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6、冲击
    “盛望怎么啦?”何进询问道。

    实验视频恰好放完,坐在教室两边的同学把遮光帘哗哗卷了起来。盛望趴在桌上,边咳边高高举起手摇了摇,示意自己没事。

    “真没事?”a班几个老师里面就属何进最温和,也最喜欢操心,可能跟她自己小孩不大有关。

    盛望举着的手竖了个拇指,表示自己很好。

    “是喝水呛着了?”何进又问。

    “……”

    盛望有点崩溃,无奈他现在咳得脖子脸一片通红,也回不出话来。于是他迟疑两秒,举起了旺仔牛奶。

    何进说:“哎你这不是自相残杀么。”

    全班哄堂大笑。

    盛望“咣”地把小红罐放回桌上,心说玛德一群畜生笑个屁!

    何进开够了玩笑开始讲专题,一些昏昏欲睡的同学也彻底笑清醒了开始记笔记。盛大少爷牺牲小我拯救大我,就是面子实在过不去。

    他已经不咳了,但脸上呛出来的血色还没退下去,索性趴着没起来。一手藏在桌肚底下发微信。

    贴纸:你买的玩意儿你好意思跟着笑???

    江添:没笑

    贴纸:骗鬼,我听见了

    江添:……

    江添:那你听力够好的

    盛望回复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忽然反应过来江添真的只是很低地笑了一声,夹杂在高天扬那帮大嗓门里几近于无,但他就是听见了。

    其他人的都没入耳,他就听见江添那声笑了,好像他格外在意似的。

    盛望撇了撇嘴,先回了对方一个“呵”。片刻后,他脸上玩笑的表情慢慢褪淡下去。又此地无银地发了个贱贱的摊手表情包,说:谁让你离我最近。

    不管怎么说,几句话的功夫,他还是把关于那天梧桐外的话题扯开了,江添难得一次被他带偏方向,此后似乎也再没想起来。

    他不知道江添清不清楚赵曦和林北庭之间的真实关系……从那天聚会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不清楚的。

    无论怎样,那毕竟是赵曦和林北庭的私事,梧桐外深巷里的那一幕更是近乎于私密,盛望即便再意外、再震惊、受影响再多,也不会把他无意间撞到的事说出去。

    它发生于无人经过的地方,就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只有主角有权决定它该不该被流传。

    盛望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也不喜欢以无关对错的个人私事判定某个人适不适合结交或亲近,他还是觉得赵曦、林北庭很酷,但他最近确实有点躲着这俩——世界观被冲击一次,他就接连做了这么多天奇奇怪怪的梦,要是再来个二次冲击,他还睡不睡了。

    但这世上有一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还有一个现象叫“视网膜效应”,以前并不常见的人,这几天似乎无处不在。

    盛望去喜乐买水就听见赵老板跟哑巴边比划边说:“我手机落床头柜上了,赵曦一会儿给我送过来。”

    他去丁老头那吃饭,结果在西门外的街角碰到赵曦、林北庭跟朋友说话。

    他晚自习被菁姐叫去办公室帮忙改卷子,赵曦和林北庭就在一桌之外的地方跟何进讨论竞赛课的进度。

    就连体育活动课结束之后去器材室归还篮球,都能在三号路上碰到那两位跟徐大嘴并肩而行,好像是一起去参加某个饭局。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在场也就算了,偏偏10次里面9次都有江添在旁边,他们又必然要停下来跟那两人打个招呼聊几句天。

    不仅如此,盛望还频频听到有人说他和江添跟那俩很像。明明以前也没这么多人有这种“高见”。

    如果是高天扬、宋思锐之流,盛望找个借口就能一顿毒打。偏偏还有何进、杨菁他们那些老师掺和在其中,盛望总不能连她们一起打。

    这话说得最多的还是政教处徐大嘴。

    盛望和江添一直不太守规矩,大嘴之前深受其害。所以他不止一次当面对赵曦说:“这俩小子傲得很,我一看到他俩就想到你们了。我这头啊,痛十几年了。”

    赵曦倒是一如既往谁的玩笑都敢开:“林子以前一中的,您别往自己身上揽功,人一中政教处主任都没说什么呢。还有头痛十几年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

