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8、流放
    语文老师招财曾经给班上那帮不会写抒情文的大佬们提过建议,说你们要是实在憋不出个屁,就把抒情部分留到晚上做补充。她说人在深夜容易感性,白天就不会这样。

    盛望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他站在校车站台上,被清早6点多的西北风一吹,顿时觉得昨晚害他辗转难眠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个事。

    盛明阳都知道,他儿子心大步子浅,不掉深坑不沾泥。有麻烦的事横在路上,走开就行。有不舒服的东西扎在身上,扔掉就算。就像许久之前那个市三好名额,既然拿得不开心,那就不要了。

    他向来看得开。

    徐大嘴不是说了么,十六七岁的人有点躁动很正常,他只是躁动萌发的方向有点歪而已。

    他记得自己初中时候常常半夜窝在客厅沙发上打游戏,屋里一盏灯都不开,只有手机或电视屏幕忽闪的光,到了初三体检,视力已然掉到了4.8。他后来没参加中考直接保送高中,提前享受了一段假期时光,等到高一开学的时候,视力就已经恢复了——假性近视,纠正一下就好了。

    现在也一样,纠正一下就没事。

    只要冷一冷,就没事了。

    深秋的雨不像夏天那样急来急走,一下总是好几天。水珠裹挟在风里,拍得到处都是,又凶又冷。

    杨菁今早负责跟车,一来就指着几个学生说:“这么冷的天穿这么点,冻给谁看呢,某些住宿生?”

    a班住宿生总共就俩,这跟指着鼻子训也没区别了。

    她睨着江添和盛望,说:“学校昨晚是不是群发短信提醒了降温?多穿一件毛衣要命呢是吧?”

    江添说:“没看短信。”

    他日常说话像顶嘴,老师早习惯了。杨菁毫不客气地拆穿他:“怎么就没看短信,我看你半天手机也没离手,明明翻得挺勤的。”

    高天扬在旁边插话说:“报告菁姐,翻的是微信,现在不收验证码谁还看短信啊。”

    杨菁指着他说:“闭嘴。”

    高天扬委委屈屈地闭了。

    江添并没有请他多话,这货解释完,他收起手机朝盛望瞥了一眼。结果就见盛望的校服外套又偷偷敞到了下半截,露出里面薄薄的长袖t。

    怪不得杨菁要骂。

    盛望正心不在焉呢,眼皮子底下突然晃过一抹白。他微愕抬头,就见江添从兜里伸出一只手来,隔着一步多的距离,越俎代庖地给他把校服拉链拉到了最顶头。

    校服的领子竖起来很高,足以圈住脖颈。江添手指弯不小心碰到了盛望下巴,抵得对方轻抬了一下头。

    他目光扫过盛望的脸,松开拉链垂下手说:“你要是热不如穿短袖,还省事。”

    又来了,这个刻薄鬼。

    盛望把撸到手肘的袖子也老老实实放下去,辩解道:“又不是我敞的。”

    “那是我敞的?”江添说。

    “拉链自己滑的,不信你问它。”

    “……”

    刻薄鬼转过头去气笑了,也可能是真笑了。

    周围女生隐隐有了动静,小声的窃笑混杂着私语,从这个反馈来看,江添笑起来应该很令人心动。

    盛望挑衅又得意地冲他抬了抬眉,然后垂了眼把下巴掩进衣领里。他把外套的袖子扯到手腕,背对着江添站到了风小的地方,习惯性地叼住了拉链头。

    又过片刻,他突然反应过来,叼着的拉链还是他哥刚碰过的。

    ……

    真是要了命了。

    盛望沉默几秒,松开了牙。

    校车很快到达。盛望不喜欢挤,排在队伍最后上了车。

    本以为座位留下不多,他跟江添自然会分开。没想到高天扬这个二百五拍着他前面的座椅靠背说:“来!给你俩留了座。我是不是贴心小棉袄?”

