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46、病假
    高天扬的绝赞建议没得到采纳,摇着头咕咕哝哝地还轮椅去了。江添背着盛望上了坡道。

    这里是学校最安静的角落之一,坡道两边是葱郁茂盛的树,花藤从常绿灌木带里伸展出来,长长短短挂了一路。

    盛望还有点不自在,江添不用回头都知道他的表情一定很好笑。

    “为什么不让背?”他问。

    盛望稍微动了一下,说:“丢人。”

    江添不是很能理解这种逻辑,当着全校的面摔跟头都不觉得丢人,瘸了腿背一下怎么就丢人了?不过这话不能说,说了背上这位孔雀能当场从坡边跳崖自尽。

    他其实很清楚自己说话有点噎人,但他懒得改。有时候是故意逗谁玩,更多时候是无所谓。

    背上的人又动了一下,补充解释道:“反正就是出于男人的好胜心。”

    “你哪来那么多男人的好胜心。”江添不咸不淡地堵了一句。

    “这不是很正常么,你没有?”

    “没有。”

    江添答得斩钉截铁。管它有没有,反正不可能顺着他说。

    果不其然,盛望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然后收紧了手肘道:“你现在脖子在我手里,你稍微有点数行么?”

    江添被他卡得仰了一下头,冷静地阐述道:“你人都在我手里。”

    也许是说话的时候喉结滑动,抵得对方的手腕不太舒服。他感觉盛望安静几秒,把手松开了一些。不仅如此,整个上身都抬了一点起来,好像在尽量减少接触。

    江添眉心很轻地蹙了一下,短促到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累么?”盛望问道。

    “你少动两下就不累。”江添说。

    “噢。”盛望讪讪地应了一声。

    有风从弯道处拂来,路边伸出来的花枝轻晃着。江添偏头让开,忽然鬼使神差地开口问道:“你累么?”

    “我?”盛望没反应过来,茫然地问:“我为什么累?”

    江添微微侧头,余光朝他瞥了一眼:“这么僵着脖子,累么?”

    盛望倏然没了声,江添又把头转回去,目光平直地落在前面。他脚步不慌不忙,踩着树枝花藤斑驳的光影。

    又过了片刻,背上的男生慢慢放松下来,像一只挂着的树懒,下巴抵在他肩窝。

    江添眸光朝右侧轻轻一扫,又收了回来。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穿行在梧桐外的巷子里,“团长”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滚在他脚前,尖尖细细的尾巴毛茸茸的,从他脚踝轻扫过去。

    这一瞬间的感觉很难描述。

    他只觉得时间慢慢悠悠,眼前的路又长又安逸。

    医务室已经有人了,戴着眼镜斯文高帅的男老师正低头跟人发微信,听见门响抬头看了过来。

    男老师叫庄衡,附中前年从别处挖来的,进校后没换过年级,每年只带高三a班化学。在附中中年为主的教师队伍里,他帅得过分突出,被许多学生称为男神。不少女生为了他拼命往a班考。

    盛望从高天扬和宋思锐那边听过几句八卦,说他好像在追杨菁,然而他比较内敛,菁姐的恋爱细胞可能死绝了,追了一年并没有多大进展。

    “怎么了这是?”庄衡收起手机,大步过来搭了把手。盛望从江添背上跳下来,单脚蹦着坐到了椅子上。

    盛望干笑两声说:“我跨栏,结果被栏给跨了。”

    “你可真是……”庄衡摇了摇头。

    “老师,医务室陆老师呢?”江添问道。

    “他去后面帮我拿药了。”庄衡说,“马上就来。”

    说话间,医务室胖墩墩的女老师从走廊那边过来,把两盒消炎药和一板喉糖递给庄衡,然后转头问盛望:“生病啦?”

    “不是,脚崴了。”盛望拍了拍左腿。

    “我看看。”她蹲下来,在盛望脚踝处轻轻摁了几下。她的手法其实跟江添差不多,盛望却不觉得痒,也没有缩躲。

    “已经肿了。”她又示范了一个动作,问道:“这样动会痛么?”

    盛望跟着上下动了一下:“还行。”

    “转呢?”

