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43、赌注
    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校运会的意义并不在于竞逐青春展现活力,而是试卷山里少有的放松和喘息。这两天没有安排课程,相当于一场月假,全校学生都很激动,准备得异常卖力。相较而言,老师就淡定得多。

    何进说,观众席的人数没有要求,大家想看可以去,不想看也可以留在教室自习。

    a班的大佬们向来以课业为重!

    ……

    傻子才留班自习。

    何进去办公室拿了个胸牌再回来,教室里的人就全溜完了,一个没剩。

    “这帮小兔崽子。”她笑骂了一句,跟其他班主任一起往操场走。虽说运动会本质图个放松,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真进了场,被热血沸腾的氛围一带动,这帮中青年的好胜心就都出来了。

    老师们表面谦逊,嘴上说着“我们班不行”,心里却希望自己学生比谁都行。

    何进跟着教师方阵入场,经过a班看台就是眼前一黑。

    他们班山顶上拉了一条大横幅,红底白字写着班级口号。人家都是什么勇往直前、青春热血、保二争一、攻坚克难,他们班的长这样——

    高二a班,输赢看淡!人生苦短,比完就算!

    一个方阵的老师都笑趴了。

    何进掩着脸冲过来,就近逮住一个男生就问:“这口号谁出的主意?”

    “高天扬啊。”男生毫不犹豫把兄弟给卖了。

    那边高天扬正给参赛的发队服呢,听见自己名字,扭头就送了个露齿大笑:“老师!看,咱们还搞了统一服装!”

    t恤是好t恤,两边的深蓝竖条还修饰得挺有版型。衣服前胸是个霸道的a,背后写着更霸道的:超a。

    何进感觉自己捡到鬼了。

    她刚要远离丢人,又被姗姗来迟的杨菁拉住了。这天的杨菁风格完全不同,她穿着一件修身小白t,下面是运动短裙,扎着高高的马尾,带了个白色棒球帽,竟然显出几分活泼来。a班同学看到她差点儿没认出来,接着一个个缓缓张大嘴,下巴就合不上去了。

    “干嘛呢你们,模仿政教处老徐啊?”杨菁挑起眉嫌弃道:“丑死了,闭上。”

    她近处的一群学生老老实实把嘴合上了。

    “来来来,跟横幅合个影。”她招呼着生无可恋的何进,跨着长腿上到了山顶。

    “太傻了,合了干嘛?”何进没好气地说。

    “发朋友圈。”杨菁说,“炫炫我们这帮宝才学生。”

    何进噗地笑了。

    “卧槽这谁?”盛望刚刚在跟高天扬掰扯煞笔队服,一抬头就被杨菁吓一跳。

    他懵懵的样子过于好笑,杨菁乐得不行。她低头一看,发现还有个人支着长腿坐在盛望旁边,他耳朵里塞着白色耳机,正弓着肩闷头刷手机。

    “很猖狂嘛,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嚣张啊?”杨菁问。

    盛望垂着的手指狂敲江添的肩:“醒醒,收手机了!”

    江添抬眼瞥过他捣乱的手指,这才看向杨菁和何进说:“老师。”

    a班同学都知道,只要不是上课用,只要不被大嘴抓,剩下几个老师谁看见手机都没事。江添本来就有点冷恹恹的,老师来了头发丝都没慌一下,打完招呼还又划了两下屏幕。

    “谁惹他了?怎么满脸不高兴。”杨菁问。

    “自闭呢。”盛望忍着笑,“被高天扬这队服雷的,打死不肯穿。”

    江添塞着耳机装聋。

    杨菁看他那样笑得打跌,然后举着手机跟何进拍了几张照就先走了。

    盛望欣赏了一会儿江添冷漠的后脑勺,突然想逗一逗人。

    他原本也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甚至想打高天扬一顿,但看到江添这样又忍不住改了主意——

    他冲高天扬招了招手,说:“来,给我两件。”

    高天扬喜出望外:“怎么?终于发现我审美的艺术性了?”

    “屁的艺术性。”盛望毫不客气地评价道。

    “那你怎么突然变卦了?”

    “皮痒。”

    我可真是皮痒欠打啊,盛望心里这么说,手上却拎着衣服去江添面前晃。

    江添抬起头,摘下耳机问:“干嘛?”

    盛望说:“我突然觉得这衣服还行。”

    江添一脸“你审美是不是死绝了”的表情看着他。

    “你再仔细看看。”盛望说。

    江添冷笑一声,并不想看。

    “运动会嘛,热血为主。”盛望努力绷住嘴角,显得很诚恳:“中二一点傻一点也正常,好歹老高费了一番心思。”

    “所以?”江添瘫着脸蹦出两个字。

    盛望开始在找打边缘探头探脑:“所以我有一点想穿。”

    “……”

    江添目光在他身上走了个来回,道:“那你穿。”

    见他又要塞回耳机,盛望一把抓住他手腕,说:“我一个人穿多丢人。”

    江添一脸“我他妈就知道”的模样,麻木道:“我不穿。”

    “眼一闭腿一蹬,往身上一套就完了。”盛望说。

    “不。”

    “就一天。”

    “不。”

    “哥。”

    “……”

    江添也感觉自己捡到鬼了。

    几分钟后,a班众目睽睽之下,盛望推着江添的肩大步下了大台阶。他在后面忍着笑,还背手冲高天扬比了个“ok”。至于江添……他已经快冻成冰雕了,浑身每个细胞都是大写的拒绝。

    大家难得看他吃瘪,登时吹口哨的、鬼叫的、瞎起哄的闹成一片。

    盛望竖起食指比了个“嘘”,笑道:“不准叫,别给我捣乱,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骗下来的,一会儿气得坐屋顶上去你们哄?”

