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74、腿麻
    作为一个病人,江添真的毫无自觉性。

    盛望找好医务室,去厨房新倒了一壶水插上电——免得药买回来了却只有冷水可以喝。结果出来一看,江添已经起床了。

    他的书包倒在床上,拉链口大敞,里面塞着被盛望霸占了一夜的演讲稿。他一手抓着书包拎带,坐在床沿低头缓和着晕眩。

    他大概听到了盛望的脚步声,哑声说:“给我五分钟。”

    “什么五分钟?”盛望愣了一下,“你起来干嘛?”

    江添说:“上课。”

    盛望:“???”

    “假都给你请好了上什么课,躺着。”盛望大步走过去,想把书包拿走,江添让了一下。

    他睁开眼说:“没那么夸张。”

    “你人在我手里,有没有那么夸张我说了算。”盛望把当初江添的话原样还了回去,他抓着书包另一根带子,虎视眈眈,“你躺不躺?不躺我扒你外套了。”

    江添有点无语地看着盛望,目光从散乱的额发里透出来。也许是脸色苍白的缘故,他的眼珠比平日更黑,带着几分病气。

    又过了片刻,他终于觉得这种对峙冒着傻气,收回目光撒开了手。

    盛望当即把书包塞去了上铺。

    “你先躺一会儿,热水在烧了,估计得要个几分钟——”盛望套上外套,从柜子里翻了个运动小包出来斜背在背后。

    他还没交代完,就被江添打断了:“你去上课?”

    “啊?”盛望愣了一下:“不是,我也请假了。”

    “那去哪?”

    盛望晃了晃手里的校园指示图:“去医务室给你拿药。”

    江添从他身上收回视线,偏头咳嗽了几声说:“不用药,喝点热水就行。”

    “我烧的是自来水又不是十全大补水。”盛望把领子翻起来掩住下半边脸,“你要这样我现在就想办法传染过来,然后咱俩对着喝热水,看谁先靠意志力战胜病魔。”

    江添:“……”

    看着他终于老老实实躺回床上,盛望满意地出了门。学校医务室靠着学生宿舍,离山前的教师公寓有点远。他一路跑着过去的。

    医务室没那么多繁杂的流程,代人拿药也没关系。值班的有两个老师,其中一个问他:“什么情况,怎么发的烧?”

    “应该是洗到了冷水澡。”

    “这种天洗冷水澡?”

    盛望垂下眼,沉默几秒才点了头。“嗯。”

    倒是对桌那个值班老师说:“哎你还真别说,今天这是第三个来拿药的了。前面教师公寓昨晚不是停水了么,真有洗到冷水澡的,不过那两个没发烧,就是嗓子疼,”

    “哦,我说呢。我以为又是哪个学生受不了来骗病假的。”老师抱歉地冲盛望笑笑,说:“我去给你拿药,等一下啊。”

    大概是怕学生乱吃,校医院给的药量并不多,但额外塞了一支体温计。盛望收好药,老师刚想再叮嘱一句“要是怕好得慢可以来挂瓶水”,就看见他背上包一步三个台阶已经下去了,然后三两步便跑过了拐角。

    盛望匆匆奔回宿舍,一开门,某个没有老实躺着的人被抓个正着。江添站在洗脸台边,他大概刚洗漱完,手里还拎着毛巾,身上有清晰的薄荷味。

    “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盛望跑得有点热,他把药和粥搁在桌上,撸了袖子转身就来逮人。

    江添无话可说,一声不吭从那边出来了。他站在桌前,从打包袋里拿出两盒粥,把其中一盒推给盛望。

    “老师说这药一次两颗。”盛望拆着药盒,忽然狐疑地看向他哥:“你洗脸用的冷水还是热水?”

    江添分筷子的手一顿,淡淡道:“热的。”

    盛望伸手过去碰了一下,一片冰凉。

    江添:“……”

    盛望:“你当我是智障么?”

