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67、拉锯
    这个学校的教师宿舍确实比一般学生宿舍条件好很多,除了独立卫生间还带有小厨房、迷你冰箱和消过毒的洗衣机,就连所谓的上下床也比学生宿舍的“豪华”一点,起码够宽,去上铺走的是木质小楼梯,不用踩着铁杠爬。

    杨菁尽职尽责地把两个学生送到宿舍,她在屋里转了一圈又来到阳台,准确来说是露台,因为是给老师们住的,并不那么严防死守,甚至还放了一对咖啡座,好像谁会坐在这里吹冷风似的。

    阳台正对着小山包连绵的秋叶林,杨菁啧了一声,嘟哝说:“还挺有情调。”

    盛望正在拆行李,闻言问她:“比我们学校教师公寓好吗?”

    杨菁点评道:“房子比我们那小,我那有卧室有客厅,不过风景还不错,总得有个长处嘛,老师也不容易,天天改你们那些卷子,一不小心就气抑郁了。”

    盛望毫不谦虚地说:“反正英语不是我气的。”

    “先别开屏,房卡给我。”江添把拿空的箱子放好,冲他伸出手说。

    “哦。”盛望老老实实掏口袋。

    杨菁看得有点好笑,又忍不住问江添:“房卡不是一人一张么,你拿他的干什么?”

    江添抽走卡,薄薄的眼皮撩起来,很是讥讽:“你让他自己说。”

    盛望木着脸道:“报告菁姐,截至今日,我弄丢过三次校卡,两回宿舍钥匙,三把尺子,多少支笔来着?”

    杨菁:“……你头怎么没丢过?”

    盛望想了想,又辩解道:“不过最近已经改了,这段时间都没丢过什么。”

    江添手指一顿,垂着眼默然片刻,安静地把卡收进了书包里侧口袋。

    他们门没关,外面忽然一阵喧哗,一大波男生从楼下涌上来,半是起哄半在笑。

    “闹什么呢?”杨菁走到门内外,盛望和江添都跟了过去。

    就见旁边几个宿舍的男生全趴在走廊上,头凑头在那研究集训期间的排课表,还有零星几个人顺着楼梯上来,嘴里还在感叹着:“卧槽牛逼了这安排。”

    参加这种集训,学生多多少少会有点抱团,同一个学校喜欢呆在一起。像这种规模的,一看就是一中来的。

    历年英语集训一中都占着大半壁江山,这群学生来这跟回家似的,自由又放飞,颇有点东道主的派头。

    盛望听他们议论了一会儿才知道,这群男生之所以这么起哄,是因为所有集训学生不论男女都住在这栋楼,男生在这层,女生就在下一层。

    果不其然,楼下很快传来一片惊呼,姑娘们也反应过来了。

    “真的假的,学校疯了?”盛望讶异地说。

    杨菁摇摇头说:“你听他们起哄呢,每层楼有铁栅栏门的,现在为了方便搬行李才开着,等你们开始上课了,那些门都定时锁的。我刚刚看到安排就问过后勤了,门禁时候会查寝。一中代代相传,还能不知道这些。”

    “那他们乱叫什么。”盛望哭笑不得。

    “不知道。”杨菁没好气地说。

    青春期就是充满了一惊一乍,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见到一点跟平日不一样的东西都容易哄闹起来。没多会儿那群男生就追打开了,一群人把某个男生挤得贴在墙上,跟高天扬、宋思锐那帮二百五别无二样。

    杨菁用手指虚点着两人说:“警告你们啊,别集训一趟回来沾了一中的傻气。还有,楼下是男是女有没有铁门都跟你们无关,别瞎招惹,听见没?”

    话音落下,两双眼睛默然无语地看着她,杨菁想了想,觉得这俩确实不像会瞎撩女生的人。又改口道:“女生主动的也不行,不准搭理。”

    两双眼睛依然默然无语地看着她,杨菁:“……”

    “算了,当我没说。”杨菁碰到这俩就胃疼,她摆了摆手道:“反正心无旁骛给我把复赛拿下来,别人比赛我还要做个赛前辅导,你俩这心理素质就算了。我就一个要求,不准提前交卷,再让我知道你俩就等着吧。”

    安顿好他们,杨菁便跟着专车走了。

    盛望琢磨着她的话,觉得她那些担心都有点多余。他怎么可能招惹谁,真招惹也不惹楼下的。至于那些女生,人家压根不认识他俩,主哪门子的动。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可能弄错了,还真有认识的。

