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50、干扰
    国庆留校的人比盛望料想的多。

    他以为会出现一栋楼只剩他和江添的惨状,没想到单单6楼就有五个宿舍没走空,更别提高三那边了。

    留校的理由千万种——因为家住得远的、想抓紧时间学习的等等,这些都算正常。

    还有一些就比较特别了:比如家里管得太严,觉得呆在学校山高皇帝远的;比如长辈外出,留在学校蹭食堂的……

    再比如想体验一下假日校园的。

    最后这种思维角度略显清奇,但隔壁602就有,还不止一个。602宿舍里住的学生来自高二某个比较特别的班级。

    众所周知附中重理化,所以理化班占了大半壁江山,除此以外就是物生班和常规的文科班,以及一个不太常规的文科班——史化班。

    江苏高考文科必选历史,理科必选物理,另一门选修随便你。于是就出现了历史加化学这种比较小众的组合。

    盛望也是转学过来才知道文科生还踏马有这种式样的。

    602全是这种式样的。

    这个班的人论背书,比别的文科生少一门政治,论刷题,比别的理科生少一门物理,在附中的生存环境下,一不小心活成了全年级最轻松的学生。

    人一旦太过轻松,就容易骚。

    这种骚劲某种程度上跟a班的人不谋而合,于是这俩班一个在顶层一个在底层,隔着明理楼的对角线,变成了关系最好的两个班,学生私交颇为频繁。

    602就住着两个高天扬的狐朋狗友,一个叫毛晓博、一个叫于童。他俩跟江添关系也不错,又在国庆留校期间迅速发展成了盛望的狐朋狗友。

    放假第一天,老毛和童子就闲不住来串了三回门。

    第一回是早上10点,两人各自捧着一沓卷子冲过来,进门就开始假哭说:“盛哥添哥,你们班发作业了没?”

    彼时江添刚从食堂买了早饭拎上来,盛望正慢条斯理地吹着勺子喝粥。

    他听见这话,顺手朝桌边一指,示意那两人自己看:“发了,都在那儿呢。”

    老毛定睛一看:“靠,这么厚?多少张?”

    盛望把小菜里的胡萝卜丝一根一根拣出来,又用勺挑了一颗嫩青色的煮豌豆吃了,问江添:“34还是36张来着?我没数,就听老高嚎了一嗓子。”

    “36。”江添说。

    “多少???”老毛以为自己听岔了。

    “36张。”江添说。

    老毛和童子对视一眼,也不哭了,拖了两个空椅子在桌边坐下。

    童子冲江添和盛望竖了个拇指说:“讲究,霸霸就是霸霸!36张卷子等着做呢,你俩还有空吃早饭?要换成我跟老毛,抄都抄不及。发的时候你们班没人嚎吗?”

    盛望说:“有啊,我就嚎了。我说不知道的以为放寒假呢,但是我人不在班上,老师没听见。”

    老毛直乐。

    “我们班发了19张卷子,相当于你们一半。”童子把卷子恭恭敬敬铺在桌上说:“今天我俩能在这蹭个位么?沐浴一下学霸的光辉,说不定做题思路都顺一点。”

    “行啊。”盛望欣然道,“我最喜欢有人跟着一起惨。”

    “还是你们比较惨。”老毛客气地说。

    他们掏出了笔,等两位学霸一起学习。结果等了5分钟,他们盛哥还在挑那个倒霉催的胡萝卜。

    江添把蒸饺推过去说:“别挑了,这里面没有。”

    “你确定?”盛望将信将疑地夹了一个,“我早就想问了,附中是偷偷包了胡萝卜田还是怎么的?天天炒天天炒,哪个菜里都有它,要是塞肉也这么见缝插针就好了。”

    老毛干笑一声,说:“见缝插针是不可能的,肉丝细得倒是可以穿针。”