    江添眼也不抬,把勺塞他手里:“吃你的饭。”

    吃个屁,真会转移话题。盛望心想。但他只要听到江添低哑疲惫的嗓音,就压根绷不起脸来。

    盛大少爷自己生病格外讲究,但这样照顾别人还是第一次。病的人是江添,他就恨不得把所有能用的退烧办法都用上,难免有点手忙脚乱。

    他盯着江添喝了粥吃了药、第二次老老实实躺回床上,这才坐在床边换鞋。

    他刚站起来手腕就被人拽住了。

    “又干什么?”江添问。

    “去楼下买点东西。”盛望说。

    江添滚烫的手指松了一些,顺着手腕滑落下来。他掀开被说:“我跟你一起下去。”

    “你下去干什么?”盛望眼疾手快捂住被子边,“我就买点棉签或者棉片,刚刚看到洗脸池旁边架子上有酒精,涂一涂能快点退烧。”

    江添皱了一下眉:“没那么麻烦,吃药就够了。”

    “以前孙阿姨会给我涂点在额头和手臂上。”盛望说。

    “我不用。”

    “你散热格外快么?”

    “对。”

    ”……“

    之后盛望几次想要再做点什么,都被江添一票否决了,张口就是不用、不要、别去。这人平时就又冷又硬,生了病简直变本加厉。

    起初盛望以为他是倔,死要面子不肯承认生病了,或者就算生病了也要显得身体特别好,喝喝水就康复了。

    后来他靠着琉璃台等新一壶水烧开,顺便搜索周围有什么适合病人吃的店,不知不觉在厨房呆得有点久。这期间江添两次下床过来,一次拿着杯子说要倒水,一次说碰到床栏里侧沾了灰来洗手。

    盛望纳闷很久也没想通这灰是怎么沾上的。于是拎着新烧好的水回到床边继续盯人。这次他坐了很久,江添都没再要过水喝,也没再下过床。

    直到某人扛不住药效终于睡实过去,盛望才在某个瞬间忽然意识到,他哥可能不是要面子,而是生病了有点粘人。

    其实不怪他后知后觉,而是没人会把“粘人”这个词跟江添联系起来。可是一旦联系起来,就会有种奇妙的效果。

    盛望离开凳子撑着床沿悄悄探头,江添面朝墙壁侧睡着,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好像又恢复了平日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盛望在心里默默排算:有机会在江添生病的时候照顾他的,除了丁老头就是江鸥吧?不知道江添对着他们会不会这样。

    直觉告诉他不会,但他又认为自己的直觉不够谦虚。

    谦虚一点,他可以排前三。

    大少爷瞬间高兴起来,长腿撑得椅子一晃一晃的。不过他没能高兴太久,因为某人睡着了也并不老实。

    发烧的人忽而冷,忽而热,退烧的过程中很容易觉得闷。盛望生病的时候睡着了也会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江添就是他的反义词。

    这人睡着睡着,被子就从下巴退到胸口。有时候闷热得眉心直皱,他会把上半截被子直接翻下去,压在胳膊下。

    一小时里,他掀了6回,盛望给他捂了6回,期间还差点把他给捂醒了。

    最后盛望一脸头疼地站在床边,低声说:“是你逼我的啊。”

    他从柜子里又抱了一床毛毯出来,给某人在被子之外又加了一层封印,掖得严严实实……然后自己爬了上去。

    他拽了上铺的枕头当腰垫,背靠墙壁横坐在床上,抻直了两条腿隔着被子压在江添小腿上,假装自己是个秤砣。

    自此以后,江添睡得异常老实,连翻身都没翻过。

    他这个位置格外好,阳光正好笼罩在这里,晒得人懒洋洋的。他讲义看得昏昏欲睡,便从上铺床头摸了那本相册来翻。

    来来回回不过十几张照片,他却能翻上好久,久到江添一觉睡醒,移坐到了他旁边。

    “还难受得厉害么?”盛望用手贴了一下他的额头,又把手边的电子温度计递给他,“好像没早上烫了。”

