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2、走班
    江添没有跟人睡一张床的习惯,即便小时候在丁老头家借住,也总是一个人蜷在那张老旧的沙发上,怎么哄怎么劝都不睡床。

    唯独有一次,“团长”在沙发上尿了一大团,那味道实在**。丁老头拆了沙发罩和坐垫洗了两轮,又把架子晾去了门外,江添不得已跟他在木板床上凑合了一晚。

    木板床很宽,睡两个成年人都足够,更何况那时候的江添还很小,只能算半个人,而老头被子又大,本以为没问题,谁知他半夜睁眼却发现江添快掉下床了。

    老头像观测小动物似的盯了半宿,总算明白了——

    这小子睡着了就是个**雷达,你往他那挪一点,他就下意识往床边挪一点,宁愿没被子盖冻着,也不靠着人睡。

    于是那一晚,谁都没睡好。

    丁老头起初以为小兔崽子嫌弃这里,后来又明白过来并不是,他就是一个人太久了。你给他什么环境他都能睡得下去,只是不习惯跟人亲近。

    江添当然不知道睡着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他只记得丁老头第二天硕大的黑眼圈和连天的哈欠。

    那之后,他再也没跟人睡过一张床……

    包括练字的那次。

    那天盛望赖在他被子上,仅仅两句话的功夫就睡了过去。

    那间卧室的床比丁老头的木板床还要大一圈,躺三个人都没问题,两个人更是绰绰有余。有那么一瞬间,江添真的有点犹豫。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睡上去。

    他只是把被子裹在盛望身上,又掖了两道,闷不吭声恶作剧似的把某人卷成蚕蛹。自己却从衣柜里拿了一床毯子,趴在书桌上凑合了一晚。

    他知道盛望心思敏感,所以第二天还假装自己睡了床。

    可这次不同。

    这次是他先开的口,是他鬼使神差地问了盛望一句:“怕么?”

    啪——

    “发什么呆啊?”盛望伸手打了个不重的响指。

    江添回过神,见他又把手揣回被窝,像一只蹲坐着犯困的猫。他闷头打了个克制的哈欠,清亮的眼珠顿时蒙了一层雾。

    江添脑中有根神经微弱地挣扎了一下。

    “我睡觉翻身比较多,容易把人吵醒。”他说。

    盛望有点懵:“没有吧,我不是跟你挤过一张床么?”

    江添:“……”

    “睡得挺好的啊,我没被吵到。”

    江添感觉给自己掘了个坑,爬不出来的那种。

    挣扎的神经彻底摊平,他心说“行吧”,然后伸手去拽被子。

    那位盘着腿犯困的又发话了:“这床顶多也就一米来宽吧,塞得下两床被吗?”

    当然塞不下。

    江添扶着床栏沉默片刻,认命地在下铺睡下了。

    盛望分了一半被子过来,他只盖了半截。宿舍的床这么窄,下铺还没有护栏。照当年丁老头说的,要不了多久,他就会从床边掉下去,被子盖了也是白瞎。

    他微垂着眼皮,透过纱窗看着阳台外冷白的月色,脑中自嘲似的胡乱闪过一些想法。他感觉盛望轻轻翻了个身,微弓的脊背和肩胛抵着他,隔着棉质t恤传来另一种体温,比他微高一点。

    虽然之前嚷嚷着困,但盛望并没有很快睡着,他能感觉到。

    对方偶尔会有一些很小的动作,抵着他的脊背随着呼吸轻轻起伏,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知多久,盛望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呼吸变得安静匀长。

    江添转头看了一眼,看到他因为低头而微凸的颈骨。

    都说睡意会传染,他以为自己会睁眼到天亮,实际上没过几分钟,他就感觉到了困倦,就像手臂紧贴的那片体温,持续不断地传递过来。

    江添是被细细索索的开门声弄醒的,睁眼的时候窗外一片明亮。

    人们形容睡得好,常说“一夜无梦到天亮”。他并没有享受到这种感觉,相反,这两个小时里他争分夺秒地做了三场梦。

    一场梦到自己在荒岛边缘被海带缠住了手。一场梦到学校闹鬼,宿舍楼塌了,他被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住了半边身体。还有一场梦见体育活动课打篮球,他不知是中暑还是中毒了,怎么都跳不起来,活像挂了个秤砣,还很热。

