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1、小偷
    盛望也抽回手直起身。

    “总算写完了。”他咕哝了一句,拿起手机点开app问:“弄点吃的吧,饿死我了。你想吃什么?”

    “别太奇怪就行。”

    江添跟盛望截然相反。这人吃东西一点儿也不挑,不管好吃的难吃的,他都能面不改色地咽下去。你要问他味道怎么样,他就会回答你:“还可以。”

    要是碰到他心情不怎么样,还能再缩减一个字变成“能吃”。

    自打盛望开始去梧桐外蹭饭,丁老头如获新生。他不止一次指着江添跟盛望告状说:“这小子没味觉,我盐放多放少、搁没搁糖、滴的是酱油还是醋,他都吃不出来的!”

    老头偶尔心血来潮发明点新菜式,江添也发现不了,每回都要老头豁出老脸指着盘子问:“你看我新弄了个菜,怎么样?”

    然后这混账玩意才会露出一丝讶异说:“以前没做过吗?”

    气得老头恨不得拿筷子抽他。

    当初盛望刚去的时候,老头听说这孩子特别挑嘴,以为又是个会气人的,也没抱太大期待。结果第二天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他只是炒肉丝的时候把尖青椒换成了杭椒,盛望就吃出来了,说更喜欢新的。

    丁老头当场就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这让江添很是纳闷了一阵子,有一次实在没忍住,趁着在厨房的时候问了老头一句为什么。

    老头理直气壮地说:“讨人喜欢呗,还能为什么?”

    江添当时在水池里冲着碗筷,随口应道:“有么?”

    “不讨喜你能带他来这?”老头一脸你就知道嘴硬的模样,毫不犹豫地拆台道:“还套我的话去骗人来吃饭,你当我不知道啊?”

    江添沥掉碗里的水,打死不认:“我什么时候套过你的话。”

    丁老头嗤了一声,表示懒得跟小辈一般见识。

    他咂摸片刻,又补充道:“挑嘴的人舌头灵,识货,夸起来就比你好听。”

    江添心说年纪大了果然好骗。

    总之,丁老头和盛望隔着六十多岁的天堑鸿沟一拍即合,自那之后老头开始了他的发明之旅,三天两头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菜,盛望还特别捧场,把老头哄得不知东西南北。最后倒霉的还是江添。

    鉴于他什么都下得了嘴,新菜色都是先推到他面前,确认能吃,那一老一小才动筷子。

    那之后江添就养成了一个新习惯——吃饭一定会要求“别太奇怪”,因为某些人作起妖来简直防不胜防。

    盛望一听这要求就笑了起来,闷头滑着手机屏幕,也不知在憋什么坏水,倒是冲淡了上一刻微妙的尴尬。

    不过他最终也没能把坏水倒出来,因为隔壁的群众又来串门了。

    老毛高举着手机说:“霸霸们!晚上嗨一波呗?假期外卖员能进校门,我点了小龙虾和花甲,一会儿就送过来!”

    童子更好,直接拖了个小型的行李箱。

    江添皱着眉问:“你搬家?”

    “不是不是。”童子连忙摆手说,“宿舍不是总突袭查寝么?阿姨会看桌面和柜子,但不会翻箱子,所以——”

    他掀开行李箱,骄傲地比划道:“当当当当!”

    盛望一看,靠!一箱子听装啤酒。

    童子还在那邀功:“你就说牛逼不牛逼吧!”

    盛望冲他缓缓伸出拇指,说:“你怎么不干脆开个店呢。”

    “我开了呀!”童子说,“哦对,刚开一礼拜,小本生意,宣传没跟上,主要是没来你们宿舍拉生意。我不太喜欢你们寝的史雨,那个邱文斌一看又是个老实人,回头给我告诉舍管怎么办。”

    老毛指着他说:“咱们六楼上下不是不方便么,这王八蛋包圆了楼下便利店的方便面、火腿肠、辣条薯片,还全天候提供开水。六楼好几个宿舍的半夜饿了都摸来买面吃。”

    童子说:“我床板下面还藏了扑克和麻将,可以租。”

    盛望都听醉了,当场点了烧烤外卖来堵这位商业奇才的嘴。

    “两盒龙虾四个人,是不太够。”老毛说,“不过盛哥你也别点太多。”

    盛望说:“看着点了几串,应该不多。”

    老毛想说行,但给他看到江添的表情似乎并不太行。于是他和童子将信将疑地等外卖。

    没多会儿,电话打到了盛望手机上,龙虾恰好也到了。童子和老毛积极地要下楼拿,江添补充道:“我跟你们一起下去。”

    童子:“不用,我俩就行了。”

    江添:“你过会再说行。”

    童子很纳闷:“不就多几串烧烤么?”

