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64、父子
    他们一起往西门走,赵曦要去喜乐,盛望和江添要去梧桐外。

    明明三个人的时候都能正常聊天,赵曦一离开,剩下盛望和江添并肩而行,气氛便忽地沉默下来。

    傍晚的西校门人来人往。学校范围内不让鸣笛,只有流动小吃摊上挂着的杂物叮当作响,天色晦暗不明,灯火稀稀落落,还没有亮成一条线。

    盛望满脑子都是刚出教室的那一幕,不知道找什么话来说。而江添本就话少,平时很难判断他是在想心事抑或仅仅懒得开口。

    但这一刻还是显得过于安静了。

    某个瞬间,盛望生出一股模模糊糊的念头。他好像知道江添为什么沉默,又好像不知道。

    都说少年心事最难捉摸,他哥是其中的顶级,他自己其实也不遑多让。

    巷子口的老太太正在遛孙子,学着小孩的话弯腰逗他。盛望侧身让开路,肩背不小心碰到江添胸口,被对方扶了一下。

    江添手很大,但并不厚。盛望能感觉到瘦长的手指压着他的肩,过了一会儿又撤开了。

    他拉拽了一下单肩搭着的书包,等老太太离开才又迈步。可能是撞了一下的缘故,他忽然想说点什么打破这种莫名的僵持。然而他还没张口,就听见江添说:“刚刚在教室外面听到了一点。”

    这话题起得很突然,盛望愣了愣。

    江添看着前面窄长的巷道,片刻后目光才转向他,像是不经意的一瞥:“你有喜欢的女生?”

    “没有。”盛望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可能是他回答得太快了,江添也愣了一下。

    盛望像是终于逮住了机会,说道:“刚刚是跟曦哥闲聊,他随口一问,我也就随口一说,没有别意思。”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没有喜欢哪个女生,咱们班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人。”

    江添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好像他也只是随口一问似的。

    憋着的话解释完,盛望心慢慢落回地面。他只顾着松一口气,直到拐过最后一个巷子弯角,听见不远处传来人声。他才忽然闪过一个疑问——

    江添……为什么会问这个?

    这念头闪过的瞬间,他朝江添瞄了一眼,却见江添直视前方,脸色不知怎么变得难看起来,像是厌恶又像是烦躁。

    上一次看到他这样,还是因为季寰宇。

    盛望下意识朝前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从丁老头院门出来的男人。对方依然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只是表情充斥着狼狈。

    丁老头粗哑的嗓门从门里传来:“你看看你那样子,你不是要面子么?来来回回拽着这些事说你不觉得难看么?你自己听听你说的那些是人话么?噢,你说不要就不要,你说要就要?人人都围着你转啊?小添是个人!你简直不是个东西!你不要来找我,也不要去找小添,我俩都不认你,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这是盛望第一次看老头真正发火,而不是带着慈爱的吓唬谁。老人家体格不如年轻时候健壮,但毕竟以前当过兵,劲依然很大。他毫不客气地把人推搡出门外,季寰宇后退着踉跄了几步。

    老头探出头来要关门,结果看到了巷子这边的人。他愣了一下,连忙给盛望打手势示意他们赶紧走,别在这凑热闹。

    然而季寰宇已经看到他们了,在小辈面前这样掉面子,他的表情尴尬中透着一股恼羞成怒。

    他抻了一下肩,把衣服拉好理正,这才朝江添走来。

    “你!你别找他说些有的没的,你那些话没人要听!要听早听了,用得着现在?”丁老头还想去扯他。

    季寰宇克制着脾气,又不容分说地把老头推回院子里,把门给他带上了:“我说了,我就是想跟他聊聊,你回屋歇一会儿行么?说来说去这也就是我跟小添之间的事,跟别人也没关系。”

    老头在里面骂骂咧咧,季寰宇把外面的门栓带上了。他对江添的方向说:“我没锁,只是搭一下,一会儿说完了你再给松开。”

    盛望忽然有点佩服他,这种情况下语气还能保持这幅样子。虽然能听出他在烦躁边缘,但至少目前还是平静的。

    这样的人如果年轻二十来岁,在学校里应该挺引人注目的。他想起丁老头说过,江鸥和他高中认识,后来一直在一起,大学毕业后又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当初的江鸥会喜欢这样的人,好像也是情理之中。

    他跟江添是父子,在丁老头的那些老照片里,他们有一点相像。但真正站在面前,盛望又觉得他们并不一样。

    说不上来区别在哪,但就是截然不同。

    “我们找个地方。”季寰宇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拐角那边是不是——”

    “就在这里。”江添不耐烦地打断他,“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季寰宇看着他叹了口气,放下手机说:“行。”

    他四下扫了一眼,这块巷子足够偏僻,也不会有人来,甚至比某个餐厅咖啡馆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还要隐秘。

    一块光天化日下的密地。

    “行。那——”他又点了点头,转眼看向盛望。

    江添冷嗤了一声。

    他觉得季寰宇实在好笑,自己找过来说要聊聊,又每次都作出那副不能让外人听见的样子,何必呢?不矛盾么?

