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63、宣言
    “江添知道?!”盛望愣住。

    赵曦点了点头:“嗯。”

    盛望书转掉了。他木然半天才弯腰把书捞起来,再次难以相信地问:“江添知道?”

    赵曦:“……”

    他没忍住笑了出来:“我找你聊聊都没见你掉书,现在掉什么书?”

    盛望没回答,而是真的愣了很久很久。

    他脑中飞速闪过之前的种种场景,两个人的、四个人的、一群人的。最终定格在同一句话上——不止一个人说他和江添跟赵曦、林北庭很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盛望听过不知多少次,而每一次,江添几乎都在身边。

    所以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不可能啊。

    盛望茫然地想着。

    不可能的……

    否则他怎么会听了那么多次,却一次都没有反驳过?

    “怎么不可能?”赵曦忽然出声,盛望看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把不可能说了出来。

    “江添知道不是很正常么?我跟他都认识多少年了。”赵曦感慨道:“我上高中那会儿他还小呢。不说没感觉,现在提起来,我居然还见过他那么小的时候?挺神奇的。”

    他说起什么事来都是带着笑的,不管是他和林北庭还是他和江添,好像都是闲聊。可是他说得越多,盛望心里就越乱。

    是啊,江添从小住在梧桐外,赵曦也是这里的人,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关系还这么好,知道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如果他知道赵曦和林北庭的关系,那他每次听见那些说他们相像的话,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又为什么总是那么沉默?

    盛望想:是怕反驳了我会下不来台吗?还是……

    “还是”后面的内容过于荒谬,他知道自己不该去想,但他又忍不住会想。于是沉到底的心脏又在那种若有似无的念头里轻轻飘起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挺虚伪的——他口口声声告诫自己说“那是我哥”,可是到头来,只要想到有亿万分之一的荒谬可能,他又忍不住变得高兴起来,尽管这种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也永远不会得到验证。

    他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发了很久的呆,这才开口问赵曦:“曦哥,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么?”

    “你说江添?”

    “嗯。”

    赵曦回忆片刻,说:“我跟林子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知道的,那时候太小了,差不多五六岁吧。我那时候经常帮我爸去给哑巴叔送东西,他总呆在对面丁老爷子家。”

    “他好像不姓丁。”盛望说。

    “对,不过老爷子具体姓什么估计真没几个人知道,他很少提起来。”赵曦翘起一边嘴角坏笑了一声,“丁老头那绰号还是我起的呢,后来被几个巷子里的小孩剽窃去了,再后来这一辈的就都这么叫了。”

    “都这么叫?那我第一次管他叫丁爷爷,他眼珠瞪那么大?”

    “吓唬你玩儿呢,老爷子脾气是大,但人挺好的。”

    赵曦坐的是江添的桌子,顺手从他笔袋里捞了一把尺子在手里拨着玩:“江添那时候经常在老头院子里看书,年纪不大脾气特别倔,我当时就觉得这小子大了肯定很傲,也肯定很闷。”

    “我那时候挺野的,没什么耐心。有时候逗他两句就走了,有时候会跟他聊一会儿。刚开始他不搭理我,后来碰到了看不懂的书,我就过去叭叭一顿显摆。他可能没见过喜欢看书的小流氓,挺新奇的,就勉强搭理了我一下。再后来慢慢就熟了,我又带了林子给他认识。林子中学时候算是出了名的校霸,整天也没个好脸,他跟江添面对面坐着,那场景是真的好笑。”

    盛望想起丁老头口中的江添,赵曦所说的那两年正是他被外婆拒之门外的时候。以他那个别扭的性格,能跟赵曦、林北庭明面上熟悉起来,心里只会看得更重。那大概是他那个时期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了。

    “那个时候江添是不知道的,后来是大学吧?具体大几我已经记不清了,有次放假回来收拾东西,想找点合适的书给江添看,结果翻出不少旧玩意儿,其中有两张拍立得搞出来的照片,刚好夹在旧书里。”赵曦回想了一会儿,失笑道:“那时候我跟林子已经不在一起了,冷不丁见到照片我也有点懵,没立刻收起来,就被江添看到了。”

    见盛望一脸疑惑,他又补充道:“照片的程度就跟你那天撞见的差不多。”

    盛望尴尬地“噢”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赵曦挑了一下眉,这混子不愧校霸出身,作为当事人他倒一点儿不尴尬,说道:“那时候江添年纪也不大,应该不到10岁吧。我以为他根本不会懂的,没想到那小子反应特别大。”

    “反应大?”盛望一时间没理解。

    赵曦想了想说:“特别、特别排斥。”

    盛望愣住了。

    那个万分之一的荒谬可能在赵曦这几个字里陡然消失,像被扎破的气球,爆裂之后,只有一点零碎剩余慢慢掉下来,沉默地落到地上。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轻声问道:“很……排斥吗?”

