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62、木头
    盛望倏地有点难受。

    就像心脏被人捏着边角掐了一下,瞬间酸软一片。

    对着这样的江添,他根本说不出“不”这个字。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忙忙碌碌那么多天,到头来被他哥一句话就打回原形。他想说“你可真行”,但他根本张不开口。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只是紧紧攥着那个笔记本,没有开口、没有抬头,连动都没有动。直到那股酸软的感觉顺着血液渗透下去,不再那么难受了,他才飞速地眨了几下眼睛。

    “能的。”他低低说了一句,嗓子还透着哑。他抿着唇清了一下,这才抬头晃了晃笔记本说:“有了这个都考不回去,那我还混不混了。”

    江添没说什么。

    他的眼睛生得很好看,眼皮很薄,眼尾的褶并不宽长但微微上挑。他的目光从眼尾瞥扫过来的时候总是又冷又傲,好像谁都没走心。但当他这样平直着看过来,眸光微垂,映着几星不算明亮的灯光,你就站在他眼里了。

    盛望在他眼睛里站了很久,他才点了一下头,说:“好。”然后周身锋芒都慢慢缓和下来,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几秒钟里,盛望甚至有种他跟他哥心照不宣的错觉。这种错觉让他生出一种冲动,他想说“哥,我能抱你一下么”,然而刚要张口,熄灯铃就响了。

    他惊了一下,回过神来。

    阳台外浮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桂花味,11月下旬的温度,花串早零零落落掉完了,也不知哪里还藏了一星半点,倔强地散着几乎难以察觉的幽香。盛望那点冲动就在余香里慢慢缓和下来。

    他抓着本子直起身,对江添说:“进去么?”

    “嗯,降温了。”江添朝栏杆外扫了一眼,侧身拉开阳台门,示意盛望走前面。

    刚刚手指攥得太紧,冷不丁放松下来又麻又酸。盛望活动着关节往宿舍里走,跨过阳台低矮门槛时,他的后脑勺被人轻拍了一下。

    不知道是安抚还是别的什么。

    盛望愣住,猛地回头,江添已经进了门。他径直走过长长的书桌,从衣柜里拿了衣物毛巾说:“我洗个澡。”

    史雨翘着二郎腿在床上发信息,邱文斌把充电台灯夹到了床栏上,提醒道:“大神你得快一点,巡逻老师一会儿要来的。”

    “知道。”江添说着进了卫生间。

    “盛哥你站这干嘛?”邱文斌下床来拿书,因为盛望杵在那里阳台门边,空间显得有点挤。

    “嗯?”盛望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说:“哦没有,随便想点事情。”

    江添很快洗完出来了,盛望抓着衣服毛巾接了他的班。卫生间里水汽浓重,热水从淋蓬头里冲刷下来的瞬间,他忽然就想通了。或者说他对江添说“能考回去”的那刻,就已经想通了。

    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人的寿命**十年,他还在开端。将来那么长,远得根本看不到头,他只是在这段时间里喜欢上了江添而已,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他没打算说,也明白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未来是一条笔直的线,他只是在这个节点上歪一会儿,迟早都要拐回去的。这很严重吗?

    一点儿也不。

    这天的热水终于用完,淋在身上的水流很快转凉。盛望一把拍在龙头上,抓了毛巾擦头发。

    他在散开的热气里打了个喷嚏,心想:去他妈的冷一冷,我要回a班。

    十六七岁,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人家走马观花,他多观他哥几眼碍着谁了么,又不会少块肉。更何况他哥是木头,他有什么好怕的。