    他脸上的嘲讽过于明显,季寰宇被那个表情扎了一下,忽然就说不下去了。努力维持的平静模样终于有了一丝裂缝。

    他往江添面前走了两步,又停在了半途,忍不住说:“小添,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妈妈她也已经找到合适的人了,我听说现在也过得其实挺好的,比跟着我好多了。你为什么老记着那点事呢?”

    江添瞥开眼,仿佛多看他一眼都很烦躁:“你有资格提我妈?”

    “没有。”季寰宇倒是认得很快,他垂着眼眸,半天没在吭声,也不知盯着某处地面再回忆些什么。良久之后,他说:“我没资格提她,所以到现在也没再去见过她——”

    “你敢见。”江添脚步动了一下。

    季寰宇连忙说:“没有,我没有去找过她,回国之后一直避着。但是小添,那真的已经过去很久了。是,我那时候是有点混,哪哪都不如意,跟我年轻时候想的落差太大,我有点……魔怔了。那时候跟你妈妈分居很久了,你小,不太知道,但当时确实已经……”

    他斟酌着用词,不知道是为了给自己辩解,还是怕惹到江添。他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已经没有太多感情了。不瞒你说,小鸥……你妈妈很早其实就在看离婚协议方面的东西了,我也有那个想法,只是总觉得还能再等等,还能再一起过下去。毕竟我们高中就认识,那么早就在一起了。”

    他看向江添说:“你可能觉得我从头到尾就是个人渣,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让你妈知道,怕她觉得自己十几年的时间喂了狗。对吧?”

    江添没反驳。

    他含糊地苦笑一声:“不管你信不信吧,至少我当初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挺喜欢她的。也没想过别的什么,但是过日子不是谈恋爱,烦心的事太多了。当初也有跟你妈吵架的因素,总之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我有点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那种情况,有时候压力太大了,会冒出一点很疯的想法,觉得算了,不过了,然后想干点很出格的事情。所以……”

    所以带着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在那个老屋的房间里厮混?

    江添经常觉得有些人很可笑,自己干出来的事连自己都羞于启齿,每次提到要么避开第三人,要么戛然而止。好像只要不说出来,那些事就会慢慢被人淹没、被淡忘。好像他自己想揭过去,别人就要跟着忘记一样。

    好像别人的感受想法都不算什么,别人的记忆都是随便可以抹杀的,别人就……不算人么?

    季寰宇每次都会强调一句,你那时候还小。

    是,他那时候年纪确实很小,小到很多事情后来想起来只有不连贯的片段。就像他回想起那一天,也只记得房间里烟雾缭绕,呛得他几乎睁不开眼。地上到处是烟头,烧完的,带着一点红星的。季寰宇就在缭绕的烟雾里跟另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

    他那天本来就生着病,头昏脑涨,也许还在发烧。那些画面甚至不太真实,像涂鸦或者劣质电影里张牙舞爪的肢体。

    他可能说了句什么,惊到了纠缠的人,然后一片兵荒马乱。他好像被人甩开了,又或许是有人撞到了他,然后他摔在了地上,可能压到了没熄灭的烟头,后颈一阵烧痛。

    起初那年,他总在做类似的噩梦。不是吓人,只是醒来之后要灌下半杯水才能压下那股恶心的感觉。

    后来那些画面一年比一年模糊,他就只记得烟味和那种恶心的感觉了。

    赵曦常说他有点早熟,也许是吧。就像他小小年纪就知道季寰宇是个极度好面子的人,喜欢粉饰太平。

    都说江鸥跟季寰宇半斤八两,都不知道照顾他,但他分得清谁是无奈,谁是本性。

    他得到的照顾有限,所以闷在心里的那种也能算数,于是他很护着江鸥。当初他被接走的时候,江鸥搂着他哭了很久很久,说自己好像一直都在做错事,说自己有点没用。

    因为他,江鸥否定了自己几年的生活。他不希望她再因为季寰宇,否定掉自己十几年的生活。所以他一直在瞒。

    只要他瞒着,季寰宇也永远不会说。

    所以在后来长久的时间里,他一边厌恶,一边又要在江鸥面前压住那种厌恶,慢慢的,也就没有要爆发的冲动了。

    罐子闷久了是会锈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排斥一切过于亲昵的接触,理智上知道过犹不及,但那种下意识的东西实在很难纠正。

