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33、意气
    去笃行楼的路上,徐大嘴叨叨个不停,出于“乖”学生的自觉,盛望很捧场,时不时“嗯”一声算是应答,其实具体内容一句没听。

    他瞄了江添好几次,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去找徐大、主任杵着的?”

    江添斩钉截铁:“我没有。”

    徐大嘴背着手走在前面,领先他们好几米。按理说这种分贝的聊天他是听不清的,但他作为逮违纪的一把好手,执教多年练了神功,耳朵贼尖。

    他当即回头瞪向江添,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还否认?那你的意思是我胡说八道了?”

    江添当即刹住步子,上半身朝后仰了一下,避开这位中老年爆竹迸溅的唾沫星。

    徐大嘴还没喷过瘾,对盛望说:“那天不是校网瘫了么,机房那边等孙老师跟他一起去搞一下,他倒好,带着小孙绕过来找我谈监控。你这是把校网当人质呢?”

    江添:“???”

    他的表情过于好笑。盛望怀疑如果对面站着的不是政教处主任,他可能就要脱口问人家是不是傻逼了。

    他见识过江添跟老师谈话的风格,那真是又冷又傲,上赶着找抽。

    果不其然,江添硬邦邦地说:“明理楼在北机房在南,过去要走笃行楼,刚好顺路,哪里绕?”

    “你还回嘴?”

    “……”

    “主任。”盛望提醒道:“我们好像是受害者。”

    徐大嘴“噗”地熄了火,没好气地说:“我知道,我这气头上呢,没针对你俩,我就是压不住火气。”

    “哦。”盛望把江添往身后拽,自己隔挡在中间:“那您多攒一点,一会儿冲违纪的喷。”

    徐大嘴气笑了。

    笃行楼三楼的办公室门窗禁闭,隔着门都能感觉到里头氛围僵硬。

    盛望和江添对视一眼,跟着徐大嘴拧门进去。

    办公室里已经有人在了,比盛望预计的要多一点——

    窗边有两个年轻男人,其中一个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大大咧咧倚坐在窗台上。见门开了,还冲这边乐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正是“当年”烧烤店的赵曦。

    另一个人头发理得很短,乍一看挺商务的,却染成了灰青色。他站在赵曦旁边说着话。听见声音才回头朝门口看过来,简单地点了一下头。

    盛望不动声色地戳了一下江添的手背,悄声问:“谁啊那是。”

    “烧烤店老板。”江添曲起手指又松开,唇间蹦出几个字。

    “废话,赵曦我当然认识。”盛望说。

    “我说另一个。”江添说:“林北庭。”

    盛望想起来,那家烧烤店是赵曦跟朋友一起打理的,那这位林北庭应该就是真老板了。他一度以为真老板应该身穿背心大裤衩,脚踩人字拖,烟熏火燎带着烤串儿味。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种风格。

    除了烧烤店的两位,办公室里还杵着一个杨菁。

    她坐在一张办公桌后,细长的眉毛紧拧着。盯着桌前站着的三个男生,脸色很不好看。

    那三个都穿着附中校服,乍一看背影相差无几。其中一个始终低着头,另外两个脸皮厚一些,居然还敢张望。

    “看什么呢?”徐大嘴一进办公室就开始冒火,指着张望的学生说:“翟涛你自己数数,你这个月来我这站了多少回了,有没有一点反省的态度?!”

    对于盛望和江添来说,这位算是老熟人了。在这个场合见到他,简直毫不意外。

    至于翟涛旁边站着的那位,盛望只觉得有点眼熟,具体在哪儿见过已经想不起来了。

    他又戳了江添一下,悄声问:“中间那个是谁,你认识么?”

    江添还没来得及张口,徐大嘴抹了把脸,万般无语地说:“就是他!跟你说小杨老师让你去拿卷子的!你真是受害者么?”

    盛望不敢当,连忙摆手说:“对不起,我没记住脸。”

    赵曦在窗边乐了一声,那学生脸色更臭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正经,赵曦清了清嗓从窗边走过来:“我看小盛挺懵的,主任你没跟他说具体怎么回事啊?”

    “还没呢,大马路上说是要嚷嚷给全校听么?”徐大嘴没好气地说。

    “哦,那我简单说一下吧。”赵曦指了指林北庭说:“我跟林子那天在店里逮了两个挑事的小混混,这你知道的吧?”

    盛望朝江添看了一眼,点头说:“知道,还看到照片了,谢谢曦哥。”

    “哎,小事。”赵曦说:“反正我爸那边监控都有,那俩小混混早上7点10分从居民楼那边的院墙翻过来,就埋在喜鹊桥——”

    徐大嘴脸绿了:“喜的哪门子雀?!”

