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70、野草
    江添的手下意识撤开一些,体温顺着指尖往下滑了毫厘,又被盛望反手扣住了。

    我听见了你说的生日快乐,也知道你在夜色里伸出过手。盛望哑声说:“我抓到你了。”

    我已经抓到你了,所以你不能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

    木质楼梯发出吱呀轻响,脚步声有点急,最后两阶几乎是一步跨下来的。盛望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从上铺匆匆下来了。

    他还没想好要问什么、要说什么,就已经站在那个人面前了。

    江添没再背靠着床栏。他坐在床上,右手架在曲起的膝盖上,肩背微弓,月光斜穿过床铺,擦着他落下一片银白亮色,他却坐在影子中。

    那只牵过盛望的手垂落在身边,长指半弯。他垂着眼,目光就落在掌心的那片虚空里,沉默着出神。

    直到盛望的影子歪歪扭扭投落在那片床单上,他才抬起眼。

    盛望忽然就张不开口了。他看着江添的眼睛,心跳得很快,胸口满得要炸了,脑中却一片空白。

    他们同时陷入安静里,刚刚手指纠缠的那份亲昵在这一瞬间疯狂生长,野蛮而无声,顷刻填满了整个房间。

    没人看得见,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

    他们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

    江添低沉的嗓音在夜色里有些模糊:“什么时候醒的?”

    盛望胸口起伏,明明只是下了五六级台阶,从床上跑到床下,他却像走了三千里。

    他说:“早就醒了。”

    你抓住我的一瞬间,我就醒了。

    “为什么不出声?”江添说。

    盛望说:“你觉得呢?”

    江添眸光动了一下,轻得像呼吸或心跳引起的震颤。

    盛望看着他,不知为什么有点忍受不了那种突然的沉默,哑声说:“我以为你说出去一下是指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就到处转着等你,结果左等右等也没见你回来,就爬上去了,想玩会儿手机。”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说:“没想到那酒后劲太足,不小心睡着了。”

    他静了片刻,说:“其实一直都没睡实。”

    说的时候没觉得,仿佛只是随意找了个话题。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这些话带着几分抱怨,就像故意说出来让江添心软一样。就好像如果不说点什么,这一晚就要戛然而止似的。

    理智对他说,别开这个口更好,这晚的事其实就该那样戛然而止。

    但他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句:“你不是说拿一下东西么,为什么去了那么久?”

    江添看了一眼自己腿上搁着的纸包,说:“因为本来要明天才能拿到。”

    盛望愣了一下:“礼物么?你不是说没有?”

    “骗你的。”江添说,“怎么可能没有。”

    他捏着那个纸包的边角,很轻地蹙了一下眉:“但是我不太擅长。”

    “什么?”

    “不太擅长给人准备礼物。”

    “不用擅长。”盛望说,他垂着眼拿过那个纸包,撕包装的时候说:“你送什么我大概都会高兴。”

    纸包得很厚,大概怕撞皱了边角,或是淋雨受潮。盛望拆了两层,终于从剥开的地方窥见了礼物一角。

    那好像是个皮质的封面。

    他差点以为又是一本笔记,全拆完才发现,那是一本相簿。现在照片都存在手机云盘里,他自己根本没用过这样的东西。

    但他记得,曾经在某个闲聊的间隙里,他好像对江添说过,他很喜欢看丁老头的那个旧相簿。

    手机会坏,云盘东西太多太杂,那些记录了某个时间点的照片淹没在浩如烟海的数据里,如果不是碰巧要找东西,他根本想不起来去看。

    以至于他有时会觉得过去16年的时光模糊不清,他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去过哪里,又曾在哪久住过。

    宿舍里只有月光,江添起身走过来拧开了桌边的台灯。盛望借着光看到了相簿全貌。

    这个相簿有点特别,封面是一张速写,画的是他头像常用的小红罐,像是给他特制的。

    他牵着嘴角笑了一下,然后翻开了第一页。

    他其实没想好相册里面会放着什么照片,但看到第一张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那是一张老照片了,也许是器械限制,清晰度不如现在那么高。但街边树木和行人都有光的轮廓。

    对,照片里没有某个特定的人,而是一条热闹的街。

    盛望刚开始有些茫然,但很快他便注意到了角落里的路牌——那是白马弄堂那座老宅外的大街,他的家门口。

    照片右上角,有人在边缘处写了一个年份。

    盛望模模糊糊意识到了什么,又翻开了第二页。那是一座商场,在某个十字路口的交界处,车流在那里交汇,阳光照在玻璃上,明晃晃地连成了片。

    同样,这张照片右上角也写着一个数字,在第一张的后一年。

    他忽然想起某个等车的清晨、某个往政教处走的傍晚,还有其他一些瞬间他对江添聊起的话——

    “我小时候特别能折腾,经常大清早把人闹起来。”

    “然后呢?”