    少年心思堪比六月天,暴雨倾盆的时候乌云罩顶,好像这辈子都不会散了。雨一停,又立刻豁然开朗、艳阳高照起来。

    盛望这几天就是艳阳本人。

    作为盛望的室友兼新后桌,史雨的感受最为直观。

    前阵子,盛望好像谁也不想搭理闷头刷题,刷完一本又一本。搞得史雨有点坐不住,也拿了几套题暗中对比了一下,发现自己不论怎么提速都追不上对方。

    这几天,盛望忽然又懒了下来。经常老师在上面仔仔细细地讲题,他在下面玩剪纸。那几本刷掉的题库被他挑挑拣拣,剪了几页下来,其余直接堆进了废书里。

    他不刷题了,听课也并没有多聚精会神。更多时候是转着笔看一本深棕色的皮面笔记本,偶尔抽个本子打两行草稿,打着打着还会摸出手机跟人聊微信。

    史雨瞄过一眼,因为瞄太快也没看清什么内容,就看见备注头两个字是“长白”。他纳闷了好一阵,也没想起来周围有谁叫长白。

    直到周三这天晚自习,他才知道这位神秘的“长白”是谁。

    住宿生的专有晚自习在走读生下课后开始,各班的人会拎着包抱着书陆陆续续到指定的阶梯教室里。讲台上有一个负责答疑解难的老师,一般是年级里的老师轮值。

    阶梯教室足够大,座位随意,并不按照班级来。盛望一如既往坐在最后一排的老位置上,史雨和邱文斌就坐他前面,方便下了晚自习一起走。

    预备铃响起的时候,大家已经转移得差不多了,教室里逐渐安静下来。

    坐班老师扫视了一圈,估摸着人到齐了,便要去关教室门。结果刚站起来,一个男生肩上搭着书包进来了。老师一愣,下意识说:“你怎么来了?”

    自习的学生们纷纷抬头看过去,接着一片哗然。

    来的人是江添,哗然是因为众所周知a班有特权,根本不用来阶梯教室上自习。

    盛望在嗡嗡的议论声中抬起头,江添正跟坐班老师说着话,他在言语的间隙里抬起头,朝教室后排扫视一圈,在盛望身上停了片刻,又转头跟老师低声说了句什么。接着他一步两个台阶不慌不忙地走上来,穿过一排桌椅。

    整个教室的鹅,不是,人都伸长了脖子跟着他往后看。史雨离得最近,不小心看到了盛望手机。

    这人的手机界面无遮无拦,就这么平摊在桌上,好像也不怕人看。屏幕上是微信聊天框,框的最顶端是对方的备注名。这次他总算看清了全称:长白山神树

    这位长白山神树于半分钟前发来消息,问盛望:自习一般坐第几排。

    盛望回答:最后一排。

    然后江添就来了,神树是谁不言而喻。史雨心说我果然不能理解兄弟之间的昵称,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江添对关注置若罔闻,他在盛望旁边坐下,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深蓝皮面的厚书,又抽了一支笔出来,这才撩起眼皮问身边的人:“发什么呆?”

    盛望张了张口,纳闷地问:“你不是可以留在顶楼自习吗?”

    江添翻开书页,“嗯”了一声。

    “那你下来干什么?”

    江添头也不抬地说:“一个人坐那自习太傻逼了。”

    “哦。”盛望心里动了一下,垂眸继续看自己的书。又过了片刻,他忽然闷声笑了起来。

    江添皱着眉看向他,盛望说:“想象了一下,是挺傻逼的。”

    “……”

    江添一个晚自习没理他。

    周五这天杨菁找他们,给了两张表格,说集训下周开始,让他们把表格填一下,再准备两张两寸的照片。

    “又要照片?”江添说,“之前不是交过?”

    杨菁没好气地说:“都被政教处姓徐的贴荣誉墙上了,你是让我去扒下来还是怎么的?”

    盛望本来准备去门口复印店随便拍一张,就听杨菁对他说:“找张好的,起码笑一下。考好了你照片也得上墙,别拍得跟通缉令似的。”

    “噢。”盛望拖着调子应下来。

    喜乐隔壁就有一家文印店,去的路上盛望一直在翻手机相册。他活像点了个“自动跟随”,始终落后半步跟着江添。对方拐弯他也拐,对方停他也停,头都不抬。

    江添说了两次“看路”,他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忍无可忍之下,江添一声不吭把他往树那边带。直到刹车不及,额头撞上东西,盛望才愣了一下抬起眼。江添的手掌横在他面前,再往前一步就是树干。

    “你真敢不看路?”江添难以置信地说。

    盛望更难以置信:“你居然真带我撞树?”

    江添被梗了一下,面无表情开始扫视四周。

    盛望跟着他看了一圈,除了树叶还是树叶:“你找什么呢?”

    江添说:“直一点的树枝。”

    盛望没反应过来,当真指着头顶某簇枝叶说:“这根挺直的,你要干嘛?”

    江添:“撅了给你当盲杖。”

    盛望万万没想到他哥现在损人还带铺垫,被噎得不轻。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拽着盲杖这头,江添牵着那头,一人再戴个圆墨镜……我的妈。

    “笑什么?”江添没好气地说。

    盛望心里一动,把左手直直递出去说:“喏,给你根人体盲杖,你敢牵么?”

