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69、冲动
    盛望原以为所谓的“有几家商店”真的只是几家,结果到了山后校门口一看,那是一条长街。

    学校周围的地势并不平直,长街顺着缓坡蜿蜒而下,绕了学校小半圈,末尾隐于山侧围墙后,一眼很难望到头。

    这附近唯一繁华的地方,也是这座学校的人唯一能活动的地方,所以时至傍晚,这里非但不冷清,还热闹非凡。

    不过正常上课的学生夜里还有晚自习,就算出来也只来得及吃顿晚饭。盛望和江添来得不巧,碰上了高峰期,所有能吃饭的店都被填得满满当当。

    盛望转了两圈忍不住说:“食堂是有多难吃,把人憋成这样?”

    学校给他们开了个单独窗口,正常学生用卡,他们用餐券,那个窗口饭菜口味一般,胜在不用排队。他们昨天还嘀咕说普通窗口种类丰富,估计味道能好点。现在看来半斤八两,于是学生逮住时间就来门口打牙祭。

    江添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5点40放学,这会儿学生才刚进店,等他们吃完腾出位置,起码要到6点半了。

    他问盛望:“有想去的地方没?”

    这里街只有一条,花样来来回回就那么些,要是盛望一个人来,他其实哪家都没兴趣,但有江添在旁边就截然不同了。

    他前后扫了一圈,说:“我哪儿都想去。”

    江添:“……”

    盛望说:“怎么办?”

    “挑一个。”

    “选择障碍,挑不出来。”

    “……”

    盛望眼里明明白白写着促狭:“你不是我哥么,有义务帮忙拿主意。”

    江添蹙着眉尖无语地看着他,片刻之后点了一下头,伸出手淡声道:“刀给我,帮你分。想去几家?”

    盛望:“……我靠,吓唬谁呢。你舍得吗?”

    他本来只是话赶话顺嘴一说,兄弟也好朋友也好,这话都很稀松平常,偏偏到了特别的人面前就有了莫名的意味。

    江添顿了一下。

    他们还在并肩顺着缓坡往上走,步子不紧不慢像散心。江添右手还摊着,瘦长的手指微曲。

    盛望的余光就落在那里,他看见江添手指蜷了一下,收回去插进了长裤口袋里。有几秒的时间江添没吭声,像是在思考舍不舍得的问题,又像是在消化那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过了片刻,他才开口说:“那还是算了。”

    又过一会儿,盛望才轻低地“噢”了一声。

    于是风从两人之间溜过去,丝丝缕缕绕着弯儿。

    街边的晚灯逐一亮了起来,两人忽然变得很安静,盛望走了几步,佯装自然地张望那些店。一众花哨的招牌里,有一家店的风格实在很特别。

    那栋商户一层在地上,一层矮于路面,有个木质楼梯直通下去。店门两边种着几株栾树,枝叶趴在屋顶,树冠上半是粉橘、下半是青绿,在浮动的夜色下雾蒙蒙连成一片。

    左边树上挂着一串白森森的纸皮灯笼,灯笼下有个箭头指向楼下。右边绕着现代感很强的蓝白灯圈,有个箭头指向楼上。

    商户墙上是荧光材料搞出来的涂鸦,写着“密室逃脱”四个字。

    不过真正吸引盛望目光的还是门口的人。一群男女生聚在楼梯口,显然刚从底下那层上来,其中几个人拍着胸口,一副魂不附体的模样。

    “吓死人了。”有个女生说。

    “我今晚要做噩梦了。”另一个人附和道:“其实本身还好,就是机关太灵了,布置得也太认真了,就很吓人。卞晨呢?卞晨你还好吧?我看你脸都白了。”

    几个男生哈哈笑起来,调侃道:“他那脸还有吓白的时候?”

    “滚你妈的,你才吓不白。”卞晨的声音在人群中很好辨认,他骂完又觉得这话不对,在更大的哄笑中吼道:“谁他妈说我是吓出来的,那里面太闷了好吧?!**你有脸笑我?刚刚谁叫得比女生还惨?!”

    “你。”那个被怼的男生毫不客气地说。

    卞晨爆了句粗,两人在楼梯上就追打起来。

    有女生问道:“还玩吗?”

    刚刚还在相互嘲笑的男生异口同声说:“玩个鸟!”

