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5、反复
    之后几天盛望一直没睡好。

    白天其实很正常。高中生什么都有可能缺,唯独不缺新鲜话题和煞笔段子。哪怕一个口误都能引得全班一起鹅鹅鹅。这种氛围之下,盛望只要不刻意去想,就什么都记不起来。

    高天扬和宋思锐常常带着一群二百五激情表演群口相声,时不时狗胆包天要拉盛望下水。盛望转头就会把江添也套进来,两人一冷一热一唱一和,总能怼得高天扬自抽嘴巴说:“我这张嘴啊,怎么就这么欠。”

    然后盛望就会大笑着靠上椅背,头也不回地跟后面的江添对一下拳。

    每到这种时候他便觉得,发生于那个晦暗清晨某一瞬间的悸动都是错觉——他明明这么坦荡,跟高天扬、宋思锐以及围站着的其他同学并没有区别。

    但这种底气总是维持不了多久。它会在不经意的对视和偶然的触碰中一点点消退,被另一种莫名的情绪取而代之,像平静海面下汹涌的暗潮。

    到了晚上就更要命了。

    附中熄灯之后有老师查寝,哪个宿舍有人未归、哪个宿舍太过喧闹都会被舍管挂上通告牌,所以夜里的校园总是很静,静到只剩下巡逻老师偶尔的咳嗽和低语,跟那晚的巷子一模一样,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于是三天过后,盛大少爷眼下多了两片青。

    他皮肤白,平时又总是一副被精心养护着的模样,偶尔露出点疲态便格外扎眼。

    这天早上,盛望早饭都没买就去教室趴着补觉了,就这二十分钟的功夫还乱七八糟做了两段梦,一直到第一堂课打预备铃才从梦里挣扎出来。

    他隐约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擦过衣服,还以为是高天扬又来掏他桌肚里的卷子。结果下一秒就听见高天扬的大嗓门在几桌之外的地方响起,叫着:“辣椒,化学快给我一下!快!老何马上就要来了!”

    “最后一次。”辣椒第n次说这句话。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快!”

    “明天再抄你不姓高。”

    “不姓不姓,明天再抄我叫你爸爸。”

    高天扬这牲口为了卷子真是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

    盛望在半梦半醒间吐槽了一句,接着便忽然惊醒——所以不是这牲口在掏他卷子,那是谁???

    他皱着眉困意惺忪地低头一看,桌肚里的卷子还在,除此以外还多了一个塑料袋。那袋子上印着深蓝色的标志,一看就是学校食堂和超市通用的那种。

    盛望把袋子拿出来解开,里面是一杯豆腐脑、一颗煮鸡蛋还有一罐牛奶。

    学校食堂有两层,口味并不完全一样,二楼排队人少,豆腐脑的碱味略重一点。一楼人多,豆腐脑会撒核桃花生碎。

    盛望喜欢一楼的味道,但跟着其他人买二楼的次数更多,因为实在懒得排队。

    这杯是一楼的,奶白色的豆腐上面洒了满满一层料,还很热烫。

    倒是煮鸡蛋有点让他意外,因为他不吃没有蘸料的煮鸡蛋。不过外带的话,煮的确实比煎的方便。

    至于牛奶,依然是熟悉的小红罐,跟他以前的头像一模一样。

    只要是江添给他带的早饭,就必然会有这么一罐旺仔。最初江添是为了回击微信聊天的一句调笑,拿旺仔逗他玩儿。后来不知怎么就成了一种习惯和标志。

    盛望看到小红罐的时候下意识松了口气。

    他脑中有两个小人扛着刀在对打,一个说:“还好,各种习惯都没有变化,江添应该什么都没觉察到。”

    另一个说:“放屁,本来也没什么可被察觉的。”

    一个说:“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指那天早上的生理反应。”

    另一个:“滚吧,哪个男生早上睁眼没点生理反应。”

    “那也非常尴尬。”

    “忘掉它就不尴尬。”

    “还有一种缓解的办法是得知别人比你还尴尬。”

    ”所以江添那天早上是不是也——“

    两个小人还没叨叨完,就被盛望一起摁死了。

    高天扬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盛望面无表情的脸。他吓了一跳:“卧槽?盛哥你怎么这么大个黑眼圈?”

    盛望说:“失眠。”

    高天扬还是很纳闷:“那你怎么脖子耳根都红了?”

    盛望:“……”

    他指了指前面说:“老何来了,你滚不滚?”