    报到这天下午没有正式的课,只有一个集训营开营仪式,实质上跟开学班会差不多,也就是发点讲义教材,说点动员的话。

    实验楼前面有个打印室,江添去打印他们要上交的学员信息,盛望带着他的书包先去教室占个位置,结果一进教室就听到了江添的名字。

    盛望朝聊天的那群人瞄了一眼,在教室最后一排找了个靠窗的双人桌,前面的聊天内容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听了一会儿才弄明白,原来一中那帮人里有两个是江添初中同学,一男一女。

    那个女生坐在桌上,扎着松松的马尾,穿着宽大外套,挽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臂跟人笑成一团,所有的玩笑都是她起的头,看起来比a班辣椒还泼辣。

    她大概比较好说话,一中那群人都在拿她起哄,说什么“老同桌见面可以叙个旧”,什么“过会儿江添来了我就拽着你坐他前面去”。

    带头起哄的那个男生皮肤黝黑,穿了件亮银色的运动夹克,正是江添那个男生同学。

    盛望默默朝前面的空座觑了一眼,拉开椅子坐下给江添发微信。

    贴纸:一中有你老同学

    他发的时候觉得自己语气很正常,发完再看又感觉有点怪怪的,于是撤回了。

    结果下一秒,江添的回复过来了。

    森林中的影帝:哪个?

    盛望:“……”

    你不是在打印么?盯着微信干什么?

    盛望在心里吐槽道。

    江添没看见也就算了,他这么一回复,上面那行“你撤回了一条消息”就显得不太自然。

    其实江添上的初中本就很有名,这种竞赛上碰到老同学也并不稀奇。他哥那么优秀,老同学里有喜欢他的再正常不过,盛望对这个其实没什么感觉。但几条微信一发,看起来倒像是有点什么了。

    盛望看着聊天框哑然失笑,干脆多说了几句。

    贴纸:不知道名字

    贴纸:一个男生一个女生

    贴纸:好像是你初中同学

    森林中的影帝:没注意

    贴纸:等你来教室应该就知道了

    盛望发完这句,一中那群人的聊天话题已经换了,这次倒是跟竞赛有点关系。

    “据说这次集训要用到初赛成绩啊?”

    “那我亏死了,我初赛考得一塌糊涂。”有人懊恼地说。

    “滚滚滚,别装好吗?你特么前十说自己一塌糊涂?我跟你平分,我怎么不觉得一塌糊涂呢?”这是那位亮银说的。

    “就是,你前后几个都是并列,相当于考了第6,你要是都一塌糊涂了,我们怎么办?”

    “别提了,第5附中的,11江添,我们被夹在中间了,这叫前有狼后有虎。”

    亮银又道:“怕个鸟,复赛有演讲有问答,占了一半分,别的不说,我们学校口语优势还是很大的,到时候杂七杂八分一加,不就把人甩了么。”

    “江添口语不好啊?”有人问。

    亮银干笑一声:“他就算了,他口语比我好。”

    “那你讲个屎啊!”

    “可以超第5啊!”亮银说,“附中那帮人你又不是没在其他竞赛上见过,不是**就是呆逼,他们以前英语前40不入的,我估计啊,第5大概率是个往死里啃书刷题的,目测是后者。”

    盛望:“……”

    “你差不多一点,教室有人呢。”有同学提醒,一中那群男生女生下意识转头扫视一圈,女生们扫过盛望的时候停了一会儿,笑着转过去小声议论着。

    除了盛望之外,教室里还有其他几个零星散落的学生,一看就是其他省重点来的。

    亮银摆了摆手说:“你傻啊,人跟江添是同学,当然一起来。江添没进教室呢你怕什么。”

    “噢,也对啊。”其他人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跟着点头。

    结果这话刚说完,江添拿着几份打印好的材料进了教室。

    托那两位老同学的福,他在一中强化班的受关注度不比附中低。他一进门,那群聊天的人就齐齐转过头来。

    亮银起哄似的推了一下那个女生,然后举起手叫道:“江添!”

    江添脚步停了一下,看向他:“你也来了?”

    “对啊,走狗屎运占了个名额,还有葛荟也来了。”亮银看向他的手,纳闷地说:“你包都不带,就拿了材料啊?”

    “包在那。”江添指了一下,然后朝盛望走来。

    一中那帮人先是一愣,然后跟着他缓缓转向盛望,脸就全绿了。那群女生先哄笑起来,亮银皮肤由黑转红,尴尬疯了。他灰溜溜地小跑过来,在两人前面的空座上坐下,冲盛望干笑两声说:“那个,我刚刚胡说八道的时候你干嘛不拦一下?”