    女生哄笑起来:“一个个胆子小还死不承认。但是现在吃饭也没位置啊,要不去楼上玩现代未来版本的密室?或者玩会儿桌游?”

    “桌游吧,走走走。”他们说着便往楼上跑。

    “那你们上去吧,我们再下去看看。”有个女生说。她还有点意犹未尽,拉着另外两个想玩的男生下了楼,三人又进了店。

    盛望盯着店面思考了一会儿,转头看江添,满脸写着“我想玩”。

    江添看了看楼下恐怖风格的装修,又看了看盛望跃跃欲试的表情,似乎想提醒他一句什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走吧。”

    密室老板是个年轻人,为了配合主题,把自己打扮得鬼里鬼气。盛望和江添进去的时候,那三个一中的还在纠结玩哪个。

    那个女生指着一个2-3人的密室说:“要不玩这个?”

    其中一个男生吐槽说:“小密室没意思,要玩玩5人以上的。”

    “但我们人不够啊。”

    “老板,3个人能玩5人密室吗?”那个男生问。

    老板点了点头:“可以,但有点难,你要不问问他们两个肯不肯一起?”

    “谁啊?”他们疑惑地转过头,看到了盛望和江添。

    “诶?!是你们啊!刚好刚好——”嫌弃小密室的那个男生顿时来了劲头,他跟江添盛望其实都不熟,但有人总比没人好,于是招呼道:“我们这里差点人,一起么?”

    盛望当然不想跟别人一起,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就听见江添对那人说:“不用了。”

    他敲了敲柜台,问老板说:“两人密室还有空么?”

    老板指着一个鬼校主题的说:“有,这个空着。”

    “哎江哥,玩什么两人啊?”一中那个男生说,“那都是人小情侣玩的,没意思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他就这么随口一抱怨,盛望卸包的动作僵了一下,他下意识朝江添看了一眼,却见江添对那人说:“哦。”

    那之后,一中的人说了什么、老板又说了什么,盛望都没注意听,也压根听不进去。他知道江添对于这种不熟装熟的人向来不感冒,说那个“哦”大概只是为了堵对方的话,但他心脏还是猛地跳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盛明阳说的话,他说:“别人家的小孩都有点人来疯,我家这个怎么就没有疯过,懒蛋似的。”

    他一度觉得这话没错,他确实不会因为谁在看他或者谁在身边就格外亢奋,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原来只是一直没碰对人。

    他这晚就有点“人来疯”,玩密室的过程中大脑始终处于一种微妙的兴奋状态,尽管脸上看不太出来。

    进密室前,老板好像说过一句“这个小密室比几个大密室都恐怖”。不知道别人什么感觉,反正盛望从头到尾没感觉到任何恐怖,这跟胆子大不大毫无关系,只因为他的注意力压根不在这些东西上。

    他跟江添在解密上没卡过壳,一路行云流水。从昏暗教室开门到顶灯坏了的走廊,再到床底写满血字的女生寝室、最后到走廊深处的卫生间。

    卫生间里有个带机关的镜子,解谜的最后需要他们打开水龙头洗脸,镜子会出现女鬼的脸,暗示她在哪个隔间。然后对着隔间门敲三下,头顶的一块天花板就会移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形模特会从里面掉下来,悬在一根麻绳上。

    “失踪女生”的故事就到此结束,然后墙上的暗门会慢慢升起来,这就是密室出口了。

    结果盛望敲开隔间门的时候,人形模特弹到了墙,假发不小心掉了下来,就剩个光头挂在麻绳上。

    于是那道暗门升起来的时候,两人弯腰从里面出来,盛望直接笑趴在了柜台上,江添也没忍住。

    鬼里鬼气的老板都看木了。

    他见过客人说“没那么恐怖”的,见过吓哭了的,见过边走边讨论机关回味剧情的,就是没见过快笑死的。

    “你们真的是摁了机关出来的?不是拿脚开的门?”老板忍不住问道。

    盛望笑得脖子都泛了血色,软在柜台上根本接不了话。江添扫码付了钱,对老板说:“假发记得上胶。”

    说完他拍了拍盛望道:“别笑了,去吃饭。”

    直到在一家杭帮菜餐厅里坐下,盛望才缓过来。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用手扇着风说:“给我笑热了。”

    江添拿着手机点菜,然后把手机递给他说:“看下想吃什么。”

    盛望眼睛还弯着,在灯光下显得极亮。他说:“晚饭我请,不许抢,其他时候都可以,今天不行。”

    “今天怎么了?”江添问。

    “过生日。”盛望说,“江湖习俗,我请你。”

    江添愣了一下,没顾得上反驳他胡说八道的江湖习俗。他下意识点开日历又看了一眼,皱眉道:“你不是12月4号的生日么?今天3号。”

    “我知道啊。”盛望扫着桌上的点菜码,说:“理论上是明天,但我不喜欢那天过生日。”

    “为什么?”