    还好,有赵曦和林北庭。

    他从那两个年长几岁的朋友身上看到了不太一样的东西,然后逼着自己慢慢平和下来,慢慢适应。直到某一天,他终于可以把季寰宇和其他所有人割裂开来,也把自己跟那些东西割裂开来。

    就像那两个朋友说的,并不是所有亲密都代表一种感情,不用杯弓蛇影,那样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其实很有道理。就像他身边有赵曦、有林北庭、有高天扬……有很多或远或近的朋友,并没有谁让他产生什么荒谬的念头。

    他跟季寰宇不一样。

    ……

    天色越来越暗,他们的轮廓终于变得不那么清晰。

    季寰宇解释了很久,到最后终于焦躁起来。他觉得自己其实没有说错什么,但就是怎么也动摇不了江添的心思。他忍不住又想到了丁老头的话——当初他被关在门外,现在轮到你了。

    他没做什么,却有点筋疲力尽,于是他慢慢沉默下来。而不论他怎么激动、平和、焦躁、愧疚,江添始终是那副冷冷的样子。

    盛望看着季寰宇,在越来越的话语中,他终于摸到了头绪。他想起赵曦说的那些话,想起江添所谓的“阴影”。虽然季寰宇并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事,但他都猜到了。

    他又忍不住看向江添,那个瞬间他忽然有种错觉,觉得江添的厌恶和烦躁都浮在空中,不像当事人,更像一个旁观者。

    就好像,他花了很多很多年的时间,把自己从那些杂乱往事里强行剥离出来,然后站成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又在多年后的今天,替当年到处借住的自己给对方带一句话。

    他对季寰宇说:“我觉得你很恶心。”

    周围并没有什么明亮的路灯,但盛望可以看到那个男人脸色煞白,是真的被这句话扎到了。

    他定定地站在原地,丁老头的叫骂、江添的冷眼……各种压力和情绪都涌了上来,他又有了当初那种冲动,想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

    盛望见他动了一下,下意思往江添面前站了一点。好像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似的,谁知对方的目光扫过他们两人,然后对江添说了一句话。

