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37、驻留
    十年前,这间院子甚至比现在还显局促。

    梧桐外的那片居民楼刚刷过新漆,乍一看齐整漂亮,把犄角旮旯的几个老房衬得尤为破落,丁老头就是最破落的那一户。

    但那时候他个头还没缩,精神足,力气也大。会在屋檐墙角堆叠瓷盆陶罐,伺候各色花花草草,还养了一只叫“团长”的狸花猫,免得老鼠在家里乱窜。

    “团长”是丁老头带过的最好养的猫,比狗还通人性,指哪儿打哪儿。当初把江添骗进屋靠的就是它。

    五六岁时候的江添跟后来一样不爱说话,总是闷闷的。但毕竟还小,容易被吸引注意力,也容易心软,只要“团长”往他脚上一趴,他就没辙。

    梧桐外这一片的住户都是几十年的街坊了,相互知根知底。老人们没什么娱乐,就爱凑在一起聊天下棋,家长里短就都在这些茶余饭后里。

    丁老头不爱扯闲话,但有一阵沉迷下棋,下着下着就把江添外婆的病情发展听了个齐全。他本来就跟江家认识,又很喜欢江添,一来二去几乎把他当成了半个孙子。

    老头经常给“团长”发号施令,“团长”就趴在院墙上等,一看到江添路过,它就猛虎下山去碰瓷。

    江添经常走着走着,头顶突然掉猫。他明明已经急刹车了,那猫还是直挺挺地倒在他鞋上,软软一团。

    丁老头尤其喜欢看那一幕——小孩惊疑不定,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僵在原地跟猫对峙。这时候,他就会吆喝着去解围,顺便把江添拉进院子。

    有时是包好的馄饨饺子、有时是简单的清粥小菜,有时会蒸两条鱼或炖点汤,老头想尽办法给江添捎吃的。

    小孩脸皮薄又倔,你问他吃饭了没,他总点头闷声说:“吃了。”

    你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总顶着一张不爱玩的脸说:“出来玩。”

    老头印象最深的是一天傍晚,他前脚听说江家外婆最近不认人,连外孙都会误锁在门外,后脚就在自家院墙外看到了江添。

    他那时候很瘦,手长腿长,依稀能看出少年期的影子。他拎着书包,脖子上挂着的钥匙绳在手指上卷了好几圈,纠结地缠绕着。一看就是取下来过,却没派上用场。

    丁老头拍着他的肩,弯腰问他:“吃饭了吗?”

    他第一次流露出几分迟疑,但最终还是点头说:“吃了。”

    巷子里晚灯初上,各家飘着饭菜香,是一天里人间烟火味最浓的时候。

    他却站在别人的院墙外,说:“爷爷,我能看猫么?”

    丁老头出神了好一会儿,又捋着相册翘起的边缘说:“小添那个性格你知道的,让他主动开口要点什么很难的,从小就这样。”

    “他跟我说想看猫,那就是他实在没地方可去了。”

    正午的阳光理应耀目刺眼,但落到这间院子里,就只有天井下那几米见方,余下皆是灰暗。

    这是梧桐外最不起眼的角落,是现在的江添唯一愿意亲近的地方,也是曾经某段漫长时光里唯一会留他的地方。

    盛望忽然觉得很难过。

    这是他第一次完全因为另一个人经历的事,陷入一种近乎于孤独的情绪里。

    照片中的人停留在那个时光瞬间,对照片外的一切无知无觉。盛望却看着他沉默良久,开口道:“江阿姨人挺好,很温柔,我以为……”

    “你见过小江啊?”丁老头问。

    盛望哑然许久,说:“江阿姨跟我爸爸在一起,其实我跟江添不单单是同学,我们两家现在住在一起。”

    “噢噢噢。”丁老头恍然大悟,又咕哝说:“我说呢,小添不太会带外人来这里。怪不得,怪不得。那你们两个算兄弟了?”