    他们翘首等待,估摸着盛望吃完两个蒸饺应该就差不多了。谁知这位大爷咬了一口,鼻梁倏然一皱。

    又怎么了……

    童子攥着卷子有一点焦急。

    盛望把半只蒸饺翻了个面,指着三鲜馅里一个极小的红点说:“看见没,无处不在。”

    “你5.3的视力全用这上面了吧?”江添瘫着脸把自己的粥盒往前一推,示意盛望把剩下半个蒸饺放过来。

    童子有点木。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跟老毛出现在这里似乎不太对。但学习的**压制住了那一刻的直觉。

    盛望似乎也有点意外,盯着江添的粥盒愣了一会儿,老老实实把剩下半只蒸饺也吃了。

    他咽下蒸饺,又喝了一口温水,这才道:“我都咬了,下回分你个完整的。”

    江添挑了一下眉,也没多说什么,兀自喝了剩下一点粥。

    看见江添收了两个盒子,童子和老毛对视一眼,心说总算吃完了。结果一抬头,就见盛望又叼了个蛋挞。

    祖宗诶……

    老毛和童子有点崩溃。

    他俩痛苦的表情过于明显,看得盛望有点不敢咽。他迟疑片刻,指着餐盒说:“你俩没吃早饭啊?要不也吃点?”

    童子挤出一句:“没,不饿,我们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赶作业比较要紧,我俩指望今天搞完,明天出门浪呢。”

    盛望总算明白这俩急什么呢,拍着手上的酥屑揶揄道:“你俩先开始呗,还要我们喊预备齐啊。”

    话虽这么说,但他也并没有再拖下去,摁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时间,说:“来得及。”

    他把餐盒收进垃圾袋系好,然后把两手直直伸到江添面前,摊开手掌招了招:“来,上卷子。”

    江添起身绕过俩外来客,拿起桌角厚厚两沓卷子,把其中一本重重地拍在盛望手上。

    四十多分钟了,这位大爷从没离开过椅子,就被安排得妥妥帖帖。

    童子看向老毛,问:“这还是我认识的添哥吗?”

    老毛摇头说:“不是。”

    盛望有点好笑,他伸出左脚晃了晃拖鞋说:“伤员还不能有点特殊待遇?”

    童子又说:“我要是崴了脚,能收获一个这样的室友吗?”

    老毛说:“做梦去吧。”

    江添握着卷子,路过的时候一人给了他们一下,这才在桌边坐下,掐了个计时器说:“再废话自己滚回去写。”

    两人立刻怂了,道:“闭嘴闭嘴,不说话了。”

    整个高二年级的进度条其实差不多,但不同班级挖的深度不同。所以a班的卷子跟老毛、童子的作业有一部分是重合的,这也是他们过来蹭地方的原因——

    万一,不对,最后两题肯定做不动,到时候能借这俩学霸的卷子看。这俩撑着,他们就不会太痛苦。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太离谱!

    江添摁倒计时的时候敲了敲屏幕,盛望看了一眼,把两个小时掐掉,改成了一个半。

    童子和老毛感慨道学霸就是学霸,平时做卷子都有考试意识,还根据考试时长来。

    化学考试1小时40分钟,跟这时间差不多。于是两人默契地抽出了化学卷子,结果发现盛望和江添抽的是数学。

    童子一脑门问号看向老毛,然后急急忙忙换成数学卷。

    接着,漫长的虐待开始了。

    1小时15分钟左右,老毛和童子才写到第三道大题的第一问,江添已经搁下了笔。

    他捏着关节扫了一眼卷子,然后用指尖敲了敲桌面。

    童子和老毛同时看向他,表情有点焦灼。江添瞥了他们一眼说:“跟你们没关系。”

    童子和老毛这才又埋头苦干。

    盛望从头到尾在装聋,江添一脸淡定地把暂时用不着的计时器搁在了盛望手边。

    这就傲得很讨打了,盛望翻了个白眼,顺手捞过一本书盖在计时器上,继续飞快地写着最后的算式。

    他一急,字就又开始展翅高飞。

    江添在对面都能看出那有多丑,忍不住提醒道:“你字是白练的么?”