    “嗯,排斥到书都没拿就走了。”赵曦说,“他那时候年纪小,跟现在不同,再怎么绷着,脸上还是能看出来。我能看出来他出于礼貌在努力忍着,但我也能看出来他感觉非常……”

    他皱着眉斟酌用词,盛望一度怀疑他会说“恶心”这个词,但他最终说的是“不舒服”。

    赵曦说当时的江添看上去非常不舒服。

    “所以我说你今天的反应让我挺意外的。”赵曦浅棕色的眼睛看向盛望,手里来回拨弄着尺子,“跟江添差别太大了。不过他那种也很少见,大多数知道这件事的人,当时的反应都介于你俩之间。”

    盛望垂下目光,半是自嘲半是配合地笑了一下说:“是吗,那我们还真是兄弟,两个极端都占了。”

    “是挺极端的,我当时被那小子弄得差点儿怀疑人生。”赵曦开玩笑似的说,“他走了之后我自省了一天啊,就在想至于吗?有那么难以接受吗?”

    “那后来呢?”盛望问。

    “后来?后来我心里说小鬼就是麻烦死了,我凭什么要哄着,随他去。结果没过两天,我就老老实实找他聊去了。”赵曦抬了抬下巴,“就跟我现在找你聊似的,不过没这么轻松。他很闷,什么想法都不说,我也不知道我聊得有没有效果。”

    “我当时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阴影了。后来发现他可能确实碰见过一些事。”

    盛望猛地抬起眼,赵曦却没打算深说:“我猜的,没什么依据的事情,就不跟你说了。反正当初我尽力了,跟他聊过很多次。再之后没过多久他就从这边搬走了,我也出国了。联系也有,但不多。后来隔了一年多快两年吧,我回国过暑假,他来了几趟梧桐外,前几次说看丁老头,后来总算主动找我来了,别别扭扭跟我道了个歉,我就知道他想通了。”

    他想通了。

    这四个字说来轻描淡写,但赵曦知道,对江添那样性格的人来说,花近两年的时间扭转某种固有认知,一定少不了拉锯和挣扎。

    也是从那天起他才意识到,对江添而言,他和林北庭真的是很重要的朋友。

    “我老说他有点过于老成了。其实也不是,他傲起来跟我以前那熊样有得一拼,很多时候都挺欠打的,也就仗着那张脸吧。”赵曦啧啧两声,又沉声道:“但他非常理性,不说跟他同龄的,比他大很多的人都不一定能想通这一点。他不会把某一个人的问题发散到一群人身上,这点还挺难得的。”

    赵曦说着说着抬起眼,却发现盛望早已走神。他不知听到了哪里、又想到了什么,也许是教室灯光太冷的缘故,照得他脸色苍白一片。

    这种反应实在有些反常,再联想之前的某些细节,赵曦渐渐皱起了眉。他看着男生微垂的眉眼,忽然低声叫道:“盛望?”

    “嗯?”盛望回过神来,抬头看向他。

    “我看你在走神,而且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赵曦说。

    “没有。”盛望摇了一下头说:“就是刚刚想到点事,不相干。”

    “那就好。”赵曦说。

    说话间,盛望忽然发现手机屏幕上有一条新消息提示,两分钟前收到的。他解了锁点进微信界面,消息来自于江添——

    长白山神树:我这边好了

    长白山神树:楼下等你?

    盛望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备注名,打字回复到:就来。

    赵曦问:“江添那边结束了?”