    江添跟他并肩坐着,皮肤的热度隔着布料传递过来。他把温度计在耳边靠了一下,说:“好多了。”

    温度计“滴”地响了一声,他垂眸看了一眼示数,把显示递给盛望看。不到38度,是比早上好不少。

    “饿么?”盛望问。

    江添摇了摇头。

    盛望说:“那我去给你倒点水。”

    他刚要起身,就被江添按住了。他说:“不想喝。”

    鉴于之前关于“粘人”的认知,盛望自动把这话翻译成“陪我坐一会儿”,于是他老实下来,没再忙着下床。

    江添垂眼看着他翻开的相册,问道:“干嘛一直看这页。”

    盛望指着最后那张有他背影的照片说:“感觉少了一张。”

    江添愣了一下,问:“少了哪张?”

    盛望拿起旁边的手机举了起来,抓拍到了江添看向手机的那一瞬。

    照片里,两个男生并肩靠坐着,初冬明亮和煦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温柔地掩住了那几分病气。盛望弯着眼睛在笑,意气飞扬。江添刚巧抬眸,薄薄的眼皮在阳光下几乎是透的。安静却鲜活。

    “好了。”盛望闷头调出照片,冲江添晃了晃说,“现在齐了。”

    “刚好这下面还有一格可以塞照片,晚上找个店把它打印出来。”他说着便想把腿盘起来换个姿势,结果刚曲起一条腿,表情就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我靠,嘶——”

    江添瞥眼看向他:“干嘛?”

    “腿麻了。”

    江添看他哭笑不得的模样,问道:“哪条腿麻?”

    “两条。”盛望头抵着那条曲起的,“全麻了。”

    江添无语地摇了一下头,伸手去捏他另一条腿的肌肉:“你坐了多久?”

    “两个多小时。”盛望瓮声瓮气地说。

    “不知道换一下姿势?”

    “忘了。”

    ……

    盛望头抵在膝盖上,任江添捏着伸直的那条腿。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曲了一下膝,伸手摁住了江添的手腕说:“别捏了。”

    江添顿了一下,偏头问道:“好了?”

    “不是。”

    盛望答了一句便没再吭声,好几秒才抬起头来。他松开了手,腿上属于江添的体温停留了片刻,收了回去。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屋里没人说话。

