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35、监工
    教室前面,宋思锐不知说什么鬼话惹到了一大帮人,高天扬带头把他摁在桌上,连卡脖子带挠腰,最后一个接一个压到宋思锐背上,差点儿把他压断气。

    李誉不能理解这种傻逼游戏,一边摇头刷题一边笑个不停。小辣椒在旁边一边起哄,一边掏出手机,以拍电影的架势记录了全过程,还有模有样地运了镜。

    宋思锐憋得脸红脖子粗,艰难地往外蹦字:“我他妈错了还不行吗?!”

    “我要死了,救命——”

    “你们是不是有病!”

    ……

    教室满地喧嚣,盛望却只听清了江添那句话。

    他想了一会儿说:“我这人脾气很大,心眼很小,气性特别长。”

    江添上身微微前倾,手指间捏着一支笔,听他说话的时候眸光微垂,手指捻着黑笔两端慢慢转着。

    他点了点头,应道:“嗯。所以呢?”

    所以你让我开张就开张,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盛望踩着桌杠的脚一松,翘着前脚的椅子落回地上,背便不再抵着江添的桌沿。

    他把压根没用的物理书扔回桌肚,正想张口放话,前面的高天扬凯旋而归,老远问他:“盛哥!什么事那么开心?”

    盛望:“放你的屁。”

    高天扬:“???”

    他不明白自己问一句“开心”怎么就放屁了,他只看见江添在后面弓着肩闷头笑起来。

    盛大少爷的脸皮很值钱,就算丢也不能是现在。于是他强撑了一个下午加三节晚自习,愣是熬到了夜深人静。

    他正在算最后一道物理题,桌边的手机突然连震三下,来了几条微信消息。

    一般这个点还醒着的只有江添,盛望下意识朝背后的墙壁瞄了一眼,点开微信。却见跳到最顶上的并不是隔壁那位,而是前同桌兼舍友彭榭。

    八角螃蟹:盛哥我在网上看到你了!!!

    八角螃蟹:果然,长得帅到哪儿都有人拍

    八角螃蟹:这才多久,都有人排队表白了

    盛望看得一头雾水,戳了三个标点回去。

    打烊:???

    八角螃蟹:诶你居然还醒着?

    打烊:你都醒着呢

    八角螃蟹:也是

    八角螃蟹:江苏日子不好过啊,居然把我们盛哥逼到天天爆肝熬夜了

    打烊:别提了

    打烊:肾痛

    八角螃蟹:还在刷题吗?你们作业究竟有多少啊?

    盛望随手拍了一张正在做的卷子发过去。

    打烊:最后一题了,你晚一点发我就睡了。

    对面没有立刻回复,盛望也没等着,塞上耳机继续算着式子。过了大约五分钟,盛望刚好写完最后一问,手机突然又震了一下。

    八角螃蟹:我刚刚看了一遍题

    八角螃蟹:现在世界观有点崩溃

    八角螃蟹:我居然一道都不会????

    盛望笑喷了,直接摁着语音回道:“别崩溃,平常谁考这个啊。这边班级强制搞竞赛,这是发的练习卷子,我也做得磕磕巴巴的。”

    八角螃蟹:并看不出磕巴

    八角螃蟹:不是你等等!

    八角螃蟹:你不是还在补进度吗?怎么就做上竞赛卷子了?

    盛望发了个特别讨打的笑脸,说:“进度补完了。”

    八角螃蟹:……

    八角螃蟹:还不到一个月呢???

    八角螃蟹:艹

    八角螃蟹:我就不该半夜上赶着来找刺激

    说到上赶着,盛望想起他最开始的话,问道:“你刚刚说网上看到我了?什么意思?”

    八角螃蟹:哦,你等下,我给你看

    接着他甩了一张截图来。

    截图里是一条空间状态——一个叫“附中表白墙”的人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站在操场边的盛望。

    那应该是某次大课间跑操过后,他穿着白色的t恤,左肩上搭着脱下来的校服外套,一手抓着瓶冰水,另一只手正在擦嘴角。他鬓角有汗湿的痕迹,正笑着跟谁说话。

    八角螃蟹:你很久没看企鹅群了吧?