    高天扬一缩脖子,当即就滚了。滚完才发现他盛哥骗他呢,讲台上空无一人,上课铃没响,老何人还没到。于是他又倔强地转过头来,不依不饶地问:“不是啊,你怎么好好的失眠了?”

    盛望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他没能想出个解释的理由,高天扬这个二百五突然又开了口:“添哥——”

    他越过盛望的肩膀,冲江添问道:“宿舍最近又出什么幺蛾子了么,盛哥这么大心脏居然失眠?”

    盛望差点呕出血来,心说我踏马真是谢谢你了啊。

    他脊背都绷紧了,沉默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也在等江添的回答。尽管这话其实没头没尾,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回答。

    果然,江添一句“没有”草草打发了高天扬,因为老何已经踩着正式铃声进教室了。高天扬再怎么皮也不敢在班主任眼皮子底下闲聊,他撇了撇嘴坐正身体听起了课。

    高二的内容已经全部学完,最近老何和化学老师都在给他们讲实验专题,上课总会先放几段实操视频。等实验专题讲完,他们就要开始走高三的内容了,预计一个半月就能全部搞定。那之后便是各种竞赛和复习。

    为了方便看视频,两侧窗户的遮光帘都放了下来,教室里一片晦暗,唯有屏幕上的实验光影忽明忽灭。

    后桌的人再没说过什么话,盛望又等了一会儿,紧绷的脊背终于缓慢放松下来。

    江添没有跟高天扬多聊,也没有跟高天扬一起询问他的失眠,避免了更加尴尬的情况。他理应松一口气,也确实松了一口气。但不知怎么的,他又莫名感到有一点失落。

    不多,真的就一点点。

    也许是因为……连高天扬这个粗心眼都注意到的事,江添却问都没问吧。

    盛望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右手搁在桌面,手指间夹了个根水笔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他眸光沉静地看着那片屏幕,心里却自嘲道:得了吧,我可真矫情。

    就在他把这些有的没的扔出脑海,借着屏幕的光在笔记本上随手记着实验要点的时候,桌肚里的书包缝隙忽然透出一抹亮。

    盛望笔尖不停,左手伸进书包里摸出手机。他划了一下屏幕拉下通知栏,发现微信有一条新通知,显示江添给他发了一张图片。

    图片?

    表情包?

    他点开那个最近三天都很少用的聊天框,看见了江添发来的图。

    那是一张百度百科或是别的什么百科的截屏,主要是一些文字说明,写着煮鸡蛋可以消除黑眼圈,还详细说了怎么敷,要注意别烫伤之类。

    盛望笔尖一滑,不小心拉到了本子边沿。他总算知道早餐里那个不合口味的煮鸡蛋是用来干嘛的了。

    所以江添其实早就看到了,比高天扬早得多。

    盛望抿着唇,在输入框里打上“谢谢”,又觉得太客气了不像他一贯的作风,于是删了改成“哦”,又有点过于敷衍。

    最后他发了一句“我说呢,怎么给我带了白水煮蛋”,自认为随意、自然且不显冷淡。

    江添回了句:嗯。

    讲台上,老何点开了最后一个视频,新色调的明暗光影从前面铺散过来。盛望百无聊赖地抹了一下屏幕,正准备锁屏收起手机,聊天框里突然又跳出一句话。

    江添问:为什么睡不着?

    盛望眉尖一跳,手指停在锁屏键上。

    有一瞬间,他近乎毫无依据地怀疑江添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或者那天清早的江添是不是醒着。但他转念又在理智中平静下来,觉得不太可能。

    他垂着眸子,静静看着江添发来的那句问话。片刻之后扯了一个不算太瞎的理由回复过去。

    贴纸:没,就是最近总做噩梦睡不太好而已

    贴纸:不是真的失眠

    他从盛明阳那儿学来的一招,说谎最好的办法是半真半假掺着来,其实不太好,但偶尔用一下可以避免尴尬。

    江添没有立刻回复,也不知道信不信这个理由。

    盛望等了一会儿,直到屏幕自己暗下去便成黑色,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渴和饿,他从桌肚里摸出小红罐,把罐面上那个生动的斜眼悄悄转向身后江添的方向,然后翘着嘴角喝了两口。

    他喝第三口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人从后面轻拍了一下他的肩。他僵了一瞬,又立刻自然地朝后桌靠过去,唇间还叼着牛奶的罐沿。