    江添脚步一刹,拧眉看向他。

    盛望立刻道:“我错了,我不说话了。”

    原本大家是等着看热闹的,结果真等他俩换好衣服回来一看……卧槽好帅?

    高天扬像个上蹿下跳的大猴子,指着这俩活招牌说:“看!是不是!我怎么说的!是不是效果就很炸!又狂又野又帅气,谁他妈敢再说我审美死了?!谁!”

    “没谁了!”宋思锐一个箭步冲上去,从高天扬手里抽了一件衣服就跑。

    仅仅几秒钟的功夫,之前宁死不从的同学们集体倒戈,队服被一抢而空,甚至还有个别不用比赛的浑水摸鱼试图骗一件,被高天扬当场捉拿:“靠,滚蛋!你再拿我就得luo体上阵了!”

    捣乱的男生立刻狂笑着缩回手说:“那算了算了,辣眼睛。”

    事实证明,高天扬的审美真的还可以。衣服看上去中二,穿起来效果卓群。a班运动员集体往检录处一站,离得近的几个高一班级全都炸了,女生凑着头议论纷纷,每个班一本的运动员花名册快被她们翻烂了,都在找盛望和江添会参加哪些项目,中间甚至还夹杂着几声“高天扬”。

    高天扬被别班戏称为a班一霸,因为这牲口跑完1500就能转场去3000米继续拿第一,到终点后气都不喘两声就开始呼朋唤友上球场,体力简直不是人。

    附中运动会是积分制,高二12个班,每个项目前六名有分拿。一二三名分别积15、10、5分,四五六名则是3、2、1分递减。

    “老高去年三个15,愣是把我们班带到了第6。”宋思锐说。

    “第6很牛逼吗?”盛望不太清楚别班实力。

    宋思锐一句话就解释明白了:“这么说吧,咱们班如果没有老高,去年总分大概一共15,排名全年级倒数第一。”

    盛望:“……”

    他第一反应是看向江添,神情有点难以置信。

    江添本来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但看到盛望怀疑的目光,他忍不住补了一句:“别看我,去年不在。”

    “啊对。”高天扬说,“他那阵子刚好出去参加集训了,不在学校。”

    盛望“哦”了一声:“我就说嘛,你看上去也不像拿不到分的样子。”

    “我们班去年接力第几?”盛望,“我好有个底。”

    高天扬干笑一声说:“去年垫了个底。”

    “但是今年!我们保六争三好吗?大家给点力!”宋思锐叫道。

    下午2点30,8x200混合接力正式开始点名。临上场前,各个班的接力顺序都还在不断变动。别的班都在相互套话,企图知道对手的排兵布阵,唯独a班例外。围着他们的女生全是来喊帅的,没有一个卧底,赤luoluo是一种实力上的藐视。

    “不管了,我们就这么来吧!”高天扬说:“我首棒,尽可能大地拉开差距,然后是老宋、小鲤鱼、你俩尽力就行,盛哥你排中间,想办法把这俩落下的部分补一点起来,小辣椒算能跑,第五棒,接着就是巧娜和戴小欢,呃……你们别有负担,不吐就是胜利,然后添哥最后一棒,能冲第几冲第几吧。”

    很快,人员就位。操场一圈400米,两棒一轮。盛望和江添的接棒点刚好在一起,没轮到他俩之前,他们都在跑道边站着。

    盛望手搭凉棚,眯着眼朝起点看过去。

    初秋的太阳不像盛夏那般刺眼,又高又远,空气里是足球场清新的草皮味。他看见高天扬在起点弯下腰,老师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举起了发令枪。

    枪响的瞬间,身边的江添突然开口说:“打赌么?”

    他难得主动,盛望有点意外:“咱俩这次一队啊你忘了?”

    江添说:“所以赌一下。”

    盛望问:“赌什么?”

    “赌能不能第一。”

    “赌注?”

    江添轻蹙着眉想了一会儿,说:“没想好。”

    盛望啧一声,说:“那还怎么赌。”

    高天扬在远处一路飞奔,疾驰如风,盛望看着他把其他11个班的运动员甩在身后,然后把棒子递给了宋思锐。a班的加油声越过草场传来,喊得热血沸腾。

    高天扬甩着汗往这边走来,盛望冲他挥了挥手。

    就在他以为打赌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的时候,江添忽然从远处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说:“要不再叫一声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