    有一瞬间,盛望觉得“兄弟”这个词听来有点别扭。很奇怪,明明之前连他自己都跟江添说过,曾经想要一个兄弟。

    但也确实找不到别的形容了。

    他迟疑两秒,点头说:“算是吧。”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反正挺亲的。”

    丁老头笑起来。他平时虎着脸的模样鹰眉隼目,带着七分凶相,但只要一笑,慈蔼的底子便露了出来,甚至有点老顽童的意思。

    他说:“你跟小添谁大?”

    “他吧,我12月的生日。”盛望说。

    “哦,他年头。”丁老头说:“那你得叫他哥哥啊,我怎么没听你叫过?”

    盛望:“……”

    老头拉下脸假装不高兴。

    盛望哄道:“下回,下回肯定记得叫。”

    丁老头:“你们这些小孩就喜欢骗人。”

    盛望:“……”

    老爷子逗了两句,又落进回忆里。他想了想说:“小江能换个人家挺好的,那丫头也算我看着长大的,上学特用功,很要强的。二十来岁的时候风风火火,后来大了反而沉下来了,好像没什么脾气的样子,也是家里事给耗的。”

    “她爸爸以前好赌,欠了不少债。她妈妈当老师的,哪还得起那么多,都是后来小江搞生意,慢慢把窟窿填上的。后来她妈妈脑子这边有病,身体也不好,治病要花钱啊,小孩也要花钱养,她哪能停下来呢?”

    “她对小添愧疚心挺重的,有两次来接小孩,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哭的啊。”丁老头啧啧两声说,“二十来年我都没见她那么哭过。那时候她其实发展得比季寰宇好,但季寰宇这人呢,心思重,好面子。”

    他戳着相册里跟江添肖似的男孩说:“他小时候其实也苦,没爹没妈的。后来……后来跟着几个小孩被人拾回去,放在一个院子里养着。”

    “孤儿院?”盛望问。

    “没那么正规。”丁老头摇了摇头,“就像拾个小猫小狗一样,看他们可怜,给口饭吃,照看着。他那名字都是那时候取的,跟拾他的人姓。好几年之后因为不正规嘛,就被取缔了,小孩也就都散了,只有季寰宇还留在这一带。”

    “他那时候快上初中了吧,就一直住在学校。高中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跟小江弄到了一起,后来大学毕了业就结婚了。他小时候经常被欺负,老想着出人头地,想出省、出国,要做大事,所以也不甘心在家照顾小孩。”

    “反正为小添的事,他们闹过好几回了,也没闹出个名堂。”丁老头说,“有一阵季寰宇转了性,没再让小添跑来跑去,主动来梧桐外陪小添住了一年,那时候小添小学还没毕业,江家外婆刚去世,就爷俩在这住着。”

    “刚开始还挺好的,至少小添不会有进不了门的情况,后来就不行了。”丁老头说:“季寰宇那个东西哪会照顾人呢,小添就又开始往我这里跑。有一次我看到小添脖子后面被烫坏了一块,在我这边住了两天,又是发烧又是吐的。后来他就被小江接走了,之后没多久,我就听说小江就跟季寰宇离婚了。”

    盛望想起江添后脖颈上的疤,拧着眉问:“不会是季……他爸爸烫的吧?”

    “我当时就问过了,小添说不是,不像是嘴硬的那种,他嘴硬我看得出来。”丁老头说,“季寰宇这人虽然挺不是东西的,但也确实不太会干这种事。”

    “那是怎么弄出来的?”盛望不解。

    “不知道。”老头摇摇头说:“小添犟得很,嘴又劳,他不说就没人知道。我也不敢提,提了他心情不好。他过得不容易,高兴都很难得,我哪能惹他不高兴呢。”

    老人家喜欢絮叨,说起陈年旧事来碎碎糟糟,还有点颠三倒四。但盛望依然从这些事情里窥见了江添童年的一角。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江添和他妈妈之间的相处那样古怪了,因为没有归属感。他能理解江鸥的苦处和愧疚,所以总会护着她,但他没办法把江鸥在的地方当作家。