    徐大嘴吹胡子瞪眼:“一中政教处老潘跟我熟得很,怎么没说什么了?他十几年前就给我说了,下回林北庭去你们附中搞事情,你务必替我把他抓起来好好训一顿。我抓不住啊我有什么办法想。”

    赵曦拱了一下林北庭。

    林北庭解释说:“年纪小精力旺盛,跑步速度快得有点出乎意料。”

    赵曦差点笑死,徐大嘴张口结舌怼不动他,只好转头来怼盛望江添:“看见没?你俩现在俨然就是这两个混子当初的翻版。”

    还俨然。

    盛望心说您可真会拉对比。

    他在大嘴说“翻版”的时候瞄向江添,对方似乎觉察到了目光,也朝这边看了一眼。

    江添嘴唇动了一下,但最终并没有吭声,任大嘴叨逼叨逼训了半天,最后回了一句:“知道了老师,我们下次跑慢点。”

    徐大嘴瞪着眼简直想抽死他,盛望眼疾手快拽着江添扭头就跑。

    由此,他确认了一件事——江添应该真的不知道赵曦和林北庭究竟什么关系。

    期中考试是大考,市内几所老牌重点都喜欢在这种大考上模拟练兵,这次除了试卷和批改同步之外,还打算模拟一下随机分配考场,想让学生提前适应一下不在本校考的感觉。

    附中手气奇烂,抽到了最远的南高。而明理楼也要提供给金湖的学生考试。考试前一天,附中停了晚自习,用来布置考场。

    下午课一上完,走读生们就兴高采烈地跑了。盛望和江添去丁老头那吃了晚饭,本打算回宿舍洗澡休息,结果在三号路上碰到管理处的老师,又把江添叫走了。

    虽然有期中考试在头顶压着,但不用上晚自习这件事足以让一部分学生陷入狂欢,宿舍楼很吵闹,走廊聊天的、追打的、拎着热水壶结伴往来的、躲在旮旯处偷偷抽烟的,什么样的人都有。

    盛望路过605的时候就闻到了厕所小窗散出来的烟味,他眯着眼闷咳了一声,快步走到自己宿舍门口。

    令他意外的是,他们宿舍居然非常安静,也没看到灯光。

    快8点了,还没人回来?

    盛望纳闷地开了门,却见史雨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脸上映着屏幕幽幽的光。

    “你干嘛?”盛望把是宿舍门关上,伸手就要去开灯。

    史雨连忙道:“别开,等下开,你急着用么?”

    “也不是很急。”盛望说。

    走廊有廊灯,透过门顶上的窗玻璃照进来,宿舍也不至于一片漆黑。他借着光把书包扔在桌上,问道:“斌子呢?”

    “他嫌宿舍楼太闹,去阶梯教室复习了。”史雨说。

    盛望心说也对,真急着复习的肯定自觉去阶梯教室了,留在宿舍楼里的都是今晚不打算跟书死磕的,怪不得吵成这样。

    他电脑屏幕明明暗暗,就是没有声音。盛望凑过去,看到了屏幕上倒吊着用头着地的女鬼,惨白着一张五官模糊的脸,从走廊那头飘过来。

    “恐怖片啊?”盛望伸手在键盘上敲了一下,“你怎么没开声音,这部我好像看过,要剧透么?”

    “我操别——”史雨还没来得及阻止,声音就被盛望打开了。

    女鬼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声音像黄昏球场上独自滚跳的篮球,还带着重重叠叠的回音。那张脸瞬间就到了屏幕面前。

    史雨脱口一声嚎叫,立刻捂住了眼睛。

    盛望对女鬼无动于衷,倒是被他吓了一跳:“你干嘛?”

    “快,把声音关了,快——”

    “行行行。”盛望哭笑不得地按了静音,说:“关了关了,要开灯么?”

    “不用!”

    史雨试探着松开五指,长舒一口气说:“别开灯,我练胆子呢。”

    盛望:“……那真是看不出来。”

    “我这是循序渐进。”他皮肤太黑,没开灯的情况下也看不出脸色难不难看,反正声音非常虚弱。

    “那你渐吧。”盛望摸了校卡说:“我去洗澡了。”

    “诶盛哥!”史雨又叫了一声。

    盛望说:“放心,我不开灯。”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史雨难得狗腿地拽住他,说,“你等下,你真不怕?你刚看完那个女鬼回眸一笑还敢不开灯洗澡?”

