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75、惊喜
    江添视线落在自己被拨弄的手指上,安静了好一会儿。

    “为什么会问这个?”他抬眼看向盛望。

    “不知道。”盛望后脑勺抵靠在墙上,下巴微微抬着,目光便顺势垂落下来,看着尘埃在光里悬浮,他伸手朝那些东西捞了一下,却抓了个空。

    “就觉得有点飘,上不去下不来,两头够不着。”他又懒懒地垂下手来,搭在膝盖上,“这么讲好像很矫情,毕竟——”

    亲都亲了。

    他顿了几秒,跳过了他们心知肚明的东西,又抿了一下微干的嘴唇,说:“反正……挺奇怪的。你不觉得么?”

    又过了一会儿,江添的目光才从他身上移开。

    虽然盛望说得模模糊糊,但江添知道意思,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很清楚。他只是没想到盛望会问。

    准确而言是没想到会这么早问。

    他以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默契的,已经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就像之前的无数个瞬间一样。但他同时又知道这种所谓的“心照不宣”其实根本无法长久维持下去,注定会被打破,注定会有人忍不住。

    毕竟没有什么东西能长久地闷在黑暗里。要么爆发,要么消亡。

    所以这个问题来得突然,却又理所当然。江添其实也早就想好了答案。他早在潜意识里预演过很多遍,当盛望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会说:再等等。

    等到集训结束,等到离开这座封闭式的学校,离开乌托邦和永无乡。等到周围重新站满了人,充斥着想听或不想听的吵闹,如果你依然想问这句话,我可以把答案说给你听。

    如果不想问也没关系,只要没有郑重其事的开始,就不需要刻意说一声结束。退路一直都给你留在那里,毫无阻拦和顾虑,没有谁会难堪,连台阶都不需要铺。

    这是冲动包裹下最理性的办法了。

    但是阳光太亮了,照得身边的人太暖和了。只要看到盛望含着光的眼睛,看到他矜骄着期待又忐忑的样子,江添就说不出“再等等”这句话。

    所有潜意识的准备都被全盘打乱,他回过神来,问盛望:“你是不是不高兴?”

    “不是。”盛望摇了一下头。“挺高兴的。”

    他顿了顿,索性抛掉面子补了一句:“特别高兴。”

    然后他听见江添说:“那就好。”

    盛望怔了一瞬,忽然明白那种上下不着的悬浮感来自于哪里了。

    就是这句话,就是这句“那就好”。

    他潜意识里其实始终在担心这一点。

    江添棱角锋利,有时候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在某些情况下也是有少年冲动的。但盛望知道,那其实不是冲动,是傲。

    盛望清楚地知道江添有多冷静。连季寰宇那样的人、那样的事横在前面,他都能把阴影圈在一个最小范围里,跟自己和周围其他人达成和解,所以可想而知。

    他很傲,但从不冲动,更别提在感情上了。

    于是这几天,在春风得意的间隙里,盛望偶尔会想:他们两个为什么会突然走到这一步?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但他不知道江添。

    是因为自己不加掩饰么?有时候期待得太明显,有时候失望得太明显,他在这忽而前进、忽而后退,忙得团团转,所以他哥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了他一把。

    他只是潜意识里担心,那些暧昧和亲昵不是因为耐不住的悸动,只是他跑得太急太近了,江添怕他失望难堪。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开心亢奋都让他一个人占了,太霸道也太不公平了。

    这本该是两个人平分的。

    盛望沉吟良久,笑笑说:“那你做那些事都是想让我高兴么?”