    “然后来这条街上视察民情,一定要从街这头走到街那头,看到大家生活安定,我才能回去睡回笼觉。”

    “为什么是这条街?”

    “因为热闹。”

    ……

    “看见那个十字路口没?以前这里是不是有个商场?小时候听我妈说过,外公还没去世的时候,我天天撒泼打滚闹着要去逛街。”

    “逛得明白么?”

    “两岁啊,当然逛不明白,就是去微服私访,天生皇帝命,没办法。不过商场已经没了,也不知道哪年拆的。”

    “去年拆的。”

    “那我转回来得真不巧,要是早一年,还能来回味一下。”

    ……

    盛望一页一页往后翻,右上角的数字一年一年变化着。他在照片里看到了很多条路,家附近的、小学附近的、初中门外的。然后他到了另一个省市,又看到了初三常溜去吃东西的那个校门、高一那个学校的花街。

    最后一张拍于今年,照片是附中西门,可以看到学校门额上的大字,穿过门是一条横街,街边有条窄道,有个卖煎饼的小车常年停在那里,那是梧桐外那些长巷的入口。

    照片的另一边,是他最常去的便利店,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喜乐。

    这一年对他而言最特别的地方,就都在这张照片里了。

    通往喜乐的路上有个男生单肩搭着书包的背影,他抬着右手,像在招呼身后的人。

    那是盛望自己。

    从出生第一年到第十六年,他走过的路都在这本相簿里。他自己已经弄不清了,没想到有人悄悄地帮他找全,然后封存在这里。

    这里面每一条路都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每一年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盛望垂眸看着最后一张,很久都没抬头。

    他背手关掉了台灯,整个宿舍又重新陷入夜色里,照片变得模糊不清,他飞快眨了好几下眼睛。

    又过了很久,他才转头问江添:“从哪弄来的这些照片?”

    他声音比之前还哑,带了极为轻微的鼻音。

    江添靠在桌沿,就在盛望身边,肩膀碰着肩膀。他眼睛里有月亮的颜色,清亮一片,但一垂眸就全部掩进了深处:“找的,曦哥帮了点忙。”

    盛望又问:“最后一张什么时候拍的?”

    江添说:“不记得了,很早。”

    盛望点了一下头。

    过了片刻,他说:“为什么跟在后面拍我?”

    江添没说话。

    盛望:“干嘛对我这么好?”

    江添沉默很久,眉心蹙了一下又松开,说:“我是你哥。”

    盛望又点了一下头,这次他安静了很久,久到江添撑在桌沿的手用力攥了起来,骨节泛了白。他才开口说:“那你之前来抓我的手也是因为你是我哥么?”

    江添没再给出新的解释,反而长久地沉默起来。

    刚刚那个相簿看得盛望情绪有点重,酒劲又翻了上来。他觉得自己其实很冷静,但话却一句比一句冲动。

    江添每一次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的心跳就会更快一点。

    也许是肩抵着肩距离实在很近,又或者只是错觉,他觉得江添的心跳似乎也很重,跟沉默的模样截然相反,像平静海面下翻涌的波澜。

    他听了一会儿,转头看着江添说:“哥,你心跳跟我一样快。”

    江添很轻地闭了一下眼,像是想把暧昧和冲动阻隔在外,但当他再睁开,眼里的情绪却变得更浓重了。

    “别叫这个。”他转过来看向盛望。

    因为对视着的缘故,距离显得更加近在咫尺。盛望鼻息变得有点乱,忽然就没了节奏。

    他看见江添目光往下瞥了一瞬,落在他鼻尖以下,但又克制地收敛回去。

    盛望很轻地眨了一下眼,“你刚刚自己说的,所有都是因为你是我哥,为什么现在又不让叫了?”