    两分钟后,他在四个打着“当年烧烤”字样的大袋子面前傻站片刻,心说我可去你玛德几串吧。

    老毛总算知道为什么江添坚持要跟下来了,没他在还真不好拿。

    “盛哥吃饭这么大排场么?”他颤颤巍巍地问。

    江添想说他请客总是很热情,但这种夸人的话太容易被供出去了。于是他咽下话头,改道:“平时不这样。”

    言下之意特地给你俩买的,请你们有点数。

    老毛和童子忙不迭点头。

    江添又说:“别浪费。”

    “……”

    老毛和童子想给他跪。

    他们拎着四大袋烧烤、两盒龙虾以及一盒爆辣花甲,正要上楼,江添却说:“你们先走。”

    “不会还有东西吧???”童子有点崩溃。

    “跟你们没关系。”江添说。

    童子松了一口气。

    不消片刻,江添也拿到了一份外卖。童子和老毛觑了一眼包装,好像是椰子鸡之类的淡口菜。他俩以为江添自己想吃,结果上了楼把摊子铺开才知道,那是给盛望点的“伤员餐”。

    伤员当场撒泼,差点勒着江添的脖子同归于尽。

    “小龙虾烧烤都在面前摆着,非让我吃这些淡出鸟的东西,你特么故意的吧?”盛望怒道。

    江添被他死死箍着,不得不把头低下来配合。不知是被手臂磨的还是因为他压着嗓子沉声在笑,喉结连带着四周皮肤都漫起一层薄薄的红。

    他收了笑,就着被挟持的姿势从床头勾了两只药盒过来,食指一挑带着盒子翻转到背面,指着使用说明说:“自己看。”

    盛望不用看也知道上面写了什么——辛辣刺激的都不给吃呗。

    江添说:“松手。”

    盛望冷笑一声把爪子松了,不甘不愿地吃起淡食来,一边吃一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围观群众。童子和老毛心说我们做了什么孽要来受这份罪?

    两人一边后悔串门一边闷头狂吃,解决了绝大部分食物,最终阵亡在最后一根烤串面前。他们仰靠在椅子上,摸着肚皮发饭后呆,看着江添拿走了最后那根软骨串串。

    他刚吃了顶上那块,手机突然嗡嗡震了两下。就在他低着头单手打字回复消息的时候,盛望眼疾嘴快,连签子带肉一起叼走了。

    江添把手机扔回床上,木着脸看过去。

    盛望挑衅一笑,嘎吱嘎吱地把软骨吃完了。

    童子反应缓慢地发了会儿呆,捧着肚子站起身说:“老毛我们走吧,我要撑死了。”

    三天的假期说长比双休长,说短也是真的短,嗖地一下就快过去了。

    盛望和江添速度快,只花了一天半就搞完了所有作业。如果脚没瘸,还来得及出门逍遥一下,奈何被现实摁在原地。

    之前在家要什么有什么,盛望都无聊得快要长毛了。这一天半呆在宿舍里,娱乐活动接近于零,他却觉得放松又惬意,还挺舒服的。

    人啊,真是神奇的动物。

    国庆前后气温突然回升,宿舍夜里闷得恼人。教室和宿舍的空调是学校统一控制的,过了9月初就断了电。

    这个年纪的男生体燥火旺,耐不住高温,于是602那几个鬼才仗着学校安全、宿舍楼层又高,决定夜里敞着门睡,体验一把夜不闭户的感觉。大门和阳台一连通,夜风直贯南北,整个宿舍都很凉快。

    据说这是往届学长们的经验,年年都这么干,至今也没出过什么岔子。别的宿舍一看有人带头,也纷纷效仿。除了601。

    盛望和江添并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人,以前住宿也没少干过被舍管挂黑板的事。他们不这么干只是觉得夜里的宿舍是很私人的空间,就像在家会关卧室门一样。

    大门敞着,万一早上趴窝睡懒觉呢,别人奔过来串门都没个阻隔,那多不体面。

    俗话说夜路走多了容易撞鬼。一溜排宿舍敞着门浪了几天,终于在国庆假期最后一个漫漫长夜里撞了鬼——

    看到人影的时候,盛望刚从一场大逃杀似的梦境里挣脱出来。他没醒全,迷迷瞪瞪地睁了一下眼,隐约看到有谁从床边过去了。

    他下意识以为是江添,还咕哝着问了一句:“几点了?”含糊得像是梦呓。对方没答,他也很快陷入了新一轮的梦里。

    他睡得并不沉,甚至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做梦。他一边跟着梦境走,一边回想起床边经过的人影,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江添睡觉套的是白色t恤,怎么会一片黑?况且他皮肤冷白,夜里只要有一点灯光映进来,都不会那么模糊不清。

