也正常。大爷被他问得一愣,盛明阳立刻打圆场说:“确实,人都不在了,而且实际怎么样谁知道呢,咱们又不是警察,是吧?”

    丁老头倒是一直没吭声,安静极了。直到跟着江添下楼,盛望才意识到老头一直没参与过关于“同性恋”的话题。

    他忽然有种直觉,觉得丁老头虽然从来没提过,但也许早就知道季寰宇的某些问题了,只是老头的态度有点怪……

    准确来说,丁老头对季寰宇的态度一直有点怪。不像是单纯的邻居,没有哪个邻居会像老头一样指着季寰宇那么骂,也不会骂完之后独自翻出老相册看旧照片。

    盛望刚从电梯出来,忽然抓着江添问:“老头来医院是你挂的号对吧,你有他社保卡?”

    江添疑问道:“问这干嘛?”

    “我能看一眼么?”

    “没在身上。”

    “噢。”盛望想了想又问道:“老头实际姓什么,你知道么?”

    江添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沉默片刻道:“姓季。”

    盛望脚步一刹。

    他还记得很早以前丁老头给他讲的那些,说季寰宇小时候也挺可怜的,没爹没妈,是个孤儿。被人拾回去跟其他几个小孩一起养着,不算正规孤儿院,就是看他们可怜给口吃的喝的。后来因为手续不正规,就被取缔了。别人都散完了,只有季寰宇还留在这一带,混到了高中。

    老头说,季寰宇的名字是捡他回去的人取的,跟那人一个姓。

    江添看着他愕然的表情,说:“老头是不是跟你说季寰宇以前的事了?”

    盛望迟疑地点了一下头。他不确定江添提到季寰宇三个字会不会心情变差,但现在看来好像还行。

    “说过季寰宇是孤儿,被人捡回去养?”

    “嗯……”

    “捡他的就是老头。”江添说。

    盛望忽然明白丁老头对季寰宇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奇怪了,那不是在看一个普通邻居,而是在看一个白眼狼“儿子”,一边气,一边自责。

    气他混账、不学好、人渣,变态。自责是不是自己哪里有问题,没能把捡回来的孩子教好带好。

    毕竟不是真父子,他想管,又没有立场管,只能远远地以一个老邻居的身份做点什么。他看着江添长大,应该又感慨又欣慰吧,感慨当初那个走歪的孩子,欣慰江添一直走得很正。

    但如果……他某天得知江添喜欢的也是男生呢?