    八角螃蟹:我晚上看到班级群里几个女生在刷,说初恋飞走了,被别校女生排队表白

    打烊:……

    盛望也不知道回他什么,甩了两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包便点开截图往下看。

    那条下面是长到没截全的回复,有排队发小爱心的,有发他名字的,有说他又帅又飒的。还有一个关注点特别奇葩,说:照片左边入镜的那只手是谁的?感觉也是个大帅比,看手指就知道。

    另一个人回复她:既然说是大帅比,那我盲猜江添。

    盛望心说不用盲猜,就是江添。

    他把照片放大,那只手干净瘦长,突出的腕骨旁边有一枚很小的痣。

    暑假补课期间上过两次体育课,a班的女生讨厌晒太阳,总是找尽借口窝在教室里刷卷子。男生倒是积极,一般去器材室里捞个篮球打半场,老师当裁判。盛望比较懒,但很给高天扬这个体育委员面子,两次都上了场,很不巧都跟江添对家。

    江添打球会带护腕,运球的时候,那枚小痣就压在护腕边缘,随着动作若隐若现。

    确实……挺帅的。

    手机又嗡嗡震动,盛望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盯着江添的手看了好一会儿。

    他倏然收回目光,匆忙关掉照片,端起桌上的水灌了两口,这才舔着唇角重新看向微信。

    八角螃蟹又发了好几条消息,盛望一扫而过,却已经没了聊天的兴致,他跟螃蟹简单往来两句,各自打了声招呼说要睡觉。

    螃蟹很快没了动静,盛望却并没有要睡的意思。

    他把做好的物理卷塞回书包,又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凌晨1点07分。

    自从追上了进度,他就用不着夜夜到两点了。也许是习惯尚未调节过来,他明明挺困的,却总觉得还应该做点什么。

    他在书包里翻了一个来回——作业早就做完了,数理化竞赛预练习也刷了,文言文早背熟了,要不再看一眼单词?

    他心里这么想着,手指却点开了微信。他在个人信息页面进进出出三次,终于决定趁着夜深人不知,把头像和昵称换了。

    他找了一张旺仔拱手的图替换上,然后在昵称框里输了四个字:开业大吉。

    改了不到两分钟,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二楼走廊里开着一盏顶灯,并不很亮,在两间卧室前投了一圈光晕。江添洗过的头发已经彻底干了,温黄的光打下来,给他都勾了一圈柔和的轮廓。

    他举了举手里的东西,说:“开业礼。”

    “什么东西?”

    盛望纳闷地接过来,翻开一看……

    靠,字帖。

    “你是不是找架打?”他没好气地问。

    江添不置可否,他手指往回收了一点说:“要么,不要我拿回去了。”

    盛望沉吟片刻,问:“你的字是照这个练的?”

    “差不多吧。”江添说。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照着写过两次。”江添说。

    “照着写两次能叫练字?”盛望没好气地道,“那你不如跟我说你天生的。”

    江添居然还“嗯”了一声。

    盛望眼珠子都要翻出来了:“我确定了,你就是来找打的。”

    江添在嗓子底笑了一声,又正色道:“其实练起来很快。”

    盛望不太信:“再快也得一年吧?”

    “不用。”

    “你别蒙我。”盛望一本正经地说:“这我还是知道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小时候练过字,认认真真——”

    他竖起两根手指说:“两年。”

    这次江添是真的笑了。

    他手腕抵撑着门框,偏开头笑了半天,喉结都跟着轻微震动。

    “笑屁啊。”盛望绷着脸。

    江添转回来看着他问:“想速成么?”

    “废话!”盛望说完狐疑地看着他:“你不是吧……连练字都有窍门?”

    “练不到多精深,但起码能看。”江添说。

    盛望怀疑他在人身攻击,但拿人的手短。看在字帖的份上,他忍了:“能看就行,我又不去搞书法。”

    江添摊手勾了一下食指说:“给支笔。”

    盛望直接推着他进了隔壁房间。

    这边的书桌早已收好了,椅子空着,江添却没坐。他从书包里捞了一支红笔出来,弯腰在字帖上圈了一些字。

    “国、辽、溪、覃、鸦、氧……”盛望跟着念了几个,没看出规律。

    江添翻了十来页,一共圈了不到30个字,然后搁下笔说:“练这些就行,每天模仿几遍,平时写字再注意点,就差不多了。”

    “真的假的?”盛望很怀疑,“这些字有什么特别的么?”

    “全包围、半包围、上下、左右结构都挑了几个典型。”江添说:“跟你做题一样,这些练好了,其他大同小异。”

    盛望扫视一圈,问他:“有空白本子么?我试试。”

    江添找了一本给他,还附送一支钢笔。

    “你写吧,我背书。”他拎起桌边倒扣的语文书,像之前的许多个深夜一样,坐到了窗台上。

    白马弄堂那几只夜虫又叫了起来,细细索索的。盛望在桌前愣了一会儿,拉开椅子坐下来,照着字帖上圈好的字,一笔一划地写起来。

    五分钟后,他长舒一口气,拎着本子在江添鼻尖前抖来晃去:“写好了你看看,我觉得进步挺大。”

    江添扫了一眼,那张帅脸当场就瘫了。

    他书也不背了,把本子重新搁在盛望面前,自己弯腰撑在桌边,一副监工模样说:“重写。”