    他眯着眼适应了一下天光,想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根本起不来——盛大少爷睡着了嫌热,把被子全堆他身上了。然后又因为触感是棉质的,把他当成了抱枕,大半个身体都压了过来,几乎是趴在他身上睡的。

    江添木然地看着上铺床板,总算知道那些梦都是怎么来的了。丁老头十年前的夸张抱怨无法得到证实了,因为某人压根不给他机会掉下床去。

    “卧槽!”

    史雨的声音乍然响起,接着邱文斌“嗷”了一嗓子,似乎被绊了一下。踉跄的脚步声、伴随着书包和床柱碰撞的丁啷声,彻底把江添弄清醒了。

    他转头望去,就见那两位舍友张着大嘴看着他,活像见了鬼。

    盛望在吵闹声中动了两下,睡眼惺忪地抬头扫了一眼……宿舍一片模糊,啥也没看清。他又闷下脑袋,下意识想埋回被子里缓一缓,结果“被子”触感有点硬,埋不进去。

    盛望纳闷地再次抬头,看到了江添的脸。

    盛望:“……”

    他在起床气的笼罩下愣了一会儿,一骨碌爬坐起来。

    “我一直这么睡的???”盛望问。

    江添终于能起身了。他靠在床头的栏杆上,刚想活动一下麻了的右手,闻言动作一顿,不咸不淡地说:“没有,我傻么。”

    “也是。”盛望放下心来。

    但史雨和邱文斌放不下心。

    他俩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书包都掉到手肘了,造型狼狈又滑稽,硬是在那里凝固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问:“添、添哥,你俩这什么情况啊?”

    史雨转头看了一圈:“宿舍六张床呢……”

    还不够你俩睡的吗???

    盛望卡了一下壳。他朝江添瞥了一眼,一本正经地冲两人解释说:“昨晚有小偷进宿舍,你们听说了么?”

    史雨有点茫然,倒是邱文斌“哦”了一声,说:“我刚刚去阿姨那边登记行李件数——”

    “你还登记行李?”史雨不解。

    “按规定是要登记的。”邱文斌一派老实模样,“你都不登的吗?”

    “没人揪住我就不登,嫌麻烦。”史雨摆了摆手说,“不扯这个,你继续说。”

    “阿姨提醒我们注意财物安全,说昨晚有人摸进来。”

    “对,咱们楼层这一排几乎都有损失,我还看到人影了。”

    “人影?”

    盛望描述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这人恐怖片没少看,恐怖游戏也攒了一大堆,复述起来颇有氛围,史雨那张黑皮脸都吓白了。

    “你行不行啊?”盛望想笑。

    “我倒不是怕,我就是觉得这事儿吧,很有隐患。”史雨死要面子在那辩解,末了问盛望说:“人抓住了没?”

    “想什么呢,昨晚才报的案。”盛望掐着时机引出舍管的话,“这事挺瘆人的,所以阿姨说了,怕的话可以拼床睡。”

    邱文斌刚想说“其实也没那么怕”,就见史雨眼巴巴地瞅着他说:“斌子,要不咱俩也拼一下?”

    “……噢。”

    学校是片沃土,泥太肥了什么人都养得出来。小偷进男生宿舍的事很快传了开来,不断有人来问盛望和江添那晚的经历。有的是出于担心,有的单纯觉得刺激。

    江添一句“没看见”,打发了所有八卦者。盛望刚开始还出于礼貌概述一下,后来被问烦了,便搪塞说“问舍管”,或者“等学校公告吧”。

    反而那晚没在宿舍的史雨跟人讲得绘声绘色。

    之后的几天里,学校又不断流出新的传言。比如某某女生宿舍半夜听见有人敲床啦、阳台或者走廊有奇怪的脚印啦、凌晨听见有人插钥匙孔啦,还有几个宿舍信誓旦旦地说也被偷了。真真假假混杂不清,弄得宿舍楼人心惶惶。