    盛望手指一顿,不甘不愿放慢速度,老老实实把最后一行写完。他把笔搁下就去摁了计时器,一看,比江添慢了10分钟。

    盛望气得仰倒在椅背上,半晌之后指着江添怒道:“变态。”

    江添没跟他一般见识。

    这个词分人,从史雨口中说出来显得很无聊,从盛望口中说出来就令人愉快。主要在于说这话的人够不够强。

    “还有多少?”盛望骂完他哥,终于想起来关心一下底层人民。

    但童子和老毛并不希望被关心,他俩急得脸红脖子粗,最后伸出两根手指说:“还有两题半!”

    江添面露疑惑:“我写完的时候你们就在写第三题,现在还在写第三题?”

    童子抬了一下头,盛望看到他羞愤的脸,决定去堵江添的嘴。

    “别气人了,看我。”他冲江添打了个响指把对方目光引过来,指了指倒计时设定问江添说:“下张做哪个?”

    “不是有三份数学卷?”江添说。

    “行吧。”盛望又订了一个新的倒计时,抽了卷子出来开始刷。

    童子简直不能理解:“你们连刷三份数学不会吐么?”

    “这两张还行,一个填空练习,一个附加题练习。”盛望说:“做得快。”

    童子和老毛卡在了数学最后两道题上,每道折腾了不下五种思路,条条都死在了半路。等他们好不容易折腾出倒数第二题的前两问和最后一题的第一问,那两个学霸填空练习已经做完了,附加题刷了半面。

    老毛幽幽地说:“他们吐不吐不知道,我想吐了……”

    他俩借了盛望和江添做完的卷子研究了一会儿,彻底搞明白的时候,那两位的附加题也刷完了。

    “还写吗?”童子瘫在桌上,半死不活地问。

    盛望说:“随你们啊,我们肯定要写的,三十来张卷子呢。”

    童子咬了咬牙,说:“那就再做一张化学。”

    他心说化学总共也就1小时40分钟,差距能拉到哪里去,更何况他还是他们班化学课代表,这门成绩还是可以的。

    这次盛望和江添没再刺激人,老老实实给计时器设定在100分钟。童子和老毛放心地上路了。

    结果倒计时归零的瞬间,两人同时爆了一句粗,心说放心个鸟!

    总时间100分钟,他们俩是做完了一张化学卷子没错,但江添和盛望搞完了两张……

    他们以前是知道a班做题速度快,但他妈的没想到有这么快!

    两人原本是想来沐浴学霸光辉的,结果沐得心理防线全面崩塌。童子三两下收起卷子,冲他们一抱拳说:“告辞。”

    盛望哭笑不得:“真走啊?作业不做啦?”

    老毛说:“走,再不走命都要搭进去了。”

    那两人逃荒似的跑了,剩下盛望和江添大眼瞪小眼。

    盛望抖了抖刚拿出来的英语卷子,问江添说:“还写么?你饿了没?”

    “不饿,早饭吃太晚了。”江添说。

    盛望用手指节蹭了蹭鼻梁,有点讪讪。早饭之所以吃那么晚就是因为他装死赖床,不论江添怎么挖都不起来,愣是趴着睡了个回笼觉,睁眼就快10点了。

    “那把英语刷了我们找点东西吃?”他试探着问。

    江添点头说行。

    凑热闹的群众一走,盛望也不定倒计时了,本来他跟江添的速度也差不多,只会越带越快,不会下意识放慢。

    他瞄了一眼开始时间,便低头刷起了题。

    英语几乎毫无悬念,他比江添先做完,扳回了数学上输的那城。如果说之前江添把手机屏幕放他手边是闷骚式干扰,那他就是明着骚了。

    他学着江添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对面眼皮都没抬。他手指模仿着迈步的动作,顺着桌面往前爬了一截,又敲了几下。