    盛望想了想说:“我要立刻拦的话,你可能更尴尬。”

    亮银:“……”

    “我嘴巴一向比较贱,就当不打不相识行不行?”亮银自我介绍道:“我叫卞晨。”

    这位不打不相识的卞晨说傻不傻、说精也不算精,这张嘴却是真的欠。他可能怀了些许愧疚心,一个下午都在跟盛望套近乎瞎聊天,结果专挑雷区趟,越说盛望脸越木,这梁子就算结下了。

    老师说这次的课程有一半时间是在进行口语训练,训练方式带有一定竞争性,学员两两一组,演讲、问答之类都以pk方式练习,赢的记分为1,输的记为0,集训两周下来,成绩汇总之后计入复试总分里。

    分组就按照初赛成绩分,40个人按单双数来,比如排名第5的盛望要跟第6一组,这次并列第6的好几个人,就按照首字母来,排最前面的刚好是卞晨。

    分完组之后老师给每人发了营服和教材,这一天的事情就算结束了。

    后勤给他们发过校园地图,盛望和江添根据图示挑了条近路去食堂吃了晚饭。返回教师宿舍的路上,他们又碰到了一中那帮人,几个姑娘纷纷拱着那个叫葛荟的女生,潮水般嗡嗡低语了一阵,又嬉笑着走远了,并没有人敢真的起什么哄。

    后来回了宿舍,楼下的女生看到他和江添伏在阳台边说话,又一窝蜂地探头出来看,看完便缩了回去,连嬉笑说话都是压低了声音的。

    明明下午起哄得那么凶,真正到了江添面前,一个个又变得腼腆起来。就连曾经跟江添做过一年同桌的葛荟,今天跟他的交流也仅止于打了声招呼。

    好像总是这样,女生们蜂拥而来,又因为江添冷冷淡淡的模样望而却步,盛望见得太多了。

    楼下最后一个女生也缩了回去,盛望垂眸扫了一眼又收回目光,玩笑道:“阳台全空了,出来的都被你冻跑了,一个没剩。”

    江添刚洗完澡,脖颈上搭着白色毛巾,微潮的头发被晚风吹起来。他拇指在手机上翻着日历和天气,然后摁熄屏幕说:“风冻跑的,关我什么事。”

    盛望“啧”了一声。

    盛明阳正给他发着微信,问他生日还有两天就到了,打算怎么过,要是集训营这边没有什么限制的话,他跟江鸥想赶过来带他们好好吃一顿。

    盛望在手机上飞速敲着字,说这里有限制,家长来不了。敲完按了发送键才又开口道:“老高说得对。”

    “什么老高说得对?”江添疑惑地问。

    “之前运动会,有个九班的女生托老高给你递情书,老高直接拒了,跟那个女生说了一句话。”盛望说。

    “什么话?”

    “他说我添哥看着像是会喜欢人的样子吗?”盛望模仿着高天扬的语气,说完自己先笑了。

    他抓着手机,懒懒地看着对面的矮山。

    秋叶林在夜色下是一片浓重的黑,起伏连绵,因为灯光太少的缘故,可以看到一些星星,或明或暗。

    盛望收了一下嘴角,又玩笑似的说:“确实不像会喜欢什么人的样子。”