    他看见江添愣了一下,又把手收回来佯装冷笑道:“居然还要思考,走了。”

    说完他又低头玩着手机溜溜达达往前走去。

    自从那天想通了,他就一直是这种状态。

    “长白山神树”寓意高冷的木头。他身体里仿佛住着个手欠的小人,仗着江添什么都不知道,一会儿挠他一下、一会儿挠他一下,像表情包里那只撩架的猫,站在边缘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反正都是虚招,江添跟他根本不在一条线上,他永远不可能挠到真身。

    然而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一周多,就被轰然击破。

    那天是周四,距离出发去集训还有一天,杨菁已经催他们收拾行李了,他们破例拿到两张晚自习假条,但白天的课还是要正常上。

    周四下午最后一节是a班的竞赛辅导,上物理,何进最近在给他们讲大学物理的一部分内容。但这天何进身体不舒服去了趟医院,竞赛课拉了赵曦来代班。

    盛望答应过几个老师,竞赛课一定会上楼去听。尽管巷子里那一幕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在教室看到赵曦时还是有一瞬的尴尬。

    他以为自己把那份不自然藏得很好,结果下课之后,赵曦去办公室放下教案又回到了a班,在盛望面前的桌沿坐下了。

    “曦哥。”盛望打了声招呼。

    “等江添啊?”赵曦朝窗外看了一眼,a班的人吃饭的吃饭、洗澡的洗澡、已经走完了,就剩盛望和他两个人,“他又被管理处老赵拽跑了?”

    盛望点了点头说:“反正我俩今天不上晚自习,等他回来去梧桐外吃饭。”

    “哦。”

    “曦哥你不回去么?”盛望问。

    赵曦笑了一下,说:“不急,我来跟你聊聊。”

    盛望迟疑地问:“聊什么?”

    “聊聊你小子为什么最近总躲着我跟林子?”赵曦说。

    盛望瞬间尴尬得无以复加。

    “诶,你尴尬什么?”赵曦谈话的架势很痞,跟上课很不一样,像个混子学长:“我都不尴尬。”

    盛望一愣,问道:“你知道啊?”

    “差不多吧。”赵曦换了个更放松的姿势,“当时听到了一点声音,那巷子平时没人走,几个老房子早搬空了,就哑巴和老头还住那里。上年纪的人睡觉早,不可能那个点还出来转,会去那边的也就你跟江添了。”

    “本来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但我跟林子聊了一下,怕给青春期的小朋友造成什么阴影——”他开着玩笑,自己也失笑一声说:“所以趁着今天有空,来跟你聊聊。你……吓到了吧?”

    盛望发现自己纠结了这么多天,反而忘了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不是惊吓了,他犹豫片刻,答道:“其实还好。”

    “真的假的,接受度这么高?”赵曦挑起眉。

    “就是没想到,有点意外,后来再想想……”盛望神色复杂了一瞬,又慢慢放松下来:“就觉得也没什么了。”

    赵曦盯着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的眼睛颜色比常人略浅一点,接近于水棕色。也或许是窗玻璃在他眼里映出了一大片亮色,以至于他这样看过来的时候,盛望有种心思全全盘暴露的错觉。

    他垂下眼,手里的书顶在指尖转了几个来回。他想岔开话题,于是没话找话地问赵曦说:“不是怕给人造成阴影么,那怎么只跟我聊不找江添?你跟林哥就这么确信只有我一个人看见啊?”