    于是,拼床莫名其妙变成了一种流行。

    史雨发话说流言一天不散,他就一天不回自己床睡。因为他的床铺对面是衣柜,有时候柜门没关紧,半夜会吱呀打开一条缝。

    说实话,真挺吓人的。盛望虽然不怕,但可以理解他。

    苦的是邱文斌,他本来就胖,怕热。床上多挤一个胆小鬼,他每天起床都是一身汗,胆小鬼明明很嫌弃,还非赖着不走。

    有史雨这个怂人打底,别人好像干什么都不奇怪了。

    盛望的脚踝在他……和江添的共同照顾下恢复得很好,到了10月下旬就基本没有大影响了。只有走了长路或者跑跳之后才会有点肿。

    盛望基本搬回了上铺,这个“基本”取决于脚踝的状态。

    偶尔复肿起来,他就会在下铺跟江添挤两晚,等消了肿再继续浪。

    本该在10月中旬来临的期中考试因为宿舍楼的一系列风波被推迟,最终定在了11月上旬。

    各年级在临近10月底的时候开了一次大会,老何带着记录本回来,公布了“走班制”的新内容。

    “说实话,比较严峻,对我们班某些吊儿郎当惯了的同学来说大概属于晴天霹雳。”何进一脸严肃,“以前是期中、期末每次大考的最后3名退出去,但是你们心里很清楚,咱们班大考排名在50开外的根本不止3个人。”

    “我知道,考试有起伏很正常,跟波形图一样。你这次考试状态特别好,下次可能就差一点,再下次又好了,基本是交替着来。所以我本身并不觉得某一次大考考到了50名开外,就代表实力不配a班,不是这样的。但是——”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名次也确实能反应你一段时间的学习成果,状态调整也是成果。所以不要觉得这个新规则是故意刁难你们,学校的目的永远不是为了刁难你们,而是为了你们从学校走出去后不被刁难。”

    “所以新规则是什么呀老师?”有人忍不住问道。

    何进说:“咱们班45个人,45个座位。所以大考前45名在a班,排在这个名次之后的调进相应的班级里,46-90名在b班、91到136在1班,以此类推。其他班的同学,如果考进了前45名,不管有多少个人,都会留下来。”

    班上一片哗然。

    高天扬哀嚎道:“要死了,我每次都是那个幸运的第4人,这下好了,直接住进淘汰区。”

    盛望说:“别死啊,我也在淘汰区呆着呢。”

    “你那叫呆着吗?你那明明叫路过!”高天扬说。

    “我脚瘸之后好久没考试了,没手感,也可能这次就路不过了,到时候一起被流放,还能有个伴。”盛望试图安慰他,结果安慰完一转头,看到了江添不是很爽的脸。

    盛望:“?”

    江添手指间的笔转了一圈,“啪”地敲在笔记本上,表情非常冷淡。

    盛望研究了几秒,改口道:“我还是努力路过一下吧。”

    高天扬:“?”