    “为什么不敢。”盛望说。

    史雨心说不对啊,你胆子这么大上次宿舍进贼还跟添哥挤一张床?难不成胆小的是添哥?他胡思乱想了几秒,又摇了摇头直奔主题:“你不怕的话,要不干脆陪我在看几分钟呗,马上就快结束了。”

    盛望反正也没什么事,便点头道:“行,那看吧。”

    有他在的情况下,史雨把声音勉强开了2格,一脸煎熬地看完了最后十五分钟。他几乎全程攥着盛望的手臂,手心全是汗。

    盛望不太喜欢这种汗津津的触感,借着伸手拿饮料瓶把胳膊抽了出来。史雨在裤子上搓了搓手,也没继续来抓。

    他靠着床杠缓了几秒,觉得这片子后劲有点大,越想越吓人。

    “不行,我还是看点别的覆盖一下那个印象。”史雨胡乱点着文件夹。

    盛望在旁边开玩笑:“看你这受惊程度,没点冲击力强的东西都覆盖不了,认命吧。”

    “冲击力强的、冲击力强的……”史雨咕哝着,突然坏笑一声,“要这么说,我还真有。”

    盛望疑问地看向他。

    他说:“来,盛哥,看在你陪我看恐怖片的份上,给你看个好东西。前几天大钱他们搞到发我的。”

    盛望对b班的人并不全熟,他正琢磨着大钱是哪个的时候,史雨已经找到了那个“好东西”,神神秘秘点了播放。

    视频直接定位在上次观看的位置。

    盛望一抬眼,就看见两个人影在晦暗摇晃的灯光下纠缠接吻,一个长裤半褪到胯,另一个膝盖跪在那人微张的腿之间。

    我……草。

    盛望愣了两秒,活像被野蜂蛰了眼一般移开目光,好不容易忘记的梦境卷土重来。走廊外似乎有脚步声,他其实根本没听清,手已经在大脑之前有了动作,直接把史雨的笔记本“啪”地合上了。

    “操,干嘛啊?”史雨被他闪电般的手速惊呆了,反应过来后又觉得他有点莫名其妙。不看就不看呗,自己走开不就行了,合电脑干什么。再说了,看一点又怎么了,多正常,至于这么矫情么。

    盛望已经从他床边站起来了,他正想重开电脑抱怨两句,就听见宿舍锁孔里传来一阵钥匙响,下一秒,门被推开,江添高高的身影背映着光站在门口。

    史雨开电脑的手默默收了回来,心说我日,还好盛望反应快。同是舍友,他就不敢在江添眼皮子底下看这种东西,可能因为对方太冷的缘故。

    他心说怪不得盛望急着关电脑呢,原来是知道江添要回来。但是他特么是怎么知道的?

