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42、欠打
    一下课,几乎全班人都围了过来。

    “1、2、3——”宋思锐跟乐队指挥似的捏着手指一甩头,所有人拉长了调子起哄道:“请客!请客!请客!请客!”

    “还他妈数拍子?”盛望喝着水差点呛死。

    “是啊,整齐一点气势足。”宋思锐还在那儿按照节奏打手势,高天扬在旁边快笑疯了。

    “他们一直这么二百五吗?”盛望回头问江添,“你以前拿奖也这样?”

    江添说:“看情况。”

    “看什么情况?”盛望问。

    旁边俩男生笑着叫道:“看老高怕不怕死。老高要是不怕死地喊请客,我们就跟着喊请客。老高要是怕死,我们就喊喊添哥。”

    “???”盛望瞪着他们:“那你们今天胆子这么肥?”

    “这不是有你嘛!”

    “靠,柿子挑软的捏啊?”盛望说。

    宋思锐不管不顾开始喊号子:“盛哥——”

    其他人约好了似的,跟着道:“英俊!”

    宋思锐:“添哥——”

    其他人:“潇洒!”

    宋思锐:“盛哥——”

    “牛气!”

    “添哥——”

    “挂逼!”

    “……”

    草,神经病!!!

    走廊里楼下的人都上来围观了,盛望连忙抽了本书出来挡住脸:“请请请请请,别喊了。”

    “我靠你真请啊?”高天扬笑断了气又诈尸过来,说:“没发现他们号子喊得特别熟练么?!常规流程了,喊这么多回就你理他们!”

    “我认输,我要脸。”盛望笑着抬起手说:“这周周考结束,校门口当年烧烤店,我买单,我们去吃垮老板!”

    一大群人跟着起哄,叫道:“吃垮林哥!吃垮曦哥!吃垮全店!”

    “撑不死你们!”小辣椒还是谁笑着骂了一句。

    盛望第一次碰到这么疯的同学,但他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班了。不对,是喜欢这个班的大多数人。他说过自己心眼小、气性长,大度是不可能的,所以个别坑过他的人依然是傻逼。

    其他人笑语不断闹作一团,全都挤在后排,唯独齐嘉豪一人坐在人群之外。

    当初他说自己视力不好,跟班主任磨了很久才磨到个第一排的位置,最近整组挪位,他挪到了第五组,盛望他们在第一组。

    他跟热闹隔了一个对角线,全教室最远的距离。

    他记得自己从5班杀进a班的那天,教室里也这么闹,一大群半陌生半熟悉的同学也这么围着他,起哄让他请客。

    在那之前,他只在走廊和操场上见过a班的人,没说过两句话,更谈不上相识,但他都叫得出名字,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是他要超越的目标。

    所以当初被起哄的时候,他心里半是自怯半是自傲、一边惶恐又一边得意。等他从情绪里挣扎出来想要答应的时候,人群已经哄闹完笑着散开了。

    那天之后,齐嘉豪就变成了a班的老齐。

    他发现这个班的人都有点自来熟,好像只要他们乐意,想跟谁当朋友都是一句话的事。

    他有点羡慕,有时又嫉妒。嫉妒他们那股子天生自信的劲,凭什么呢?大概都是被捧着长大的吧。

    不像他,有个一事无成又好夸夸其谈的爸,还有个自己没上成好学校就把重压全扔给他的妈。考到好成绩,他妈连水果都会切成块送到嘴边。考砸了,什么尖酸刻薄的嘲讽都能说出口。

    家里远亲近亲都说他头顶有两个旋,聪明。但他自己知道,只有一个旋是真的,另一个是小学逃辅导课被抓,他妈气急了拿晾衣杆抽他,不小心留下的疤。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条长虫,侥幸混进了龙群里。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像个单枪匹马的屠龙骑士,等着天道酬勤。

    他开始模仿a班的人,模仿他们自来熟,呼朋引伴,好像他本性多热情似的。其实有很多人他都不喜欢。

    他不喜欢江添,随随便便就能拿满分,轻描淡写就能稳坐第一。他也不喜欢高天扬,明明成绩在a班吊车尾,却跟谁都能勾肩搭背。还有徐天舒,如果他爸不是附中政教处主任,就那平庸至极的胚子,哪能有今天的成绩?

