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40、称呼
    附中宿舍面积大,史雨和邱文斌的床铺在同一边,盛望江添的床铺和一排衣柜在另一边,两者之间夹着一张足够六人用的长桌,活像从图书馆搬来的。

    盛明阳、江鸥刚走,史雨就一骨碌从床铺上翻下来,趴在桌上问:“你俩居然是一家的啊?”

    盛望点了一下头:“嗯。”

    “真兄弟?”史雨好奇极了。

    “你这个真是指那种真?”盛望说。

    “亲生兄弟?”

    “不是。”盛望摇头。

    “我就说,你俩长得也不像。那就是表的堂的?”

    “不是。”盛望朝江添看了一眼,见他并不在意,便说:“我俩都是单亲,这样懂么?”

    既然住在一个宿舍,迟早要知道。再加上盛明阳和江鸥都来学校遛过一圈了,瞒也没什么必要。

    盛望这么一解释,史雨立刻就明白了。

    他还算会说话,终止了这个话题,说道:“我今天看到门口那张名单就觉得我这手气绝了,我b班的史雨,上上周体育活动咱们两个班还凑过一场篮球,记得么?”

    “记得,我知道你。”

    盛望虽然脸盲,但对面前这位新舍友真的有印象,因为他是整个篮球场最黑的人,路子又野,打起球来横冲直撞。盛望当时就问了高天扬这货是谁,并且记住了他的名字。

    “你居然知道我?”史雨一脸诧异,“我在b班挺低调啊。”

    “你在班上低不低调我不知道,反正球场上挺炸的,我打了半场,一共被你踩过六脚。”盛望抬起右腿拍了一下说:“都是这只,想不记住都难,你哪怕换一只踩踩呢?”

    史雨:“……”

    江添见识过盛望有多脸盲,刚刚听到他说记得史雨还有点意外,现在一听理由就偏开了脸。

    盛望立马看向他:“你还笑?”

    史雨紧跟着看过去,不知道盛望是多长了一双眼睛还是怎么,居然能从后脑勺看出江添笑?

    “我第二天穿鞋右边紧了一圈。视觉上还行,但感觉像长了个猪脚。”盛望又说。

    这下连史雨都能从后侧面看出江添在笑了,因为喉结动了两下。

    “靠?你居然会笑啊?”史雨真心实意在惊讶。

    江添闻言拧着眉转回头,一副“你在说什么屁话”的表情。

    史雨讪讪闭上嘴,盛望却笑喷了。

    他一直觉得逗江添变脸很好玩,不过其他人好像并不苟同。

    趁着他笑,史雨立刻拱手道歉说:“对不住啊,踩你六脚。下次打球一定注意。”

    盛望说:“没事,一个宿舍呢。我下了球场就能给你都踩回来。”

    史雨哈哈笑起来。

    宿舍里氛围顿时熟络不少,邱文斌这才找到插话机会,说:“那个,我叫邱文斌,11班的。”

    相比史雨而言,他就木讷腼腆许多。刚刚听几个舍友说话,他也跟着在笑,却并不好意思开口。

    他讷讷地说:“你们都是大神,应该不认识我。”

    谁知江添居然开了口说:“见过。”

    这次轮到盛望诧异了。

    其实江添认识的人挺多的,他跟盛望完全相反,哪怕路边扫过一眼的人再次见到都能认出来,他只是不说。

    对他而言,没熟到一定份上,认不认识都没区别。

    像这种主动开口说“见过”的情况简直少之又少,盛望略带意外地看向江添。

    “他跟丁修同考场。”江添微微低头解释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邱文斌涨红了脸。他刚想补一句“我成绩特别差”,就听见盛望茫然地问:“丁修?谁啊?”

    江添:“……”

    他无语片刻,又问盛望:“请问你还记得翟涛是谁么?”

    这话就很有嘲讽意味了,盛望干笑两声,终于想起来上回英语听力被坑的事。

    “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丁修是那个骗我去找菁姐的。”

    江添食指点了点太阳穴说:“想不起来我就建议你去医院看看了。”

    “滚。”盛望说。

    他转而又纳闷道:“丁修你知道正常,他同考场的你都知道?”

    江添看着他,表情瘫得很微妙,卡在想说又不想说之间。

    盛望又“哦哦”两声,表示想起来了:“你找徐主任调过监控。”

    话一说完,他发现江添表情更微妙了,于是哄道:“不对不对,不是你找的,是徐主任主动找上你,吵着闹着非要给你看监控。”

    江添:“……”

    “你闭嘴吧。”他动了动嘴唇,扔出一句话。

    盛望搭着他的肩笑了半天说:“好了我错了,这事揭过不提。所以你是监控里看到他的?”他指了指邱文斌。

    “嗯,后来徐是不是找过你?”江添说。

    “啊?”邱文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江添在跟他说话,“对对对,徐主任有找过我,其实不止我,还有其他两个同学,问我们丁修什么时候出的考场,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就确认了一下。”

    虽然徐大嘴只是在后来的某次升旗仪式上简单通报了对翟涛、丁修和齐嘉豪的处分,没说具体事情。但年级里有不少人像邱文斌一样被叫去问过话。

    流言七拼八凑,就能还原个大半。

    盛望对邱文斌点了点头说:“谢了啊。”

    邱文斌吓一跳:“谢什么?”