    “嘶——”盛望抽了口气,说:“不太能转。”

    “还行,应该没伤到骨头。”陆老师说。

    但她还是让盛望去走廊另一头拍了个片子,这才确定地说:“骨头没事,养一养就好。给你开了点药,这两盒是消炎的,一天两次。这盒活血化瘀的,一天三次。还有一支药膏,早晚涂一下。”

    盛望认认真真在那看药物说明,末了问道:“一支药膏够吗?老师你要不再给我开一支。”

    陆老师头一回碰到这么宝贝自己的学生,哭笑不得地说:“就涂脚踝还有周围一圈,又不是润肤露抹全身,哪用得了那么快。”

    但看在这男生讨人喜欢的份上,她还是又塞了两支过来,然后抽了一张表格填单子。

    “老师那我们先走了?”盛望站起来。

    庄衡一直等在那里,准备帮着江添给他搭把手。却听见陆老师说:“跑什么,我给你签单子呢。”

    “什么单子?”盛望瘸了一条腿却并不安分,靠江添撑着又往回蹦。

    “你能不能老实一点?”江添说,“我帮你看。”

    “那不行,我得保留知情权。”盛望蹦到桌边,就见陆老师在开一张病假条。

    他盯着假条上的神秘字体看了好几秒,老老实实求助江添:“完了,我不识字。”

    江添动了一下嘴唇,片刻后念道:“建议学生回家休息15天。”

    “回家休息?”盛望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我不,宿舍呆着挺好的。”

    “你不什么你不?”陆老师瞪着眼睛说:“我问你,你宿舍几楼?”

    “……”盛望张了张口,讪讪道:“6楼。”

    “哦,我当你住1楼呢底气那么足。你不回家,6楼打算怎么上啊你告诉我?”

    他其实想说我蹦上去就行,但江添肯定不会让他蹦。而他也不想让江添背着这么重的大活人爬那么长的楼梯。

    “还有啊,你上厕所、洗澡、穿衣服脱衣服怎么搞?舍友伺候啊?”陆老师毫不客气地说:“学校还是淋浴,虽说地砖是防滑的,但是万一呢?你这金鸡独立的摔了怎么办?摔地上撞门上都算了,摔坑里呢?”

    盛望连忙让她打住,摸着鼻子道:“我就说了两句。”

    “你跟我要药膏的时候不是挺宝贝自己的么?现在又不啦?”陆老师没好气地说。

    庄衡劝道:“确实住家里方便,我听杨……你们英语老师说你家住市内?”

    “嗯。”

    盛望点了点头,又看向江添。

    对方一直没说话。目光相触的一瞬间,盛望忽然冒出一个没头没尾的直觉,他觉得江添似乎也不想让他回家。

    不过最终江添还是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你干嘛?”盛望问。

    江添说:“让小陈叔来接你。”

    庄衡在两人之间扫了个来回:“你俩还真是一家的?”

    盛望应了一声:“嗯。”

    “怪不得这么亲。”庄衡说完,看见盛望蔫哒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别的学生要是能放15天假,瘸着都能蹦起来,你怎么八百个不愿意。”

    他问这话的时候,盛望自己也没弄清楚为什么,反正不太想回去。而等他意识过来,已经是5天之后了。

    其实医务室陆老师没说错,在家住着要方便得多。

    保姆孙阿姨一天三顿变着花样给他煲补汤,盛明阳和江鸥当天就买了航班飞回来,那之后盛望连楼都不用下。

    吃什么、喝什么江鸥和孙阿姨都会送上来,连水果都洗好切好叉了叉子。盛明阳心思比较粗,但江鸥很仔细,每种药怎么吃、什么时候吃,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按时按点地督促盛望。

    要不是大少爷捂着脚态度坚决,恐怕药膏她都要亲手来抹。

    盛望挺感动的,但还是觉得她有点反应过度。直到他无意间看见江鸥对着江添的卧室发呆,他才忽然意识到,她在补偿。

    小时候欠了儿子的那些,她现在正努力地、成倍地往外掏。既对江添,也对盛望。

    那一瞬间,盛望忽然明白为什么江添碰到她就心软了。

    换他他也软。

    盛明阳还留有一点父亲的理智,除了盯着盛望的脚,还会记得问一句:“学校的课又要落下一些了吧?”

