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3、聚餐
    附中校门口那些店的生意跟其他地方相反,人家是放假的时候最热闹,它们是上学的时候最热闹。

    这周末放月假,大多数学生都离校了,烧烤店的客人比平时略少一点,但依然要排队。多亏有老板开后门,给a班留了最大的地方。

    盛望以前的班级也搞过这种聚会,说是全班,四五十个人最后能到一半就很不错了。他以为这次也差不多,没想到最终露面的同学有37个。除了个别跟盛望、江添结过梁子的、几个实在有事的,基本上全到了。

    赵曦留的位置足够,但他没想到真能填满。看到乌泱泱的人头往里涌的时候,他脑中只剩“倾巢而出”这种词了。

    “你们班感情可以啊。”他感慨了一句,转头就冲进后厨了——都说半大小子吃垮老子,撸串本来就有1+1食量远大于2的效应,37个小子凑一块儿……开玩笑,那不得蝗虫过境啊?

    不消片刻,负责装卸货的锤子开着车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盛望来找赵曦和林北庭,看到车屁股纳闷地问:“锤子哥干嘛去?不跟着撸两串吗?”

    “一会儿吧,不急。”曦哥指挥着服务员往这边搬冰啤桶和饮料:“他一看这么多人就火烧屁股地跑了,怕你们不够吃,去加货了。”

    高天扬从包间探出头来:“什么加货?”

    盛望言简意赅:“怕你们吃垮全店。”

    “也不用那么害怕,我们又不是饭桶,更何况还有女生在呢。”高天扬指着辣椒、李誉她们几个说,“她们天天嚷着要减肥绝食辟谷升天,都吃不了几串。”

    辣椒一巴掌抽在他背上,“你才升天!”

    “哎呦我次——”高天扬脏话都飚出一半了,又在女生们的瞪视下咽回去,捂着背的样子像一只长臂猩猩,“你怎么劲这么大?我背都肿了。”

    “该!”辣椒说。

    高天扬双手合十:“好好好,我错了。你不用减肥绝食,也不用辟谷升天,你吃得比我们多,行了吧?”

    他三言两语塑造了一个女中李逵的形象,辣椒朝盛望瞥了一眼又匆忙收回视线,红着耳朵把高天扬打跑了。

    赵曦看在眼里,忽然用肩拱了盛望一下,笑着说:“挺受欢迎啊。”

    盛望被拱得踉跄了一下:“什么受欢迎?”

    “装。”赵曦挑了一下眉。

    盛望曲着食指关节蹭了蹭鼻尖,没吭声。他大概知道赵曦在调侃什么,小辣椒脸红得太明显,他又不瞎。

    但他觉得这也不代表什么,有的人就是容易脸红。他们班有一个叫程文的男生,天生血旺,跟谁说话都脸红,照这判断他应该喜欢全班。

    盛望刚想以他为例解释一下,就听赵曦调侃道:“小姑娘追着小高满场跑了两圈了,为什么呀?就因为小高当着你的面说她吃得比男生还多。”

    盛望心想我们不是在说脸红么?

    论据顿时没了用武之地,于是他张了嘴又默默闭上了。

    十来岁的男女生打闹起来其实有点吵,赵曦却看得津津有味。他似乎回想起了不少事,末了还评价一句:“就这个年纪最有劲,平时什么傻逼事都干得出来,只在想追的人面前要脸。”

    “谁说的?”盛望反驳道。

    赵曦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说的,你有什么意见?”

    盛望心说我在谁面前都挺要脸的,不信你问江添。但他斟酌了一下还是没较真,恭恭敬敬比了请的手势说:“算了,不敢有意见,赵老师请上座。”

    赵曦笑着拍了他一巴掌。

    除了刚开业的那阵子,赵曦和林北庭并没有当老板的自觉。他俩其实很少来店里,来了也是占张桌子吃烧烤。

    所以他俩在不在,服务员都能打点得很好。a班给他俩留了位置,赵曦跟店员打了声招呼便心安理得地进了包厢。

    “牛小串、鸡小串、羊肉串、板筋……还有这些这些都要。”盛望跟服务员对了一下单,洗了手也进去了。

    刚进门,就听见有人问高天扬:“添哥呢,怎么还没到?”