    江添终于还是把目光转了回来,他看着盛望,微垂的眸光里有纠缠难抑的情绪。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开口道:“因为我会觉得我疯了。”

    说完,他偏头靠了过来。

    月光透过窗玻璃,在桌角地面积成一片,像被切割的几何图形。

    窗外不知哪个宿舍的人还没睡,也许是夜谈也许是玩闹,模糊的笑声响在夜色里。

    屋内两个男生并肩靠在桌边,手指撑攥着桌沿,交错的鼻息带着轻颤和试探,他们吻着对方,青涩而迷乱,炽烈又安静。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

    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卷完~下一卷樱桃。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小米粒、监考官tn、平芜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雨宫妹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雨宫妹4个;星子后排求添望gkd!、爱与爱丽丝2个;夜雨雨雨、baiyi、二十二kkw、欢脱耍宝、田子晟、凡小良、ju花残满地伤、盛望天下第一可爱、盛望江添在一起了吗、哔哔哔哔哔啵、檀痕、环树旅行者、陌尘、犯人蛰蛰、耳朵看见了、sodeno、懒懒懒懒懒懒小兮、半、等一个响亮的名字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团团团子33个;林子真是大了、b612星球住户-、_槿、檀痕、罐装望仔好添~2个;吧唧一口雩、妖西西西西西西、青木台、每天起床犯困、陆辞、沈巍、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墨青白、在小号咆哮、桉、欢脱耍宝、阿离、陈烦烦、莫笑君、黄暴荷、雨宫妹、旺仔牛奶、花农、杠杠杠杠杠杠子、539、renaissance、訸子、小藝射日、顾长陵、球球球球球球球可、酥有何、甜甜的旺仔牛奶、三五在东、summersam、nextjen_、困倦乏眠、西楼谢俞、满鱼、喝一口、lana木子、椏小迷、小添请来瓶望仔。、某学家、巧克力化了、27704292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0013个;言、王大厨的贤内助7个;柠檬秋刀鱼6个;空想肥闲鱼、鱼豆腐、阿柒姑娘v、秦熠专注按头十八年、江添搞快点5个;可爱的小咸鱼、加冰的奶油焦糖摩卡、江。、君离笑4个;暧昧的沙、遇澜、橘子果冻双皮奶、清昼亲木叽、锦鲤阿俞、sean、栉名梳子。、心宽腿长双商在线、looper、移景、皮卡布3个;添哥太会了我的妈啊、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松子醒醒、40087368、清莳鬼、哇咔咔、40449482、盛望江添在一起了吗、町疃鹿场、汩茶、一篮咸鱼干、汤圆、顾长陵、二八巴巴喝甜旺、下雨天、东羚雀、汶希希、影影咋芥末可爱、兮兮抱紧卡困、陌尘、沫小兔兔呀~、景岚、puwind2个;林子真是大了、竹敲秋韵、nn、琳宝宝五岁、蓝蜗牛?、深呼晰是真的叻、落溪aloha、ta_z达子、fw淡烟疏雨声、旺仔妈妈爱你、小汀、夜深人靜時、张进宝、我看看就走、沐沐、彼岸无花、扶风摇曳、慢慢慢难难难、江、秋迟家的言说、番茄吃拉面、草莓绿了桃、lastthewilds、慕大男神、庄生识天籁、青岑c、星析、天空下、木木今天更文了吗、千余、薛瑶、7777777、白勺、芜茗、吴解、濯樾.