    “大嘴不是找你们问过话么,要没你们确认,那事也定不了性,我就白被坑了。”盛望笑着说,“谢一下不是应该的么。”

    这话其实有点夸大,毕竟那事能弄清楚关键在江添。监控及足够把事情钉死了,邱文斌他们顶多是辅助,没问他也会问别人。

    但盛望这么一说,邱文斌莫名有种自己干了件好事的感觉。

    他皮肤白又有点胖,局促的样子显得很敦厚:“没有没有,一个宿舍的嘛。”

    大概就因为这句谢,他整理完自己的行李又去帮盛望和江添,忙得一头汗,还跑出去找管理员多要了两张住宿指南回来。

    “这个是一个宿舍一张,贴在门后的。”邱文斌说,“我们搬得晚,那张指南好像弄丢了。”

    盛望接过来。

    指南上面写着宿舍维修、管理、服务中心各处电话,还画了指示图,标明了热水房和洗衣房。

    他一看洗衣房,当即对邱文斌说:“你简直是活菩萨。”

    “怎么了?”邱文斌被夸得很茫然。

    盛望拎起一直放在角落的书包,给他展示了一下包底的泥:“就在找洗衣房呢。”

    附中的宿舍服务还不错,洗衣房不仅有一排洗衣机可以扫码用,还有阿姨提供代洗服务。一些不太方便用洗衣机、手洗又麻烦的东西,都可以在阿姨那边登记。

    盛望把书包送了过去。

    宿舍里只剩江添一个人。史雨和邱文斌去打热水了,他正把最后一点书本码进柜子。当他理好那些东西抬起头,就发现盛望已经从洗衣房回来了。

    他正扶着一扇衣柜门朝里张望。

    “怎么了?”江添直起身问道。

    “没事,随便看看。”盛望朝他看过来,心情似乎很好。

    江添有些纳闷,抬脚走过去。

    衣柜是他刚刚没关的那个,里面整整齐齐地挂着一排衣服,底部是他还没来得及合上的行李箱。

    长久以来,他的行李箱始终被填得满满当当,所有东西分门别类码在里面,随时拿随时走。方便省事,几乎已经是一个不错的习惯了。

    以至于他自己都快忘了这个习惯是因为什么而养成的了。

    直到这一刻,箱子空空如也地摊开在眼前,他生出一种瞬时的陌生感,这才短暂地意识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一个地方真正落脚了。

    他自己都没注意的东西,竟然有人帮他注意到了。

    “箱子不关上吗?”盛望嘀咕了一句。

    他顿了一下,弯腰把拿空的行李箱合起来,拉好拉链扣好锁,推进衣柜的角落里。然后再抬眼,就见盛望靠在柜门边,眉梢唇角藏着笑。

    他眼睛很长却并不狭细,眼睫在末尾落下影子,灯光就间杂在影子里,像弯长的浅泊,又清又亮。

    江添有一瞬的怔愣。

    语文老师招财曾经在某堂作文课上读过一个同学的范文,她说十六七岁的少年总是发着光的。他当时在算一道数学题,计算的间隙里只听到这么一句。

    句子没头没尾,他听得漫不经心。却在很久之后的这一天忽然又想起来。

    宿舍在某一刻变得很安静,盛望看见江添薄薄的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然而走廊外已传来人声,史雨变声期粗哑的嗓音很好认。

    “哎?让一让啊,热水贼满。”他跟史雨拎着水壶回来,盛望侧身让他们进门。再回头时,江添已经从衣柜里拿了一根数据线出来,走到桌边拍开电源给手机充电。

    晚自习请了假,不用再去教室。

    盛望摸了摸鼻尖,也从柜子里翻出两本书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来。

    邱文斌对着的那边已经码了一排书,盛望扫了一眼,七八个题集还有一堆不知什么科目的卷子,书边是一盏充电台灯。他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不太好意思地冲盛望和江添笑了一下,这才坐下去。

    “你居然看书?”史雨一脸诧异地看向江添。

    江添摘下一只耳机,更诧异地回看他,蹙着眉尖问:“我不看书看什么?”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史雨说,“之前不是有传闻么,说a班几个变……不是,大神牛逼坏了,上课不听也照样满分。”

    江添本来就不爱搭理人,听到这话更是觉得无聊,最后扔了一句:“那是挺变态的。”

    说完他把耳机塞上,转着笔低头看起了题。

    盛望在旁边笑了一会儿,冲史雨说:“你如果说的是语文课不听写数学,数学课不听写物理这种,那我们班挺多的。”