    盛望抬起头,发现江添有点懵,这种表情在他哥脸上出现简直罕见,以至于他也跟着愣了一下,问道:“你干嘛这副表情?”

    江添这才敛了神色,说:“没什么。”

    盛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倾身说:“哥。”

    江添眸光一动,抬眼看着他

    盛望眯起眼说:“难道你打算明天给我过生日?还是说……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没有。”江添说。

    “哦。”盛望靠回了椅背,拿着手机点菜。

    “为什么不喜欢当天过生日?”盛望听见江添忽然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小时候是爸妈给我一起过的,印象有点深。后来我妈不在了,生日总是少一个人,有点冷清。”盛望认真地选着菜,说:“过生日嘛,吃吃喝喝还是开心一点比较好。如果明天过……我可能会想我妈。”

    他勾完几个,把手机递给江添说:“陪我今天过了吧,行么?”

    也许是灯光映照的缘故,江添眉心很轻地皱着,目光却又意外温和。他说:“好。”

    就为了这句话,江添这晚几乎有求必应,就连噎人都克制了不少。这样的他简直难得一见,盛望觉得不趁机逗一下简直白瞎了这个日子。

    这家餐厅最招牌的其实并不是菜,而是米酒,盛在特质的碗盅里,取了艺名叫“白玉浆”,盛望要了一大扎,大马金刀地往江添面前一搁,说:“你看我撒酒疯都看几回了,我还没见过你醉了什么样,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他指着那一扎“白玉浆”说:“你老实告诉我,你喝多少会醉,这么多够吗?”

    江添:“……不知道。”

    盛望:“???”

    他差点儿当场让服务员再来一扎,还好被江添拦住了。两大扎米酒下肚,醉不醉难说,反正洗手间肯定要跑很多趟。

    最后还是服务员听不下去了,提醒说:“我们家米酒后劲很足,刚喝下去可能没什么感觉,劲上来了还是很容易醉的。”

    彼时盛望刚喝完一杯,因为确实很好喝,正想再来一点。他一听“后劲很大”,二话不说把杯子推到了对面,说:“送你,剩下的也都归你,我不喝了。”

    为了等这个所谓的后劲,盛望故意磨磨唧唧,一顿晚饭吃了近两个小时。结果临到结账,江添依然很清醒。

    这家店刚开没多久,还在搞活动,送了盛望一个小礼物——粗麻绳拴着两个陶制酒壶,装了招牌“白玉浆”。

    他们从店里出来已经快10点了。

    少年人体火本来就旺,盛望虽然只喝了一杯米酒,身上还是蒸出了一层薄汗。秋末冬初的晚风一吹,倒是舒服不少。

    他勾着麻绳,把酒拎高到面前,比划了一下壶身大小,问江添:“你现在没醉吧?”

    “嗯。”江添应道。

    “那要是再加上这两壶呢?”盛望问。

    “应该也醉不了。”江添说。

    盛望“啧”了一声,垂下手说:“算了,我放弃了。”

    “也不用。”江添说。

    “嗯?”盛望一愣,转头看向他。

    夜风吹开了他额前的头发,眉眼鼻梁的轮廓被街边的晚灯勾勒得异常清晰,清隽帅气。他眼里映着那些黄白成片的光亮,朝盛望觑了一眼,说:“可以明年生日再试。”

    “有道理。”盛望忽然高兴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提前计划了明年生日还是别的什么。他晃了晃手里的酒,陶壶轻轻磕碰在一起发出响声。

    刚说完,他又立刻道:“不对!差点被你绕进去。除了生日,我还不能试你了?”

    江添说:“平时就算了吧。”

    “凭什么?”