    就好像同样是不高兴,盛明阳只担心盛望会不会不理人,江鸥却要担心江添会不会离开。

    因为他总是在离开。

    盛望怀疑对于江添来说,他曾经的住处也好、白马弄堂的院子也好,也许都不如学校宿舍来得有归属感。至少在宿舍,他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能住几年,知道行李拆放下来多久才收。

    院门外有人骑着老式自行车慢悠悠经过,拐进巷子里的时候按了一声铃。

    盛望终于回过神来,站直身体。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他掏出来一看,有人通过班级群加了他微信好友,验证消息上写的是“李誉”。

    盛望点了接受,对方立刻弹了消息过来。

    七彩锦鲤:盛望你去哪儿啦?有老师来查午休纪律,我今天执勤。

    附中的午休有规定,不能随意进出教室。隔三差五有老师巡逻,抓住了得扣纪律分。

    盛望这才想起来午休快结束了,他已经溜出来半小时了。

    贴纸:抱歉啊班长,一会儿就回。

    七彩锦鲤:快点

    七彩锦鲤:我说你身体不舒服去医务室拿药了,别穿帮

    贴纸:谢了

    盛望本打算收起手机,临了又想起一件事。

    他问:班长,学校宿舍还能再申请吗?

    七彩锦鲤:……

    贴纸:双手合十

    贴纸:我知道这话有点找打

    七彩锦鲤:也……行……

    七彩锦鲤:但是房间可能得排到最后了

    贴纸:好

    贴纸:谢谢

    他跟丁老头打了声招呼,匆忙就要往学校赶。他一脚跨出门口,又退回来问道:“爷爷,那只叫团长的猫呢?”

    “不在啦。”丁老头说:“老猫了。”

    盛望垂下眸子点了点头。

    他把手机扔回口袋,朝学校一路飞奔。

    很巧,在经过笃行楼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江添刚从机房出来,正往明理楼的方向走。

    笃行楼前的花丛里窜过一只野猫,三跳两跳上了窗台。江添脚步停了片刻,抬头朝野猫看了一眼。

    那个瞬间,盛望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梧桐外,老照片里无知无觉的男孩穿过时光,陡然清晰起来。

    只是那只会碰瓷留住他的猫早已不在了。

    盛望刹了一下,又加快了步子朝江添跑过去。

    那天的学校安逸得一如既往,午休结束的铃声尚未响起,就连鸟都蜷在树荫里昏昏欲睡。从身后扑撞过来的人是这片沉静里唯一鲜活的存在——

    江添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勾住,惯性连带下,两个人都踉跄了几步。他讶然转头,看到了盛望意气飞扬的笑。