    “哪些事?”江添说。

    “挺多的。”盛望一个个数着,语气有点懒,像是并不过心的闲聊,“看着我瞎改你的备注名、陪我提前过生日、容忍我灌你的酒、到处找照片做相册,还有——”

    他搭在膝盖上的那只手玩笑似的配合着,数一个便曲起一根手指。数到最后一根时,他停了好一会儿,才说:“还有接吻。”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久到盛望忍不住看向江添,才听见对方开了口。

    也许是在配合他的闲聊,江添也弯着手指数了起来。

    他说:“备注名是,提前过生日是,灌酒是,找照片做相册也是。最后一个不是。”

    盛望很轻地点了一下头,舔了舔发干的下唇。

    他其实很少会紧张,不论什么场合、面前站着或坐着多少人他都很难感到紧张。唯独在江添面前,那些与生自来的得意与矜骄会短暂地消失一会儿。

    “那最后一个因为什么?”

    他等着答案,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食指关节,直到磨得那处皮肤一片通红,才听见江添哑声说:“冲动。”

    “定力不足。”

    “情不自禁。”

    盛望摁着关节的手指顿住,良久之后终于放松下来。就好像他抱了满怀的欢喜干站很久,终于被人捧走了一半,于是他终于卸下负重,纯粹地高兴起来。

    他问江添:“你也会冲动么?”

    江添:“会。”

    “哪些时候?”盛望又问。

    “很多。”江添说,“意志力不强的时候。”

    盛望“噢”了一声,忽然说:“那你现在意志力强么?”

    江添看了他一眼又收回视线,片刻后说:“不强。”

    “那问你个问题。”

    “说。”

    “对外我一直都说你是我哥。”盛望犹豫几秒,看向他,“对内能换点别的么?”

    “怎么样叫对内?”

    “关上门的时候。”因为压得很低,盛望的声音也有点哑,“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

    “你想换成什么?”江添问。

    “可以换成什么?”

    也许是因为那句明确的“意志力不强”,盛望好像忽然没了束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他抬着下巴想了想,转头问道:“换成男朋友行么?”

    江添后脑抵靠着墙,半垂的眸子很轻地眨了一下。他刚要张口,盛望又补充道:“你要是说不行,我就上嘴了,亲到你说可以为止。”

    江添的目光从眼尾瞥扫过来,倏忽一落又收回去,说:“那就不行。”

    盛望脑子里轰地着了一片火,烧得人耳朵发红。他眨了一下眼,转头吻了上去。

    江添非常克制,任盛望青涩又毛躁地触碰着,直到对方试探着舔了一下他的唇缝,他才偏开头避让开。

    盛望眯着眼,看见江添凸起的喉结滑了一下。

    片刻后,江添才转过头来说:“你真的想传染是吧?”

    “谁让你说不可以。”盛望有点意犹未尽,蜻蜓点水还是不够亲昵。

    “现在可以了。”江添说。

    “哦,那庆祝一下。”盛望得逞地笑起来,然后舔了舔下唇又去闹他。也不知道乱七八糟亲了几下,江添终于被闹得有点耐不住了。

    他微微让开一些,右手顺着盛望脸侧和下颔骨滑落下来,抵着下颔的拇指拨了一下,让盛望侧过头去,然后吻在对方颈侧。

    克制又情不自禁。

    盛望不轻不重地抓了一下他的头发,呼吸都在颤。

    他知道这样不传染,但是……

    我靠。

    少年意乱情迷时候的意志力都是摆设,最终结果就是江添的发烧在当晚退净,但不幸又转化成了更为拖沓的感冒,而盛望在第二天早上连打三个喷嚏后也光荣就义,加入了感冒大军。

    好处是破罐子破摔不用怕传染了,坏处是两个人嗓子都哑了还伴随着咳嗽,十分影响演讲的发挥。

    尽管评分老师都知道他们原本的水平,也知道生病是意志力以外的因素,打分的时候应该稍稍考虑一下。但最终效果毕竟摆在那里,也不能闭着眼睛包容所有问题,所以盛望和江添断断续续感冒了一个多礼拜,pk分数也上上下下起伏了那么久。

    这期间最矛盾的就是卞晨了,他10天里狂扫了7次pk分,一边激动高兴,一边又觉得有点趁人之危。

    反倒是盛望自己看得很开,对他说:“有得必有失,应该的。刚好提醒我正式决赛要加倍努力。”