    “你万一先把自己放倒了,最后倒霉的还是我。”江添说。

    “靠。”

    盛望被噎得无话反驳,伸手就要去勒他。江添让得特别利索,还提醒说:“别乱甩,酒在你那。”

    两人半走半闹地回了学校,路上江添时不时掏出手机跟人发几条微信,收到第五回的时候,他们刚巧走到宿舍楼下。

    江添说:“你先上去。”

    “那你呢?”盛望问。

    “我去拿个东西。”

    直到回到宿舍,盛望都有点纳闷。他先靠着阳台玩了好一会儿手机,又洗了个澡,去走廊等了一会儿,始终没见到江添的影子,也不知道他去哪里拿什么东西。

    那家杭帮菜餐厅的服务员没说错,米酒喝着没有感觉,后劲却很足,他在宿舍里转了一会儿,酒劲慢慢爬了上来。

    盛望开始困了,但他有点不甘心睡觉。

    这是他自己认定的生日,早几天前就计划要跟江添一起过。这一天下来他大笑过、玩闹过、兴奋中还夹杂着微妙的悸动和暧昧,明明已经做了很多事,却好像还缺了东西。

    现在一天快要结束了,夜色深重,四周围沉寂一片,他却忽然有点空落落的,不知是意犹未尽还是别的什么。

    ……

    江添回来的时候已经11点半了,整座校园陷落在深浓的寂静里,直到绕过小山,才在秋叶林的边缘听到几个男女生说笑的声音,应该是一中那帮人,似乎有卞晨的声音。但他没太注意,只是跑着经过他们,然后大步上了楼梯。

    身后隐约有女生的低呼和窃窃私语,也有人叫了他一声。但他听到的时候,人已经绕到楼上了。

    他在宿舍面前刹住脚步,被风撩起的头发落下来,他拿着一个厚厚的纸袋,在门外平复着呼吸。

    走廊里大多宿舍都黑着灯,除了楼下那几个刚回来的人,大部分应该已经睡了。江添刷开房门,本想跟屋里的人打声招呼,却发现屋内一片安静,上铺的被子有点凌乱,盛望已经睡着了。

    从他别扭的姿势来看,应该是在等的过程中犯了困,不小心歪在了枕头上。

    江添愣了一下。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垂眼看着手里的纸包。许久之后,才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别的什么。

    他其实准备了礼物,但是紧赶慢赶,好像还是迟到了。

    盛望睡得有点沉,脸半埋在被子里,头发微乱,散落在枕头上。他似乎有点热,额头有轻微的汗湿。江添走到床边,把那个纸包搁在下铺。

    他站在床边看了许久,拇指抹了一下盛望额角的汗,对方毫无所觉。

    他抬头看了一眼过于明亮的冷光,走到墙边把灯关了,宿舍瞬间陷入黑暗中。他给自己留了一个手机灯,在那团有限的荧光下把陶壶米酒搁进冰箱、拿了衣服洗了澡,然后擦着头发回到了下铺。

    宿舍楼的隔音很好,那群晚归的学生回来也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到处都一片安静。

    江添靠在床头,把毛巾搭在脖颈上,发梢的水珠滴落下来,又无声无息地洇进毛巾里。他拿起枕头旁边的纸包,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又搁下了。

    阳台外,银白色的光翻越栏杆流泻进来。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远处山影的轮廓,同样安静沉默,长久地站在夜色里。

    上铺的人似乎在深眠中翻了个身,床铺轻轻晃了一下,盛望的手臂从床边垂落下来,瘦白的手指微微弯着,修长干净。

    江添抬眼看过去。

    他依然靠在床头栏杆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曲着,他带回来的那个礼物就搁在腿上,不太起眼,像他一直以来藏在隐秘之处闷而不发的心思。

    但这一刻,也许是夜深人静的缘故,那份心思有点蠢蠢欲动。

    之前灌下的米酒在两个多小时后的现在终于有了反应,他有点累,但毫无睡意。

    手机屏幕上,标着时钟的app在慢慢转着指针,离0点越来越近。

    从十、九、八、七,不紧不慢走到了四、三、二、一。

    12月4号了,是个晴天,这一刻的月色很美,他喜欢的这个人17岁。

    这个瞬间万籁俱寂,无人知晓,于是他牵住了盛望垂落下来的手,低声说:“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望仔。

    他牵了很久,直到被他牵着的手忽然蜷了一下,他才倏然回神。接着盛望略带哑意的嗓音响了起来。

    他说:“我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