    他微微仰着头,小口地喝着饮料。感官却全部集中在脑后。他能感觉到江添前倾了身体,在耳边低声问道:“那天晚上在梧桐外,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

    “咳——”

    盛望一口旺仔呛在喉咙口,差点咳得当场离世。

    他哥可能不想他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追尾的时候手腕拗了一下,打字有点慢~抱歉。不过事故不用担心,我依然倔强地开着破车参加完了寿宴,并受到了八方问候,场面非常温馨【】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林子真是大了3个;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西楼谢俞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金色湖畔的涟漪2个;orrrrreo、桃夭周南、瑶琨、狼影、如月桐璃、今日诸事不顺、旺仔牛奶、kk、木老板会开庭曦新文吗、puwind、盛望天下第一可爱、洛女士、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r·i·p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盛望天下第一可爱、一夕·千年、訸子、40447079、清昼亲木叽、顾清明2个;兮兮抱紧卡困、单机晋江、楚律、尤南_、星逸、陆九赪、添哥我是你的罐装旺仔、诺贝尔搬砖奖、吧唧咻咻、冬雪的十四行诗、灵灵不磕cp会死、summersam、夏齌、欢脱耍宝、楚斯的猫薄荷、39772896、32710302、慕雨、喝一口、长生、芪千、球球球球球球球可、树下一颗姜、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月半肘子、有时候、张进宝、35655357、尹时v、望仔妈妈爱你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望仔妈妈爱你9个;puwind8个;辜限河.6个;24621324、齐烟九点、空想肥闲鱼、a、君离笑5个;静临4个;暮先生和韵小姐、清潼、梦·夜晴情、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清风不入夏、叶小周、林子真是大了、piscesrunnin、茯藏3个;阿楸、在下圆圆、实验报告抄不完、宁霜、吧唧咻咻、星析、39872109、25066399、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jiu、高考数学·江苏专用、凩檀、米良、climax、想吃小鱼干、为了莫雨打战场、木木再不更新我就报警、silver、团团团子3、离朱、ml李毫升、瑶琨、一灯荧然2个;十荒、鹤壹、泠心、一夜莲、洛希极限、你需要净化吗、肥宅小黑、白鸽超爱木苏里、北禾、夔州薛洋、逸光军、团子、清澄.w、三思、数学天才specimen、青木台、橡树真可爱鸭、journey、天下第一、藕饼、ju花残满地伤、町疃鹿场、二肥、stad柚子、柳锈笙、添添喝罐装望仔、栖暮、烈酒尽觞、一只ddd、7777777、咸鱼粥要多放糖、皇家屠宰场、辞浅、淙川、黄暴荷、贴纸、小菲、33792989、宗吾、檀紫晶、挽一、青柑、莓九、夏了茶糜、黑猫的舟、01a、我头像超好看、丫丫、猪皮、星辰、32358050、以乌、lastthewilds、遁梦令、39857110、阿慕、秋迟家的言说、helga、芜茗、38621348、ccccloud、100、荼派、索克萨呆、觊觎总裁内裤的小可爱、dream安冉、lin、淋雨的带鱼、大岛优子的眼睛、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楊拾贰、chara、拉拉、doooohhh、小羊排、绯衣暮霭、39112003、星星晚安安、furies、梵梓、初蔻、jingluo、faaaith、夜雨声烦、柠檬翅、26553652、crush.