    盛望曲起腿,手肘架在膝盖上。他在擂鼓般的心跳中垂下眼,等周遭的暧昧和躁动慢慢消退。

    某个瞬间,他模模糊糊意识到他跟江添的状态其实有点怪,明明彼此心知肚,却好像依然有点暧昧不清,以至于他总觉得那层亲密是浮在空中的,一直没能落到地上来。

    他闷着头安静了好一会儿,忽然拨了一下江添的手指,说:“哥,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金色湖畔的涟漪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折溪岚2个;clavin.、福西西阿呆姆0616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白芷、檀痕2个;一点不剩、baiyi、给我输点葡萄糖/茜茜、环树旅行者、是纯真不是纯甄吖、蜡笔、咸鱼子、游惑、汤圆、tangstory、岸火、40737280、zz、我不想画图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檀痕5个;慕闻、木苏里今天么么哒了吗、折溪岚、看文苦苦利于沙雕病、盛望江添在一起了吗、arrivederci、是甜甜的旺仔、二八巴巴喝甜旺、訸子、奶源、月老、siesvan、我爱脆皮鸭文学、hdhnfd、十里红莲艳酒、墨杨、东楼贺朝西楼谢俞、gin、polaris、_槿、系、是纯真不是纯甄吖、莫白、夜深人靜時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段式9个;青剑负雪7个;松子醒醒、柏川浅小辰、辞浅而情深、清昼亲木叽4个;町疃鹿场、orange777、一只来自深海的鱼、jasonna、岩盐芝士、习洛、浅、黎、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倾倾倾倾倾渝漠3个;100、喝一口望仔牛奶、韩清、estate.、盛望江添在一起了吗、尤南_、顾南顾万里、檀痕、君离笑、濯缨、言、小菲、心宽腿长双商在线、yyjqszd、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浅柒、咸鱼子、要吃一个大布丁、gin、仙仙仙仙仙仙酱x、寒琑裘、siesvan、38558808、南乡子兰、llllyx、木苏里的小娇妻、茶暖衍香、iris、民政局登记处小王、kifeyue、望添啾惑、折溪岚2个;我们家老胡最帅、小钱、看呀看呀看、光明神法厄的小迷妹、为花花打电话的每一天、江南.、果然有乐趣.、嘟噜噜、深呼晰是真的叻、暖暖、咔咔南狸、知书、我好想睡觉、是阿辞啊、泰顺心、莫名、白团团、赵三圈、尹尹花花痴痴、星倦、柏小舟、改个什么好、是岑末鸦、费渡渡、甜甜望仔、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顾安安笙、青柑、杠杠杠杠杠杠子、罗小黑嘿嘿嘿、鸡狗腿子、procrastination、还乡去、蓝慷、yoruuuuuuu、米良、adherent、呜呜呜、热水、20273949、宇宙观光客、郎三、玖零、罐装望仔好添~、管蟲喵喵喵、简书、脑袋长砖、付与春将去、清欢、瘦10斤就改id、第四维、33946641、喝一口、cielo、添哥的旺仔牛奶糖哦耶、子系中山狼、是纯真不是纯甄吖、underthesea、梦殇琉璃雪冰晶清馨星、暮染烟岚、青木爱丽丝、费嘟嘟的酒柜、张进宝、越吞河、锦鲤阿俞、一个风、某某超好看、小藝射日、旺仔你醒醒添哥喜欢你、哈哈我要考试、冬眠冬眠、季衍、快乐追更银河、非退堂鼓脆皮鸭女孩_、一方鎏白、家里没矿也要氪金、空白格、东方镜君、夏卷卷儿、星诉.