    后面半句很有道理,前面“有得必有失”和“应该的”,就超出卞晨理解范围了,属于玄学。反正他没看出盛望“得”在哪里,又为什么说自己“该的”。

    不知不觉集训已经走到了尾巴,正式决赛的考场并不在这所学校。集训营的老师安排好了行程,40个学生都要北上。

    临出发前,盛望终于得空去了一次山后的长街顶头,那家因为装修歇业好几天的店焕然一新。他把手机里那张合照导了出来,一共洗印了两张。

    其中一张给了江添,另一张他要放进那本相册里。

    他刚满17岁,一共有18张照片,最后这张是一场意外也是最大的惊喜。

    相册每页都是洒金硬纸做底,上下两块透明膜。他把这张合照塞进透明膜之前,忽然生出一些想法。

    他问江添:“照片右上角的年份是你写的么?”

    “印的。”江添说,“这个纸面哪那么好写。”

    “行吧。”盛望又问,“那我要是想写点字呢?”

    江添想了想说:“写反面吧。”

    “反面往里一塞就看不见了。”盛望说。

    “你要写什么?”

    江添这么一问,盛望愣了一下又失笑道:“哦对我傻了,本来也不是写给别人看的。”

    他抓了一支笔,把照片翻过去,迎光看了一下人影轮廓。在他自己背后写了一个字——我。

    然后在江添背后写上了剩下的字——我喜欢的你。

    我和我喜欢的你。

    江添就站在旁边,看着他认认真真写下这句话,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些挣扎、反复以及所谓的理智都太傻了,傻得像他又不太像他,倒不如放肆一点。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