、今天江添盛望在一起了、゜+*迷樣+*、莫特夫人、福西西阿呆姆0616、燕切、长陵、蛋蛋、我一口八个西瓜、顾清欢、长安、团团、艾利安、吃掉一颗冥王星、鹿橘北笙、许南乔、美酒叁叁、.、朝哥在上,俞哥在下、风流、小橘、影影咋芥末可爱、foliage、鹤三岁的梨子、小藝射日、32710302、十六、初初困了、赫连、人间失格、休明。、指尖dě浅璃、今晚吃红烧肉、望仔小添才、移景、539、去冰半糖、凤四三闺女、31675857、喻庚、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扶摇山上的白孔雀、枯树枝、阿阿阿阿橇啊、陌子、、九喵要吃全鱼宴、underthesea、倚马万言、篱冥、栉名梳子。、久久乘法表、玖零、岸已、墓晗、影子、快乐甜锦鲤、一问三不知、斯惑、哈牛、英课代可太难了、闻歌、林氏奶茶、luckcat、岁安顺遂、六水、深呼晰是真的叻、啊噗噜派、琬瑛笑、贺海楼的腿毛、晨晨晨、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鹤杳杳子、p为你来因你在、临墨成书、火锅少年的橘猫、余袂.、少卿、快乐网民、江、今朝、小老鼠嗑瓜子、kilo顾祁白、卑微乙乙、挽风、s-xxxx-、荒原泸、锦鲤阿俞、皮皮柚的皮、alice、青岑c、三更清寒夜(三清呀、4981、心宽腿长双商在线、sodeno、游惑的耳钉、洛白、陆校长的狂热粉丝!、liquid、kimmon、言、harrietttt、清漪、亓予、鸡总再爱我一次、看谁都烦、我的愿望是不秃头、turtledove、白芷、阿昌嚏、晏、罐装望仔学神最爱、呵哈^o^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462132476瓶;。。。。。66瓶;徒步流浪、翡翠小天使64瓶;如珠滴秋月61瓶;月57瓶;想吃小鱼干56瓶;2319846055瓶;初雪50瓶;清风送与归49瓶;universe、软小乖乖47瓶;陵游当归41瓶;思追、良娩、卿玖40瓶;lana木子37瓶;墓晗36瓶;吴承霖35瓶;阿森33瓶;yimo31瓶;stad柚子、为了莫雨打战场、仙女是不吃辣条的、南北的小迷妹、锁喉、朝俞&究惑30瓶;log、我太难了29瓶;35235468、瓶;暗室逢灯、chuanh、抬眼见长安、天祥院白木27瓶;粥粥同学、3338898225瓶;蝉、飞天小魔鱼、季宴23瓶;38572390、为priest倾家荡产22瓶;嗯21瓶;泪无殇、36039236、言、遇澜、啾啾叫的硕鼠、山与、棺鸢初晴、耽篱lilili、r·i·p、温微、人间真实、牵着小天哥哥的手、可爱江、篱冥、帅哥粉罢了、叶修娇妻、jyzjbs、夏莫迟欸、枯树枝、–komore、纸鸢、月明20瓶;海星、嗷呜、喵喵、夜阑听雨、灰叶19瓶;顾绥之、周瑜、不要叫我嘤嘤怪、楚练18瓶;22659067、阿甘不说话17瓶;佛乐、十里南唐.、wendy、萧然、离离索15瓶;桉、流水叮咚、芒味少女-13瓶;飞鸢泣、2333333、哒啦12瓶;七四街11瓶;借我无终、引月、鸭梨山大、四娭毑糖炒辣椒、啾咪、是格格呢、余袂.、云燃、叶不修的嘉应子、苇草、x、馅饼的饼、方云、一灯荧然、猫头不是鹰w、淮安、扬州炒饭的棋友、不醒客、豆子诶嘿、缃色、杳杳、32852592、訸子、lin、23、哎呦喂喂~、墨影、姗~酱~�、程浅、望仔牛奶要罐装.、胡桃夹子、宋同校、安迟、阿丁丁丁、yanxing、bigweek、罐装.、雨羽、百尺楼、虐儿、柳生十三弦、寻欢、弦十九、miao、及時行樂、考官a被我睡了、惊鸿、骆枭、干煸扁豆、timekeeper、金三日、我爱吃西瓜、鹿丸、困、无枝有叶、灰绿の旅者、鼎呱呱、人间奶糖、祁桑子、周生、君卿、顾深、添哥爱喝旺仔、网友小青和木叽锁了!、深渊逐光、嗯哪嗯哪、清漪、齐烟九点、嘻嘻嘻w、山风江户、七络、究惑__晏燕、清君、呱唧、拂衣生、解言、落渊渊、叶小周、34687023、雷与容、大飞、俊俊、猫瘾患者、pooh、82年的老同兴茶饼、赞赞、我嗑的cp一定要甜!!