    余光里,江添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过了片刻,他才抓了两下乱发道:“也不一定。”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环树旅行者、盛望天下第一可爱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檀痕、啃了一口的馒头、姬离猗、狼影、空吾、39857110、星子后排求添望gkd!、贺朝tǎ妹、澜水白川、r·i·p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瑶琨、瞳瞳、干煸扁豆、爱与爱丽丝、訸子、乐乐不是茶、kk、wyyxhxy、淮永信更新吗bot、吧唧咻咻、罐装望仔好添~、是秀儿也是甜甜、望仔宝贝、榆七七七、不知有冬夏、浮生澜、檀痕、闻琤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言、微光逆影10个;清昼亲木叽9个;啃了一口的馒头、谷颂:甜旺仔快谈恋爱、aisnow4个;ju花残满地伤、林子真是大了3个;一灯荧然、栉名梳子。、团团团子3、妖西西西西西西、天上掉下一片叶子、彼岸无花、如月乌有、今晚吃红烧肉、fancyrus、爻怪啊、国境境、花农、推推望仔添哥速速速入、君离笑、微宅小染2个;阚星.、江添盛望今天tla了吗、西楼谢俞、陆言沾、liquid、汎、费渡渡、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ccccloud、凛然lin、宗吾、多肉葡萄加奶霜、宋徽。、小菲、去冰半糖、土豆饼、江有汜、佧、福西西阿呆姆0616、流阿萤、一方鎏白、长明灯下、看看(^w^)、小兔子乖乖、blue、柏万千、白大鹅、狂笑姬、张进宝、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浅色系、38846952、古安九呀~、40536576、添哥爱喝望仔、汤圆、篱冥、添哥的望仔、诸君北向我自西、球球球球球球球可、花落筏、一醉经年、京酱、慕大男神、disturbia、米良、林也、一篮咸鱼干、gapsoong、旺仔妈妈爱你、何辞、墨卿、土豆君总是如此慵懒、雪?飞舞、咕啾、cuteee、青柑、望仔牛奶、柒u、车前草、pumpkinz、榆森s、40384836、是姜辞呀、冬雪的十四行诗、别回头、添哥的旺仔牛奶糖哦耶、星析、天真、又十年、风间麓、40596338、燕切、玖零、清莳鬼、李李李啦啦、九黎杀、ddluv、浴夏、见琅、y、你猜我叫啥、斑、粉黛、青木台、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申梨、鹤临渊、黎叫叫、吧唧咻咻、fw淡烟疏雨声、贴纸、添哥快上望仔、turtledove、25328746、六水、30780325、巧克力、林沐木、甜甜旺仔快谈恋爱、青岑c、小云朵1128、lunlun4ever、wyyxhxy、40269268、筱雨、40138528、人间失格、阿唐没脑子_、灵灵不磕cp会死、英课代可太难了、洛洛微雪、旺仔有点甜、丞哥的晴天娃娃、止渴、39765436、临我、花眠、君子六艺、不是ai、略略略、37371463、vv、哔哔哔哔哔啵、30979350、ace、幺幺、空想肥闲鱼、姬子轩、木苏里每天不止一更、某丞、s-xxxx-、尹尹花花痴痴、karmabitch、哈牛、是云勋吖、添哥天天喝旺仔、离朱、满船清梦、锦鲤阿俞、深呼晰是真的叻、爆冰、啊嘞嘞的啊嘞、李安、39108544、瞎哥哥、添哥太会了我的妈啊、puwind、sehunnini_mei、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木登、unlico、立夏、黑金喵、yaaaaaa、柴.、二八巴巴喝甜旺、柠檬味的小仙女吖~、青红造白、月永胡巴、撒野、瓀、亦如初止、gin、lukalee、轩羽莲洛、少女200斤、江、橘子果冻双皮奶、lhcyd、羌竹白白、小添请来瓶望仔。、林语、阮橙、松子醒醒、_槿、阿瑾、俗的无畏、要吃一个大布丁、盛望江添双向了快在一、咩哈哈、19744116、琳宝宝五岁、゜+*迷樣+*、此时此刻我是只咸鱼、3933521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竹敲秋韵161瓶;曳曳清风徐徐来126瓶;岸火100瓶;熊猫奶盖超好喝60瓶;费渡渡55瓶;小萝莉爱推理53瓶;筱龙崽51瓶;尺素流光、seven、vvx、25749971、慕凐^50瓶;四不四月、宇宙super欣45瓶;jyzjbs、清昼亲木叽、早木、玖酒、嵩云秦树40瓶;天天想让cp上床38瓶;奇犽、肆木37瓶;riverteresa36瓶;毛果芸香碱、雾霖霖、二仙、wulili、爱吃寿司和鳗鱼、半书、易九鸮、六鸽、苏语曦30瓶;离冰絔29瓶;karmabitch27瓶;霁家的无隅哥哥25瓶;胖胖快乐、弯弯绕绕24瓶;延其厮枕、瑶一、秋水娉婷、西瓜菌正在练字中、糖人阿峤、小小胡lyly、周赖赖、   �晶1ng.