    期中考试前一周半,盛望抽空又去了一趟医务室,终于得到陆老师口谕,他的脚脖子可以断药了,他也不用再忌口了。

    为了表达激动之情,他准备在周日请全班撸串,地点就在“当年”烧烤店,想来的都能来。赵曦和林北庭已经回来有一阵子了,拿奖欠的那顿饭也该补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期间每章留言前200都有红包,节日快乐!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言3个;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福西西阿呆姆0616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点残阳欲尽时、百米飞猫殷殷、我的蛋挞又被烤焦了!、小西瓜爱大西瓜、给木木当老婆、陌尘、阿楸、周小朋友、xiny昕汝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马王先生2个;訸子、漙漙、木叽木叽叫哥哥、罐装望仔好添~、枯木霜、对着木苏里的头、空城-樱、索克萨呆、廿二:今天木叽植发成、格林童话、summersam、罐装望仔在线开屏、turtledove、林子真是大了、无隅哥哥、瑶琨、小确幸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言10个;君离笑6个;turtledove4个;望仔妈妈爱你、想不出叫什么好了就叫、索克萨呆、清风不入夏3个;一点点、山河故人从容与共、荼派、jiu、实验报告抄不完、26813068、静颖、湮叶、哈哈我要考试、觊觎总裁内裤的小可爱2个;今晚吃红烧肉、。。。。、哈牛、gin、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允皌、?的一条鱼、元气满满的鬼鬼、lseny、lemonryoma、福西西阿呆姆0616、大岛优子的眼睛、长安、琳宝宝五岁、長丶安、初初困了、邀云摘星、你吃葱花鱼吗?、juice.莫槿笙、生命在于爬墙、呜呜呜、beeu、琼殇梦绮、离朱、冬雪的十四行诗、阿陌墨、゜+*迷樣+*、狸狸、城城的怜怜、夜深人靜時、所以然、张进宝、ywcx_云烟、是纯真不是纯甄吖、冰糖炖雪梨、浅栀q1640879093、小綠綠、热心读者、豆干儿、深呼晰是真的叻、13228336、柳桥、是明霁姑娘叭!、100、rico、青岑c、uni_ee、董相、丫丫、arrivederci、初蔻、青柑、游惑的耳钉、皇家屠宰场、空想肥闲鱼、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阿九、洛上白川、西楼谢俞、38560270、老白、吖溪微、4981、yunqi、想养一只胖子、岸芷汀兰、格林童话、安霖。、啊噗噜派、38621348、叶小周、十荒、宗吾、吴解、赫兮、楊拾贰、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北極星、淋雨的带鱼、汐落、秋迟家的言说、ju花残满地伤、芷蓠、relalin、19385208、布许笑、鹤檠.、sasha、黄暴荷、我执、(=~?p~=)?..zzzz、燁煌、吧唧咻咻、冰璃、枫、金南俊他媳妇儿、lay、米良、简星星、花农、28092508、贰拾柒、斯惑、橡树真可爱鸭、荒原泸、扶摇山上的白孔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草莓喜欢小兔子429瓶;瞒眠156瓶;亦如初止119瓶;桉108瓶;百里风音105瓶;鹤三岁的梨子、zero100瓶;海隅雨雪霁94瓶;程呈呈91瓶;对着木苏里的头90瓶;幻影85瓶;2897998281瓶;诗尔60瓶;千灯照叶52瓶;汜51瓶;2704954750瓶;闽柒、究惑、l.、叔郢、abstain、嗷呜40瓶;观光团成员桐小梓35瓶;叶小山32瓶;与翙、扶月、星倦、kuromiao、hunhan-凉薄、顾子熹的小笛子、择庄、皮吹念北、噗兮、nextjen_、林林林林。30瓶;ww嗯、仲冬、青儿29瓶;还没想好叫什么28瓶;邵瑜暮27瓶;tata、大飞的消消乐、illion、少年清浅、lilytoll25瓶;向著光、日常吃瓜群众、黎川21瓶;吾皇。