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48、交换
    “喜鹊桥”里有无数蜿蜒的鹅卵石路,俯瞰下去像藤一样枝枝蔓蔓。不知道当初设计的人是怎么想的,但这确实给校园小情侣们提供了方便。

    有时候徐大嘴会带人来巡视,但岔路太多,堵得了东边堵不了西。兔崽子们别的不说,警惕性一流,说跑就跑,想抓都难。再加上确实有非情侣从这里抄近路,就算抓到几个学生也不能妄下定论,搞得大嘴头疼不已,只能找各班班主任搞联合教育。

    盛望和江添挑了最近的一条岔路,匆匆离开那片林子。

    快出去的时候,盛望朝旁边张望了一眼,碰巧看到两个人影在远处并肩散步,男生穿着宽条纹t恤。那衣服似乎在哪儿见过,但盛望没想起来,也没那个心思细想。

    回去的路上他没怎么说话。

    不是不想说,只是好像哪个话题都有点突兀、有点傻。江添也很安静,瘦长的手指插在口袋里,左肩上挎着书包。明明不是他的东西,他却拿得一派自然。

    ……

    他好像总是这么一派自然的模样,只在偶尔的瞬间垂下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盛望第一次意识到三号路居然这么长,走了一个世纪都没看到头。万幸,经过操场的时候碰到一个人,终于把他俩从这种莫名的氛围里解救出来。

    “菁姐。”盛望打了声招呼。

    杨菁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一身跑步服从操场侧门走来,边冲他们挥手边摘下额头上防汗的护带。

    “这才几天,你就急着回来啦,这么想上课啊?”杨菁问道。

    盛望又多了个正经理由,连忙接道:“是,我怕我歇半个月成绩一朝回到解放前。”

    “那不可能。”杨菁知道他卖乖,翻了个白眼说:“底子和脑子都在那儿呢,就算不学也差不到哪里去。”

    她说话向来直接,不过还是补充了一句:“我没有让你们偷懒的意思啊,该努力的时候多尽一点力,结果总是比不努力更好,是吧?”

    “那肯定。”盛望应道。

    “但你也别逞能。”杨菁低头看向他的脚踝,怀疑道:“我上学期扭到手养了一个多月,到现在卷子批多了还会不舒服呢。你这脚养好没啊就下地乱走,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我跟你说,要是没养好就特别容易崴第二次,反复几回,你以后就是个瘸子。”

    盛望被她说得脸色有点绿。

    “你别吓唬学生啊。”一个声音横插过来,盛望扭头一看,发现是医务室碰到的男老师庄衡。他也穿着慢跑服,手里拿着两瓶水,从喜乐的方向过来。

    杨菁从他手里接过水,道:“谁吓唬他了。我说得哪里不对,要不你指正一下。”

    校领导都不敢指正她,庄衡哪里敢。他连声道:“不了不了,你们杨老师说得对——”

    他咳了一声,转头冲盛望说:“还是要注意点,崴多了这脚就真没救了。这么帅的脸,配个一瘸一拐的腿,那多遗憾。你想象一下,是不是这个道理?”

    “……”

    盛望才不想象。

    他看庄老师这株墙头草倒戈如风,只觉得高天扬吐槽的话真对——谈恋爱的或者即将谈恋爱的人,脑子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

    杨菁用瓶子敲了敲庄衡的手臂说:“我要的是冰的,请问这冰么?”

    瓶身上半点水雾都没有,一看就是常温的。

    庄衡说:“店里冰的卖完了,刚放进去一批,我给你拿的已经是最里面的了。”

    杨菁怀疑地看着他,庄衡一脸镇定。

    盛望心说骗鬼!喜乐便利店靠着操场,最畅销的就是冰水,向来有多少塞多少,从来不会供不上。菁姐又不傻,怎么可能信这种鬼话?

    结果杨菁盛气凌人地逼视半晌,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常温水,勉为其难地拧开说:“行吧……”

    盛望:“?”