    盛望点头:“嗯。”

    “那走吧,下楼。”他说着从桌边站起来,还不忘把玩了半天的尺子放回江添笔袋。

    盛望跟在他身后,越看那个备注名越觉得扎眼,于是动手改成了“森林中的影帝”,也不知是调侃江添,还是调侃自己。

    教室里的冷光陡然暗下来,盛望抬头,就见赵曦正在关灯。他改完备注名,刚点下确认,前面的赵曦忽然转过头来问他:“盛望,我其实刚刚就想问了,你不会也……”

    他说得迟疑而隐晦,但盛望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心头一跳,条件反射似的冲赵曦笑了一下,说:“想什么呢曦哥,我喜欢女生。”

    赵曦垂眸看着他,目光难得没有痞气,倒是带了几分温和。他点了点头说:“啊,那就好。”

    盛望愣了一下。

    “这条路还挺不容易的。”赵曦又说了一句,像是感慨又像是在对他说。

    “我知道。”盛望说着伸手去拉教室门把手。

    结果门一开,江添靠在门边低头划着手机,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听见了几句。

    盛望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心里只剩一个字——草。

    作者有话要说:  先放一章,本来想两章一起,但生病脑子有点慢,另一章可能要明天中午之前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aisnow2个;甜甜望仔、扫地俱休、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你哩白3个;金色湖畔的涟漪2个;澜水白川、欢脱耍宝、玄璇、瑶琨、不知有冬夏、星子后排求添望gkd!、baiyi、顾任生、狼影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jadennnnnn4个;柠檬秋刀鱼3个;澜水白川2个;大脸妹纸。、炼寒、球球球球球球球可、阮弱弱、30333882、_槿、冉、w王王木木w、mollyeurus、28798837、墨青白、杠杠杠杠杠杠子、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訸子、wangziqiaoyu、云鹤不归、昕情、summersam、23212505、冬雪的十四行诗、慕雨、栉名梳子。、survivaldie。、星析、桉、既読缄默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甜望仔22个;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5个;辜限河.、秦熠专注按头十八年4个;啾、清酒小儿、暮先生和韵小姐、君离笑3个;如月乌有、团了个团、言、宝宝就是二米二?、栉名梳子。、ju花残满地伤、不知有冬夏、sebast、尹尹花花痴痴、张进宝、町疃鹿场、钰钰天泓、gin、清澄.w、39866221、呜呜呜、不文、小兔子乖乖、七酱不是狐、栗子味羊驼、三五在东、在小号咆哮、玄米、洛尧、馒头、望仔、小藝射日、一本目录、啾惑望甜、·经文徒添一笔情深·2个;嘟噜噜、芷蓠、冬眠冬眠、时渊叉会腰、星辰、彼岸无花、七颗糖、一只老柠檬●v●、noon、七七想当锦鲤、小壶同志、今天望江在一起了么!