、三心心心、给我输点葡萄糖/茜茜、40683310、系、草上飞、贺海楼的腿毛、未夜、初蔻、洴洱、今天我嗑的cp亲亲了吗、西楼谢俞、maruko、冰影、长安、equinox、福西西阿呆姆0616、水母君、不知有冬夏、xpnote、晏几道、稚笙、如月乌有、索克萨呆、旺仔好甜、27526989、啾惑望甜、墨城白舍、甜甜的旺仔、京情人今天开始给宁宁、六水、妍^w^、沦落而成美、客路青山外、灵灵不磕cp会死、一块小糖饼、冬雪的十四行诗、我能瘦到90斤、sakura、黑吉、默、xqd、六月不吃芒果、慕大男神、秦栩、城桉、bonny、香味荀、少女力战士、甜甜的旺仔、深海里好眠、arrivederci、砸锅卖铁我还能追文、浅栀q1640879093、听说名字越长越可爱的、naux、犯人蛰蛰、甴里里、一坨奶油、究极看文爱好者、甜添的望仔、莫丶殇灬椛開、屿秋、_ad钙_、40737280、34007505、时恩、斑、瑟瑟欢喜、千冫叶、牛仔很忙、尹欢、mmmmmmmi、江苑、溫順的醬油君、xnyan、夏莫迟欸、幼儿园园花、气冬、秃头柠檬花、长白山的神木、东楼贺朝西楼谢俞、慕雨、浅浅吖丶、叽哩咕噜.、puppy、40596338、盆栽栽、沫儿嗷、瞎哥哥、星析、甜甜的望仔牛奶、长效驱蚊、小笛、小确幸、叁角小鱼、今晚吃红烧肉、zire、flyly、简星星、1127.、古交米贱、暮啾啾啾啾啾、foyle、月疏、甜甜牌望仔、rechalll、27774292、34592732、小猪玛卡巴卡、积极人生、玖月晞死没、空想肥闲鱼、叶昭、zy.?、扶风摇曳、小羊排、傋饴、关你西红柿、cos、不说、炸天王八能過、昂、二柠xs、溪凉、我的爱情何时有、崩圆iii、作业去死、球球球球球球球可、罚酒饮得、自闭中、赋冽、二千二、扶罗、-點點。、ju花残满地伤、池宥、不爱学习、小飞侠、青白、吾不为人矣、liquid、ncвet、零、kk、一随二安、我看到光、黄暴荷、笺烛、汤圆、柳锈笙、鸠。、wlz、浮灯千里、林子真是大了、.、joycelynn、嘲风风风风风哥.、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借我来路星辰119瓶;初九、无风.100瓶;ユメアメハジメ、几个字了94瓶;祸不单行92瓶;墨杨69瓶;感觉有点虐61瓶;3975052359瓶;记忆斑驳谁笑颜54瓶;小猪玛卡巴卡、叶舒翎、梨绮、北冥有鱼、穿堂风过、负相关50瓶;黑白柒柒48瓶;霖浅46瓶;槐安、游惑45瓶;吃草绿毛兔、辞瑾、凌昊阳、我爱望仔aaaaaa!!!!!40瓶;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干劲35瓶;38193128、南川柿子谷、南鸽一梦、浅草、檀旭、季钦钦、阮阮、晓月云离、fun、猫先生sirius、旺财、jxiwhfbfkso、翻车了鸭、囨森30瓶;江南.、拾棠29瓶;民政局登记处小王28瓶;嘟噜噜、初成27瓶;小熊维尼的小星星、啾祸~25瓶;写你入风24瓶;考官a.23瓶;吾妃叶修22瓶;泠水秋21瓶;云朝颜、循苦旅、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笨笔、陌路、唐臻.、山长水阔、子系中山狼、归路晚风清、r、今天是奶盖~、你们赶紧给我在一起、溜溜、南斋、wlz、。。。、槿蔻芍聿、油炸玑爪、沈晏鸭、焰魔只想磕磕cp、苏折尘、霜旦、jane、久安、piggie、泊舟渡、饭饭之辈、40240812、阿洛、鲭炴、大冬瓜、某某、二狗砸、、燕绥之的薄荷叶子、机智的叶叽、ゆい20瓶;今天吸居了没、彦莳19瓶;叽哩咕噜.、阿卡贝拉、沉默如周18瓶;清谷风16瓶;victoire、落落落寞、喵了个球、outgravity、热水、甜总江添、perple15瓶;篱梓13瓶;亦吳12瓶;3774861411瓶;折枝问柳、长堤折柳、戍戊戌戎、盐砸、允秋、引山、今天也要吃山肴野蔌、晚风为杆·、晏几道、八宝周、   �晶1ng.、枣夕抱紧方觉夏知许其、榛子酱、27526989、玖月、我有健忘症呢、兔子是个大总攻kate、mugglehuo、夜子ww、一点不剩、34371439、流流、游惑和林静恒猜拳、小二的瓜、猫诡呀、bamboo、晚七、真的吗我不信、。、景太太、xjl、嘟嘟、织瑾是小可爱、橘真琴、苌安、芪、灯、田柾国儿、温情yyye、顾小晚奈斯?、里涧子、ophelia.