    盛望忽然有点不敢想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林子真是大了、第一叶吹、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雷声小雨点大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个;添哥什么时候喝望仔呀2个;baiyi、爱与爱丽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啥也不说爱太太、沐沐、星子被添望甜没啦!、yayoik、besalfn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三段式、b612星球住户-3个;冬雪的十四行诗、清昼亲木叽、ju花残满地伤2个;renaissance、沈敬、查无此人、君离笑、深呼晰是真的叻、你需要净化吗、玖零、哦、雨宫妹、张进宝、夜火离歌、米良、小厍、539、环树旅行者、阿离、哦、40859334、訸子、啥也不说爱太太、煜川、39765436、辞笙、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欢脱耍宝、游惑、江添什么时候娶、besalfn、巴巴喝甜旺、星辰、summersam、羽兮、杠杠杠杠杠杠子、陆九赪、saiiii、黄暴荷、只对喜欢的人可爱、小萌妹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等我学完习的11个;清昼亲木叽7个;盐水鸭不甜、空想肥闲鱼、煜川、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今天也很烦心、江添5个;九亿苏打、星港灯火4个;是纯真不是纯甄吖、turtledove、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b612星球住户-、不二臣、锦鲤阿俞3个;橘味小奶糖、伸出友好的狗爪、醉死当涂、系、灵灵不磕cp会死、脑花酱、福西西阿呆姆0616、三五在东、摘星星、魇、clbri、神童小奶糕、∠(?∠)_、许丞以、添哥的旺仔牛奶糖哦耶、啾惑望甜、心宽腿长双商在线、何归落川、遇澜、甜党、毛豆豆、arrivederci、dream安冉、沈从门、拾遗肆无忌、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斯文腹黑竹君、冰镇草莓豆奶、柒墨、人称侠客林、刘瘦瘦、町疃鹿场、flying、rain、嘟噜噜、25066399、氓氓氓氓氓、风来、木木今天更文了吗、baek空想家、白鹤2个;张进宝、青柑、巴巴喝甜旺、千品、罐装青梅添樱桃°、菱形子、籽球、肉月、尢喵喵、望添啾惑、听说名字越长越可爱的、老青的老王、罐装旺仔、秋天吃桃、千面妆、26418124、喵叽、岁九、江添搞快点、亚子、炸天帮皮虾虾、爱吃鱼的猫、米秀、lhcyd、星与小玫瑰、兮兮抱紧卡困、想搞小鱼、赖昭楹、三水又、23210681、球球球球球球球可、皮埃吉、星辰辰辰辰辰、甴里里、l7seh、少年游、喝一口望仔牛奶、故辞、50zombie、陶瓷、stockholm、咸布丁、雨廷、汤圆、ly七月柚、vvvv、我的奶茶三分甜、无邪、初蔻、牛仔很忙、墨城白舍、耶.?、知涩、应郎慕鸿、微光逆影、作话不要钱可以屏蔽、黑金喵、江添不是哥是男朋友!、泠风。、lolita、浅、黎、芜茗、臭丫头静静、柳曜秋、画栏风意、30596510、喜欢你呀、summit、azu、我是三三呀、lemon、wsyy、木秃里我爱你、啦啦啦啦啦、星析、沦落而成美、晓镜、北子的小迷妹、六水、gw?、小陈、菜籽z、清.、椒越、zozozola、we_lo、絔絡又没了、我睡了a、倾倾倾倾倾渝漠、须弥芥子onepiece、旺仔牛奶糖、我家勛勛萌萌哒、疏陌淮愔、影影咋芥末可爱、雯雯的小姐妹、一口獠牙的小甜甜、38621348、回、纵年横月、皈依的小贩、?、沈巍、柏万千、甜甜牌望仔、人间dumpling、一醉经年、简星星、桃子酒、k、赫连、一粒糖、扶摇山上的白孔雀、小公举、37390930、季炽薇、满鱼、西楼谢俞、海盐桃酥、鹤三岁的梨子、silver、船長杰西、小右、简书、forzd、doublew、青皖皖皖、胖达呀呀呀、贺朝欢、风鹭湖、嘻嘻哈哈嚯嚯嚯、是∞、没有感情的菠萝头、叶子戏_、sakura、顾绥之、潮生、混账。、金鍾仁superm衝啊、贞、吾皇、阿楸、长歌坞、凉爪、一只昱、顾致珵、汪叽羡羡贤贤咸、不知有冬夏、江城、幽鱼、cipbeoyds、yhcas、阿诺的灰大衣、汪汪汪、琬瑛笑、jasonna、星佑、此木此木此木~~~、不文、青剑负雪、千城一面、东方镜君、无害青年、江停的奶黄严同兴、系统错误、第五弦、mmmmmmmi、36604288、做梦的蜗牛、eeefound、浅栀q1640879093、风笛与诗、小藝射日、糯米燕、我哭了你呢、9199312、faaaith、松子醒醒、今天喝旺仔了吗。、王王王王、miao、屏幽、玖狸、米米艾米、32909194、兰舟归策安、奕小囡、贺周六、潮水箴言、盐焗锦鲤☆>゜))))彡、31807961、灰原绫哀、林子真是大了、江苑、辞笙、inzet、诉雪、freal_cr、今天望江在一起了!