    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监考官tn4个;檀痕、欢脱耍宝2个;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天天家的七七、gin、沉默星云、羌竹白白、乌托邦的尸与海、游惑、梦殇琉璃雪冰晶清馨星、临萩、lana木子、格小楠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三段式5个;檀痕、不涂黑色指甲油的小朋、renaissance2个;微光o、移景、兰兰妈妈、clavin.、尤南_、十里红莲艳酒、盐水鸭不甜、宝宝就是二米二?、訸子、cbaek_soo、罐装望仔好添~、36773197、羽兮、黄暴荷、_槿、39765436、二八巴巴喝甜旺、澜水白川、瑶琨、沐沐、寒尘子、新词、久于歌、灰原绫哀、姜绸与夏、summersam、yuzuruuuuu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尘子6个;言4个;宋徽。、柠檬秋刀鱼、民政局、松子醒醒、turtledove、町疃鹿场3个;哈牛、心宽腿长双商在线、一随二安、liquid、西楼谢俞、少女力战士、米良、君离笑、一坨不明生物、福西西阿呆姆0616、罐装青梅添樱桃°、团团、榆森s、还乡去、vicissitude、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黑幼2个;空想肥闲鱼、东方镜君、。添添喝望仔^3^。、岁玖、39830393、最爱草莓和可乐、慕雨、索克萨呆、甴里里、小茄、lkmjni、神说要有光、berrybaek、a考官的耳部挂件、yoruuuuuuu、十七、吃吃吃、糯米燕、锦鲤阿俞、张进宝、deities.、大台、38886112、瞎哥哥、清瑜家的小兔叽、二十二kkw、景岚、江添盛望今天亲亲了吗、热水、lloyds、estate.、啊噗噜派、沈巍、纯粹、头牌的助攻、久久乘法表、deirdre、行水及泱、淋雨的带鱼、深呼晰是真的叻、小泳池、六水、lastthewilds、一个风、油炸玑爪、长安、宗吾、究极看文爱好者、100、红日、无趣、望添啾惑、城桉、作精钟宛、银杏叶、添哥的旺仔牛奶糖哦耶、芥白苏、sakura、北子的小迷妹、泰顺心、弥海砂、清莳鬼、36039236、25066399、秦栩、琋瓜、沐沐、是帆动、豆砸、养猪大户阿花、彼岸无花、晓镜、krisyeol、清昼亲木叽、万般忧乐、添哥是个粘人精、沉箱、不搭、雪云滴血、..、今天也很烦心、软榻、jasonna、红老、玉阶生白露、轻叶叶叶叶、第四纪遗民、哥斯拉啦啦、玖零、30596510、一个没得感情的杀手、还不努力吗、玫瑰手杖、鸭鸭呀、阿易、青柑、江未眠na、雾白、哈哈(?w?)、夏天的西瓜籽儿、金亨亨の衍衍儿、小兔子乖乖、费嘟嘟的酒柜、洛洛微雪、林子真是大了、suge、想吃汉堡薯条、蒋丞选手、嘟噜噜、尹尹花花痴痴、星辰辰辰辰辰、啾惑望甜、ydfq、林醉、冬雪的十四行诗、罚酒饮得、汤圆、泥巴、啊啊啊、甜甜牌望仔、磕磕、今天江添盛望在一起了、不文、姐妹们快给我推文!!、新词、28749437、尤南_、肆俟、小猪玛卡巴卡、破喵喵-、我能瘦到90斤、宝宝就是二米二?、颜与海、大大更新了吗、22603947、阿黎、简星星、星析、九溪、29870382、鹤钥、叁角小鱼、阚星.、我超帅、初蔻、chiu、路小葵别吃了、亦吳、有舟来、落溪aloha、在小号咆哮、今晚吃红烧肉、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净书、旺仔牛奶、piscesrunnin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苏冉214瓶;在不表白就要死了135瓶;乌托邦的尸与海99瓶;是沈欧鸭97瓶;hjh90瓶;眼底有笑溢_61瓶;一条乱码、至此终年、秦思宇60瓶;海里的海狸、沉祁59瓶;九溪51瓶;汪汪汪、墨香铜臭铁窗泪、cc50瓶;3048273549瓶;小朋友48瓶;ロリ47瓶;东楼贺朝西楼谢俞44瓶;归一、叶咂、嗯40瓶;沈巍38瓶;グール~37瓶;不吃白萝卜、吴家阿邪、放心去飞30瓶;清风送与归29瓶;loveday25瓶;�茗柒、前前前世、鹤钥、吴污污、smallball、lynus71、。