    他听见对方说:“江添,我们一起住校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卷完,下卷青梅,么么哒~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小木我想你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冰晶  小枫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baiyi、狼影、北冥、l°、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噗噗叹气3个;暗室逢灯、木叽木叽叫哥哥、高考数学·江苏专用、我可能是你爸爸、小木我想你、破阵子、开黑店的小二、空城-樱、某丞、訸子、马王先生、索克萨呆、蜜饯不太甜、长生、给木木当老婆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林子真是大了98个;一只小猫压拖鞋9个;町疃鹿场6个;nightingale、jennyzz5个;苻苓4个;某丞、小羊排、马王先生、?云知3个;暮先生和韵小姐、36139417、不溶血、100、ahhhohhh2个;一百、九亿苏打、29163923、葫芦娃救爷爷.、今天天气真好、lust、小爷di小麻、岸芷汀兰、福西西阿呆姆0616、高考数学·江苏专用、一只快乐的吸尘器、我可能是你爸爸、浅栀q1640879093、安、桃李不言、唐尧、西楼谢俞、安然、小綠綠、猛吸游惑的欧气、夏了茶糜、橘子轻薄、miyo、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君离笑、物理学满级研究员、星析、小藝射日、惜微、皮卡布、九月四_、啾啾唧、十六、小添请来瓶望仔。、言兮之丘、花农、罐装望仔、墨染霜辞、团团团子3、lastthewilds、元不动、玖零、luminous.、深呼晰是真的叻、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evak、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ju花残满地伤、作古、左花、小乔妹妹、秦渔、久居深海、叁零、喵啊喵啊喵、啊噜、许南乔、aci_xuan、齐烟九点、猪皮、秋迟家的言说、zozozola、啊啊、豆砸、被遗忘的稻草人儿、远山逐水、32579058、罐装望仔好添~、金三日、米良、青柑、草木皆芣苢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顾衣130瓶;小卷毛儿、纭舍er99瓶;arai_57瓶;浔九烟50瓶;doris不落43瓶;慢长、乔菸、冰柚40瓶;安迟39瓶;趋隅38瓶;申梨35瓶;34990843、猛吸游惑的欧气、sakura、澄阀、合资赶紧结婚、鸡崽乖乖30瓶;吃瓜躺29瓶;初雪27瓶;择庄、姝言24瓶;3774861423瓶;谷风、岱越、思谣、咘陌、梓曦呀.、boooooomsc、锦月华、一只小猫压拖鞋、一蓑烟雨任平生20瓶;荒谬之途、暮节、许愿愿的小熊抱、烟雨扶苏19瓶;千秋北斗、淅淅淅淅18瓶;尤圭圭圭圭圭17瓶;番茄和也、顾的白、北罄、木易jwr、凤四的小翅膀15瓶;余袂.11瓶;江停对象、我爱吃荔枝、扒着哈士奇的橘猫先生、tsuyoshi、cygfi、一颗柠檬精、乜邪、江缱、一曲新词、雪云滴血、成小橙、ddddm、二十、七月船、#aptx4869、littlegirl?,,、不要靠近我、丞哥大飞百年好合、不动产薄荷精、jiu、文荒心慌恍恍惚惚、樱花树下,不悔、嘎吱木、颜故、泠水秋、用腿开枪的暗夜之神?、白芷、你咬我啊、枫井10瓶;不寒于面、冬未凉ゞ、夹心软糖、格林、你好甜呀、海棠·西府9瓶;小斩、桉7瓶;xddd、丞丞、云川6瓶;联盟没有控、白露秋风、花香洇染、没有梦想的喵、言兮之丘、俞乔、波子汽水、prapai、言笑晏晏、诹茶油钱、kiki、35582932、久居深海、永远守护jae、两个小朋友、罐装黄鱼、掠过摇摆树枝、依然、29167140、许南乔、恰恰渣渣不渣、是某白啊、ncвet5瓶;胡子大佬、歪?是道长嘛?、janeeeeee、baiyi、积极凑热闹分子、沈徹.4瓶;易寒、酒舞z、春雷、广粼舒烟、十九、好好、opatizi、小匕禾页、□□骨的尽头是子熹、之熹3瓶;木子丰、小费总.、快乐甜锦鲤、民政局、岑酒酒、玑崽崽、溫让、白雪的小煤球、凶柿炒鸡蛋、咸鱼利、dd、lyl、麋鹿阿、jem0830、莺时梦、陆柒捌、南栖柚子、单单单单单单单2瓶;販售無糖反派男孩、——鵼絔、盛望、yearr、君离笑、舌辛门木、刀下留人t^t、快乐银河、阿希、皮卡布、黛湘、泸晚、江停的保温杯、方糖、25829038、林静恒的小可爱、silver、罐装望仔、小曲、栖迟、三思、添添喝望仔、羽斯隐、小霸丶霸戈不是baka、月色、one.pie、ccsszx、白目、w、洋酱、西皮川、安楠三分甜、典典、穆木木、renaissance、暮朝、酸宁、叶涟城、4one、黑金喵、江渐闻、花无妄、葱花鱼今天ao3了吗、_kira_i、蘇酥酥、长安、陆果、code5555、初云夕、二十七、心光似火、若素christy、博君一肖啊啊啊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