、莫相猜、蘋蘋、桃子酒、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奶源、nebular、添哥今天喝旺仔了嘛、不要为cpy熬夜、小繁丫头、小乔妹妹、你哩白、李捭阖、lastthewilds、橡树真可爱鸭、喝一口、锦鲤阿俞、养肝茶、39765436、团团团子3、29421174、恰逢、小胖彩儿、子风、闲来无事、百白白、折原、长白山神树、4981、30333882、forzd、一篮咸鱼干、早舟、博君一肖szd、六水、一西、淡蓝浅lan、duet丶、柒u、阿唐没脑子_、a曦月、卡尔、mmmmmmmi、灵灵不磕cp会死、淙川、叶修、小八、25066399、福西西阿呆姆0616、江添什么时候能睡盛望、甜添的望仔、三更清寒夜(三清呀、简陋的礼物、骆一锅、赵祯眼中的北落师门、寻找、琼殇梦绮、不系之舟、影影咋芥末可爱、西笑吟、茵、哈牛、一方鎏白、小生爷、旺仔妈妈爱你、30109555、添哥今天喝旺仔了吗、、浪啊浪啊浪啊个浪、剔子君、妞撒配、40375178、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移景、干煸扁豆、问君何所之?、秋迟家的言说、玖零、stad柚子、今天也是辛辣食物、让一让哒哒哒、巧克力化了、笔芯香香、一束小星星、echo、turtledove、何瑞一、小云朵1128、富川啵啵虎、你弟寒王、高锰酸钾、冬湫、浅栀q1640879093、rita218、庄生识天籁、chiu、陈原谅、一灯荧然、人间盛望、浅色系、今天也要吃手撕杏鲍菇、parkcarryy、我隔着山海看、   �晶1ng.、下雨天、六等星の夜、小烟花、秦月、白鹿青崖、7777777、今天很开心、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望崽和添哥快在一起、你这撩人的狐狸精、梨子、允皌、它山一水、yuu、猛鬼、萳殇、kira、黄歪歪、泰顺心、青岑c、十里红莲艳酒、40564208、lanyufen、懿魅、浪味仙、团团、青柑、默辞、洴洱、阿陌墨、二八巴巴、亚子、添哥中意望仔、花落筏、30686574、有添哥的旺仔才是甜旺、山木丛生、米良、桃源满、39731890、初蔻、sherlockkw、黑金喵、啊噗噜派、旺仔牛奶、三木鱼京、旺仔的小馒头、芽芽芽呀、浮生澜、今晚吃红烧肉、moz、summer、不是甲基、啊牛思密达、爱吃鱼的猫、青木台、蒋丞、゜+*迷樣+*、disturbia、黑吉、瞳瞳、27249661、青棠酒、麓麓麓麓麓麓.、徐稀里糊涂、黄暴荷、是秀儿也是甜甜、丁丁抱孩子~、凤四三闺女、nn、小羊排、西楼谢俞、安楠、田子晟、深呼晰是真的叻、moon、_陆笙墨_、まっちゃん、耶.?、清昼亲木叽、deshsi–、桂花糕超甜、傲娇的沫子、咩哈哈、直巳、23212505、怠惰dd、37695844、清莳鬼、奕小囡、巧克力、异想天开、江添不是哥是男朋友!、gapanalysis、liquid、35008455、24981095、许南乔、哎呀黍秫、楞个不中、炸克同学、望添、一番審、星星软绵绵、嘿、羽成、小鱼崽儿我是你嫂子、喜欢小甜饼、琳宝宝五岁、阿诺的灰大衣、江、妖西西西西西西、_olivia、萤珏、夜深人靜時、30497438、自闭中、秋雒、mr蒋白勺、隳隶、空想肥闲鱼、jacksparrow、庄水瓶、拉拉、喵叽、30596510、娇呱、楩柟其质、晓镜、22314194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雪宝梨梨151瓶;雪霜150瓶;夺剑111瓶;恐龙107瓶;是喵喵呐88瓶;筱豆腐、ju花残满地伤70瓶;inss65瓶;连朔、leibnizbayes、yn榆木60瓶;阿衿阿58瓶;步罡57瓶;笙深53瓶;墨墨、珺、25669061、_陆笙墨_50瓶;海晏河清49瓶;sweet、alone48瓶;草莓绿了桃47瓶;浮生42瓶;淅淅淅淅、小添请来瓶望仔。、江添、noin40瓶;檩安道38瓶;一禾?37瓶;昭昭35瓶;aegean衬衣33瓶;三七草、手速破亿喻文州、不文、山河笔、36812310、爱亨特的温斯顿、皇家布料、风起叶落、子风、�茗柒、予、清妍30瓶;咔酱最可爱、橙子不是丑八怪、袖子、高手话不多、幕谋29瓶;琴书酒、巴西龟没有眼泪28瓶;喵白粥、博君一肖szd25瓶;夹层淇淋23瓶;t22瓶;闲来无事、miyo、自闭中、时遇倾城色、akashi、阿茶之邶、林秋石、你哩白、歪叉嚏、序生、夏夏的豁豁、譎炊、张馨文、梵音、la、敲爱吃芒果、成。