    盛望要是有打火机,能把小棉袄当场点了。

    附中到南高车程近40分钟。盛望本来就没睡好,又意图“冷一冷”,于是上车就塞了耳机准备补眠。

    校车并不很新,窗玻璃胶边有点老化,密封性不好,总有风从缝隙里渗进来。盛望闭眼靠了片刻,被那丝丝缕缕的风撩得有点冷。

    他把衣领往上拉了拉,下半张脸都埋进领口,换了个不容易受风的角度继续睡起来。

    又过了几秒,他感觉江添换了个姿势,衣物布料细索轻响了一声,那缕恼人寒风忽然没了踪迹。

    盛望在困倦中半抬起眼,看见江添正垂眸刷着手机,他右手架在车窗窄细的边缘上,支着头,手臂刚好掩住了漏风口。

    盛望心尖突地一跳,又渐渐慢下来。

    车上大半同学都睡了,还有一些在临时抱佛脚。有隐隐的鼾声、沙沙的翻书声和极轻的背书声,但都不如车外的雨声大。

    他沉默地看了江添一会儿,忽然觉得招财的话也不全对,白天并不都是理性的。

    “哥。”他低低叫了一声。

    江添手指划了个空,意外地转头看向他。

    “就是跟你说一声,快到的时候叫我一下。”盛望说完打了个哈欠,困恹恹地歪斜下去。

    江添这才从那声称呼里回过神来,他盯着盛望的脸色皱起眉:“你是不是病了?”

    “不是。”盛望拖着调子欲言又止。他掏出手机,在微信聊天框里给江添打字道:司机大爷风格有点野,我晕车。

    江添目光停驻在那个备注名上,上次看到还是他的大名,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成了“哥”。

    他有一瞬间的怔愣,等他再回过神,盛望已经收起手机重新睡下了。那双清亮的眼睛一旦闭上,嘴角或飞扬或狡黠的笑意褪下去,抿成一条平淡的直线,那股没精打采的感觉便瞬间重了起来。

    他有点蔫蔫的,似乎很不舒服,也不太开心。

    期中考试持续两天,这次英语、数学、物理卷子都难。走廊里怨声载道哀鸿遍野,考完一门就壮烈一批,等到全部考完,人基本就凉了。

    校车司机们把学生往附中拉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在守灵。

    对盛望来说,卷子难其实没什么影响,睡眠不足也没什么影响,喜不喜欢谁就更没什么影响。他不会因为躁动躁歪了,就突然变笨做不出题了。

    能左右成绩好坏的只有他自己——不是看他能不能,而是看他想不想。

    从校车上下来时,a班有一半人忙着对答案,另一半人忙着对喊“我这门考砸了你呢?”“我那门考得贼差你呢?”“我xx题差点没来得及做完你呢?”

    盛望以前常说“我还行”,这次统统变成了“不怎么样”。

    初听这回答时,高天扬、宋思锐等人着实愣了一下,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并没有任何人把这话当真。

    直到几大学校交叉阅完卷,众人才明白这话的意思。

    那天是个周三。

    江添清早5点左右忽然惊醒了一回,睁眼才发现阳台门不知何时被风吹开了,一只鸟扑棱着湿漉漉的翅膀斜撞进来,滚出一片泥湿又撞倒一只水杯后仓皇飞走。

    泥湿在江添刚晾的衣服上,水杯也是他的,打翻的水泡了离它最近的一本书——江添的化学竞赛题库。

    他把桌上那一片狼藉收拾了,又把脏衣服摘下来重搓一遍,便彻底没了睡意。他把盛望垂挂下来的手塞回被窝里,又在床边站着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坐下来。

    他莫名觉得这一天自己不会太顺。

    老何踩着7点的铃声准时进教室,手里抱着几摞物理卷以及一张完整的成绩单。

    喧闹顷刻归于寂静,一个班的人都老实下来,翘首盯着那张被风吹起一角的表格。

    老何脸色不太好。不过每次大考她几乎都会这样,大家见怪不怪了。

    “我们班这次总体发挥正常,物理平均分在四大学校中位居第一、数学第一、化学第二、语文第三,英语第四。杨菁老师不太开心,一会儿你们做好被骂的心理准备。”

    全班大气不敢喘,想到杨菁就没人敢动。

    “这次有值得表扬的地方。”何进扫视全班,先把视线落在了江添的方向,说:“咱们班第一依然是联考四大校第一,在480的总分里甩了第二21分。”

    这比上次联考分差还大,刷新了记录。a班沸腾了一会儿,高天扬一边鼓掌一边转头跟盛望说:“他不是人,是吧!我添哥根本不是人!”

    盛望笑着在那边附和:“就是,变态!”

    江添心情终于短暂地好了一下,手指间捏的笔重重敲了一下盛望肩膀。

    “嘶,太横了吧。”盛望捂着肩膀在那装痛:“事实也不让说?!”