    “……”

    盛望心里一声靠,感觉自己回到了幼儿园。

    大少爷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练字熬到了两点半。等监工老爷终于点头,他已经困得连房门都找不着了。

    最后怎么撒的泼他不记得了,只知道第二天早上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江添房间的天花板。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gi、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顾清明2个;狼影、baiyi、给木木当老婆、金色湖畔的涟漪、深呼晰是真的叻、终于樱花、大岛优子的眼睛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罐装望仔好添~2个;b612星球住户-、todoroki、慕雨、蘋蘋、开黑店的小二、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因为我只是一只鱼、nextjen_、訸子、以喻为名、伊倚晓岸、北妄、无隅哥哥、暖阳、木笙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耳朵看见了、顾清明、厌生公子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富强民主文明和谐199个;一只小猫压拖鞋58个;棉花糖好甜呀、玖12个;曲转无望11个;町疃鹿场、葱花烧雩10个;小羊排8个;水仙忍涕落7个;哪儿来的哈麻批快滚5个;叶修的宝贝、rico4个;空想肥闲鱼、凡凡、浅栀q1640879093、冰糖炖雪梨、小藝射日3个;ahhhohhh、安憬乐、毓謹、微光逆影、救赎、落溪aloha、玄米、北妄、吃碗粥w、楚律、亲来一杯9元的coco奶、黄暴荷、gi2个;三岁皮皮糖x、卡内爱他的睫毛啊、花玖、小不点48啊、小莫爹爹、漆夏、寂歆。、吉尔伽美十一、尺素流光、寒烟衰草、ininers、皮皮柚的皮、rita、许南乔、芜莘er、小綠綠、草莓绿了桃、青岑c、金贝贝要起飞啦、在水一方、清风不入夏、黛湘、vacantlines、劭程鸭、玖零、添哥的望仔牛奶、周易、ju花残满地伤、墨城白舍、liquid、十四啊~、山木丛生、100、吾皇、arrivederci、想吃小鱼干、言言、miao、桃源满、亡月壬、啊噜、清貉、汤圆妈妈、沫离、淮安、小老鼠嗑瓜子、青剑负雪、小星星、莫t、clbri、黎离li、负相关、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喃喃自语、花农、烟云落、璟、川酱超喜欢木叽和中也、柳絮弥江、四月、东泠、吹啊吹、皮卡然的十万伏特、晚七、antonio、yaun、inexorable、79加1、宝宝、岸芷汀兰、想吃草莓奶油杏仁脆饼、赵祯眼中的北落师门、余飞、爱吃海带的兔叽、jem0830、种下一只小发发、唐某人、青鸟、一点点、poppy、穆柒年、绯色小妖、薯条配辣酱、王耶啵_、听闻有位三姑娘、33747261、33295364、斗酒相逢、罐装旺仔、星子想问添望啥时结婚、二宫爪子、小添请来瓶望仔。、交流障碍症、夜深人靜時、懿魅、恼恼猫、皮卡布、漓金、31624782、物理学满级研究员、茶寺.、我可以我爱学习、长安、初初困了、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繁华背后、深海hk、豆砸、云垂平野、小乔妹妹、栖暮、柒柒、听书人、36768397、张进宝、亦如初止、清夙、骆一锅、喝一口、暖暖、江秋、siesvan、4981、星析、茯藏、36139417、夏了茶糜、大飞的消消乐、咸鱼粥要多放糖、终于樱花、二笼月半、半糖少冰、阿陌墨、孟柚敲甜的、西楼谢俞、今天天气真好、安然、我一口八个西瓜、三条鱼、苏南苑、福西西阿呆姆0616、喵啊喵啊喵、雪夜、米良、今天添哥和望仔在一起、蠡蠡大仙、大考官a、冰摇桃桃乌龙茶、blackandwhite、糖酒麻薯冰淇淋、兮兮抱紧卡困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漾115瓶;一品红豆糕60瓶;三岁皮皮糖x、lodine、*^_^*、是阿然咩、rico50瓶;我爱的cp必须结婚43瓶;骆一锅他哥39瓶;柠檬养乐多36瓶;一只老柠檬●v●、睘睘、35502607、tooki、吴雩的纹身、一位路过的网友、连朔、清辞30瓶;醉酒的瓢虫29瓶;污污丫丫27瓶;不溶血、萌树懒的树、作者大大我爱你、jennyzz、哎呦呦、無我夢中、半书、离线请留言、桜、白桃乌龙奶盖茶、昼野、未几、tophooligans、想吃绵绵冰、田柾国老婆20瓶;三更清寒夜(三清呀、冰可乐19瓶;狼影、沈十一、哇咔咔18瓶;做个闲人、luca折17瓶;姗~酱~�、木火如歌、滚滚。