、团了个团、moriiiii、亲亲我的霍然然、草木、erika、许丞以、清言止北、桉、末烟、39900465、无尘岁、土豆饼、璃川、楠條、ringringko、ddluv、梨喵喵、无名起ll20瓶;carmexlabs、楼衣17瓶;爱i.艾艾16瓶;19744116、望仔宝贝、有趣15瓶;甜甜甜、你好深蓝先生14瓶;立夏、春风不渡、吃到蛋糕鸭肉好开心13瓶;璐、江添一色无纤尘12瓶;江添快娶盛望11瓶;星尘、38640794、君芜、荼衣、三思、暮夕、女巫和猫、拾一、haperduharplass、就到老、耽篱lilili、狐狸狸狸、榆森s、樱井甜秋、杳杳、blue、naziyaaa、嘿、shizuko、斐波那契的小兔子、窗户纸、停云、闻琤、taehhh、40029098、艺兴一意、胡子大佬、系统错误、诞于仲夏的汐梓、小菲、隔世的风、月永胡巴、云草。、语惊蛰-、greyman、茕優余弦、扬风炸毛儿、小年小年马上有钱。、穆穆、添哥今天喝旺仔了嘛、元煌煌、是drunk啊、在东海里很幸福的鳀鱼、离朱、为priest倾家荡产、共同富裕、望仔牛奶、浮临、竖子无名。、小星星、尤圭圭圭圭圭、别回头、你的泡菜鱼掉了、mollyeurus、阿啾呀、north·atlantic、yewying、liuyuordt、faust.、今天爆更吗、我来康康、越秀南路、34796918、某学家、万俟、观花且火枪、活着好烦、一块巧克力蛋糕、佑、凌、上邪、袁一然、小芳、lloyds10瓶;1999。、阿荻、洛洛微雪、棉花糖好甜呀、只是个小弱鸡、慕大男神、给添旺疯狂打kou!!、╭(°a°`)╮、浅夕今天好好学习了嘛、湘梦、酥有何、磕爆神仙爱情9瓶;里涧子、夕辞、mie、柏万千、明承8瓶;艾小染、流生、渣渣匪、小斩、三百六十骨节7瓶;你这撩人的狐狸精、如沐雪色、玄璇、十三mio6瓶;诹茶油钱、滚滚。、呼吸过度、南枙倾寒、小青、小兔子乖乖、狂吹菊长的文、好好、角宿一、添哥望仔在一起了吗、vanessa萌、木卯oao、啥名、尔玉、打算随时逃跑的沙丁鱼、包子、milante、江甜甜和望仔在一起了、萶羏、碎碎念、清蒸大闸蟹、王木木、绿柳韶华、sehunier、没有鱼、泡面卷、拾一、h芊眠、沉箱、eve、朔间家族的御用睡棺、还是有点舍不得、九把菜刀、给我能天使、吃糖吗bro-、祈陌、39388435、神奇芪5瓶;-篱啼寂鹤-、傾城夜雪、並肩於雪山之巔、简星星儿、添哥爱喝望仔牛奶、檸檬六碗魚、柒墨、jiang热闹_nao、乔声、37495898、一醉经年4瓶;今天不想上班、ace、给我一本书、超级可爱大宝贝儿、cuteee、37720259、opatizi、七安、tt、轻筠3瓶;山里有只小麋鹿、y.、凶柿炒鸡蛋、小小的遗憾、十荒、叶不修的嘉应子、伊伊孑、猛虎嗅蔷薇、小短腿、27265675、一脚踹飞你、fiona2357、欺欺欺欺欺负你!、相辰、瑾色安年、云吞椰子、灼漆、哥斯拉啦啦、十九、拾遗、松间岚、您的九狸大人已上线、岑酒酒2瓶;silver、顾辞桉、苏瑾玉、不知故里声、肥猫警长、芥白苏、迷雾、风肆萧凉、二八巴巴喝甜旺、玥是小乖乖、天上飘的云、是格格呢、耳东与我、大大更新了吗、樱花树下,不悔、溪午不闻闹钟、无际的海洋、伍厶染、缪音、baek_、随谏、盗版叉叉、小鱼爱吃鱼、祁御我大爷、被庸众捧杀、小金鱼、旺仔有点甜、影子0v0、木木_lin、月半、estate.、盛望、夜雨声烦啾、纠结之由、呆萌的懵呆、包子不吃包子、ccsszx、30622619、鹤鹤、啊臣、polaris.、lkjhgf、嗯哼大王、民政局、今天看完更新了吗?、居居女孩儿、sutton、27123844、古安九呀~、爱看文的鱼、年糕村最靓的崽崽、时债、占据宇宙、25328746、旧岁繁花、花无妄、白色茉莉花、费一锅、——逍在、谷雨啊、蒙牛慢燃~lily?cium、小七、梦雨庚落、犁子、oi、咕咕飞呀、tinger婷儿呐、添添喝望仔、陆虔、木子丰、merry邓、时恩、小小温温、云雾渏、一只栖迟、blue、萌萌的大饼脸、木木、慢慢慢难难难、作精钟宛、唐予、不凡、城澄丞陈哥、冰璃、银桑哪哪都帅、鸭绒、眉钉、顾飞的锁骨、crystal丶祈泺啊、啾啾、神说要有光、几二、彼岸无花、liquid、溪越的溪、旺仔抠抠糖、阿离、超乖的花花在线wink、瘦10斤就改id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