    何进敲了敲讲台,班上很快又静下来。她说:“另一个要表扬的是这次进入前列的同学比以前要多。以前一般会有10人左右在45名开外,这次咱们班只有5个。”

    众人下意识要起哄欢呼,刚开了个头,忽然想起来这5个人都是要换班的,又生生卡住了壳。

    “一会儿我让各组组长把单人分数条发下去。”何进停顿片刻,接着道:“没拿到的同学大课间去一下办公室,我们聊聊。”

    这话一说大家就明白了,没拿到的十有八·九是45名开外的。

    各组组长在教室里穿梭,没两分钟,所有分数条就都发完了。高天扬拿到纸条的时候差点喜极而泣。

    他运气太好,两门短板科目这次很难,除了顶头那些大佬,大家分差都不大,救了他一命。于是总分不高不低就踩在年级45名上。

    他狠狠亲了两口分数,弹着纸条转头找盛望分享喜悦,却在下一秒僵了脸色,因为他发现盛望桌上没有分数条。

    嘈杂人声终于在某个瞬间消失殆尽,众人四下一扫就知道了这次“走班”结果。

    那5名要出去的同学分别是张鑫、周思甜、赵蕊、王泽琳……还有盛望。

    那一瞬间,教室一片死寂。

    盛望偏了一下头,余光看见他哥手指间的笔再没转起来,“啪”地一声,重重弹落在卷子上。

    他轻眨了一下眼,心想自己还真应了那句话,疯起来跟赵曦一模一样。不过他不是狂,只是把自己流放出去冷静一下。

    这会有点难受,但很快就会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抱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吃吃喝喝2个;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loveday3个;发刀秃头、金色湖畔的涟漪2个;小西瓜爱大西瓜、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tophooligans、thisis拾陆、訸子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日天日地2个;ju花残满地伤、a、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puwind、椏小迷、林子真是大了、loveday、洴洱、沈巍、桉、奶源、欢脱耍宝、summersam、泥巴、539、并肩于雪山之颠、31476902、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墨青白、果冻么么哒、影影咋芥末可爱、寒尘子、顾熹、雨丝亡魂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昼亲木叽8个;小藝射日、ju花残满地伤7个;皮卡布5个;空想肥闲鱼、言、吧唧咻咻4个;turtledove、霁旅轨迹、冰晶  小枫、影影咋芥末可爱3个;江添不是哥是男朋友!、gi92a、35350177、福西西阿呆姆0616、江有汜、27609789、39765436、我隔着山海看、东篱lu、暮先生和韵小姐、君离笑、温瑶、climax、羌竹白白、y_evian2个;页灵-aph不毕业、一只年狗、泰顺心、热情似火菊花茶、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清澄.w、幽灵、陈酒、陋巷的猫、販售無糖反派男孩、玄米、梦·夜晴情、34783852、39879065、岸芷汀兰、27237700、林子真是大了、楊拾贰、2218、鱼豆腐、移景、乌乌、祀魂、37381460、町疃鹿场、修夏、花农、凶恶的乖乖兔、清漪、今晚吃红烧肉、琼殇梦绮、拾柒、木阿罗、蓝蜗牛?、三千宫、渡汐、deshsi–、蔚池晏、允皌、100、茯藏、liquid、丞哥的大五花、宗吾、辞浅而情深、橘味小奶糖、我是一块肉、不胖的胖小五、谁谓荼苦、陆九赪、是泠泱泱吖、鸢、添哥今天喝旺仔了嘛、26126758、锦鲤阿俞、disturbia、深呼晰是真的叻、星宇繁mio、降灾.、青柑、费洛因、冬眠冬眠、晓镜、不爱学习、y、北笙、秋迟家的言说、是云勋吖、cryptolalia、甜甜的旺仔、钰钰天泓、时光会记得、张进宝、泡芙君、慕雨、31476902、艳袱纱、杠杠杠杠杠杠子、水京、英课代可太难了、冬雪的十四行诗、酥有何、杨咩咩、小汀、一夕·千年、琬瑛笑、。。。。。、三木鱼京、lastthewilds、西楼谢俞、silverwine、罐装望仔在线开屏、小雁同学、热带雨林。