、邪魅狷狂、阿黎、气冬、mako喵、流流、家里没矿也要氪金、骆一锅、金亨亨の衍衍儿、尹尹花花痴痴、君离笑、liquid、awsl、添哥帮望仔弄嘤、青岑c、废物点心、哥斯拉啦啦、hypnos赐福、司小南卷饼、40915025、一随二安、费嘟嘟的酒柜、三千白衣、咖喱传教士、mishino、一点点、谨知、帝国少女七念、亦如初止、奇迹停停带着闪耀鱼鱼、xnyan、盗版叉叉、9、江瑜、与心仪、琳宝宝五岁、喜多多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耳朵送你好不好70瓶;严雨是山桃味的60瓶;alice55瓶;路人甲乙丙丁50瓶;千城一面49瓶;?_(ツ)_/?、连朔40瓶;胖鸭梨君37瓶;吃吃吃、墨北34瓶;陈先先、伸出友好的狗爪32瓶;文学少女吱吱、闪闪、祝作者平安健康幸福快、一位路过的网友、禾七30瓶;清媚27瓶;趴趴、陆九赪26瓶;玖狸、夏明朗的瓶子、橙小喵25瓶;麵、是明朗啊24瓶;3407126623瓶;柠檬喜欢甜甜和旺仔吖、亲爱的姑娘、莫搞啦、捧着奶茶的谢俞小朋友、baek空想家、玑仔最可愛媽媽愛你、欢脱耍宝、冰糖炖雪梨、郁心璃、江添不是哥是男朋友!、莫辞、萌树懒的树、无敌最俊朗、爱与爱丽丝、阿阿阿肉、流年、长白山神树和罐装旺仔、82年的老同兴茶饼、4002909820瓶;初娢、岁九18瓶;尽酒青且、三年17瓶;鲤伴、拾遗肆无忌16瓶;芒果冰沙、淋雨的带鱼、影子不灭、榛子酱15瓶;旺旺大礼包、南国小姐、kira14瓶;三千白衣13瓶;童稀奇、孟冬巳12瓶;星与小玫瑰、岁晏、菜人小白、你家驼驼、骆一锅、大普啊�、小落、苹果过敏的梨、梦的流转/mg、李暮木、俞、望仔、喷喷啪啪嘭嘭、安许诺、莫子遥、旺仔软糖、30098246、一夜御数苑、秀色与花、柠檬酸、mrs.l、陶瓷、poppy、町疃鹿场、告辞、与疆、糖梨膏、世不可避、柠檬是真滴酸⊙w⊙、随遇而安的反叛、山奇日闲君、有颜即可、野生沙丁鱼、子风、中杯去冰不加糖、天真、林深时见鹿、汤圆、君安、qqq、千冫叶、轻叶叶叶叶、辞娅、gc、。。。、窝在兔子里的草、浅夕今天好好学习了嘛、式微微微微、布丁ww、虞笙、30440301、慢长、有坑不填⊙▽⊙、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潇潇~、溟溟急雨、青柑、激情、添哥是个粘人精、db、信仰照亮黑暗、月永胡巴、暧昧的沙、山长水阔、泽畔清风、檸檬六碗魚、是你啾啾、淮止、岁月如梭、一支南京、想要一只喵、紫金箫白玉琴、卷卷、w但求一睡君莫笑、时恩10瓶;茶茶茶??、年礼9瓶;clavin.、苏语曦、樊篱遇、考官a、颖四岁、江停的老同兴8瓶;愿学神保佑、方迁故、迟迟谌、牛奶苏打水、�茗柒、纸鸢、非人哉、蓼竹、夙7瓶;蕊哥哥吖、琚皖qaq、怡宝、臭丫头静静、25431650、君卿6瓶;花花世界有妳更美。、jiang热闹_nao、kououli、hunlay、小金鱼、千万朵,三两枝、幽鱼、想和chuya抢男人、弃河、沐沐森、庄丞、彭不沉、此木此木此木~~~、落落落寞、好好、tengze-、遇澜、璐、你能拿我怎样~、小鸡玑玑玑、鲸落、我心归远、蓝箫、汁汁、奈仍、fine、钢镚儿精、吴雩老婆、kky55555、爱吃鱼的猫、平陆成江、eclipseee、l7seh、一树海豹、昱、懿魅、39388435、暖暖的小毛球、amy、不肯皂、川5瓶;简单、白竹、白珩、哈哈酱、来日方长、chimomo、折故、卫庄是千阳的、豆蔻·、朴嚓擦、雨廷、晏归4瓶;夜一暗月、添盛一对、仰山雪、ccsszx、既明、五五、北极熊、屏幽、39927565、哈哈、星河3瓶;37633094、花无妄、纳兰秋语、吖in、一叶障目、苏暗秀、樱花树下,不悔、甜甜牌望仔、是格格呢、柒柒、轻歌不翡、fiona2357、风来、别江一辞、松间岚、几样的好炫、栩星、黑金喵、一朵云、我啊、民政局、xpnote、沉醉不醒、嘻嘻、moon、朝菌、瑞雪飘飘、桃夭、crystal丶祈泺啊、看看(^w^)、silver2瓶;编号613、姜子凉的牙、evan.、梨长歌、frigg99、陆袭澄、九忆纪、老大一只、兔飞的猫丞、哦、泠泠七弦上、哆兮yo、terpsichore、作精钟宛、咸鱼、福娃航航、淮受收藏爱好者、棠棣之华、冰璃、寇然然、赑屃、顾绥之、巴巴喝甜旺、不知道取什么名字、是∞、添哥爱喝望仔牛奶、susama、千面妆、厚积、兰陵昕薇、年糕村最靓的崽崽、liquid、榴莲牛奶、井、星枝、狷狂、甜甜的旺仔、aori的小熊软糖、俞哥唐时望仔殿下袭雨、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小肥啾啾啾啾啾、球球我的嫁、屿浪、浅忆若影、茶溯、无限$、丫丫丫、洛yoooooo、九枝愁、小喇叭爱吃小笼包、玥是小乖乖、子木林森、有点冷、容夙、流光不易把人抛、迷雾、喵如玉、荒腔走板、啊臣、慕斯同学、可宾、白der、无尾熊7七、木子丰、阳光、湫风、云雾菌、mia、一心向荣、dawn、evaaa、cloud、朔间家族的御用睡棺、玖零、一个除湿器、玉辞心、枫糯、喻庚、简书、一地头发、瑾色安年、落花时节、楚楚君、看不懂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