    高天扬刚逃离辣椒的魔爪,站在空调面前吹脸,他头也不回地说:“别问我,我热死了发不动微信,问盛哥去。”

    另一个人附和道:“对啊,肯定问盛望啊,你问什么老高。”

    “哎盛哥来了。”那人问盛望说:“添哥去哪儿了?”

    “他去前面巷子里送点东西。”盛望扫了一圈,问:“给我留位置了没,我坐哪儿?”

    高天扬指着自己和赵曦之间的两个空座说,“喏,你跟添哥坐这。”

    接着又有人操心道:“那林哥呢?林哥怎么也还没到?”

    赵曦说:“他去拿药了。”

    “林哥生病了?”众人面露担心。

    赵曦连忙摆手说:“不是,解酒的。怕你们控制不住,一会儿喝晕了,先备着。”

    “别骗小孩,说清楚点怕谁喝晕。”一个沉稳的声音横插进来,毫不留情拆了他的台。

    大家循声看去,就见林北庭拿着一个小药盒站在门口。

    “你怎么这么会挑时间。”赵曦没好气地说。

    “守时。”林北庭从桌与桌之间穿过来,在赵曦右手边的空位里坐下。他把药盒搁在赵曦面前的时候,时间刚好6点整,是盛望他们约定的时间没错了,确实守时。

    “这药真有用么?”盛望纳闷地问。

    “还行吧。”赵曦掰了一枚咽了。

    盛望想起自己上回喝多干的傻逼事,有点蠢蠢欲动:“吃完喝不醉?”

    “不是,损伤相对小一点吧。”赵曦说。“干嘛,你想吃?”

    盛望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结果赵曦逗他玩似的说:“没门。”

    盛望:“……”

    他闷头就给江添发微信——

    贴纸:曦哥抠门精

    江添:?

    贴纸:吃他一颗药他都不答应

    江添:?

    江添:你吃药干嘛

    贴纸:不是正常的药,解酒的

    江添:……

    几秒之后,界面里突然跳出一段语音,盛望下意识点了一下。

    “他那是有原因——”

    因为没戴耳机的缘故,微信这智障自动切成了公放。

    江添冷调的嗓音太好辨认,几个字就引得全桌人都看了过来。盛望一声“我靠”,赶紧把声音摁到最低。

    “江添啊?”赵曦问。

    “嗯。”盛望点头。

    “怎么听他语音跟做贼似的。”赵曦调侃道,“是不是说人坏话呢?”

    盛望被捉了个正着,干脆把聊天亮给当事人看。赵曦哼笑一声,伸手把江添的语音转成文字:“我听听他回什么了。”

    江添:他那是有原因的,刚回国那阵子聚会太多喝伤了,所以备一片,你那酒量用得着?

    虽然转化成了文字,但盛望脑中自动生成了江添的语气。他那把冷淡的嗓子说最后那句话,嘲讽力真的绝了。

    赵曦看笑了,他记得上回盛望抱着啤酒杯的样子,刚想跟着逗两句,聊天框里就跳出了新消息。

    江添:你以为吃片药就不会抓着我拍视频了?

    盛望:“……”

    这王八蛋可真会聊天,哪壶不开提哪壶。

    盛望手指翻飞,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排“给老子死”的表情包。

    他殴打完江添,锁了屏幕一抬头,就见赵曦的表情有点怪。

    “曦哥?”盛望叫了他一声。

    赵曦这才抬眼回神:“嗯?”

    “怎么了?”盛望问。

    “没有。”赵曦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笑笑说:“刚刚在想事情。江添快到了是吧?”

    “哦,忘问了。”盛望又解锁了屏幕,问江添东西送完没。

    这次江添过了片刻才回道:没送。

    那是盛明阳和江鸥前几天带回来的特品香梨,他们挑了一些带给丁老头。

    盛望有点纳闷,发了个问号过去。

    江添:老头那有人

    江添:我折回来了,吃完烧烤再送过去

    贴纸:哦

    贴纸:那你到哪了?