、泠风。、倾乾情殇、羽兮、一粒糖、兔、子小小小小小、自闭中、我名斯人、哼唧、喂喂喂、庭落远方徐、耽篱lilili、活着好烦、饱饱的兔仔、万受吴江是妯娌、dawn、笙声不息、常陆轩、林木惊鸟、不识、贺朝夫斯基、顾盼生辉、焱晞、千冫叶、顾宣、世不可避、东泠风正暖、白弦思、江添何时娶盛望!、do*7wn、尽晚、满庭芳、猫咪三三、清妍、黎璟、头秃就头秃、软榻、望仔牛奶要罐装.、盒子勋、鹤壹、少在这里给我ky、冰冰仔、潇潇~、zzzzzzz、豆花哟?、宋熙白、心大大滴坏、38573313、maruko、咘陌、你咬我啊、三月与景、艺兴一意、今天盛望改微信名了吗、因果_ying、鱼啊那个食、莫西莫西、eden、an、ad_l、稚笙、alsnail、ggad、路北、朱一龙的老婆、土拨呼、是神仙贝贝10瓶;不羁、言笑晏晏、脑脑大侠、壹伍叁、郁郁、成为光吧、溪羽9瓶;怀柯、kk、vvwvwvw、mie、sybr、欢、清明、二十七、sakura、ag、毛绒球、无8瓶;棉花糖好甜呀、宁不离、zouzou、冉九云、一条小白布~、hunlay、猪皮7瓶;斑马斑马、千千万万、小遇不小心、留白、臭臭、草上飞、insomnia、妄想吃星星、equinox、三哥是个大可爱6瓶;酸酸的柠檬精、不想取名字、浴夏、zzzyran、瞿嘉。、华灯初上、缩缩要抱抱qaq、包子、简书、咸鱼鱼不想翻身、贴纸、绝缘体、tutu、弦思、female°、skyscraper、ァ潜祈、39298464、俞哥唐时望仔殿下路哥、拾一、ncвet、哒宰和chuya、积极人生、长白山的神木、花燎、木可木、小金鱼、苏墨罹、籽籽、金鹭、浅辞、林程之、并瓦牙阝、飞丞不是丞飞、amy、gx、啾惑望甜、30872171、叶子、小桔灯、盛望盛望你好样的、寻渡、、滚5瓶;光明神法厄的小迷妹、仪嘉、是drunk啊、狗剩剩、尤里奥、花非凋零、虞欢、盛望的旺仔牛奶、子不言4瓶;torta、40662616、有匪、敲爱吃芒果、叫我小清新咩、yx.、朴嚓擦、圬匠、弃河、冰璃、桃止、皮卡然的十万伏特、又亦、爱吃粉、夜有流光、f系少女、蓝胖子、花han鱼、陈狗3瓶;七彩狗屎、林子外、迷雾、梨子塔、blink、29495870、啊臣、sherry、团团、砸锅卖铁我还能追文、小幽幽、炸了毛的大头娃娃、asuna?、肉一是一二、先生家的阿悦、豆奶书虫、心光似火、暖暖的小毛球、3个八、夕辞、沂水、lunior、一叶障目、小小温温、提线木偶、城桉、木木、陈姿如、godagod、天凉睡个好觉、峥嵘、舌辛门木、苏晴柏2瓶;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航航小可爱、丞哥的大五花、星倦、o.、雪の恋、王小明、阿呆大可爱、撷怜汐、autism、阿楚、30726040、田田、krayee8、江添盛望在一起了!!、oi、36994986、雀石、弦羽鱼、拾遗、贺良人、thrcly、洛洛时洛洛、哦、秦艽、幼时毛茸茸、mlh、祁御我大爷、纵小花、玥是小乖乖、啊啊啊啊啊、腐女无敌爱bl、是姜辞呀、树禾、梅子不萌、天上飘的云、木子丰、芮芮、爱吃糖的猫、ice懒语、添哥爱喝望仔牛奶、厍潇、林无隅、今天又是等更的一天、我想拥有江添的成绩、赵三圈、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八边、嫦娥的胖兔子、花无妄、萧晓晓笑、咕咕飞呀、可乐味儿仙女、南柠、爱吃冰淇淋的吃瓜群众、25627987、江添你怕个屁!、30904351、晏归、宇宙无敌美少女、今天看完更新了吗?、子陌、宋风君、大宝菜、star、皎荼、yuko、糯米团子、杳杳即长暮、无风仍故故、懒灯君、silver、liquid、唯诺安、睡不着的小仙女、安静如鸡、江谂、_kira_i、aj安、yuki、樱花树下,不悔、羲和祭、陈先先、无忧无虑的看文、泫森、喵如玉、尹欢、crystal丶祈泺啊、魔法秃头莉莉卡、樊篱遇、冉、kt16、夏天的西瓜籽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