    盛望卷子被子翻了个身,然后一个激灵惊醒了。

    他翻身坐起来,扫视一圈。对面两张上下铺都是空的,阳台只有衣服高高挂着,随着夜风飘起又落下,卫生间的方向也没有任何声音。

    盛望从床上下来,伸手拍了拍上铺的人。

    “江添。”他轻轻叫道。

    对方睡得不沉,一声就醒了。他眯着眼朝床边看了一眼,嗓音透着哑:“怎么了?”

    “你刚刚下来过么?”盛望问。

    “没有。”江添答完便明白了意思,他坐起来,捏着鼻梁醒了醒神便从上铺下来了:“你看到什么了?”

    “也可能是做梦?”盛望说。

    两人在宿舍转了一圈,起初没发现什么问题。就在他们默认是梦,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江添顿住了动作。

    他一只脚已经踩在梯子上了,又撤下来,走到阳台边拧开了门。

    洗完澡晾上去的衣服还是湿的,在地上积了几洼水,有人不小心踩到一洼,留了几只脚印。如果他们再晚一点醒来,脚印就要被风吹干了。

    盛望二话不说,抄起手机就给宿舍值班室打电话。没多会儿,值班阿姨带着两名安保上来了,六楼一排宿舍纷纷亮起了灯。

    查宿舍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小时,基本可以确定,他们遭贼了。那几个敞着门的宿舍或多或少都有损失,童子最为惨重。倒是601没丢什么东西,可能是盛望那句呓语吓到贼了。

    宿舍出问题,学校可一点儿不敢耽搁。舍管处很快报了案,阿姨把几个开门迎客的住宿学生叫过去一顿训。

    等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结束,已经凌晨4点了。

    阿姨记下了一页黑名单,让他们赶紧回去睡觉。临走前,她又不放心地叮嘱道:“就算查也要花几天时间的,难保小偷胆子大又摸进来,他六楼都敢翻呢。你们这几天晚上睡觉注意点,拼个床或者回家住两天,都可以,安全第一。回去的话记得在我这里登记一下。”

    盛望和江添回到宿舍。

    他们想要防贼其实还挺难的,毕竟宿舍有点闷,晚上睡觉就算门都关着,也不可能不开窗,那小偷估计就是从窗子伸手进来开的阳台门。

    舍管阿姨担心学生出事,多叨叨几句很正常,但盛望觉得小偷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来了,所以依然留了窗子透风。

    盛望洗了手盘腿坐在床上跟江添聊了一会儿,直到楼下的人声渐渐散去,夜晚重归寂静,他才又有了几分困意。

    江添准备去上铺的时候,盛望歪靠着墙,卷了被子昏昏欲睡。

    他半睁着眼睛,安静地看着江添把手机放到上铺,宽大的白色t恤松松地抵在床栏上,压出两横褶皱。

    他看见江添动作停了片刻,忽然扶着床栏低头看过来,问道:“怕么?”