、严争鸣、33747261、娇娇、lucifer_路西法、鹤三岁的梨子、哈牛、丞哥的晴天娃娃、昌九、002、一颗骆驼丸子、321、ininers、郹;、一方鎏白、一坨奶油、lseny、然思·yan、阿月浑子、英课代可太难了、楊拾贰、优七七、谨知、turtledove、陈原谅、临墨成书、惯性、青剑负雪、mumu、26097497、木叽复木叽、柴.、团团、faaaith、不二臣、暴走的小菇凉、墨墨哒大大、苏木、羽成、_kira_i、糖、热情似火菊花茶、你家驼驼、苏提拉米、18675488、顾深、我不和你玩了阿、松间岚、kun、蓝小曦、窗户纸、溪、淋雨的带鱼、岸芷汀兰、(=~?p~=)?..zzzz、爱吃海带的兔叽、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liquid、kuma祁时.、亦吳、30985056、赵祯眼中的北落师门、luminous.、微光o、吴雩、白发渔樵江渚上、长明灯下、清明雨上、六水、某学家、要吃一个大布丁、是云勋吖、喵生无可恋、吴邪女友、玄米、喵喵猫、bonny、空城-樱、27677922、问题少女yeats、言、亚子、朝哥在上,俞哥在下、deshsi–、cr、可期、小厍、无名、暖暖、尹尹花花痴痴、言他、少年孤勇、此时此刻我是只咸鱼、白熊绅士、一个风、lee、今晚吃红烧肉、丁丁、作精钟宛、圆滚滚的阿丸、星星晚安安、阿容、无名起ll、敖小逸、川肆.、西竹、上官羽沫、pinky_kazumi、37783905、黑吉、那就许个长久吧、40719699、阿呆大可爱、林深时见鹿、ilp、三水又、琬瑛笑、一本目录、40746509、南乔、伊倚晓岸、zozozola、去冰半糖、半月板受害者、君莫笑、月永胡巴、迷雾猫仔、慕闻、■■■■■、添望今天在一起了吗、emmmmmmmm、朝俞、亦如初止、木秃里我爱你、8591822、39456250、哈哈酱、胖妹韩小希、木木的子修、luckcat、檸檬六碗魚、清澄.w、花玖、iris、青柑、假期、西厢姑娘、某某~可回收、软贤闵糖、晨曦、25661956、販售無糖反派男孩、baek空想家、给我一本书、橡树真可爱鸭、为了莫雨打战场、小陈、添哥爱喝望仔、嘿啾、半只老白兔、yoyoyooooo、汪汪汪、狂笑姬、咪咻咪咻撩、人称侠客林、添哥的旺仔牛奶糖哦耶、岁安顺遂、rejwel、33020925、28092508、木人人、不是ai、初蔻、38560270、燎原星火、青霉素、三木鱼京、久不见、奕小囡、应郎慕鸿、yyjqszd、望添啾惑、evan.、凤四三闺女、杰希卡、樱花与绒、一条评论、弥海砂、顾清欢、29095317、肖亚琴、人间失格、爱吃西瓜不想吐籽儿、连点成线、福西西阿呆姆0616、赫连、我一口八个西瓜、钰钰天泓、沈昭昭、汪叽羡羡贤贤咸、piscesrunnin、江有汜、陆书砚、夏目槻泉、未遮山、柏万千、二十一、无二、sandm°零、今天也很烦心、gin、江添和盛望在一起了、39290969、26857271、柒年、无尤、如月乌有、不文、微年、谷颂:甜旺仔快谈恋爱、江添盛望今天tla了吗、子房夫人本人、拉拉、周西、不要为cpy熬夜、久居深海、冬眠冬眠、33398094、naziyaaa、幺幺、伽蓝辰香、ly、为啥子分手总在下雨天、三更清寒夜(三清呀、jn、24570553、o、39765436、ju花残满地伤、漫笙歌、酒酒书。、汐槿、36322916、你这撩人的狐狸精、魇、knights_栗子、冬雪的十四行诗、就3岁啊、talentying、可爱多多多、豆砸、甜甜灿、玖零、哔哔哔哔哔啵、微兮不归、泥巴、chiu、团子、皈依的小贩、竹竹竹篮子、一把碎光、沧江好烟月、一只快乐的吸尘器、沧海云影、啦啦啦啦啦、猫小罗、我能瘦到90斤、添哥我是你的罐装旺仔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夭225瓶;池澈.223瓶;温岑川107瓶;吃不饱100瓶;青峰90瓶;加贝不加糖78瓶;雨宫妹70瓶;木木的子修60瓶;thl-不得闲、微兮不归、香菜是不能忍受的57瓶;2752698955瓶;0054瓶;风情万种小娜娜53瓶;醉酒的瓢虫、&、一只嘎哩果、人称侠客林、3271030250瓶;沈巍45瓶;seven41瓶;37936264、_陆笙墨_、青剑负雪、甴里里40瓶;热心网友小慕39瓶;蓝水蓝37瓶;朽绳35瓶;嘟噜噜、陆虔33瓶;dahlia231瓶;零余者·、chris、叶有南音、一个网瘾少女呀、饭前一碗汤、裹着司南的小毛毯、是帆动、yeelam、筱兔、夏.silver、星析、冰晶  