    江添:包厢门口

    盛望一愣,下意识抬起头。包厢门半敞开来,江添握着门把站在那里,他垂着眸子按了一下锁屏键,然后把手机扔进兜里。

    “添哥!”

    包厢里此起彼伏地跟他打着招呼,高天扬叫道:“总算来了,饿死我了。”

    “饿死了干嘛不吃?”江添从凳子的间隙中侧身而过,一边跟高天扬说着话,一边自然而然地拉开椅子在盛望身边坐下。

    “等你啊!”高天扬说,“这么多张血盆大口,要是不等你就上烤串,你连签子都吃不到信不信?”

    江添靠在椅背上,嗤了他一声,又跟赵曦和林北庭打了招呼,这才看向盛望。他微低了头,轻声说:“吃完去一趟梧桐外?”

    “行。”盛望说,“梨呢?”

    “放吧台了,走的时候拿。”

    服务员来确认了一下人数,终于开始把一大把一大把的肉签子往里送。今天人多,盛望每种都是以100串为单位,送过来的时候颇为壮观。

    包厢里敲桌子的、敲杯子的鬼叫成一片,能喝酒的都倒了冰啤,氛围一下子就上来了。

    赵曦和林北庭比这群男生女生大了十来岁,坐在当中却并不显突兀。比起老师,a班的人觉得他俩更像学长,崇拜中带着亲近,敢开玩笑敢起哄。

    一群人凑在一起,有共鸣的话题才会聊得开心。

    他们毫无顾忌地吐槽着学校里的事——新的走班制太变态、老徐变着花样抓违纪、高一有群二百五翻墙上网惨遭抓捕,被老徐揪下来的时候脑袋上还套着黑色垃圾袋、7班谁谁谁和9班谁谁谁谈恋爱被请家长了,云云。

    十六七岁是躁动的年纪,于是最后一个话题聊得特别久。以高天扬为首,一群没谈过恋爱的狗对于小情侣被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由于神经过于亢奋,他们甚至把八卦的魔爪伸向了赵曦。林北庭严肃一些,大家不太敢问。

    “曦哥,你高中干过这种事么?”高天扬坏笑着问。

    “哪种事?”赵曦也不恼,转着杯子问道。

    “还有什么?早恋呗。”高天扬说。

    众人起了一声哄,憋着笑眼巴巴地看赵曦。

    赵曦挑了一下眉,道:“我?如果现在问我的话,从客观理性的角度来说,我建议你们有什么蠢蠢欲动的心思尽量摁住,不差这两年。该学习的时候就好好学习,免得以后回想起来就是我高中喜欢过谁谁谁,就因为这个,成绩一落千丈,不然不会是现在这样之类的。那样会很可惜。”

    大家以为他要开始灌鸡汤了,顿时老实起来,有几个还坐正了一点。

    谁知他说完这些,又道:“不过我念高中的时候也是个不守规矩的,所以……对,我违纪早恋过。”