    盛望淹没在困倦里,反应有点慢,他疑问地“嗯”了一声,才意识到江添想说什么。

    他胆子其实很大,恐怖片可以关灯看,恐怖游戏敢玩vr版的。一个人在家呆久了,神经比谁都粗。不然也不会在意识到宿舍有人的时候,直接下床来看。

    他完全可以说“怎么可能会怕”,但他动了一下嘴唇,却没说这句话。

    微风从窗纱里透进来,对面邱文斌的蚊帐轻轻抖了几下。盛望忽然朝床里让了一点,冲空位一抬下巴说:“阿姨说可以拼个床,上下铺拼不了,但我可以让你半个。”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12点前的留言都有红包,国庆快乐~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孤云独去闲、日常爱丞哥、榆桤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七二3个;金色湖畔的涟漪、素燃2个;给木木当老婆、狼影、瑶琨、欢脱耍宝、baiyi、priest的小马甲、陆九赪、球球球球球球球可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baiyi2个;poker、孤云独去闲、冰晶  小枫、惊蛰暖、望仔妈妈爱你、訸子、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木叽木叽叫哥哥、evan.、张进宝、高考数学·江苏专用、炼寒、青蛙呱呱、星辰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离笑、冰晶  小枫7个;孤云独去闲4个;言、望仔妈妈爱你、傻狍子2个;冬雪的十四行诗、夔州薛洋、半糖少冰、此时此刻我是只咸鱼、空想肥闲鱼、莫t、塔塔vintage、38521680、长安、゜+*迷樣+*、云和、rico、哈牛、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六水、不是甲基、liquelll、40301811、大岛优子的眼睛、霸道总裁吴邪、ju花残满地伤、许南乔、三思、发发爱我、孔子曰、.、灵灵不磕cp会死、晓洛晨汐、海隅雨雪霁、yaun、吧唧咻咻、檸檬六碗魚、允皌、北钰、橡树真可爱鸭、夏了茶糜、askiy、张进宝、柒柒、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清欢、遁梦令、100、一根糖含一路、为了莫雨打战场、39552220、高考数学·江苏专用、39814732、一个网瘾少女呀、若南西、林无隅、欢脱耍宝、siesvan、花农、西楼谢俞、清风不入夏、rita218、超可爱的是南南呀、小兔子乖乖、爱吃鱼的猫、39765436、笺墨子、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七二、林子真是大了、移景、ㄣ﹄塵吥媣╰☆ぷ、冬春、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收留各种写文超棒的太、弥海砂、阿阿阿阿橇啊、玖零、山河故人从容与共、福西西阿呆姆0616、阿昌嚏、小纸条、墨雨儿、tu、深呼晰是真的叻、36966708、俞哥唐时旺仔激情狂吹、嘟噜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orangeade342瓶;5219099325瓶;nov.290瓶;木叽木叽叫哥哥269瓶;没名110瓶;易源初99瓶;柑橘奶黄包88瓶;鸠鸠是啾啾83瓶;tk80瓶;小星星69瓶;晚意借北风66瓶;薄荷味的吻mua63瓶;许映、陌陌、if59瓶;alice55瓶;川崎鹤归52瓶;绝味鸭舌、邪魅狷狂、雨天好眠、rika、一个网瘾少女呀、柳暗花明50瓶;今天的柒熙依然在神隐47瓶;春心偷盗案ahhhh46瓶;氿汐45瓶;慕雨44瓶;介子43瓶;维他命水cc、-篱啼寂鹤-、jyzjbs、茶茶茶、priest的小马甲40瓶;绯小夜夜夜39瓶;唐某人、倾歌38瓶;夏七河、筱柠小仙女35瓶;啾咪32瓶;韶华妧玓31瓶;machiko、望仔妈妈爱你、小送加油、格妍w、明河微光、喵喵大人、俊俊、若南西、兔小笨、幻月离樱、陆判、早木笑、陌姮、搬个火车站、青梧、番茄、sssshhhhh30瓶;逐星_永恒29瓶;洛洛微雪、小瑾26瓶;一只木25瓶;3346684124瓶;拜月亭23瓶;yimo22瓶;寻燃21瓶;兮兮抱紧卡困、弦十九、堆肥开瓶器、笙歌万里、三三得八、雨山、seas、小黄·鲁西鲁、biu~、陆压、阿愁、一位路过的网友、佳美、逢缘、bigweek、小声、有点冷、我叫污污宝宝啊、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tu、慕璃、风浪弄清浅、孔子曰、啃了一口的馒头、多宝花胖、草木微辛、小辰辰、刀糖我都爱、周小五、阿秋、书