小枫、无敌最俊朗、桜、管蟲喵喵喵、hamao酱、齐祁30瓶;hae、阿月浑子、腐宅女王大人29瓶;在想昵称了28瓶;只能亲一口哦、你摸我一下~27瓶;樱kurasum25瓶;小兔子有盏琉璃灯24瓶;海绵体是括约肌刚交的、幻22瓶;﹏?蓳小姐?、夏未离离离离离、aqian、大荒若木、pixar、==、jer0429、东风一樽酒、兰纳、小西renee、也茶、超可爱、惊蛰、屿浪、倦桃、丧气少年、陌尘、家有菊花来泡茶、林约、喃极、jyzjbs、-惧高症、石榴石榴、肥肥啊飞、1167、撩god、画包子的黑公主、小白菜白又白、kuroo、狂笑姬、冉、莲语蝶梦、40095768、轻叶叶叶叶、snappy、27721848、zxysqzr、晏归、半岁酒醒20瓶;charming、孟小花、果汁、君莫笑19瓶;布丁ww、润润18瓶;卅卅玖、夜游录、。。。。。17瓶;云舍、洁絮16瓶;清辞、少年孤勇、乖戾、倚灯望剑、knights_栗子、包包子的饺子、璐璐吃不下、阿澈、冰镇草莓豆奶、陆晏、lloyds15瓶;shadox、甜甜灿14瓶;啊啊啊啊试试、没有鱼、一纸、容泓13瓶;紫徽北斗、酒葫芦12瓶;myrtle、嗯哼大王、l、松子醒醒11瓶;芳草萋萋、蕈蕈蕈蕈蕈、乔戈里、躺在床上等汪叽的羡羡、顾辛烈!、这什么绝美爱情?!、嗨虞美人、ich、顾宜修、好想吃泡芙、风摇影、tophooligans、汀珊_sally、茕優余弦、青衫、孟冬巳、米良、月永胡巴、布布布布理、28958831、叽哩咕噜.、西柚66、等登灯等灯、叶不修的嘉应子、町疃鹿场、大橘子、秋瑾、半、闻琤、西厢姑娘、布令不灵、夏末微凉时、作业写完了吗、grace、小兔子乖乖、忆昔笙箫默、旺仔牛奶糖、沐汐、肾虚少女、九丫九、萝卜君、loli、暮枝枝、31780656、景池是池塘的池、葛笙、ww嗯、晨曦、但求一睡黄烦烦、努力减肥加油吃饭、今天望江在一起了么!、amor。j.b.m.、哔哔哔哔哔哔哔、懒得想名字、打酱油的路人甲、琦绮、魔晚睡、星雪无恒、脆shuer、顾大帅嫡系小笼包、侠名未留、阚星.、七七惨惨栖栖、我太难了、是汪叽的羡羡吖~、风情.、21684875、雷与容、五日京兆、mydream、要这性别有何用、33830084、逢缘、霁、neung、玄戈、浅栀q1640879093、包子、墨影、许丞以、帅气的人、冰狗、檩安道、琉月花宴、阿卷、florence、言他、弥渡、旺仔牛奶、三分、chisei、快乐星?、寒络、yang.纪、岁玖、花笙酱、一只松饼、风欲留、蝶起?、野火、丞哥、吸血鬼家的小痞子、男主都在我身下、大桶罐装、狐狸狸狸、十八十八、夜宿ys、csugarrr、壹贰叁肆、墨口末浮、旺仔和江哥在一起!!、黑红五花肉、晾申、想减肥的吃货菌、祁尘、duludulu、无名起ll、rikka、望仔牛奶、??sunny宝、司穆清、腿毛精熊子、skylaryang、paintaker、墓晗、谁不喜欢程博衍呢、东楼贺朝、荔栀子、木头、子夜鸮大型同**友中、一杯奶盖茶、来自2080的草莓酱、旺仔有点甜、叶千鱼10瓶;满庭芳、宸絮、徐知凡的女人、豆奶书虫、今天盛望改微信名了吗、阿丁丁丁、evak9瓶;等到烟火清凉、饭团、江添一色无纤尘、佐藤太太、洛晏清、鹫鸠、山长水阔、叶qi、阿絮腰上的白衣剑、瑞帅夫斯基8瓶;天真、汤圆、路梫然、夜宵時間、rebus、白鹿青崖、卤蛋、two宮、阿柒姑娘v、余月、再看一章就注销、fuookiiaaa、三四郎、今天我睡醒了吗x、作业写完了吗、恋爱7瓶;焦糖奶盐、酒酒、木小小心、珩蔚、啾啾、ag、停云霭霭、我是一条鱼、十九、渡汐、今天爆更吗6瓶;某某的望仔、蓼竹、麦、帝空绯寒、milante、苏、临墨成书、你让山花开满我就来、添望今天在一起了吗、dseven、简星星、石〥梓♂狸♀、拂衣青萝、sweet、30363083、冰镇西瓜、7a、甜甜圈吃麦芽糖、贺朝tǎ妹、拾一、还老子的锅、一叶障目、asuna?