、voiced、2358903915瓶;青剑负雪、以乌14瓶;北妄13瓶;小白与二喵12瓶;一个喜桃、叽嘟嘟、英语不到130不改名、嘿嘿嘿、pessimist。、三零、糯米甜酒、tokitiki、明明羊羊我的心、潜行的西风酱、!!!、荆棘缚身、xy、因为我只是一只鱼、江停对象、有颜即可、斑马斑马、迟踞.、一地鹅毛、尘尖、木骨、筱雨、湾仔、39401951、团团团子3、费殿、余非鱼、兄无大痣、糖酒麻薯冰淇淋、aurora.榆霁、嘻嘻嘻w、harrietttt、子小小小小小、丞哥大飞百年好合、迷路的麋鹿、senlinax、柠檬味的小仙女吖~、liquid、罐装望仔、上头、一尾鱼、小兔子乖乖、浪不起、-砚书修竹-、夜子ww、m、竹影斑驳、磕爆神仙爱情、骤雨覆鲸波、木头、翛九、月挽惊弦、禅宫没猫、七月、冬未凉ゞ、长眉已能画、不安于夏、千冫叶、八数妄邪、a考官的耳部挂件、花农、soulmate、tokgo.、蝶语晨瑄、三十八减一、热水、公子连城°、花笙酱、笠、阿懒、无方之宴、九城为主、太子悦神、妙蛙种子梅、墨城白舍、苏嫕卿_雨落千载共白10瓶;莹嘤嘤、九曲、顾子今天也要开心心吖、我家勛勛萌萌哒、buffett、幸妄、太阳照射下的大树、大考官a、月盛双、lululululu9瓶;洞爷湖、骆∞锅8瓶;蝉、热心村民王女士、小斩、浅吖mio、-情,、桉、独沐南枝、mrs.l、不凡7瓶;豆奶书虫、君莫凭阑、相易非易6瓶;w堇然~、noron、_蓝芜_、小星星、akira、大飞的消消乐、山长水阔、妄年der、jem0830、鱼、留白猫、fanfang、木鱼、元洒、自习女孩顾月空、小美、辞哥、诹茶油钱、考官y、易寒、子期、懿魅、qdoiobp、。。。、西北一枝花、皮卡然的十万伏特、今天也要加油鸭、阿诺的灰大衣、瑞帅夫斯基、墨雪、甘草子、桀笙、终于樱花、troye、lunior、久久兔、十二荼、北罄、两个小朋友、我有一只小星星、今天又是等更的一天、丫你疯了、有朝一日、默守、且想、骤雨不歇、国境境、爇5瓶;crush、阿水妹妹、39409801、小汤圆儿、janeeeeee、卿兮er、南乔、profiteroles、三五在东、刀下留人t^t、贫尼法号white、火山loli4瓶;是明朗啊、久久乘法表、东上螭、联盟没有控、想当个学霸好好学习、c.oa、安九的闲鱼、想吃草莓奶油杏仁脆饼、穷发之北、38473332、蓝田日暖、发抖是因为开心、白目、gunnr、斯教的橡皮兔、请叫蕾蕾小仙女、未闻、云月浅诺、lingling3瓶;sybr、lay、羡入危叽、emily、如鱼饮水、拾柒.、35091374、瞿嘉。、小小温温、好好、积极凑热闹分子、时砂、12138、頔七、woonky、37435501、156、星辰、阿芷、溫让、谁不喜欢程博衍呢、你咋不上天、121、了堂、玑崽崽、一番星、松间岚、和气生财2瓶;——鵼絔、时恩、躺会儿再起、single、眼睫毛没弹性、君芜、今天瘦了吗、与勋、羲和祭、长阡阡阡、西大门小蘑菇、阿希、班莉齐、26231245、silver、antonio、木子丰、喵喵的小姐姐、whisper、黑金喵、就是这只猫、mako喵、无缘、是中立鸭、泠泠七弦上、北冥月初、乔家三少、四不四月、起艾、祁御我大爷、没问题的大王、思帝乡、库房保管员、典典、黄昏时分见、lyl、我不是!我没有!、养猫大佬、只想做一条咸鱼、●︿●、安楠三分甜、绾兮°、看不懂啊、evildoer、幺幺、二愣子、爱丽丝见你卡萨布、花无妄、懒熊很忙、莫廖了、凶柿炒鸡蛋、竹砚、不吃蔬菜的肉丁、妖孽呀、一天优等生、夜雨声烦啾、啊噗噜派、押韵的诗、云深何处、silver、婚戒、方糖、丢失的秋裤、陆虔、葱花鱼今天ao3了吗、蜃夏、。、ccsszx、若素christy、流光不易把人抛、天天喝旺仔、么么、-kuhan-、池院k歌、快乐银河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