    那一瞬间,他在这位女士身上看到了“铁汉柔情”。

    可能是盛望乖乖看八卦的表情太明显,杨菁喝了两口水,后知后觉地感到一丝不自在。她冲三号路一抬下巴,对两个大男生说:“行了,没什么事赶紧滚蛋吧!电都来了,该看书看书去。我跟你们说,别整天扒着物理化学不放,尤其是江添。分点时间给英语要不了你的命。”

    江添万万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干还能被点名批评,他没有丝毫反省的意思,“哦”了一声就算听到了。

    “哦个屁,哦完你改吗?又不改。”杨菁毫不客气地怼他,“反正下个月集训,训完就考试。既然进了复赛就给我拿个更高的奖回来,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知道了,那老师我们回宿舍了。”盛望碰了碰江添的手,示意他赶紧走。

    走出去几步后,盛望跟个专家似的剖析道:“我怀疑菁姐害羞了,欲盖弥彰。”

    “盛望你说什么呢!”杨菁敏锐地问。

    不好,被听见了。

    盛望撒腿就想跑,结果刚抬脚就反应过来自己“寡人有疾”,于是跑变成了单脚蹦。江添还配合着扶了几步。

    求生欲极强,却被现实拖垮了脚步。这场景过于滑稽,根本不能细想。蹦过笃行楼拐角的时候,江添没忍住笑了场,盛望自暴自弃地扶着花坛边缘坐下来,笑得差点儿歪进树丛。

    他撑着膝盖闷头抖了半天,最后爆了一句粗口才止住笑势。他指着江添说:“闭嘴不准笑,就怪你,你就不能憋住么?”

    江添收敛了表情,眼里却还有笑意。他拉了拉书包带,垂眸道:“怪谁你再说一遍?”

    “你啊。”大少爷耍起赖来毫不脸红,“你不是高冷么,哪个高冷这么容易笑。平时也没见你笑点这么低,结果一到我这就崩,你怎么回事?”

    江添有点无奈,他偏开头短促地笑了一声,又转过来问道:“你讲不讲理?”

    盛望耸了一下肩,表示不讲。

    江添气笑了。

    盛望心情瞬间变得极好,在家闷了几天的无聊和颓丧感一扫而空。

    他跟着笑了一会儿,表情又慢慢褪淡下去。因为他忽然意识到,只要江添露出这种拿他没辙的模样,他就会很高兴。

    大概是江添对人太冷淡了,这些反应便显得无比特别,而他很享受这种特殊性。

    为什么呢?

    是因为一直以来可以亲近的人太少了么?还是别的什么?

    笃行楼只有顶层办公室亮了两盏灯,楼前的花园里夜色很浓,浓到可以看见树丛里有零星的萤火一闪而过,也不知是不是眼花。

    大概是笑累了,两人都没说话。又过了一会儿,江添从远处某个虚空收回目光,瞥向盛望低垂的眉眼,静了片刻问道:“歇完了没?”

    盛望有点走神,愣了一下才抬起头:“嗯?”

    “歇完回宿舍。”江添说。

    “哦。”

    盛望应了一声,便看见江添把手伸过来,偏了偏头说:“走了。”

    他手很大,却并不厚实,只是指节又长又直,带着干燥又微凉的触感。盛望撑着膝盖的手指蜷曲了一下,握住他借力站了起来。

    江添没有立刻松手,稳稳地扶着他走了一段路。直到听见宿舍嘈杂的人声,大片明亮的灯光撞进视线,盛望才恍然回神。

    他抽回手换了个姿势,抓住江添的手臂,在对方瞥来的目光中说:“一会儿撑着我一点。还好这是上六楼,不是下六楼。我发现这脚往上还行,往下就有点痛。”

    “消肿的药带了么?”江添问。

    “出门差点儿忘记拿,被江阿姨揪住书包一顿塞。”盛望讪讪地说。

    江添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宿舍门一开,邱文斌连忙过来:“你怎么回来啦?”

    盛望开玩笑说:“干嘛。不欢迎啊?打扰你们三人同居了?”

    “不不不。”邱文斌说,“巴不得你回来呢。”

    说完他咂摸了一下,发现这话有歧义,好像他跟江添史雨待不下去似的。

    于是这嘴笨的棒槌又补充道:“大家都巴不得你回来呢。”

    好像更怪了。

    邱文斌想了想,再加一句:“刚刚大神知道你回来,嗖地就冲下去了。”

    江添:“……”

    他终于没忍住,转头冲这二百五硬邦邦地说:“洗澡了么?电来了。”

    言下之意快滚。

    邱文斌拿了衣服,灰溜溜地进了卫生间。

    史雨回来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临近查房。

    盛望接了盛明阳一个电话,听他唠唠叨叨叮嘱着注意蹄子,最后半是高兴半感慨地说:“看到你跟小添关系越来越好,爸爸跟江阿姨挺高兴的。”

    “真的,特别欣慰。”盛明阳说着又道:“不过你也别仗着脚瘸了就乱使唤他,那是你哥,不是保姆。”

    “哦——”盛望敷衍地应着声,从阳台回来,一看到史雨就“啊”了一声说:“之前看到的是你啊?我说这横条t恤怎么那么眼熟。”

    史雨心情似乎挺好的,闻言愣了一下问:“什么是我?”