    ……

    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盛望。

    明明是一个半路混进来的人,明明进来的成绩跟所有人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他甚至都没有刻意表现过什么热情,这个班级就轻而易举地接纳了他。凭什么呢?凭什么他连努力都不用,就有着跟a班其他人如出一辙甚至更胜一筹的自信。

    齐嘉豪自觉处处被人压一头,唯有英语例外。只有在杨菁的课上,他才是名副其实的a班人,他从不担心被点名,甚至希望被点名,他的卷子几乎可以当成标准答案,他的笔记会被其他人抢着抄,就连江添几乎都要让他一头。

    偏偏杀出一个盛望,把他所有“几乎”变成“肯定”。

    在a班,在英语这门课上,盛望就是标准答案,江添就是要让他一头。

    这样的人,齐嘉豪怎么可能喜欢。

    他闷头坐在位置上,把新拿的证书压平,小心翼翼地夹进大开本的练习册里,又把它放进书包,等着晚自习后让他爸妈高兴。自从上次丢了市三好,他妈至今没有过好脸色。

    其他同学还在围着盛望和江添说话,如果没有那件事,被围的也会有他一份。

    他有点后悔,又有点酸溜溜的委屈,心想着a班的友情不过如此。

    人谁无过,他只是犯了一次错而已,从此热闹与他无关,欢呼与他无关,荣耀也与他无关。至于吗?

    他还在a班,又好像已经被淘汰了。

    ……

    江添在周五早上给赵曦打了个电话。他怕班上这群饿狼真把烧烤店的存活吃空,想事先让老板有个心理准备。

    盛望反坐在椅子上,下巴尖抵着椅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高天扬他们那群嗷嗷待哺的一边伸着耳朵一边对答案,结果越听越不对劲。

    “不是曦哥啊?”江添刚挂断,盛望就问道。

    “不是。”江添把手机塞回书包说:“林哥接的电话,他们有事去北京了,曦哥手机这会儿他拿着。”

    “北京?干嘛去了?”盛望好奇道。

    “不知道,只说了有点事。”江添回忆了一番,手机那头并不安静,林北庭身处某个人声嘈杂的公共场所,还有电脑音在叫号,“应该在银行或者医院。”

    盛望:“医院???”

    江添说:“赵叔以前开过刀,偶尔会去医院检查一下,估计带他去北京了,昨天没在喜乐看到他。”

    “什么病?”

    “胃癌。”

    盛望愣住。

    他这才想起来,第一次看见赵老板时感觉他像一只大螳螂,眼珠微凸,确实有点过于瘦了。也许是有至亲去世的缘故,盛望对于生老病死这类事有点儿敏感。

    江添话音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手术做了七八年了。”

    盛望没反应过来:“七八年怎么了?”

    “医生说手术后五年不复发,就没什么大问题,例行检查就可以。”江添说。

    盛望又怔然片刻,想到赵老板除了长相哪哪都没有病人样,嬉笑怒骂比谁都有活力,才真正松了口气。他刚回神,就对上了江添的目光。可能是低垂着的缘故,显得有些温和。

    “看我干什么?”盛望摸了摸后脖颈,坐直身体。

    江添眉尖飞快蹙了一下又松开,神色恢复如常。他拿过水瓶喝了一口水,说:“你脸是景点么,买票才能看?”

    盛望呵地冷笑一声,朝桌底一瞥,江添今天的篮球鞋是白的。于是他二话不说,给对方盖了个印。

    江添:“……”

    都是男生,知道糟践什么最心疼。

    高天扬转头就把赵曦和林北庭不在的事广而告之,引来一片哀嚎。

    a班竞赛课已经开了有一阵了,他俩都受邀来上过课。刚来的时候,有几个来a班旁听的傻子震惊道:“这不是校门外那个烧烤店的老板么?哪个吃错药的让烤串儿的教我们物理?”