    季寰宇说:“小添你知道么?有些东西,是会遗传的。”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了,比预计的长一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扫地俱休8个;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金色湖畔的涟漪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浠夜2个;salavan、欢脱耍宝、baiyi、江添盛望赶快在一起、&&&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张进宝、沈巍、不知有冬夏、_槿、兔叽兔叽、桉、荔枝羊呀、薄荷精的漫长夏天、墨青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团团团子33个;彼岸无花、君离笑、冰糖炖雪梨、一只老柠檬●v●2个;turtledove、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星析、阚星.、徐虞、旺仔妈妈爱你、有添哥的旺仔才是甜旺、阿黎、ju花残满地伤、大可爱和小可爱、江甜甜加点旺仔、喝一口、知鸠不知纠、一方鎏白、如月乌有、jtamaka、心肝儿的一枝花、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木木·、寻找琉璃杯、橘子轻薄、琳宝宝五岁、不要为cpy熬夜、爻怪啊、椒越、lalalasun、略略略、evan.、冬雪的十四行诗、人间盛望、齐祁、对面的智障看过来、36935630、在下随便、lastthewilds、许南乔、40553743、桑槿、守恒定律、橡树真可爱鸭、福西西阿呆姆0616、奇水生涟、茶寺.、小藝射日、゜+*迷樣+*、郹;、断雁叫西风、洛洛微雪、不是甲基、耶.?、啊凉啊啊啊、东篱lu、西楼谢俞、恩姐、清澄.w、、浪啊浪啊浪啊个浪、汤圆、青柑、尹尹花花痴痴、蓝蜗牛?、檀痕、喵崽、哈牛、球球球球球球球可、让我看看是哪个猪精、三千宫、有认真看文的人么、既黎未央、188男团经纪人、今晚吃红烧肉、锦鲤阿俞、烟波浩渺、颍川、maetamong、江城、甜甜望仔、幽悠、给我一本书、in、初初困了、深呼晰是真的叻、萧_淼淼、风间麓、牛仔很忙、39765436、一支可爱多哇、别忘了时光它在走、檸檬六碗魚、今天望江在一起了么!、我的电脑、米良、六水、桃之夭夭、木木_lin、是云勋吖、烟雨楼台、西桥清和、三五在东、长安、弥海砂、sean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cccc129瓶;对面的智障看过来116瓶;醉酒的瓢虫78瓶;汤圆60瓶;193.0459瓶;芝麻汤圆55瓶;立衍chaconne54瓶;良娩、kohaku、花知晓40瓶;束懿、evak34瓶;浅陌深夜、我的电脑31瓶;啊咘咘咘咘、今天也是想喝望仔的一、阳光灿烂李小二30瓶;洛洛微雪27瓶;偷不到对面的猪、顾远寒22瓶;树下一颗姜、少女璐、菜菜、屁西歪、小宝贝、爱丽丝の欢愉、小小胡lyly、似夏、夜雨临池、wwer、一只木、啊凉啊啊啊、墨影、欢脱、宿命、雨天好眠、西子湖20瓶;袈裟、添哥太会了我的妈啊、天上有只大咸鱼、棉花糖好甜呀19瓶;狂笑姬18瓶;淅淅淅淅17瓶;若小离16瓶;千转、放浪形骸、依依、不搭15瓶;2744590514瓶;28979982、?_(ツ)_/?12瓶;燕切、salalin、子不以怪力乱神语、江甜甜和望仔在一起了、宋声声&、暗瘾、萧翛、凉面馍馍、问川_、辰落落落落、auro_rainbow、蘋蘋、毛绒兔、攸鱿有柚、kobito、白鸟沙罗、穆梓寒、童稀奇、冰妹嘤嘤嘤、一桶豆花、乜邪、浅浅吖丶、123向前看、惊蛰、鹤柒、哈哈嗷呜、只愿面朝阳光、赭雨、许天博的女朋友、脑子怕不是进水了、吃土的黄阿黄、jiah、隔世的风、尔玉、欢、孜墨、jacksparrow、司穆清、明陆离r_eus、夜雨声烦、啊啊啊啊试试、木瓜柠檬、思思、斯塔万格的冬天、gideon?、不见不见不见不见、记忆斑驳谁笑颜、z.h、鱼鱼改名不太成功、宅女零零柒、云浮阿、大桶罐装、穿林落羽、nightingale、40169311、春风不渡。、是染不是柒、叶修的宝贝、kangsier、入荒、顾深、君卿10瓶;芋头红薯、正版璕悦9瓶;酸菜鱼、屿浪、这什么绝美爱情?!、欢脱耍宝、eureka8瓶;哇咔咔、笑萝、噼里啪啦、般若菠萝、楚棋7瓶;沉默星云、烦烦烦梵、秋青火走、派大星6瓶;大考官、milante、逯秋霖、26034547、无心。、z、没有鱼、酸酸的柠檬精、阚星.、终是自在、罐装望仔牛奶、in、嗯呐嗯哈、1127.、pooh、卧云弄月997、二八二五六、今天旺仔和江哥在一起、嘻嘻嘻嘻嘻、一叶障目、瞎哥哥、苏唯世、柱柱柱竹子、爱吃鱼的猫、乔木君的小星星、言西木、肉肉、乔松、嘿、付文静�、doria、诹茶油钱、小刘5975瓶;是王子啦、岑桑柒4瓶;小美、子桐、就是这只猫、33045473、susu、豆奶书虫、轻筠3瓶;fleuve、有点冷、气冬、今晚吃红烧肉、为绝美爱情干杯、心暖花开、开在宇宙的小火车、torta、yuki、叶不修的嘉应子、于哉、liny、小素、大泡2瓶;奶一口小桁.、冰璃、菜问、车厘子、花无妄、云吞椰子、时恩、36935630、酒桶、玥是小乖乖、xqgg我可以!、千玺女朋友、ccsszx、浅忆若影、梵音、缪音、何辞、花溪临水、稀饭、sutton、云雾渏、anngrass、太子、小林小林不太机灵、轻薄的啾咪啾、哦、为嘛w、鹫鸠、时慕、木子丰、樱花树下,不悔、39713826、savanna、占据宇宙、梧桐树上的果子酱、箫棠、鸭绒、啊啊啊啊啊、咕咕飞呀、萌萌的二菲、hnni、欧皇、民政局、蓝浅、折小折、大木瓜一只、添添喝望仔、夏柘、让我看看是哪个猪精、非洲酋长、killers、crystal丶祈泺啊、彼岸无花、可爱、你邵爹、阿昌嚏、娜娜酱、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silver、洛洛时洛洛、迷雾、燕泽、hazy、白竹、桐韶、旧岁繁花、鱼头豆腐、陆虔、shanameetmiku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