、烟云澈、暖亦、哆儿滚、ts圈外女友、钓船归、牛奶苏打水、是帆动、第四纪遗民、溯彦惜之、璃子啊、一只嘎哩果、一目杉叶、争渡、仙哥、瑾玉、ellen、岚岚岚絮、为你画地为牢、江边一条鱼、不说话、落花时节、立于花下20瓶;林无隅、宋池19瓶;胖妹韩小希、软软暖暖的被子君、阿楚、木叽木叽秃头叽17瓶;李轩、穆穆良朝16瓶;。添添喝望仔^3^。、vv、小匕禾页、发糖带刀、恒子15瓶;棉花糖好甜呀11瓶;缱绻、40101808、隰有荷华、毛豆、我磕的cp是真的、云雾菌、陵名九儿、⊙特困567⊙、小鸽子、我才不要吃香菜、肖亚琴、在小号咆哮、陆笙、朝哥的背影、毛西、柒语、一个不拿拿、盛望盛望不负众望、harrietttt、莱茵生命官方认证、山温水软、祁醉今天做人了吗、给我一本书、vivian、苏苏、残忆、蘋蘋、慕茗葸、龙俊亨夫人的不二人选、王芬、半缘、西红柿炒鸡蛋、鱼肚白、大台、小满、琚皖qaq、辞浅、飞鱼、铁憨憨、罐装望仔好添~、山河txt、咸鱼少女乔布斯、迷鹿酱~、一粒糖、渺茫、少女力战士、星呀兴呀、江未眠na、星辰、墨雨儿、拉莓草的瓜西、浅夏、云韵叆、慕龙mio、turtledove、千余、小汽水、快乐男孩、噼里啪啦、肖筱韵、星河滚烫、瑶妈妈、阿慕、微光逆影、颓唐散如风、40304626、少在这里给我ky、hebaodan、景邺、山奇日闲君、40095768、归去来兮、夙夙、青衫、情终是个大坑、月永胡巴、初梦谜夜、绒毛、糖酒麻薯冰淇淋、陆照曦、清鸿丝、甜酒llee、雲譎波詭10瓶;欣辰墨点、不要做梦9瓶;许长影8瓶;熊猫眼、包子、小仙女、荻飒、野猫、哈哈、旺仔牛奶、nekoohoh7瓶;胖娃儿胖嘟嘟、灰原绫哀、半、音速索尼克、火辣甜心、你的甜心、逢凉。、310153576瓶;doki_amio、客行悲故乡、小草莓、徐虞、添盛一对、因果_ying、隅聿雩、雨夹雪、大米、沙雕网友、ninini、喵爷、萤珏、薇、小猪玛卡巴卡、咸鱼鱼不想翻身、33937978、如你对胃、秦熠叫你写开题、万里云山入浩歌、沐沐、……、哆啦未归、从心之人、-點點。、清酒、西淮、丙二酸二乙酯、麦、停云、estate.、xiaoten、存活派、y、苏沐、林桃浪、阚星.、拾一、perple、则望、小繁丫头、小r、啊臣、蝶起?、顾小白、不见十五日月、michiyu、半壕春水一城花5瓶;阿也、有点冷、木子丰、一条咸鱼路过、许南乔、猛虎嗅蔷薇、迟迟谌、闲云野鹤、究极甜食怪、阿芷、我觉得都挺有趣的、阿花、halfsummer、花海里的少年一路向北、激素小西瓜、嘿嘿嘿、我做的鸡蛋羹好难吃、小桔灯、今天望江在一起了!3瓶;小小温温、鴦姎婸、行云流水、夏天、天凉睡个好觉、轻筠、辻凛、36773197、torta、大木瓜一只、破昵、37262909、liquid、黄钟、coolwater2012、添哥爱喝望仔牛奶、柏万千、猫儿、heimdallr、pikachu_monx、爱吃粉、天上有一只皮卡丘、榴莲牛奶、咩咩咩、林将军和工程师001、398721092瓶;简书、兰陵昕薇、溪午不闻闹钟、asuna?、想被甜昏、飒飒、杳杳即长暮、喵如玉、胖胖、沂水、寇然然、刀下留人t^t、喜欢蔷薇的老虎、陈先先、萧晓晓笑、云深不知处有你、朕打赏的都是大神、雀石、冥芲、末烟、我爱望崽、懒得想名字、36721048、aj安、xqgg我可以!、林岫、玥是小乖乖、冉、懒得想名字、长长那个颈鹿、楚楚君、sherlockkw、桃花四散、anngrass、crystal丶祈泺啊、田田、云深何处、瘦10斤就改id、九忆纪、沁然微雨、蓝浅、阿呆大可爱、silver、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拾叁、哦、问酒。、猫小罗、苏晴柏、霜·刃、霜雪吹满头、江谂、栗子味羊驼、山治的圈圈、七颗柠檬非茶、云吞椰子、夏天的西瓜籽儿、洁癖小敷衍往西、花无妄、惊蛰的sunshine、嘟嘟、omiya、木木_lin、金亨亨の衍衍儿、ccsszx、罐装、航航小可爱、雪の恋、冰璃、江毓、梅子不萌、苏瑾、今天江添表白了吗、宝宝就是二米二?、东哥?、曼梵、嫦娥的胖兔子、轻亦歌、萝北、樊篱遇、今天看完更新了吗?、是姜辞呀、江添盛望在一起了!!、dawn、腐女无敌爱bl、俞哥唐时望仔殿下路哥、迷雾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