    “不确信。”赵曦说,“但是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

    赵曦说:“你不知道我跟林子的事,但是江添知道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上午退了烧,久等了抱歉,今晚的评论都有红包补偿。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扫地俱休3个;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白芷2个;baiyi、40123125、_槿、邪王琊、我好想睡觉、洛女士、[不知名←、十五.、梦殇琉璃雪冰晶清馨星、陌尘、五味食品店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柠檬秋刀鱼、怠惰dd2个;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池鱼、turtledove、mollyeurus、楚斯的猫薄荷、栉名梳子。、团团团子3、40123125、shwyjane、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薄荷精的漫长夏天、欒林樂聲。、性秋山、刹那、微笑的弧度、花农、墨青白、爱与爱丽丝、summersam、张进宝、奔跑的蜗牛、奶源、檀痕、旺仔~、不知有冬夏、榆森s、海上妖女、每天起床犯困、炼寒、27833915、todoroki、球球球球球球球可、pupu、訸子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离笑11个;高阶少女玩家小陶??10个;40123125、不是甲基、七七6个;寻找天堂、疏陌淮愔5个;町疃鹿场、千冫叶、新瑜lh4个;谷颂、费渡女友、彼岸无花、喵叽、冰糖炖雪梨、a、daisy、王子规3个;暗夜流光、柠檬秋刀鱼、有添哥的旺仔才是甜旺、荒淫无道、你需要净化吗、言、江添喝望仔、刹那、小添请来瓶望仔。、40375178、性秋山、gin、兰舟归策安、20765856、·经文徒添一笔情深·、monica、rosedom、添哥今天喝旺仔了嘛、啊噗噜派、小金毛鑫鑫、30561396、一坨奶油、雪云滴血2个;甜甜望仔、六水、在小号咆哮、三思、倚马万言、27249661、汪酱、沐依、影影咋芥末可爱、洛尧、三木鹿、听说我就是天上掉下来、aslan、一灯荧然、south、咕咕飞呀、方云、青木台、无虞.、15744635、亦如初止、放开谢俞让贺朝来、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想吃小鱼干、38621348、时结、不文、豆花哟?、31085171、李捭阖、小饿鱼、清酒小儿、青柑、清澄.w、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十字剑伤、三个木头、落花艺梦、logelita、可爱小张、21318992、黄暴荷、37022417、40534152、辞浅、卖他萌、福西西阿呆姆0616、闻歌、哈牛、gapanalysis、沫小兔兔呀~、小鱼崽儿我是你嫂子、liquid、莫相猜、肖亚琴、呜呜呜、亦吳、nebular、查無此人、耶耶耶耶耶耶狮、锦鲤阿俞、399、我是小兰酱、jadennnnnn、丫丫、。。。。、二淡淡、爱与爱丽丝、゜+*迷樣+*、?、夏日游园会、休明。、心宽腿长双商在线、舞清墨、街边的黑猫在笑、maki、晚七、推推推推拉拉、阚星.、赋冽、yeelam、曾山、星星晚安安、半岁酒醒、檸檬六碗魚、花落筏、哈哈酱、给我往死里甜!!!、小同学、橘子轻薄、风岚夜洹、每天起床犯困、怼怼啊~、橡树真可爱鸭、三五在东、江添不是哥是男朋友!、羡羡!我们来拜把子吧!、亲昵、九月要抱抱、秋迟家的言说、栗子味羊驼、柳絮弥江、西楼谢俞、偏爱星雾环绕、disturbia、游惑的耳钉、lloyds、东泠、17738656、小藝射日、沐唔、39765436、樱花与绒、深呼晰是真的叻、傍肆喜欢银灰、24986214、今晚吃红烧肉、怠惰dd、evan.、7777777、昌九、傲娇的沫子、有认真看文的人么、今天江添盛望在一起了、33747261、y_evian、阿初、谢娆支、空想肥闲鱼、underthesea、周呆呆、咕啾、花玖、十里南唐.