    开门进来的江添并不知道舍友的胡思乱想。他只是习惯性开了大灯,就看见盛望站在长桌旁。

    也许是灯光突然亮起晃了一下眼,那个瞬间里,盛望脸和脖颈的皮肤明明很白,却又给人一种透着血气的错觉。

    他嘴唇微张,看向门口的表情透着轻微的惊愕。

    江添进门的脚步顿了一下,隔着几步之遥的距离对上了他的视线。

    几秒后,盛望忽地瞥开了眼。他喉结部位很轻地滑动了一下,接着他伸手捞了之前搭在床栏上的干净衣服说:“我去洗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金色湖畔的涟漪、如月桐璃2个;冰晶  小枫、r·i·p、清昼亲木叽、瑶琨、羌竹白白、岸已、baiyi、页灵-aph不毕业、洛女士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荒原泸、花荣不姓荣㏄、000a、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大脸妹纸。、von啊、尤南_、chain、墨青白、半路-飞升了、30451152、是钟离柒w、齐祁、远枝、米良、耳朵看见了、訸子、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岸已、罐装望仔好添~、廿二:今天木叽植发成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gisa8个;397654364个;君离笑、花农3个;欢脱耍宝、gin、锦鲤阿俞、栉名梳子。、福西西阿呆姆0616、清澄.w、傲娇的沫子、秦究在线拍皮球2个;猫丞丞、啊噗噜派、廿二:今天木叽植发成、哎哆哆、岸芷汀兰、是戳戳的卑微小粉丝、浅眠、玖零、蒙牛慢燃~lily?cium、西楼谢俞、siesvan、百利甜、休明。、罐装望仔在线开屏、青蛙呱呱、今天添哥喝旺仔了嘛、江添盛望什么神仙爱情、37451842、哈牛、千千千千。、赵祯眼中的北落师门、奕小囡、宸絮、以乌、兮兮抱紧卡困、38276106、100、佩琪的仙女棒、39143493、林子真是大了、俞哥唐时旺仔激情狂吹、青柑、虚拟神明、凶恶的乖乖兔、茵、不才、河洲、辞浅、溯彦惜之、己亥二月廿五、46355、黄暴荷、涉涉涉涉涉涉、半真半假、吴解、puwind、草木皆芣苢、小公举、南隅、冬雪的十四行诗、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落溪aloha、kissfox、゜+*迷樣+*、001和a的狂热粉丝、梓郁啊。、淅淅淅淅、养肝茶、liquid、英课代可太难了、我好想睡觉、半糖少冰、販售無糖反派男孩、小井、觊觎总裁内裤的小可爱、ju花残满地伤、阿容、谢俞、好可一男的、星析、4981、新瑜lh、清明雨上、九月要抱抱、一颗玫瑰味的圆子、哈哈酱、constantine、claire、陈敛、江、干煸扁豆、35694321、25874205、索克萨呆、lastthewilds、王子规、海崎、酸奶草莓巧克力豆儿、朱黄和罗婕、旺仔妈妈爱你、31043143、数学天才specimen、不是甲基、白毛浮绿水、空想肥闲鱼、寻找天堂、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cuiyy、31477317、张进宝、布许笑、破阵子、大岛优子的眼睛、心宽腿长双商在线、35621839、三五在东、童稀奇、轻歌漫颂、白团团、六水、34960098、洴洱、舞清墨、亦如初止、今晚吃红烧肉、琳宝宝五岁、maki、奶味土狗虾饺酥、pupu、风鹭湖、许南乔、长安、莫t、小宠、冰晶  小枫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嘟噜噜102瓶;phospenes69瓶;木叽木叽秃头叽67瓶;花开不见叶65瓶;柒七7760瓶;咕咕咕57瓶;淅淅淅淅、panoking96、游子陆林、仙人掌、哎(叹气)50瓶;王子规49瓶;39375655、叶子、栉名梳子。