    “你之前是不是从修身园那儿走的?”盛望问。

    史雨懵了片刻,脸皮瞬间涨红,像煮熟的虾:“啊?那什么……昂。我找贺诗有事来着。”

    盛望看到他的反应,猛地明白过来自己不小心八卦了一下。

    他连忙摆手说:“没,你别紧张,我就那么一说。”

    史雨脸更红了,辩解道:“我没紧张,谁紧张了。”

    为了证明这点,他立刻反问道:“还说我呢,你呢?你怎么在那?”

    这话问出来,他像是找到了八卦的重心,立刻坏笑起来:“谁把你骗过去啦?”

    盛望下意识噎了一下,不知怎么没立刻回答,而是朝江添瞥了一眼。

    倒是老实人邱文斌说:“他回学校,大神接他去了。”

    一听这话,史雨撇了撇嘴,失望地说:“切……我以为你也有情况呢。”

    这个“也”字就很灵动,他自己说完便立刻反应过来,转头去衣柜里翻了毛巾t恤嚷嚷着要洗澡。

    邱文斌这个二百五缓慢地反应过来:“对啊,雨哥你跟女生去喜鹊桥说事???你搞对象啦?”

    “搞个瘠薄!”史雨终于恼羞成怒,脖子以上全红着钻进了卫生间,砰地关上门。

    邱文斌挠了挠头,冲盛望干巴巴地说:“盛哥你说我要不要提醒一下。”

    “提醒什么?”盛望问。

    “早恋影响成绩。”邱文斌一本正经地说。

    “……”

    盛望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什么,干笑一声说:“确实,但你说了估计会被打。”

    邱文斌叹了口气。

    盛望看他那样有点好笑,又莫名有点不自在。他本想转头找江添说话,却见他那冻人的哥哥正把他床头堆的psp、耳机、笔记本、遮叠灯等一系列杂物往下搬。

    “你干嘛?”他茫然问。

    江添顺手从桌上抽了自己的笔记本丢到上铺,答道:“换床,你睡下面。”

    盛望瞥了一眼江添的床,下意识说:“不用了吧?我六楼都上了,还怕这几根铁杆啊?”

    其实理智来说他确实不应该爬上铺。刚刚六层楼走完,他的脚踝又有点发热发胀了,但他就是忍不住嘴硬两句,显示自己很强。

    结果他哥根本不给机会——

    就见江添一脸冷静地问:“你觉得我是在商量么?”

    盛望:“……”