至、hogノdrunk、爱吃鱼的猫、zxysqzr、伊伊孑、38923263、didi、沐痕、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奶味儿路柯桐、neon、饮归客、lena、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20瓶;nightingale、罐装望崽、临江、甜心望仔、归一、xice、幕幕幕19瓶;陌卿言18瓶;emmpiu、老娘第一美、凌、蓝弦、冰山熔岩17瓶;顾子今天也要开心心吖16瓶;梨绮、29822376、爱洗澡的白、小玫瑰、腹愁者、啾可、kumori、?9块六、3520409415瓶;悦甜14瓶;停停不吃胡萝卜、花嫁、分不清真假13瓶;小胖彩儿、aegean衬衣、张起灵老婆y12瓶;木木、carbon、刈令11瓶;鱼水怜、看文呗、逸鱻鱻鱻鱻鱼?鱻?、有1点可爱、梧桐、tt、ww嗯、冬眠小盆友、栀子、虚瞳、漓天、小憨小憨、大白、哈哈嗷呜、遊佐夕月、壹铭麻麻、多肉萨摩、黎歌、七络、唐卡宝宝、剁吧剁吧、糖分、妞撒配、是你的幼稚小孩、帅到人神共愤、白熊绅士、小赮、一点残阳欲尽时、乔西西西西、小丑bot、木子随水、做个闲人、叼着火锅、伊威格、鱼小呆、素履、罐装没有鱼、封小景、余隅雩、求缪、商子辛、hyl、岚、企鹅、阿斯特、小光头、llingyu1314、ㄣ﹄塵吥媣╰☆ぷ、玉生烟、夙夙、吃好睡好人生大事、33490461、及時行樂、今日也很烦心、34024990、二查、38114477、抱紧我的小鱼干x、小美、千面小鸡、安闲同归、阿毛是只小喵呜、诞于仲夏的汐梓、isu的小尾巴、39872109、两块做梦、仪嘉、north·atlantic、有光、25号、moon717、28516553、mrs.l、昱、白天、桃子苏打水、浮世秋。、icola97、蘋蘋、宸絮、随机变量连续分布、梦、灰堆堆灰、兔飞飞的猫丞、一方鎏白、秋木苏苏、雁南归、auro_rainbow、善儿、cici-go、七千、momoi103、天真、小兔子乖乖、棉花糖好甜呀、cocajoo、静女其姝、毛毛琉璃苣、萤珏、穿堂风过10瓶;卿衣陌兮、三七、横枪纵马、卡洛斯、宿辞白、蛙小侠、爱吃馒头的烧麦、兰烬、啾惑结婚证、君卿、innocence、阿泽、五三三、闻舟渡我9瓶;半雨翡雾、昂、39108544、路遥星亦辞、人非草木、我啊8瓶;是遇见你、春雷、心嗅蔷薇、不胖的胖小五、修改昵称、泡面卷、虫妈、无隅哥哥、清风不入夏、桉7瓶;且想、csai6瓶;piyogray、爱因思墩、滟寒、许南乔、不识、凌寒、noron、藤藤、江停对象、无邪、一砚池、旺仔牛奶、爱因斯坦、踏歌声、chimomo、ja□□ine、雨羽、敬往事一杯酒、yuwen、乔声、淮海gi、夕四维、池鱼啊、弦思、菜头、菽、见琅、蚊蚊的神仙爱情、笑儿、不知道取什么名字、予安、半脸盲症、鱼儿、三分、我莫甘娜没q呀、欢脱耍宝、沈来酲、平步卿云、维也纳的波士顿、vivianjoe123、小爱、lkjhgfdsa、35025031、水果爱好者阿c、阿西莫多、ding、造夢船票、麻糬雪果子、凉十七、今天吃葱花鱼了吗、万年庄周、猫奴癌晚期放弃治疗、啊臣、俞九、江河、蒋丞的狗爬字、青花瓷5瓶;积极凑热闹分子、乜邪、一指流砂、bzs5、肖筱韵、doria、长烟一空、opatizi、锁喉、我酸了、ochi、糊涂道理4瓶;京酱、居老师的小芒果、金鱼、gi、月白、koyilooo、柒廌、睏、unravel、丞哥两米八、√、24774267、涸泽之鱼、猫小罗、玥是小乖乖、zgwan3瓶;流年、封封封、培养基、夹心饼干、-arturia-、笺墨子、眉钉、伍厶染、we_lo、止央、楼观、22734051、惟希、之熹、一颗橘子?2瓶;太子、販售無糖反派男孩、浅忆若影、红小豆、小兔子乖乖、iii、绛月白、丸圆.、一番の宝物、晴夏无云、看不懂啊、zzwdxgz、阿昌嚏、懵兔纸、阿呆大可爱、爱吃糖的猫、金亨亨の衍衍儿、十一、一曲篁音、31559630、benben、uoynohsurc、yjm、花无妄、溪抚mio、北清、blue、被庸众捧杀、编号613、温庸、檸檬六碗魚、航航小可爱、长倥、乌龟的绿豆、27980975、起个名字真难、left、syn要减肥、嘻嘻嘻、阿楚菇凉、阿布。、芜茗、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贝今、●w●、silver、宋风君、丢失的秋裤、朱黄和罗婕、花溪临水、旺仔抠抠糖、流光不易把人抛、韫欢、彼岸无花、问盏、塔塔vintage、木秃里我爱你、_kira_i、明河共影、987654312、susama、奶一口小桁.、言希啦~、俯首江左有梅郎、绝渡逢舟、兵荒马乱求胜叽、云深何处、冰璃、云吞椰子、十一点、木子丰、大絮絮、zzz、baek_、江鹤-、whisper、┆靜侯メ輪徊、283公里、典典、厍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