、花溪临水、rejwel、xgz、黑金喵、ju花残满地伤、33672497、流光、白大鹅、叁玖、长陵、兮兮抱紧卡困、mmmmmmmi、奕小囡、buffett、十九、37783905、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尹尹花花痴痴、暖暖、aklhdsahld、chaif.。、imago、蓝染在我床上、读花解语、lastthewilds、行水及泱、godagod、草莓味浪仙、玖零、扶罗、一步之遥、拉拉、白团团、冬雪的十四行诗、岁安顺遂、允皌、花农、霸道总裁吴邪、许南乔、此时此刻我是只咸鱼、烟雨楼台、好一个铁石心肠的宋小、清漪、加州阳光、漓金、辞浅而情深、baekbaek、燕之、凤四三闺女、超爱芝士奶盖、blairssssssu、长安、赵祯眼中的北落师门、竹竹竹篮子、下雨天、吧唧咻咻、鶴群、新词、芜茗、岸芷汀兰、兔飞飞-、冬未凉ゞ、蒙牛慢燃~lily?cium、晨曦、蔚池晏、felicia.、顾辛烈!、叶蔓苘、归昀、玘靈、欒林樂聲。、puwind、七七呀、周西、是云勋吖、今天晚上吃什么、耽篱lilili、米爷-superluminalr、一篮咸鱼干、木木今天更文了吗、39857110、裕鱼、uni_ee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haw188瓶;玲珑坠103瓶;兔绒绒100瓶;柳絮弥江94瓶;风岚夜洹92瓶;沉默星云88瓶;许何几、燃鳞72瓶;塩海70瓶;胖胖咚咚锵68瓶;长烛、82年的老同兴茶饼64瓶;fi折子戏63瓶;江东酒贩子60瓶;吃吃吃58瓶;吃鱼沉默56瓶;祁s公子53瓶;邪王琊、爱鱼的小豆丁50瓶;洛洛微雪49瓶;森鹿寻叶、顾熹47瓶;江支队最美43瓶;伽南沉香。41瓶;37987414、折枝问柳、洛尧、费渡女友、高阶少女玩家小陶??、一颗**界正在升起的、冬柯、静静的静静静安、江湖第一睡神、十万个基佬同时往作者、lzx40瓶;xnyan39瓶;一只木、小马老师38瓶;猫丞丞的兔飞飞37瓶;白鲞也是鱼34瓶;千品31瓶;kk、樱鬼、一位路过的网友、kele、穿堂风过、大台、我要你管啊、sh、未若柳絮因风起、雾漫小东江、玄戈、土拨鼠本鼠30瓶;谢娆支、naa夏、茉小羽、笑笑笑笑笑29瓶;深蓝妖孽27瓶;哄哄、笑弯了眼26瓶;月老、堇颜、黑黑躺一会25瓶;只会啊啊啊、爱吃鱼的郑阿宅24瓶;念念不忘喵21瓶;akiakichan、40123125、monica、旧巷拥懒猫。、风缘、001、西巷、诗韵犹长半点墨香、夏起长歌、左岸noway、半岁酒醒、lalalalll、长顾、文荒大使、檀痕、24661864、孟冬巳、苏苏苏苏苏苏打、晨晨晨、lumen?、hunnie、顾辛烈!、脉脉、8.9、cxl�君、九烟、冬未凉ゞ、磕到死亡、鱼安、scintilla、榆漠以玖、白拉、94yuer20瓶;软小乖乖、荒谬之途、lloyds、我好想睡觉、青争19瓶;lleookk、梆梆呛18瓶;purpleyi、眷烟烟、嘤嘤嘤、傍肆喜欢银灰、寇忱的小可爱17瓶;曾山16瓶;路梫然、花儿爷的遇安安er、蝉、miao15瓶;夜子11、我超好看哒哒哒、无书γ、山长水阔13瓶;挞挞蛋12瓶;八个半柠檬11瓶;喝药少女、七了个柒、南隅、小天使。、九层糕、许愿愿的小熊抱、飒飒飒东风细雨来、jsdhwdmax、千冫叶、萌树懒的树、倦桃、敬往事一杯酒、feixuanfx、山鱼相悖、小星星、小星星、转动流年、是青浔哦、念一正、岁玖、梦境周游、甜味小蒋、冰糖炖雪梨、黄暴荷、白大鹅、长街、茕泽泽、商枝、阿荻、cc、miss.薯片、九千岁腐女、你让山花开满我就来、deirdre、嘿嘿、universe、不够看啊!!!、小白不吃草、惊蛰、嘿嘿嘿、星垂平野阔、竹取、susaichi、傲娇的沫子、冻栗子、榷言、望仔添哥今天在一起了、大侠饶命、可爱的画板、小祁同学、31659361、君卿、莱茵生命官方认证、晨曦染尘、挽落落。、歧尘啊、墨雨儿、我最讨厌楞次定律、隔世的风、记忆斑驳谁笑颜、24095706、秋野、小阔爱、羽叶茑萝、第五弦、姚、乜邪、我嗑的cp一定要甜!!、失重的小人儿、糯米团子、月底清野、绿芜、silver、creeper_、噼啪终于填坑了呜呜呜、一把好伞、快不乐、啊真心咿呀、十八十八、西北一枝花。