、醒醒、黑糖粉圆鲜奶、青山雨暮、江。、你才软软死你、鲸落、轻描淡写咯、茶茶、顾深、弦思、简单、奶茶七分糖、39388435、joanne、白菜的小可爱、肥宅小黑、taro、joy、39298464、秋玉米、喵爷、夜一暗月、小泉澈澈、甜文我的命嘤嘤、宿鸟啾啾、栗林深、想和chuya抢男人、哆啦未归、费渡费渡费渡、烟雨笙歌、没有鱼、白芷、旺仔的某某、喵如玉、月疏、kennu么么哒、charlotte、今天也是辛辣食物、清溪照影、暖暖的小毛球、巴西龟没有眼泪、jiang热闹_nao、一束小星星、迟迟谌、木槿萧尘、牛奶苏打水、安贤烊5瓶;霹雳贝、34622801、爱吃南瓜饼的猫、liuyuordt、画风清奇、15156580255、in、34796918、丞哥的大五花、百事可爱、未遮山、驿上、阿楚、28584683、还是有点舍不得4瓶;钟于千玺、蝉鸣狗乱吠、九九九、源墨、_kira_i、lily3636、旺仔抠抠糖、39351228、冰璃、空青、人間失格.、30904351、拉芳芳芳、诹茶油钱、柏万千、lidia、秋平一叙、白搭姐姐3瓶;我要扎两个揪揪、青鸟、城澄丞陈哥、末烟、总也睡不醒、唐求、35091374、39859608、时雨萌萌、每天都在等更新的某某、39589419、甜甜旺仔-、随谏、伴你久、成海大魔王、魔法秃头莉莉卡、一瓢盐、松间岚、朵朵、雾月~、苏乐萤、晴小凉、小胖彩儿、酥糖、月下小鹿仙、果蝇崽喜欢dio、王嘻嘻、莹嘤嘤、只羡忘羡不羡仙、易。、之熹、二次顾、山里有只小麋鹿、吃包子只吃馅、冥芲、飞鸢泣、噗呲啪、如昼、liny、xqgg我可以!、木木、sehun-夏、心光似火、把橘子咬哭2瓶;流光不易把人抛、花无妄、大大更新了吗、苏未迟啊、crystal丶祈泺啊、车厘子、风凌、恋特卡波的星空、漠小沫、evan.、江辞安、时恩、今天开始做欧神、小小温温、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甜甜的望仔、酒桶、今天葱花鱼doi了吗、蒙牛慢燃~lily?cium、liquid、胖胖、あきやまもち米、吖妖、添哥爱喝望仔牛奶、呆萌的懵呆、尤奇迹、嗨嗨、落翎、耳钉bling、黄钟、木木_lin、江谂、哦、窗户纸、添添喝望仔、陪你感受、掌柜的收钱啦、喵仙君i、东上螭、迷雾、嗯皮、时今、久、宇宙无敌美少女、emmmmmmmm、打小就酷、不加冰就好了、温差、长生果儿、让我看看是哪个猪精、ccsszx、niggmk、今天是小甜景、姌嫋、瘦10斤就改id、江毓、向丞哥学习、的小、缪音、逸風潔雨、susama、雪の恋、穿透、今天江添表白了吗、棂阡芑、√、纠结之由、**不是鱼、邵小妞、猫小罗、玥是小乖乖、洁癖小敷衍往西、祁御我大爷、被榨干的小葡萄、丞哥抱、叶芯、彼岸无花、玘靈、?、语惊蛰-、大木瓜一只、咕咕飞呀、折云、windsky.暮比翼、aegean衬衣、可宾、啊臣、、坐壁上人、兰陵昕薇、梵音、qys秋゜、安九的闲鱼、影子0v0、12123、猫喵猫、阿呆大可爱、云吞椰子、无尾熊7七、沐唔、nini、阳光、doudou、佩玉将将、顾月空、萧晓晓笑、顾飞的锁骨、颖、大宝菜、若澧、芥白苏、36546153、容夙、江添i粒u、花玖、哇!、盗版叉叉、温暖柔和有礼貌善良谦、皮埃吉、陈先先、开拖拉机飞上天的贤啊、君不知、穆木木、小金鱼、yuki、苏氿丘傅、akin耶、包子不吃包子、王小白、blue、哆兮yo、明月照沟渠、梧桐树上的果子酱、雀石、樈辞、奇迹停停吃小鱼、橘白、不凡、三笠千秋。、白马非马、赤染夕、樊篱遇、木子丰、月夜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