    当时何进正拿着本子从后门进来听课,绷着脸答到:“我请的。”

    吓得那几个学生差点儿原路返回。

    等到物理课代表把做好的ppt简介投出来,赵曦和林北庭漂亮至极的履历呈现在众人眼前,那帮傻子们一声“卧槽”便闭嘴惊艳了。

    赵曦上了讲台还开玩笑,说:“何老师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我跟林子……哦不,林老师都在国外,还没走上烤串儿的歪路。你们别看她现在虎着脸,心里别提多后悔了。”

    何进在后面笑骂道:“去你的。”

    “看吧,这就带上情绪了。”赵曦道。

    他说话的调门不高,但很清晰,话里带笑的模样有点儿痞气,又一派从容。他说:“放心,我跟林子只是来做个引子,告诉你们物理如果一直学下去会是什么样,本质是聊天,不会污染你们脑中构架的物理体系。”

    林北庭比他肃正一些,但也在整节课的末尾开了个小玩笑。他指了指坐回教室后排的赵曦说:“另外澄清一点,学这些不一定会秃,只要别在英国。”

    那之后,全年级都知道了,a班的竞赛课来了俩帅哥老师做指导,其中一个还是附中校友,四舍五入能叫一声学长。

    别的班尚且如此,a班的人就更甚了,大家都很喜欢他俩。请客说是撸串,其实就是想找赵曦和林北庭吃饭,他俩都不在,这饭也吃得不尽兴。

    林北庭说他们要国庆之后才回来,于是盛望这顿饭跟着延期。

    天气转凉只在忽然之间,九月的尾巴,附中校运会先一步来了。

    高天扬终于有了班委的气势,每节大课间都在教室里流窜,到处搞动员。

    a班的同学对于运动会兴致缺缺,主要是那些项目太不是东西了。

    “8x200混合接力是个什么玩意儿?”盛望问。

    高天扬这个畜生仗着关系好,冒着生命危险强行给盛望和江添报了好几个项目,其中就有这个。

    “男女生混合,4男4女,顺序随意,即考体力也考战术。”高天扬说得高深莫测。

    考你爸爸。

    盛望一脸绝望。

    a班女生扒拉扒拉一共8个,这8个里面只有一个辣椒是能跑的,其他有一个算一个,800米统统跑吐过,还有仨不及格。这是要逼死谁?

    盛望看向江添说:“我今晚从上铺跳下来把腿摔折还来得及么?”

    江添说:“不如我打折来得快。”

    盛望:“……”