、啾祸~、泡饭星人、青禾如一、青果、zxysqzr、z.h、杠杠杠杠杠杠子、晓笙152241、泽畔清风、西、天真、墨染、林秋秋、jyc、摩西摩西、龙猫、好想吃草莓大福、吉尔慕、喃极、白霙、茉莉茶、唐某人、闻舟渡语、啾咪20瓶;失俞、叔郢、八十、今天盛望改微信名了吗19瓶;薇小二、星析、楚暮18瓶;小胖砸、yzy、初柒17瓶;一块饼干、既来之则弯之、小可爱呀16瓶;tophooligans、26757914、荼余、宝宝就是二米二?、依然家的小妹、stad柚子15瓶;南城13瓶;棉花糖好甜呀、景池是池塘的池、不加糖、healer、小森唯12瓶;Α、暴雨是你、绛月白、2094086211瓶;蘋蘋、月以歌、自分次第、鹤鹤、衍之、君念念a、里涧子、苏、帅气瑾璇在线蹲坑、朩岘、点我看藕饼混天绫play、凉凉阴、百事可爱、何思、浮生澜、工藤蘑菇酱、33、吴雩的东星斑、君卿、194夓天、yewying、小兔子、我听不见呀、夜深人靜時、小酒窝、酒酒、灏桀、w王王木木w、停云霭霭、姑苏1997、evil、快乐星?、九笙、苏沐遮、26565723、高锰酸钾、珏哥、岁次丁酉、青春、榆漠以玖、顾致珵、llingyu1314、凛流、fang、风声鹤唳、软软软夕、透明、糬、作业写完了吗、sese、檩、洧灵、大鱼、吸血小猪啦、宁、暮夕、挚爱小团、霖霖妻、rabbit、阿敏儿、是猫猫、林表明霁色.、欢鹤、一世长安、37839102、qian、淡蓝浅lan、团宝宝、芬涂、景行行止mio、清安、罚酒饮得、懒匣子、橙汁儿、花鸢、作者大大我爱你、考官a被我睡了、艾小染、一叶障目、满庭芳、迷路的麋鹿、鲜虾鱼板面?、梦粼、长亭、小羊排、明汀、blacksheep、滚滚。、星星软绵绵、朝露将晞、望仔的旺仔、广粼舒烟、insazaic、一个喜桃、doris不落、秦熠专注按头十八年、莫唔莫唔、natsuki、爱学习的小谢、岑宁宁、人生在世、麻里麻里菜、简陋的礼物、繁◎梦?幻、喵小咪、俊俊、废物利用、一矜香、涨价的甜筒、冰格er、可爱的小咸鱼、一杯奶盖茶、咪呜汪、雪糕、皇上您羊水破了、不寒于面、江甜甜和望崽今天在一、颖四岁、渔渔渔渔渔、柠檬酸、随遇而安的反叛、天方棋盘、25900985、三思、脱脂辣条、爱看h文的艾利森、七羡、试上自予、cherylxindong、沉默墨么、pluto、松子、谢俞、msingii、mydream、念一正、吉吉、臻之兮、?_?、九霄、doytoy.、北冥有鱼、perple、   �晶1ng.、八个半柠檬、a猫、阿穆、江甜甜加点旺仔、拐小怪兽的大怪物、长街、29382820、钛tison、未孑、阿洛洛洛洛10瓶;wahx、咸鱼一条、爻、chimomo、金斧头、洛洛微雪、小辰辰的秘密基地、我想你、慢慢、31304955、心心君9瓶;朔间家族的御用睡棺、gin、苡北北、安闲同归、神屿、蜿木子8瓶;jsdhwdmax、布布布布理、22422603、顾寻、风笛与诗、陆牖、颖川、天祥院白木、爱吃肉、doublel、巧克力7瓶;穷限制了我追文、嗳苓、韋肆、23085305、猛鬼、九丫九、我是一条鱼、yjm、十九、一瓶快乐的cola、风肆萧凉、作古、。zz、豆奶书虫、hysteria、鹿大神!、温微、cc、呆不拉几、飞鸢泣6瓶;清明、凌寒、淡淡淡奶油、流觞、木木木木木木、考官a的禁闭室、酸酸的柠檬精、碧栎酥、孔雀压着大鹏鸟、千灯照叶、广荣、anilce、江和安、35235468、淋雨的带鱼、不要失眠要早睡、冬天也会很温暖ovo、燕笙、lucky、丞哥的大五花、初昼、轻薄的啾咪啾、圆环、大宝菜、桃李不言、卡丘、auro_rainbow、团子、折故、我是大安静、w'sdestiny、yuanli、37597521、倚醉靑篱、鲸落、颓唐散如风、重午、34622801、添哥望仔在一起了吗、清溪照影、诹茶油钱、派大星、云家公子爷、砂糖撒糖、被腌了的白菜君、没有鱼、停云霭霭、doughtysun、windsky.