    emmm好像不是。

    当天晚上,不知是生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盛望罕见地失眠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晚了,久等,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盛望天下第一可爱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爱与爱丽丝2个;baiyi、葱花烧雩、木叽木叽叫哥哥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2761720、jio咂jio咂2个;周小朋友、arrivederci、訸子、慕雨、破阵子、青蛙呱呱、空城-樱、君不见承诺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言。28个;阿裕6个;洞爷湖、星析、327617203个;君离笑、林子真是大了、清莳鬼、暮先生和韵小姐、西楼谢俞、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turtledove、b612星球住户-2个;暖暖、puppy、为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莓九、咸鱼粥要多放糖、民政局、4981、啊噗噜派、初初困了、长安、哈牛、゜+*迷樣+*、变奏小星星、宗吾、皮卡布、hc、無、一番の宝物、故帧、喵喵猫、米良、圆滚滚的阿丸、允皌、rico、念念不忘喵、周小朋友、今晚吃红烧肉、三五在东、垂死病中惊坐起、几二、青柑、ju花残满地伤、一点点、吧唧咻咻、看看(^w^)、琳宝宝五岁、福西西阿呆姆0616、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岸芷汀兰、哇咔咔、puwind、岸已、冬冬冬栗、暮啾啾啾啾啾、玖零、柒涵er、十一、魇、萧冬云、一口甜甜的小獠牙、墨城白舍、我是一個任性的鹽狗、disturbia、物理学满级研究员、liquid、一条评论、发发爱我、嘤击长空、空想肥闲鱼、距离旺仔开盖还有几天、连朔、江笙、青岑c、大岛优子的眼睛、草木、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张进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糊涂蛋133瓶;野火83瓶;洛洛洛洛洛洛77瓶;臻果子64瓶;233360瓶;噗嗤几个柚49瓶;棉花糖好甜呀48瓶;嵩云秦树41瓶;不甜40瓶;铃铛草、无序、加德满都的树30瓶;卡奈29瓶;未迟、星析27瓶;米4哒哒哒哒25瓶;豆斗逗抖抖24瓶;今天我睡醒了吗x、霁家的无隅哥哥22瓶;啾、索克萨呆、牙牙是一口锅、20697405、桃夭周南、灵歌和阿辰哥哥私奔了、lulalaby、三水漁、阿泽、阿秋、辞娅、yoko、夜、橙子味柠檬、爱与爱丽丝、暮啾啾啾啾啾、岸已、君染、钢厂小霸王、夜子ww、连朔、七夜20瓶;千雪、宁不离、3571071917瓶;dawn、38723341、guoakun、入荒15瓶;抱幽石、芒果千层14瓶;甜甜甜的旺仔牛奶、废物点心13瓶;飞鸢泣12瓶;325411瓶;arrivederci、言。、seulatter、金碳呀、zozozola、anemone、召唤兽木木三、菇噜噜、你家大人可能不是人、鱼安、37748614、添望锁死、弹妻、曾说、月明、barrer、澄茶根的穷酸、认真看文、吉吉、兔叽兔叽、ghoods、既望、沫小兔兔呀~、28425783、ucjrrvjdh、给钱谢谢、人间美味脆皮鸭、桃撷、兵兵兵兵兵、一度对白终了、鼹鼠、快来套路我、z、清玖、萧冬云、岁安顺遂、草窝、凤、暴躁月哥、崇明敬渊、考官a被我睡了、圈圈、澈、咕咕、cassie、情终是个大坑、元气少女郭德纲10瓶;(=~?p~=)?..zzzz、154妈妈爱你、魇、归一、民政局9瓶;3412、文雯温溪8瓶;穆棱蘑菇蘑菇、桉、旺仔小馒头、buffett、梨绮、.、草木、安长安7瓶;且想、跪拜本宫、大寿司、knxxxx、旺仔牛奶6瓶;劲风、阿澈、魂湮、jiu、肖小葵、4442783、aegean衬衣、车厘子、阿兰兰、大米、千帐灯、amy、举头三尺有神明、乔居白、marshmallow1412、一方鎏白、卿仔、叶不修的嘉应子、joanne、bulubulu、板凳儿、27966169、夜宿ys、jio咂jio咂、一场梦、mie、许南乔、阿芷呐、无远弗届5瓶;韩小花是我的、江开_、染鱼、阿黎、大考官、超爱曦澄还喜欢小天使、慕简书、乜邪4瓶;红瓜子、一扇门、隐霜、玥是小乖乖、未曾拥有、巧克力、好想吃肉swag、电视机维修手册3瓶;clover、番茄和也、happy、十六、酷盖、大元气宝、是云勋吖、子时游三更、团团、奶庚混血小甜心、一只栖迟、多辣多醋不要糖、。zz、十月秋、哎呀哎呀、纤尘2瓶;腐到朋友菊花残、cuocuo不举、不嗔、32159132、嘀哩叭啦、猫小罗、今天争取不哭、你是最棒的、编号613、时恩、25307219、邱夏、√、冰璃、小七、小赞同学、susama、喵喵的小姐姐、梦雨庚落、烨、开在宇宙的小火车、木子丰、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是00喇、典典、立析汪月、sa银镯、木木、雪无忧、旧岁繁花、萌爹is好姑娘、摇一瑶~、小圆圆圆、今天又是等更的一天、爱丽丝见你卡萨布、贝今、云深何处、今天吃葱花鱼了吗、victoire、看不懂啊、易寒、但求一睡黄烦烦、陆果、苏未迟啊、一番の宝物、花无妄、芽芽芽呀、silver、檸檬六碗魚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