    盛望就着烤串喝了三杯冰啤,面上镇定自若,神经已经感到了微醺。不知道是不是受这股酒劲影响,他总觉得赵曦说这话的时候看了林北庭一眼。

    接着……

    也许还是受酒劲影响,他自己下意识瞄了一眼江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田子晟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狼影、西楼谢俞、我好想睡觉、金色湖畔的涟漪、花荣不姓荣㏄、[不知名←、baiyi、欢脱耍宝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玲珑坠3个;洛女士2个;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木叽木叽叫哥哥、岁月素白沉淀了时光。、芒果、十六、尤南_、顾清明、34486964、訸子、瑶琨、39581566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綠綠7个;君离笑、言4个;西楼谢俞、疯兔兔、木落3个;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幽和、花农、看看(^w^)、允皌、流阿萤、望仔妈妈爱你、cye_08、清风不入夏、洛女士、爱熊1997、我的爱情何时有、squirrel、25066399、jio咂jio咂、快乐甜锦鲤、时结、锦鲤阿俞2个;青岑c、雪云滴血、daisy、弦十九、莫t、玖零、喃喃自语、小污女、气冬、啊困阿、木槿无言、贫穷女大学生老顾、既黎未央、周西、冰狗、泰顺心、lastthewilds、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星析、然后、忆往昔、539、墨城白舍、爱吃鱼的猫、觊觎总裁内裤的小可爱、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扶摇山上的白孔雀、秃头柠檬花、宁霜、丞哥、凡小良、张进宝、冬雪的十四行诗、yuzu、福西西阿呆姆0616、星辰、咕咕飞呀、宗吾、你英俊的志汉哥、罐装旺仔、b612星球住户-、puwind、长安、100、黑海白月、一秋之禾、小尘埃、玄米、有认真看文的人么、今朝、販售無糖反派男孩、尊敬的太阳神阿波罗、40351647、大岛优子的眼睛、灵灵不磕cp会死、吧唧咻咻、深呼晰是真的叻、哈牛、celestineagostino、艾尔温、超可爱的是南南呀、猪皮、今晚吃红烧肉、檸檬六碗魚、加州阳光、墨雨儿、o、米良、冰糖炖雪梨、38560270、27617017、todoroki、gin、terrie_ss、羽生结弦超帅、辞柯、深海hk、游惑的耳钉、风鹭湖、傻狍子、夜深人靜時、甜甜的旺仔、发发爱我、玫瑰手杖、juice.莫槿笙、孔子曰、斑鸠蛋卷、39581566、阿陌墨、鹤檠.、我头像超好看、a、林子真是大了、亦如初止、゜+*迷樣+*、39765436、金贝贝要起飞啦、青柑、28092508、雪夜、小爷di小麻、想嫁费渡、陆泽.、辞浅而情深、39108544、长眉已能画、许南乔、百分比、山河故人从容与共、sherlockkw、最爱p大狗蛋木木、.、38855964、ju花残满地伤、   �晶1ng.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逐星_永恒120瓶;盼100瓶;南木可依99瓶;cyl小朋友的小可爱、一颗**界正在升起的50瓶;棉花糖好甜呀41瓶;素柒、豆本逗、a、楚练、珍珠加芋圆40瓶;阿尔卡纳家族的淑妃38瓶;无昧37瓶;林贰贰贰贰贰贰贰贰36瓶;呜呜呜35瓶;camille31瓶;雯子、土拨鼠本鼠、与君辞、今天要掉马了吗、槿遇jinyu、kusuri、爻烯、清昼亲木叽、naa夏30瓶;丹华抱余、木苏里的小饼干29瓶;雪糕28瓶;白月光、微涩清梦27瓶;smallball、椰猪、陌北冕、时结、寻燃、欧欧欧icy欧欧欧、38807588、折枝问柳、lenlir、钢厂小霸王、叮当不是喵、3603923620瓶;nagisa、戍戊戌戎、斤斤欠欠19瓶;入妄、风浪弄清浅18瓶;沙图、十斤、哈哈哈嚯嚯嚯、1、芩洋17瓶;墨影16瓶;如生因果、我的a和00115瓶;桥西的乔奚14瓶;星沐yu、知希颓哈!