、zxysqzr、微凉、周生、tifaza、-confectionary、叽、石榴石榴、柳云生、有点冷、玖、君槐、hdhnfd、33865926、a、明汀、人间失格、柒忆w20瓶;浮临、析木、一支南京19瓶;爱吃鱼的猫、arrivederci17瓶;不辞、将晚16瓶;檀糖、大熊的机器猫、你的阿宇吖、莫挨老子15瓶;翛九、顾月空14瓶;君子庸13瓶;jin、拉拉、青芜12瓶;心中有党成绩理想、一花一世界11瓶;宋宋宋、乂草、然然然ran子、wawoww、看文的木木、九月要抱抱、锦瑟、yanyanna、起床困难户、快来套路我、赫兮、云韵叆、晶蓝、璃风星蓝、念青、19924200、v、居家的闹闹、伏楚楚、离朱、我有健忘症呢、拂衣生、南北、十九、lkjhgf、芜祎、stunner、依然、甄妮、小糯米、不要叫我嘤嘤怪、(゜ロ゜)、82年的老同兴茶饼、我超甜的bb、不吃碳烤青花鱼、akiakichan、安可知默、hunhan13、莱戈拉斯、崇明敬渊、荼余、殊途、折折折子戏、知希颓哈!、小柒mio、晋江今天倒闭了吗、仰山雪、千千尔语、虞渊、雁潇、今天还没喝奶茶的霖霖、cheers、君未归、筱雨、caicai、冰璃、冻栗子、edjedj、.、江眠无悸、逸珵、北港、29095317、哦、西边儿的西、太极少女月白白、陈先先、少卿、团宝宝、安九的闲鱼、何某某、安霖。、河洲、爱沾灰的黑(ΦwΦ)、甜味小蒋、青衫鱼游、乌鸦、hr7、晏晏生、陈晓慧、忆年一遇、q、云朵朵、西夕xi、予笙、吃鲸的兔子、木易jwr、寒尘子、轻暖、凉椿-、顾侯爷、夏酒言、/、千冫叶、太初10瓶;小玫瑰、一瓣蒜、cdskowijxn、骆枭、羽翼苍穹、顾芒、flyl、子木林森、神威様、又是临秋时、林羡鱼儿、忍一时疯、不要牛奶要旺仔、情调9瓶;终是自在、青柑、(⊙o⊙)…8瓶;哦!?、ngc2237、小木、取名好麻烦9、惊雷似火、如何一见如故人、星雪无恒、艾小染、楚棋、jsdhwdmax7瓶;小圆圆圆、肖筱韵、谢俞俞俞俞俞、gqc、棠棣之华、jin、ncвet、冲田总司、闲半日6瓶;torta、今天不喝茶喝旺仔、bzs5、相思歌白头、匪风非也、己临、清光sama、爱玑崽、木木、幺儿、。、zyfczy、燁煌、青和mio、花样作死不得虚、啊沾、小炸鸡、许南乔、榴莲牛奶、米米艾米、简、言他、听说有只滚滚、鸦、费殿、threecy、vivianjoe123、生命在于爬墙、最是人间留不住、想你了、一颗柠檬崽、是00喇、决战北环高架、枫、阿米卡、牙牙吖、reddi、吾奈、法师、尔玉、目标一百斤任重道远、哥哥、noron5瓶;桃夭夭、puppy、白开水、停云、ochi、东吴夜奔、无隅哥哥、茕優余弦、薛定谔的心情、无隅哥哥4瓶;小鱼儿、且想、洁癖小敷衍往西、昌九、轻筠、小霸丶霸戈不是baka、在应拭、小森唯、桂花糕、amour、jdamsx、283公里、酸宁、一二三、22470253、大默西望、花花,给我碧水!、夕辞3瓶;球球我的嫁、费一锅、锴妈、了堂、幽了个忧、甜菜拌咸菜、xy、29298361、sunny、阿伦、小肥啾啾啾啾啾、鱼小呆、莘柒、上官倾、不长毛的猫、朱颜辞镜花辞树、岁朝、麋鹿阿、iessi、樱花树下,不悔、冻雨、芒果牛奶西米露、无眠、蓝胖子、贺朝xy、弦思2瓶;灵灵不磕cp会死、玲子?ㄋ、再遇见、民政局、y_xin、舌辛门木、namasefan、aj安、marshmallow1412、罐装旺仔、啦啦啦、梁筠辞、阿布。、长倥、典典、慕心、尤克羡羡、susama、●︿●、30468707、sutton、别院深深夏席清、言希啦~、沈升时、爱啃梨的大脸吃货、gin、于闻、烧饼脸、2161385、crystal丶祈泺啊、看不懂啊、ccsszx、寒江无声、哦、咕咕喵、南乔、不知道取什么名字、unflipped、一条、蛋包水煮黄金饺、baek_、墨墨墨墨墨、包子不吃包子、?孟蓓蓓、30904351、功不唐捐、code5555、花无妄、慕良而来、motyl、不归、花澄、红小豆、ss、silver、山抹微云、何辞、夏天的西瓜籽儿、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行露、溪抚mio、卡卡、雨沛流阳、卿兮er、msingii、时恩、多辣多醋不要糖、弦羽鱼、滴嘟滴嘟滴滴滴、徐行林深中、稀饭、七彩狗屎、喵喵的小姐姐、木子丰、被庸众捧杀、梵音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