40瓶;哎哆哆、揪揪、荒谬之途39瓶;晚七、�茗柒38瓶;鱼鱼爱看书33瓶;欢脱耍宝、萤珏、veray、柠檬味的小仙女吖~30瓶;zero、吾谁与归、中二少年立志成为boss、千顷白29瓶;颜乱28瓶;格妍w27瓶;_綠谷22瓶;拿走拿走别客气21瓶;zoey还是alexis、休啊休、葵葵葵葵、jjguigui、卡布奇诺味草莓酱、敏敏、江还、小黄鱼、欢喜、东郭先生的小兔子、忆往昔、千江有水千江月、冰沐初曦、36217489、小兔子乖乖、是钟离柒w、今天也要做一个可爱的、不再联系、睏、鲸落、余兮20瓶;vivianjoe12319瓶;十三mio、(゜ロ゜)、sekko、卡欧子、挂树上的大风筝17瓶;我磕的cp一定要he、仙乐、天使比心在线泼鸡汤16瓶;漫天繁花、茶茶茶??、十里南唐.15瓶;浔九烟、m97、今天吃糖了吗、老娘第一美14瓶;柠檬养乐多13瓶;pooh12瓶;声声、耽于美色啊、桃子苏打水、糖要三分甜、汐子、z、罐装望仔、箫矣、今天依旧很帅、西一啊虾、榆七七七、我几把大我先说话、薄荷兔呀、noah、31925254、悄摸摸看文小号、月·月、一支软妹挂枝头、致佳人、欢鹤、木青w、汶希希、dalaameng、清漪、tokgo.、27440930、aaa、momoi103、lilys、萧萧、九九归一、雨羽、有一只知更鸟、数学天才specimen、池敛、30440301、阎王、慕雨、山河景、28747753、月珑玲、念间引花、宣叽的毛、塔贝贝贝、23479166、小鹿小时候、19896071、a001、赫连、子青、一灯荧然、36430461、吾皇的巴扎黑、kookierabbi、蜿木子、妗欢、chiu、枯骨、tessatian、清君、油梨啦啦啦、暗夜流光、人间真实、秃头小晗、北竹、泰泰乐、软糖、倚醉靑篱、千木、略略略、zy.?、栖花、喵了个喵、3745184210瓶;解三省、28094479、二门、冬日莓果、大鱼、追更贼难受、泄10、于闻、一粒狗9瓶;34622801、久久乘法表、子期、荔枝、乜邪、维也纳的波士顿8瓶;霹雳贝、一碗火锅、灵灵不磕cp会死、民政局、盒盒盒、秦渔、lay、liquid7瓶;小涅、佳嘉、noron、元洒、蝶忆、今天学习了吗、岁辰、cc、黍离子喜欢白敬亭、小兔子、乌鸡白凤丸、木月、饮归客、溪抚mio6瓶;哈哈酱、因果_ying、晓洛晨汐、栗林深、程澄城、花?怜、懿魅、花荣不姓荣㏄、大飞的消消乐、洧灵、慕雨倾阳、江、谨知、燃燃、素履、一寸相思、许南乔、巧克力、迎子姝、婉君、有点冷、临渊羡鱼、七崽、蕩着闷着、玥是小乖乖、胡子大佬、破晓、不要做梦、自分次第、raven、星辰、南南耶博、停云霭霭、流殇、江南有丹橘、winnieg、淋雨的带鱼、风浪弄清浅、小七七、46355、沧海无泪、千小酥、ne、卡丘、周粥粥、22470253、时间滴答哗啦、清溪照影、k.loan、甄妮、pearl_思媛5瓶;山今木木、_kira_i、达拉崩吧、添添想喝罐装旺仔、泡沫红茶、我酸了、等待归程4瓶;哈、清虚mio、年年、樱花树下,不悔、开拖拉机飞上天的贤啊、torta、冰冰姐、卿兮er、marshmallow1412、carbon、灼漆、20940862、f系少女、檸檬六碗魚、别院深深夏席清、花家那个怜、且听风吟3瓶;骆一锅、积极凑热闹分子、yoruuuuuuu、茕茕孑立、俯首江左有梅郎、winne、今晚吃红烧肉、老王、yjm、凉陌荼兮、绥之、嘻嘻、千转、doytoy.、松间岚、贺朝xy、?孟蓓蓓、是云勋吖、priest首席夫人、云吞椰子、乔居白、一帆风顺、气冬、桉、dq2瓶;冰璃、舌辛门木、胖胖猪$、时恩、洁癖小敷衍往西、我想拥有江添的成绩、江谂、糯米团子、38276106、silver、航航小可爱、喵喵喵嗷、赤白、韩三岁、luluiko、甜丸子雾樱、浅忆若影、末烟、——逍在、嘻嘻二字、yokii、smile、柚呦、鹫鸠、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旺仔抠抠糖、今天又是等更的一天、喵喵的小姐姐、一池、阿呆大可爱、crystal丶祈泺啊、雀石、茶茶、看不懂啊、云雾渏、岑酒酒、缪音、轻薄的啾咪啾、lkjhgf、啊真呐呐、梧桐树上的果子酱、花无妄、伊余来塈、花溪临水、qqiuuuuuu-、竹空zkoooo、半城顾兮、木子丰、猫小罗、gin、心光似火、半面℡妆点、鹤鹤、酥酥又饿了、淡色、东方镜君、大絮絮、霁、奶一口小桁.、cr、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天上飘的云、30873051、晓道长、是姜辞呀、典典、丞哥的大五花、阿布。、moon、被庸众捧杀、穆木木、36854386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