    这也是盛望最初想过的问题。

    他倒并不担心,15天而已,就算落下一本书的进度他也能很快补上,又不是没补过。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多了,运动会结束的第二天晚自习,他就收到了各门老师发来的录音,一整天的讲课内容都在里面,半点儿没落。

    仗着跟杨菁关系好,他收到英语录音的时候回了杨菁一句:菁姐你上课卷子都不带,居然记得录音啊?

    杨菁先怼了一句:去你的,皮痒了。

    盛望嘿嘿一乐,发道:谢谢老师。

    结果没过片刻,他又接连收到杨菁三条微信——

    杨:我比较粗心,其实真没想起来要录,还是江添来办公室跟我说的,你得谢谢他

    杨:哦对,你俩一家的

    杨:就算是哥哥也要记得说谢谢

    江添全然不知自己又被卖了。盛望知道他嘴硬,那天愣是绕着圈子逗了他一晚上,最后笑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二次受伤。

    大概是那天逗得太狠,江同学后来几天都不怎么搭理他,楚楚冻人,盛望又想笑又着急,抓耳挠腮地搭台阶,一直到昨天夜里,某人才纡尊降贵地顺着台阶下来。

    手机嗡嗡震到了将近1点,今天又安静起来。

    这天是附中周考,盛望特殊情况不用参加,但江添他们一整天都关在考场,要从早上考到晚上。

    没有录音、没有卷子,大把的时间突然空了出来。

    盛望自己刷了几套题,又窝在床上打了小半天游戏,看了一会儿电影,还抓着放周假的螃蟹聊了两个小时,却依然有点恹恹的。

    就连螃蟹都能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问道: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八角螃蟹:以前放假不是挺开心的么?

    贴纸:不知道

    贴纸:说不上来

    贴纸:就觉得有点没意思

    明明以前每次放假都是这么过来的,这几天却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盛望坐在桌前,没伤的那只脚踩着桌杠慢慢晃着椅子。