    作者有话要说:  开车回家怕堵高速,下章明天更~么么哒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星辰、baiyi、訸子、thisis拾陆、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梵梓、春晖兔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玲珑坠3个;深呼晰是真的叻、水墨白、星辰、睡我上铺的旺仔、是纯真不是纯甄吖、林子真是大了、zero、大脸妹纸。、b612星球住户-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斑6个;葱花烧雩5个;千城一面、齐烟九点、o3个;空想肥闲鱼、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西楼谢俞、九月好运、山药、君离笑、想不出叫什么好了就叫2个;咕咕飞呀、望仔妈妈爱你、哈牛、sweetsun、橘子轻薄、落溪aloha、西边儿的西、一颗小甜橘、凤四三闺女、阿陌墨、tangstory、花农、水墨白、爱吃鱼的猫、evan.、一个风、過蝕葉、两颗巧克力、一念随心、兮兮抱紧卡困、漓金、自闭中、-惊蛰、tokitiki、xi_gua、虞雩、雁雨桑海、唐某人、江有汜、初初困了、陌子、、长安、玖零、睡我上铺的旺仔、猫丞丞、物理学满级研究员、la、jron、不想工作、苏和1900、柚子桃茶蜜、乱世芳华、安然、蝉、不文、岑昭、冬眠冬眠、星子后排求添望gkd!、望仔、宇宙最可爱嗷呜、心宽腿长双商在线、disturbia、baekbaek、一颗土豆儿、欢脱耍宝、青柑、绾妤、长陵、如沐雪色、100、寒笙、肉松肉很松、�茗柒、路人一个、清莳鬼、夏了茶糜、莫听穿林打叶声、添哥望仔炒鸡甜、白芷、今晚吃红烧肉、有光、柒涵er、燕长川、西柚味奶绿、jem0830、福西西阿呆姆0616、-请叫我吵吵、nianbow、伊倚晓岸、小兔子乖乖、米良、停云霭霭、你需要净化吗、星析、大w、zxlsally、江、咔咔咔、hc、张进宝、薛瑶、大岛优子的眼睛、塔塔vintage、luminous.、clbri、菩提、ju花残满地伤、七夕的狮子宝宝、籽叶、顾飞亲一口mua、云木、奕小囡、30596510、宗吾、赤砂想獲得你的注意!、evak、墨城白舍、hatsuki、4981、趴趴、时间里、noah、是姜辞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蓝瘦不香菇76瓶;伦白白50瓶;過蝕葉、淅淅淅淅45瓶;草木微辛、林尧40瓶;天空下、愿天明、墨汐、青柑、澈到山前必有路、3222611030瓶;添添喝罐装望仔牛奶、瓶;岱越25瓶;zxlsally、晾申、mrs.l、星星和剑在其中、花花、头巾、桃撷、liutongyan、从前有两只小怪兽、桐生、lapisiue、姗~酱~�、顾未易啊20瓶;朩岘19瓶;是柒柒呀!18瓶;芥凉、泽畔清风、萌树懒的树、宫野遥、chiu、一棵草 ̄ ̄)σ15瓶;baiyi12瓶;无缘11瓶;千城一面、1313、33141068、爱吃鱼的猫、carbon、鱼鸡今天结婚了吗、大w、宥y、心大大滴坏、草莓味的小尉、花笙酱、漫天星、夜子ww、扬果子服务躯、28511129、大岛优子的眼睛、二宫爪子、添哥的望崽~、轻描淡写咯、18252714766、咲夜千鹤、吃吃吃、晚来风急、么么么么哒、骑猪狂奔的梦想家、�茗柒、烬、王一哥哥、记忆斑驳谁笑颜、阙琳、文雯温溪、奶盖木咸、gh0107、-惊蛰、百鬼夜的小袖手、温野。、biu~、平步卿云、lastthewilds、o、团子、旺仔小甜甜、marylan、夏莫迟欸、莓九、泡芙春信、叶不修的嘉应子、dandelion、啾啾啾、千余、嘻嘻、布丁ww、哎呦呦、梧桐、樾、凪、34524252、梦、阿穆、matokizj、沈仙师是我的!、逢一碗粥、是纯真不是纯甄吖、世纪次元年、岁玖、磊鹅10瓶;九子、lllrq、一花一世界、小兔子乖乖、七七想当锦鲤、吖~、西楼谢俞、臧鱼、我想你、医者、取名废、卡布奇诺味草莓酱9瓶;不见十五日月、腿毛今天也要补作业8瓶;星辰、古七、小洛、桉、姜格、miss.居7瓶;景殇弦歌6瓶;十九、神说要有光、二笼月半、路人看小说、甄妮、szero、咖喱传教士、三条鱼、二十七味、大飞的消消乐、锦瑟、学习使人快乐、卿见、樱花树下,不悔、荼茗、微风回雪、随谏、老磨坊、marshmallow1412、木然、观山月、垂成。、时差工匠、可惜是个傻子、香菇炖咕噜、肖筱韵、miao、aj安、^o^、不肯皂、涅亚、诹茶油钱、卿月、风风风风子、楚辞5瓶;旺仔抠抠糖、,、木笙、阿黎、liny、不归4瓶;嘻嘻、小兔612、胖胖猪$、邱夏、懿滢3瓶;32398879、茶座九梨、刺猬^_^、红豆换宇宙yz、大大脸张、殊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ily3636、木青w、是中立鸭、秋平一叙、塔塔vintage、fleuve、大宝宝、你咋不上天、小短腿、丢失的秋裤、凌青、十年小说迷rapunzel、媛love晗、cccct、阿芷、楩柟其质、chuya、之熹2瓶;w、雀石、为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雁雨桑海、qys秋゜、黛湘、烧饼脸、dalaameng、陆虔、冰璃、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存、花无妄、estate.、忽而回今夏、云雾渏、雪宝梨梨、团团、evak、斯教的橡皮兔、黑金喵、自己剥栗子吃、雪无忧、夜雨声烦啾、清光sama、code5555、耶耶耶耶耶、木子丰、babybay、给我一本书、银河:评论什么时候显、帅毛嘻嘻、winne、外婆家的小可爱、ccsszx、32761720、沐唔、方糖、雨衣、樊篱遇、√、落翎、31571260、时恩、mako喵、cuocuo不举、沈升时、晓晓、一番の宝物、泡面卷、左桢的小甜心、江池陆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