、青岚、ani、冰池独玉、哥哥、橡橡橡、风流、4xi、张进宝、橡树真可爱鸭、让让呀、阿穆、沧海无泪、一点点、000a、慎欢、银印青绶奉常、littlegirl?,,、夏软软、dkwnnsja、嘟嘟、软趴趴的糯米球儿、乌拉、会嗷呜的猫、闻歌、声声、千冫叶、29942112、盛家鸡崽、枕水、易儿、gin、栖怍kyotu、木苏里的小饼干、葱花美人雩10瓶;被腌了的白菜君、西瓜舟子丶、8.9、beboon、shelly、葛笙、鴉清、昼眠秋水、blank、一只猫、与翙、芒果味小笼包9瓶;苏未迟啊、瑶琨、30050003、可爱、雲譎波詭8瓶;小斩、哆兮yo、甲乙丙我、我要上游惑。、liquid、陸卿舟、旺仔天天想添添、离朱、贴纸、你咬我啊、林梓程、its人间水蜜桃、阿妩嫣然、若风、七零、晏晏生、呱唧是只猫、opatizi、一天一天474、梓初酱7瓶;停停的老同兴、且想、ikki、church、荔枝、blue6瓶;夏言、l.璐、蓝吟天涯、东楼贺朝、曲酒、自闭王境泽、樱花树下,不悔、山长水阔、黑山鲤鱼、34622801、sunny、鴦姎婸、gqc、溪抚mio、沈徹.、宫野遥、紫徽北斗、见琅、桐韶、33095729、木兆为桃、kusu、兔飞飞、沐鬼风、弦思、景殇弦歌、许南乔、甜菜拌咸菜、猪皮、胡子大佬、a、嘤嘤怪、程澄城、叶落方知秋、wjlyq、重度玛丽苏妄想症患者、pikapi、顾珩、hlxz、雨女无瓜、肆玖36、一条咸鱼路过、念青、严谚啊_、泡面卷、冰雪小仙女、……、向阳而生、清溪照影、nakoshin、百次方、35655357、乔松、清和陆离、ァ潜祈、尘落、wi、cygfi、景池是池塘的池、颓唐散如风、倦桃、每天都在真情实感嗑cp、林秋石、栗林深、26553652、鏖战5瓶;木秃里我爱你、热心读者、阿西莫多、蓝天、池虞、荥蟹、小啵杂货铺、池宥、seal:)、罐装、暮烟.、读者甲、foliage、青梅遇酒4瓶;竹染玉、亚齐、y_evian、torta、嘉苡、knxxxx、仙鹤倚云归、卿汣、看个锤子、尔玉、行露、何处雪满庭、不见十五日月、飞丞不是丞飞、越吞河3瓶;企鹅、葱花鱼真好吃、equinox、奶一口小桁.、土豆、裹紧大被子、空将酒晕一衫青、chu-0、嘻嘻、积极凑热闹分子、睡觉、谁不喜欢程博衍呢、玖玖、一白、是云勋吖、竹马识君初、猫小罗、dq、时安、咸鱼少女马云、mptxhyzgfo、moon、霹雳贝、檸檬六碗魚、子妗、江州司马秋、三笠千秋。、达拉崩吧、喵爷、空青、千玺女朋友、贺朝xy、zyu、十七、小饿鱼、鹤安、陪你感受、念卿呀、锦祠2瓶;星辰、sa银镯、起个名字真难、湖中月是天上月、枇杷与琵琶、7a、江谂、芪千、silver、煜川、祁御我大爷、秣、花无妄、luming、一粒狗、estate.、罐装望仔学神最爱、我要改网名、风轻、落翎、虞欢、小森唯、斯惑、箫棠、宇宙无敌美少女、陈某、persona.、磨糖、兔子绝不变人、咕咕飞呀、37114574、37720259、冉、焦糖不甜不要舔、胖胖猪$、木子丰、皮卡然的十万伏特、狷狂、夜雨声烦啾、38486708、时债、车厘子、钾鈣、东方镜君、枯木霜、z、丞哥、小涅、何辞、沐梓呀、糯米团子、么么哒、望美人兮、lkjhgf、卡卡、时砂、浅忆若影、被庸众捧杀、舌辛门木、crystal丶祈泺啊、是姜辞呀、——、我是猫咪镇长stubbs、玥是小乖乖、典典、在应拭、九天之上、今天又是等更的一天、merry邓、旧岁繁花、y殿、我想拥有江添的成绩、_kira_i、岑酒酒、吃可爱成漂亮、花溪临水、伍肆柒玖、咸鱼白白白白白白白白、黎珞、阿布。、念一正、上官倾、心光似火、招潮、末烟、柒墨、auntfairy?、民政局、看不懂啊、ccsszx、包子不吃包子、轻筠、镜宇23333、咖喱传教士、wl大帅逼、时恩、yjm、19500585、哦、喵仔、kiwi、爱吃糖的猫、缪音、qqiuuuuuu-、luoyi_、路边小花、冰璃、言他、冰箱君、林雨怠怠怠怠啊、金亨亨の衍衍儿、克里斯女友、gunnr、小喇叭爱吃小笼包、天上飘的云、晓道长、haha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