、吴解、37991032、4981、沈巍、34376080、璃子啊、绝不改剧情、linnyr、゜+*迷樣+*、有时候、阿黎、草木皆芣苢、雨丝亡魂、哈哈酱、淮安、今天添哥喝旺仔了嘛、茕茕孑立、bella、拉拉、玖零、桃夭周南、15744635、jyx、奶酷boy王甜甜、黑金喵、秦渔、米良、许南乔、浅葉、05-2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斯特120瓶;小时sjy94瓶;tophooligans66瓶;菲60瓶;司罗清徵59瓶;洛洛微雪50瓶;野火40瓶;漫漫不归路39瓶;纸鸢38瓶;3091581437瓶;穿林落羽33瓶;宗吾、啾、kk、鸾鉴玉、香30瓶;藤吉吉无敌、申梨29瓶;月半肘子27瓶;陆九赪25瓶;神仙爱情21瓶;乔渝、歪叉嚏、添哥太会了我的妈啊、faust.、伏楚楚、幕幕莫、是巫名哇、saiiii、未完之书、ju花残满地伤、25784507、34783852、3202373420瓶;头巾19瓶;贺朝、梵雾、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阿障er、無口18瓶;老大老大老大了、tings、杠杠杠杠杠杠子17瓶;祈卿、拉拉、nikki15瓶;刀糖我都爱13瓶;36476467、白衣卿相、一花一世界11瓶;人参啊~、残忆、小綠綠、韵芸、吴家阿邪、blackc、黎叫叫、小小小线人、啊啊啊、平陆成江、流珩、懿、苏辞、夜子ww、也茶、废柴君早安、每天又爱大大多一些、旺仔和江哥啥时候才能、小羊排、尔mio、evan.、星辰、39456250、八个半柠檬、今天某某更新了吗、泡面卷、竹鼠培根卷、yoniki苏苏、南瓜酱、yayoik、lenlir、小疯子、尢喵喵、隔世的风、种下一只小发发、yokuuuuu、ani、小米粒、绮桾、想要睡觉、丞哥的大五花、乌拉、易燃易爆炸、自己剥栗子吃、淮安、咖喱、jerome的白手套、05-25、你看看我呀、袁思、季衍、不长顾、煮酒客、漓金、蛙小侠、66、蒋蒋蒋蒋、s、哇咔咔、岛屿的屿、跪拜本宫、桉、闵松月.、aqian、今日也很烦心、长庚、勌魚、冬潼、热情似火菊花茶、猫瘾患者10瓶;蕴阳、小妖、长明灯下、gqc、坎秦、浪不起、魔晚睡、鲸、星河滚烫、知鸠不知纠、啊啊啊啊阿月9瓶;37591369、西、山三、热忱、海盐柠檬8瓶;咻脩修朽潃珛、尾巴、罗小黑嘿嘿嘿、旺仔超级可爱啊啊、承欢欢欢欢欢、李华的猫、39287910、兔飞飞、氓氓氓氓氓、十八十八7瓶;罐装望仔牛奶、朝露将晞、释怀°believeヾ、君念念a、我是大安静、呦呦与啾啾6瓶;liquid、彼岸无花、玄米、哈哈酱、声风木、酥有何、静儿、louisananzzu、黑糖粉圆鲜奶、荼余、费殿、9、一尾鱼、脆枣、望仔、pooh、我看到光、20936657、月沉梦醒、jio咂jio咂、奶酷boy王甜甜、大飞的消消乐、旧岁繁花、行行行行重行行、凤羽无尘、水京、谨知、终是自在、30440301、烦尘迷眼、kan、lfzdyg、god7drunk、夜雨声烦啾、zgwan、在应拭、鴦姎婸、生如死般澄澈5瓶;林玖玖、陈蕃球、下山偷笋的大熊猫、三杯两盏酌酒、郹;、秋水共长天一色、yoruuuuuuu4瓶;声生不息、梧桐树上的果子酱、云吞椰子、fiona2357、profiteroles、清和陆离、挽落落。、弦思、346228013瓶;余半啊、叶不修的嘉应子、积极凑热闹分子、檸檬六碗魚、喵喵喵嗷、蓝胖子、子期、时安、一个想法子~、傻狍子、今晚吃红烧肉、贺朝xy、38473332、嘻嘻、motyl、迷雾、ddrunk、谁不喜欢程博衍呢、38539284、罐装、企鹅、山长水阔、moon2瓶;天上飘的云、雾月~、慢慢慢难难难、花溪临水、玥是小乖乖、亓好好、樊篱遇、有钱哥哥的農糖、云深何处、yy、缪音、航航小可爱、haha、可宾、小喇叭爱吃小笼包、茕茕孑立、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时恩、祁御我大爷、江谂、魔法秃头莉莉卡、小猪、四方散士、我又把刘海剪坏了、车厘子、尔耳、冰璃、雀石、来月破云、招潮、zzwdxgz、江鹤-、silver、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浅忆若影、芥白苏、38嘎嘎嘎嘎、起个名字真难、夏天的西瓜籽儿、风轻、zoe、云雾渏、alskdwyc、lkjhgf、鹫鸠、坐壁上人、萧瑜儿、糯米团子、花无妄、哦、想和高杨睡觉、木子丰、风肆萧凉、与月。星河欲曙天、年糕安安、sa银镯、brendaaa、鷇音、予杭h、周周粥、落翎、八百豆子、玖零吖、上官倾、初寒mio、林小恭、瓶盖与奶盖、猫小罗、crystal丶祈泺啊、小鱼爱吃鱼、ysywlhzsd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