、nefelibata11瓶;橙子、长白山下、朝露将晞、月以歌、栗子、苑忆嘉、昵称不好取、与翙、藤井的树、囧架架、式微微微微、沧海无泪、蘅枝微露、七了个柒、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山间四时。、离映、张进宝、土拨呼、西楼谢俞、82年的老同兴茶饼、轻描淡写咯、白景、罐装、大蘑菇烟、早舟、墨雨儿、青柠、zy.?、山风江户、俞秋啾啾啾、choisyrup、37001752、uoingian、佛乐、深渊逐光、39108544、轻歌、黑黑躺一会、狗蛋儿、李子即是正义、看谁都烦、face_dudger、2号咸鱼君、ww、bird、金薇薇的首饰、陈年冰棍、粉、   �晶1ng.、念青、春江水软、君子庸、chuuya、蒋丞的哨笛、楚慈、开开、一尾鱼、养鸭客、幻幻幻幻幻、白、nj、青春、江停.、蘋蘋、风雪掩长白、西楼谢俞、翻车了鸭、不会起名、西厢姑娘、30682871、亡月壬、39581566、bananh10瓶;君羽、鴚、wyyxhxy、十七、迷桦、aegean衬衣、纪梓瞳、清溪照影、z、向阳而生、奶茶包子9瓶;ice懒语、贫穷女大学生老顾、行露、竹马识君初8瓶;静卧聆溪、陈蕃球、城主的珊瑚珠、桉、顾深、果糖贩卖机_、瘗汝、清风自来7瓶;宋声声、大侠冷笑一声、nightingale、江米、一粒狗、且想、alice6瓶;城倾墨墨、辰落落落落、抱朴、浅夏半眠、恋睡闪蝶、不长毛的猫、狗剩剩、恰个小甜饼、倚门、想添添喝望仔牛奶、ierjg、且听风吟、鱼食添望szd、土豆君、淋雨的带鱼、...、ucjrrvjdh、mu7kid、团子、vivianjoe123、肆玖36、绯达、你的阿宇吖、疯狂吃草莓、●—●、喵、半城顾兮.、溯流、38855964、北奈、yuwen、pearl_思媛、大本的钟声、小尘埃、默子、zero、余与榆与鱼、两个小朋友、弦羽鱼、我敢日费渡、果蝇崽喜欢dio、西边儿的西、小爷di小麻、木木木木木木、gqc、木子叽叽io、芒味少女-、叶不修的嘉应子、新瑜lh、零星、诹茶油钱、晶点子、熊猫也是猫、苏祁、当归。5瓶;俗的无畏4瓶;床单、枣树开花啦、青君、moon、九步天堂、添添想喝罐装旺仔、言笑晏晏、一块酒心饼、dq、柠檬懵朦、宋玄凉、啦啦啦啦、周一不想考试、余笙炒可爱、咚咚咚、arrivederci、盒装、清酒、相对论3瓶;阿珉、雲譎波詭、吃糖吗bro-、积极凑热闹分子、equinox、朔间家族的御用睡棺、茶先生、尝遍世间的甜、帅c、怯懦无声、七七、蓝胖子、小确幸、谁不喜欢程博衍呢、伍厶染、初云夕、时砂、江聘、殊途、砂梨、博君一笑、嘻嘻、樱花树下,不悔、30607694、姜鲤鲤鲤鲤、黄金万里、曲酒、193852082瓶;自在、影子不灭、咕咕喵、。zz、雨沛流阳、雀石、慕心、开拖拉机飞上天的贤啊、zz、爱吃火锅的小笼包、夜栩y、estate.、baek_、生如死般澄澈、星辰、crystal丶祈泺啊、sa银镯、小宠、木子丰、n、小七、莘柒、典典、最爱p大狗蛋木木、一条、摇一瑶~、tsuyoshi、流光不易把人抛、齊白芜、冉、大絮絮、萧晓晓笑、陪你感受、溪午不闻闹钟、卡卡、池宥、埋蛮酱、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小喇叭爱吃小笼包、看不懂啊、我超好看哒哒哒、民政局、38761077、云吞椰子、墨伊宸、在应拭、jdamsx、撒野、别院深深夏席清、流年、缪音、28702388、岑酒酒、罐装、啊噗噜派、kannsk、薛瑶、添哥的望仔、冰璃、流年无恙、花无妄、victoire、寄雪、knxxxx、言希啦~、婚戒、胖胖猪$、ccsszx、35420134、motyl、陆虔、施清衍、恋上你、轻筠、39166116、叽哩咕噜.、blue、29294859、月影陌兮、哦、香槟棕、舟不沉、是於语啊_、人间美味脆皮鸭、sutton、玥是小乖乖、零酊、阿呆大可爱、空将酒晕一衫青、昨天扔了个梨丶、舌辛门木、溪羽、唐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