    江添依然不理。

    盛望手指再爬一截,直接摁住了对面的卷子,在卷面上敲了好几下。这种干扰要还能无视,那就真的得瞎了。

    江添总算有了反应。

    他右手不停,还在写着选项,左手推着盛望捣乱的手指。他推了两下没推动,干脆把那只手整个捂住了。

    盛望愣了一下。

    江添的手掌覆在他手背上,长长的手指搁在他腕骨上,触感有点凉。

    他垂眼看着那只手,嘴角的笑意慢慢褪淡下去。皮肤的触觉突然变得极其敏感,他下意识想把手抽回来,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动。

    江添似乎觉察到了那一瞬间的异样,盛望看见他顿了一下笔,眸光朝眼尾瞥过去,似乎看了一眼两人的手。

    有那么一两秒,他也没有动。

    又过了片刻,他才恍然回神似的收回手。

    他单手捏着指关节,搁下笔说:“我写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了~鞠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鸠鸠是啾啾、嵛生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素燃5个;玖号协奏曲4个;爱与爱丽丝3个;白芷2个;鸠鸠是啾啾、thisis拾陆、嵛生、盛望天下第一可爱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青蛙呱呱、爱与爱丽丝2个;罐装望仔好添~、柳橙奶昔、嘎嘣瓜瓜、炼寒、gzwowo、disturbia、甜甜哥加油睡到我们崽、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木叽木叽叫哥哥、訸子、拾、白芷、银印青绶奉常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岛优子的眼睛4个;君离笑3个;林子真是大了、哈牛、十一、今晚吃红烧肉、吧唧咻咻2个;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篱冥、゜+*迷樣+*、祁祈想喝旺仔、宗吾、嘟嘟、39765436、38099729、町疃鹿场、三千宫、吴解、瑶琨、螃蟹、宋诵、双木非林。、西楼谢俞、当代恶臭少女、齐烟九点、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出家了、墨雨儿、空想肥闲鱼、鸡总再爱我一次、为了莫雨打战场、塔塔vintage、37049617、有认真看文的人么、38275638、空将酒晕一衫青、冰糖炖雪梨、深呼晰是真的叻、橙子不好吃、黄暴荷、星析、姜兔兔的鸭鸭、lastthewilds、黑金喵、雪云滴血、桃源满、歪六一、张进宝、22460732、初初困了、物理学满级研究员、17190882、弥海砂、icola97、长安、米良、团团、玖零、青柑、顾辛烈!、十字剑伤、咕咕飞呀、gin、我是一個任性的鹽狗、骆一锅、清晨阳光微微凉、许南乔、琉衾吖、栉名梳子。、地理使我秃头、ju花残满地伤、言、福西西阿呆姆0616、肖亚琴、金贝贝要起飞啦、清莳鬼、画染绝、奕小囡、兮兮抱紧卡困、冬眠冬眠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弈茗sc255瓶;狐尼玛188瓶;橋可弯75瓶;骨头70瓶;渺茫、宋诵60瓶;小谢小谢头顶不谢58瓶;慕雨、薛闲、町疃鹿场、子愚50瓶;流舟、彼曲醉人48瓶;素颜45瓶;九泉纳凉44瓶;老鱼爱忘羡一辈子43瓶;病酒41瓶;浅眠听竹、小辰辰、腌黄瓜泡菊花40瓶;seokmoon、阿分今天看文了吗39瓶;人间美味脆皮鸭、春眠不觉小狗蛋38瓶;青木35瓶;阿双34瓶;棉花糖好甜呀32瓶;晚七、y、fsl、竹之、蜜