暮比翼、人间杀妈客、蓝箫、玖玖卿、昌九、青乾、夏夏夏夏肖、一只栖迟、油头少女不头油、zoey还是alexis、短腿的yy、与欢、星晗、jerome的白手套、钊媚.ztp、alison、林*夕、haruma、玫红色的云、几许澄澈、·经文徒添一笔情深·、如若安然爱啃梨、24981095、花花花怜啊、不知道取什么名字、二丰、望崽和添哥快在一起、盒子勋、林君虞、山里有只小麋鹿、二北5瓶;|▍┌.此网名不存在、勿谓言之不预、檸檬六碗魚、一蓑烟雨任平生、叶不修的嘉应子、骆一锅、花椒、桃源满、人生若只如初见、洁癖小敷衍往西、羡入危叽、花泛不犯、企鹅、狐玖、张起灵说酸脱羟基醇脱4瓶;月沉梦醒、林玖玖、sunny、提赋~、终是自在、torta、krj-轻松熊、梓零、沈哥哥、多辣多醋不要糖、懿魅、恰逢、爱吃鱼的猫、不知故里声、神说要有光、gqc、第四号序曲、夏言、苏晴柏、三更清寒夜(三清呀、添哥的望仔、轻塔、一个尊贵的读者、susu、包子、fiona23573瓶;李子即是正义、吴雩的奶黄包、仙草儿、民政局、樱花树下,不悔、简星星儿、松间岚、饭团、焰绒、炸了毛的大头娃娃、poiyee、时砂、洛洛时洛洛、猛虎嗅蔷薇、糖果阁、元随、36186968、给我一本书、大木瓜一只、kikiaaa、37695844、杏仁核桃、钰钰天泓、蓝岚澜兰、盗版叉叉、今天不想喝奶茶.、桃花哥哥、空巢懒人、青夏、蓝胖子、阿伦、被榨干的小葡萄、林天呢、龙虾、莫莫家、程三岁、不如不遇、许;欢颜、一个大甜豆、气冬、阿辞今天学习了嘛、松间倾彩霞、拓云、顽固黄、anngrass、李老师、嘻嘻、枫井2瓶;是00喇、江添盛望今天tla了吗、sutton、起个名字真难、crystal丶祈泺啊、merry邓、27123844、沐汐、w、blue、箫棠、xqgg我可以!、鏖战、亓亓亓亓、lyl、aj安、池院k歌、椛嫿、看不懂啊、木木_lin、时慕、犁子、茕優余弦、小溪呀~、陆虔、狷狂、奶一口小桁.、凶柿炒鸡蛋、白白白粟、旧岁繁花、咩哈哈、ccsszx、liquid、susama、mycissy、雨沛流阳、killers、隅迩、无雨即勍、谢俞的黑色指甲油、juicy、陈先先、望美人兮、37903635、木目心、云吞椰子、墨曦、阿离、车厘子、祁御我大爷、妖精魔鬼、哦、西大门小蘑菇、流年无恙、喝烧酒的小鬼、夏天的西瓜籽儿、苏氿丘傅、蓝莓、花无妄、啊臣、阿布。、浅忆若影、王木木、namasefan、桉、库房保管员、26061180、30739305、刘欢锐、于哉、久、居居女孩儿、木子丰、並肩於雪山之巔、real_忘织衣、穆木木、sumireee、耶.?、嘻嘻、krystal、埋蛮酱、幸福、牵挂、haha、城澄丞陈哥、old王诶、随便写写别当真、咿咿咿、慢慢慢难难难、二八巴巴、酒在卿、玥是小乖乖、、麦、。、水濑球、小霸丶霸戈不是baka、共同富裕、小喇叭爱吃小笼包、原来主角们都喜欢姓顾、每天都在等更新的某某、袈裟、jsyulian、澄、迷雾、一地头发、苏墨罹、旺仔抠抠糖、爱吃火锅的小笼包、今天看完更新了吗?、雀石、痴汉菌i、影子0v0、睿智孜、aha、爱吃糖的猫、蜃夏、墨七、鹫鸠、博君一笑、坐壁上人、nooraliu、爱吃辣的路路、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风轻、稀饭、旺仔.、2161385、时恩、huangnannnnn、阿午、无忧无虑的看文、无迹可寻、老子爱死政治了、冰璃、云深何处、今天吃葱花鱼了吗、estate.、七颗柠檬非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