、影影咋芥末可爱、小满、coorperjr、卿玖、寒络、来看鱼、杜康、23642204、流生、微涩清梦、甜甜的巧克力、葛笙、一杯奶盖茶、兔叽兔叽、jyokau、40527638、狍狍狍、不再联系、桉、朝欢、知名不具、nightingale、沧江好烟月、turtledove、诹茶油钱、花若靡芳、jerome的白手套、32104815、aklhdsahld、甜甜、desying、板凳儿、吃吃吃、落渊渊、赵欣、whisper~、dseven、随谏、什霖10瓶;谁知道、hidaka合瑾、人生在世、千道、氿汐、入荒、阿卡吃、堂堂unknown、零酊、哒宰!!!、sin-9瓶;甜甜的旺仔、脆枣、岁晏、懵兔纸、瞻彼淇奥、qwertyuiopasd、子、ice懒语8瓶;skcll、小小小线人、棉花糖好甜呀、lululululu、dadaohahaha、依梨、__燕小燕_、巧克力、墓晗、篱上莫凭栏、子期、苏语曦、39287910、忘年、布丁ww、哇咔咔7瓶;今晚吃红烧肉、老白、陈狗、燕绥之的薄荷叶子、●︿●、懒(*~ro~)、曲误6瓶;24914890、是林凌呀!、泡面卷、我四岁半了、37839102、短腿的yy、越城垣、流觞、临渊空游、巷月、luca折、莳闲、街边的黑猫在笑、冬兵好辣、minlike.、好好、鬼之、风梓、梧桐、成为光吧、想入非非、骸衣、胡子大佬、吖溪微、桐韶、黑沼、21200980、38696455、吸血鬼家的小痞子、白熊绅士、雪人、幺幺、springpoot、酥糖、北北、木本、鲭炴、22楼的条纹控、咖喱传教士、南烟、梅子酒、热水、陈姿如、盗版叉叉、赖冠霖秘密女友、西哔叉、霹雳贝、milante、qi祺ovo、轻罗小扇扑流萤、青出于燃胜于燃、醉生夢死過一生、尔玉、西北一枝花、素笺、六野也、唐墨儿、我看到光、念卿呀、考官a的禁闭室、李赫海、姜酱酱、god7drunk、迷毂、taro、小朋友、咸鱼少女马云5瓶;冰雪小仙女、余袂.、兵荒马乱求胜叽、imago、38009250、蓝精灵、郹;、笙歌十二月、33213641、有钱哥哥的農糖、苏七、派大星、小黑的猫爬架4瓶;啾啾、旺仔牛奶、谁要吃小蓝蓝、仧仧、苏墨罹、某某可以发糖了么、桥西的乔奚、半郁、像b偏o的a、冉、我又把刘海剪坏了、30607694、十荒、白杭、l、皮卡然的十万伏特、sandm°零、torta、夭、阿豆mua、豆奶书虫、呼吸过度3瓶;平步卿云、松间岚、秋玉米、gqc、青霓、命犯瓶邪、佳、looper、巴西龟没有眼泪、贺朝xy、27123844、查無此人、怕鬼所以爱国、灼漆、冰璃、35955617、一瓢盐、27966169、三笠千秋。、檸檬六碗魚、guyly、fleuve、未生、思露花雨、苏乐萤、阿伦、气冬、浅色系、嘻嘻、大木瓜一只、哥斯拉啦啦、伦敦十三环、我觉得都挺有趣的、陈三岁、轻筠、茶鱼、啥呀、大默西望、华灯初上、麦、fiona2357、盒装、你需要净化吗2瓶;haha、jun_、蓝浅、但求一睡赵锦辛.、江添盛望今天tla了吗、qys秋゜、洛洛时洛洛、玥是小乖乖、gin、穆木木、阿布。、猫小罗、洛泱、花溪临水、墨曦、anngrass、呆不拉几、云吞椰子、箫棠、枫寂、小喇叭爱吃小笼包、喵喵喵嗷、sutton、花玖、葱花鱼真好吃、阿哒西、yoruuuuuuu、雀石、31085171、瓶盖与奶盖、蓝二哥哥、。zz、liquid、超乖的花花在线wink、霁、silver、猛虎嗅蔷薇、茕優余弦、月半、云深何处、唐予、mycissy、夜雨声烦啾、——逍在、轻浓、36935630、阿离、取名什么的好烦妈蛋、刈令、费一锅、心光似火、abba、花无妄、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金亨亨の衍衍儿、可爱、merry邓、凶柿炒鸡蛋、hysteria、晴儿睡不醒、加州阳光、fan.sr、酉夜、盛望、哆兮yo、萧瑜儿、墨七、民政局、crystal丶祈泺啊、皎荼、重光、久、ccsszx、落翎、桉、包子不吃包子、喵了个喵、叶不雨、玉辞心、何辞、可宾、啊臣、石〥梓♂狸♀、鸭绒、木木_lin、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时恩、一江风、lkjhgf、太子、木木木、鹫鸠、浅忆若影、爱吃糖的猫、果子苏、冰镇西瓜、blue、愿少年笑容依旧、谷雨啊、看不懂啊、爱吃辣的路路、迷雾、y-king、池院k歌、云舞、打算随时逃跑的沙丁鱼、大大更新了吗、3097728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