    这个季节的傍晚又清又透,衬得街巷一片灯火煌煌。白马弄堂里明明有人声,他却还是觉得周围太·安静了,二楼太空了。

    墙上的挂钟指向7点,盛望瞄了一眼,心想晚上的考试已经开始了。

    他退出螃蟹的聊天框,点开了江添的,晃着椅子慢慢打字。

    贴纸:我就说不回家吧

    贴纸:好无聊

    贴纸:我要发霉了

    他玩儿似的发了好几条抱怨,条条都不过脑子。发到第四条的时候,他突然顿了一下。

    因为聊天框里待发送的话太不过脑子了。

    他打了一句:你在干嘛

    盛望自嘲地嗤笑一声,咕哝道“傻逼吗”,然后把这几个字删掉了。

    他晃晃悠悠地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去。

    他忽然意识到,不是二楼太空了,也不是外面太·安静了,而是隔壁少了一个人。

    说来奇怪,他好像……有点想江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星子后排求添望gkd!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狼影、葱花烧雩、jio咂jio咂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睡我上铺的旺仔2个;张进宝、木叽木叽叫哥哥、冰果、君离笑、訸子、单机晋江、林子真是大了、baiyi、破阵子、?嗯、欢脱耍宝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暮先生和韵小姐、出家了3个;puppy、君离笑、gin、林子真是大了、西楼谢俞、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2个;团团团子3、诹茶油钱、是纯真不是纯甄吖、……、陆九赪、甜九、连朔、许南乔、金桔大魔王、小添旺仔到阿姨这儿来、花农、莫白、清子、turtledove、yakko、有认真看文的人么、daisy、何人与我共一醉、亦如初止、(=~?p~=)?..zzzz、橘子轻薄、物理学满级研究员、你需要净化吗、三五在东、萤珏、ahhhohhh、马场林、rico、想不出叫什么好了就叫、菊兰、青岑c、啊噗噜派、雪弋、lastthewilds、吧唧咻咻、米米、lseny、星析、空想肥闲鱼、宗吾、江、为了莫雨打战场、販售無糖反派男孩、远青灯、25661956、不文、奕小囡、25066399、我-小仙女(哼~、高考数学·江苏专用、望仔妈妈爱你、小陈、黄暴荷、゜+*迷樣+*、为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琳宝宝五岁、灼灼其华、十一、?嗯、苏南君、十载风霜、深呼晰是真的叻、多肉葡萄加奶霜、啊噜、六水、清莳鬼、落溪aloha、大岛优子的眼睛、tt、nextjen_、福西西阿呆姆0616、洴洱、4981、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米良、长安、心宽腿长双商在线、ju花残满地伤、玖零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连朔、暗室逢灯70瓶;小菲60瓶;虚瞳、鲸鱼脊50瓶;临江43瓶;啦啦啦~、大荒若木40瓶;添哥喝旺仔么、洛曦39瓶;变奏小星星、雯雯仙、满庭芳、樊隐川迢、楠笙、四季奶青加波霸九分甜30瓶;傍晚、青岚、龙门鱼哥27瓶;.、妄雅25瓶;汐汐、堂堂unknown24瓶;沈钧儒、木秃里我爱你、时结、初雪、弦十九、禾口丁勾、墨雨儿、雷声小雨点大、gotham、小狐狸20瓶;墨汁拌面、puppy19瓶;乌拉16瓶;我的泡芙呢15瓶;叶有南音14瓶;咸鱼鱼、纸城、上邪12瓶;落溪aloha、蘋蘋、添哥望仔小迷妹、子洛、油爆虾22、筱雨、吃吃吃、珩蔚、40128119、玄米、宸絮、言啾啾、莫唯卿、拍扁这块饼、将、薄荷兔呀、虾滑好吃、七罯、出家了、缄默、是纯真不是纯甄吖、侠名未留、一颗珍珠糖、温温、梨依、她没有见过阴云、不加糖、不是兔子、墨钺、想要睡觉、木木木木木木、怹、轰啾啾、luca折、尔玉10瓶;岁朝、深呼晰是真的叻9瓶;林子真是大了、夏龙桑、bzs58瓶;山有扶苏、梨凡笙、三五在东、飞天小魔鱼、桉、多肉葡萄加奶霜、南烟、乔松、医者、罐装南崽7瓶;沐夏。、巧克力、dlink2012、noron、且想6瓶;锦官、咕咕咕、20838446、moz、akira、一瓢盐、樱花树下,不悔、一颗柠檬崽、如麑皛翛、君卿、24621324、越城垣、可爱、inflammatory、樱桃小梨纸、南森、你是小可爱~、借我无终、阿也、优格kun、有认真看文的人么、我是大安静、略略略、27998724、风来、小洛、prapai、dahlia2、清虚mio、sasha、白燕、小汤圆儿、torta5瓶;六一、蔽芾甘棠、菌君、柚呦you、是云勋吖4瓶;猫小罗、糯米燕、楚王、噼里啪啦、存活派、欢喜、罐装旺仔、隐霜、小星星、焦糖不甜不要舔、嗑爆脆皮鸭小甜饼_3瓶;小曲、东楼贺朝、煮酒以待、与川、向丞哥学习、叶不修的嘉应子、大大脸张、开在宇宙的小火车、韶华妧玓、江池陆潇、阿芷、慢慢、heather2瓶;iammanla、做个闲人、山海、毛毛雨??、32159132、枫糯、一曲篁音、哈、卿兮er、解菁芜、大脸猫?、爱看h文的艾利森、初云夕、爱吃糖的猫、victoire、gunnr、旧岁繁花、咩咩咩、书浣゜、烧饼脸、拟千、初九、阿豆mua、√、19385208、冰璃、外婆家的小可爱、风肆萧凉、筱柠小仙女、木子丰、奇怪呀奇怪、丸圆.、阿布。、花无妄、苏未迟啊、典典、老娘第一美、cuocuo不举、39287910、扶摇先生、silver、爱丽丝见你卡萨布、银河:评论啥时候显示、我要中个奖,锦鲤快快、多辣多醋不要糖、一团云气、看不懂啊、井君依、彼岸无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