    史雨说:“那a班比我想象的用功不少。我们班有不少真不听课的,其实包括我也是,上课时间太长就有点撑不住,会偷偷在桌肚里玩一下游戏什么的,成绩也马马虎虎能看。”

    他要说马马虎虎能看,那就实在有点谦虚,毕竟b班是除a班外最好的。

    当初初中升高中的时候,附中有一场以前招生,算是变相的保送考试,通过考试的人学生不用参加中考,提前一个学期直接开始上高中的课。

    就是这群人组成了ab两个班。

    “啊。”盛望点了点头,冲他竖了个拇指开玩笑说:“牛逼。”

    在三个看书的人面前,史雨有点格格不入,他百无聊赖地转了一会儿,拿着校卡进了卫生间说:“那我先洗澡啦,免得一会儿还得挤。”

    附中的宿舍带淋浴,校卡往卡槽里一插就能出热水,自动扣费。

    史雨平时都洗战斗澡,今天却不紧不慢起来,反正其他几个人暂时也不急。刚刚江添和盛望的话让他突然定了心,他一直觉得a班顶头的几个人是妖怪,随随便便学一学就让其他人望尘莫及,现在看来好像……也就这样。

    他成绩一直还算不错,年级排名一直在60到70之前徘徊,和a班几个大起大落的人相比,他要稳得多。

    而他甚至还没怎么用功发力。

    盛望是转学来的,用用功都能一个月内从年级后位翻到前100,他起码起点比人高吧?如果他也稍微用点功呢?

    史雨心想,别的不说,进a班应该绰绰有余吧。

    盛望今天没怎么刷题,他现在每门成绩都跃进式地往上翻,错题越来越少,做题速度越来越快,用不着再熬到一两点了。

    江添在旁边看竞赛题,属于锦上添花。

    他也在锦上添花,他在练字。

    他按照江添说的方法坚持了小半个月,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至少字已经从爬变成了直立行走。

    最近没有什么要上交批改的作业,所以招财和菁姐都还没反应过来,不然肯定要夸他。

    盛望琢磨着写完一页本子,一抬眼,就见邱文斌也在本子上大片大片地抄着什么。

    他扫了一眼,问道:“你也在练字啊?”

    邱文斌沉默片刻,说:“我在做错题集。”

    盛望:“……对不起。”

    江添这个王八蛋每天致力于看他笑话,塞着耳机头也没抬,还短促地笑了一声。

    邱文斌大脸盘子通红地说:“错得多,所以抄起来也多。”

    盛望连忙摆手:“不是,我没有说你什么的意思。”

    他如果跟丁修一个考场,那就是年级倒数,整天跟江添这个第一面对面坐着,真的挺扎心的,盛望都忍不住替他郁闷。

    他瞄了对面两眼,实在没忍住,问他:“你错题都这么抄么?把题目完整抄下来?”

    邱文斌茫然抬头:“对啊,老师说要做错题集,这样比较清晰。”

    “呃……”盛望正在斟酌怎么说比较。

    可能斟酌的动静比较大,或者江添后脑勺长了眼睛。他没看下去,摘了耳机淡声问邱文斌:“你这么抄,当天的错题抄得完?”

    盛望:“……”

    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邱文斌脸当场就变成了猪肝色。

    盛望连忙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就是想说,不是,其实我也想说,错题这么搞太费时间了。我刚来的时候错得不比你少,根本抄不完。”

    邱文斌愣了一下:“那怎么抄?”

    盛望哭笑不得:“不抄。”

    “啊?”邱文斌更木了。

    “我比较随意,也不太爱惜书本卷子,我都直接剪。”盛望说,“把错题剪下来,找个本子分门别类贴上,就是错题集了,”

    盛望又指着江添说:“他是第一遍拿本子写,错题做标记,回头直接二刷标记的题目。看你了,反正最好别抄,抄题目的时间省下来够做很多事情了。”

    邱文斌愣了片刻,醍醐灌顶。

    “你这什么表情?”盛望看着他有点想笑。

    邱文斌挠了挠头说:“感觉掉进山洞捡到武功秘籍了。”

    少年期总容易莫名其妙热血沸腾,邱文斌现在就有点这种感觉,尽管他什么都没开始呢,但他感觉一扇神奇的大门正在徐徐打开。

    他难得冲动了一下,问道:“如果,如果以后有难题,我能问你们么?我现在成绩太差了,爸妈都不想看到我,我想往上爬一点。”

    江添想了想,问道:“你现在排名多少?”

    “……”

    邱文斌又成了猪肝。

    盛望直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对邱文斌毫无起伏地说:“我哥不会说话,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请把他当哑巴。”

    他本意是开个玩笑,江添却好像没领悟。

    他把盛望的手扒下去一点,眸光从眼尾瞥扫过来,挑起一边眉问:“你叫我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的更新时间会很欠打_(:3∠)_等我周末补觉调一下作息再改回来,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