饯不太甜、氨基酸、木槿无言、千木、本体荔枝味真知棒30瓶;奶茶只喝三分甜、暮枝枝29瓶;把作业撕掉的凶手、沈仄25瓶;桜、珇鬷、阿水、依山观澜、三尘归陌、东马东、三面正邪、被绝美磕死了、胖虎、喵什么都不知道、长烟一空、鱼安、西西、苏苏苏苏苏苏黎、齐祁、打球、贝贝莉娅、cien李十二、噼啪终于填坑了呜呜呜、sss...20瓶;吃瓜松鼠、长余佩之陆离、桃花换酒醉沧州、buffett、一只木、我思故我在、知名不具19瓶;丞为.17瓶;饭团、轻筠、扶月、刑狱狱狱15瓶;初九、某起花邋、银印青绶奉常14瓶;花火、心凉13瓶;辰落落落落、乜邪、陆清菀、小美、30295885、最爱飘渺、inzet、盛家鸡崽、岑桑柒、子瞻幼安、方糖、24524843、puppy、音尘、dayazh、glueeeee、河豚鱼、哦呀、岚岚的鹿行鸟、九月、陈先先、ahulsct、36204405、myrtle、秦九、念念不忘喵、落花时节又逢君、绛月白、酒茨天下第一、莫唯卿、颖川、24569388、素履、想和chuya抢男人、念天地之悠悠、轻尘君、cynthialiou、gaston、哈哈嗷呜、原居、顾月空、不瘦十斤不改名、拾柒、耽于美色啊、秦熠专注按头十八年、bzs5、秋秋、北极熊、a考官的耳部挂件、虫二、嘻嘻、icola97、無我夢中、酷鸽白瑄、热心读者、初见2003、�茗柒、何某某、啦啦啦啦、ァ潜祈、27049547、朩岘、轻塔、闪光电动陀螺、小鸽子、小兔子乖乖。、jn云在青天、。。。、苏三、我真的不熬夜啦、北港、南城以南10瓶;carbon、深入骨髓、张进宝、沈安、譎炊、黑幼、活着好烦、慕亭、言他、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油爆虾22、阿懒、颓唐散如风、elaine_c9瓶;22楼的条纹控、初蔻8瓶;呦呦与啾啾、桉、ukyi、奶味儿路柯桐、姝媞、xstephnie、长风入怀。、17瓶;臭臭、诹茶油钱、吴喆-、且想、起御、包子6瓶;心梦、大本的钟声、皮皮家的二仔、想添添喝望仔牛奶、惟希、薛洋家的小墨辞、胡子大佬、冰落、Α、周之韵韵韵韵韵、於林、屎丸是只假?、椰子、之熹、三零、hyukya、郭撤撤、封小景、杉子°、涅亚、方竹笋、素笺、小阔爱、浅旧、电视机维修手册、许南乔、daina、珞央、江鹤-、沈徹.、torta、天王什么时候在一起吖、画染绝、^o^5瓶;karro、猫七姑娘、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阿黎、千帐灯4瓶;刺猬^_^、milante、小r、30447635、迎子姝、昏语、乔居白、32159132、27969835、岁月如歌、jio咂jio咂、蓁、guardian、柚呦3瓶;开在宇宙的小火车、命犯瓶邪、31309669、34029924、曦晨、satoshiと俺、桃夭、一见你就笑、一见倾心、coolwater2012、路遥星亦辞、游子梦、猫小罗、南柠、dd、红小豆、亚齐、江州司马秋2瓶;起个名字真难、販售無糖反派男孩、凶柿炒鸡蛋、看不懂啊、江添江添我爱你、wow、木子丰、韫欢、fan.sr、旧岁繁花、云吞椰子、编号613、典典、楩柟其质、因风吹过蔷薇、时恩、silver、唯诺安、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花无妄、小小温温、养猫大佬、泉台、冰璃、爱丽丝见你卡萨布、上官倾、普通蓝、噗叽噗叽w、招潮、梦雨庚落、苏小仙、夜雨声烦啾、迷見。、起名真磨人、岁月静好、鹫鸠、aj安、添添甜甜的旺仔、啊噗噜派、塔塔vintage、喵喵的小姐姐、√、南乡子兰、拟千、包子不吃包子、雨沛流阳、烧饼脸、syn要减肥、海绵不是垃圾、苹小蘅、幺幺、湛湛生绿苔、缪音、长倥、victoire、柒月七日、池院k歌、檸檬六碗魚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