    赵曦立刻改口:“不是,修身园。埋在修身园里等着,8点20分不到吧,淌着鼻血滚了一身泥从里面出来,干了什么就不用说了。反正他俩在派出所交代得挺清楚的,说是弟弟在附中吃了瘪,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来堵人找回场子。”

    他指着翟涛说:“喏——这就是吃了瘪的异姓弟弟。”

    翟涛姓翟,那个被盛望一膝盖顶跪了的板寸头姓吴,另一个能打的黄毛姓卢,哥哥弟弟都是街头巷尾里认的。

    这个年纪的男生处在叛逆的“黄金期”,总想要争取一点存在感和话语权。翟涛要脸没脸,要分没分,样样不出挑却又格外虚荣,只能靠一群臭味相投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来给自己撑场面,硬是把自己撑成了附中高二扛把子。

    可他这个扛把子并不那么风光,因为年级里不少人对他嗤之以鼻,那些人看中的还是成绩,在那个领域里,江添第一。

    他没法跟江添结怨太深,又想给自己找回场子,思来想去,便盯上了盛望一个,因为他是转校生。

    转校生没人撑,这是基本定理。

    哪个学校都是这种生态,没道理到盛望身上就变了天。

    被徐大嘴罚去三号路扫大街的那次,他知道杨菁要找盛望和江添搞竞赛。翟涛没参加过什么竞赛,但他对老师的套路清清楚楚,无非是做题、做题、做题,跑不了三天两头要领新卷子。

    他知道盛望跟江添、高天扬的关系还不错,但他转学过来才多久,关系再好能好到哪去?不管怎么样一定会有落单的时候。

    于是,他想了个自认为很绝的妙计,打算挑盛望落单的那天,用英语竞赛做借口把盛望引到修身园去。那里没监控,找人揍他一顿也抓不到什么把柄。

    翟涛常听a班的人开玩笑说盛望手无缚鸡之力,再加上他长相斯文白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少爷气,便断定对方不能打,抡两拳说不定就该哭了。于是也没多叫人,只找了两个校外认的哥,觉得绰绰有余。

    那位负责引人的学生叫丁修,也是个转校生。他比盛望好一点儿,不用跨省。他转过来的时候是高一下学期,平级调进了物生班。

    转学生的日子并不好过,陌生的生活节奏伴随着各方面的落差,手忙脚乱、孤立无援,很容易让人心态崩溃。

    丁修就是典型,

    他在附中呆了一学期,成绩一路俯冲成了吊车尾,考场钉在了12班。于是他给自己找了个人来撑底气——就是翟涛。

    他成了翟涛众多哥哥弟弟中的一员。

    翟涛来找丁修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其实是害怕的,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一来怕翟涛不高兴,二来……因为他自己意难平。

    明明都是转校生,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前几天,徐大嘴顺着小混混和走廊监控的线查到这些,以为这就是整个事情的全部了。然而,当他把翟涛和丁修叫进办公室,准备定处分的时候,翟涛又咬出一个人,并且把所有问题都推到了那个人身上。

    “我本来只打算吓唬吓唬他,没想要搞得这么大。”翟涛说,“你不信去问!问丁修!问吴成和卢元良!我是不是说过他害怕了就不用打?你去问!都是那谁给我出的主意,说这次月考对盛望那个傻……对盛望来说很重要,搞砸了他能呕死,比吓唬一顿来得有用。”

    徐主任气得差点儿把茶杯摔了,让人把翟涛口中的“那谁”叫了过来。

    盛望和江添进办公室的时候,徐主任刚跟他们三个对了一遍质,直到现在,他们也没能达成一致。

    翟涛和丁修大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梗着脖子不让不避,好像自己满肚子道理,别人才是傻逼。至于那第三个学生,不论周围人说什么做什么,他始终低着头。

    他发顶像是有两个旋,但熟悉的同学都知道,其中一个是真旋,另一个是被硬物磕出来的疤。盛望认人不记脸,但那个疤他却很有印象。

    他眉心蹙起又松开,绕到那个男生的正面,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还真是你啊,老齐。”

    对方没抬头。

    从盛望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抿起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像是被人掴了个巴掌,难看又难堪。不久前他还在讲台上扯着袖子笑说:“谢谢!谢谢大家这么给我面子!”

    这才几天,他就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也许是盛望在他面前站得太久了,他捏着袖口扯拽了半晌,突然开口说:“不是我,跟我没关系!我跟他俩连话都没说过几回!他们自己做了一堆傻逼事,要受罚了就推到我头上!”

    翟涛一副老油条的样子:“操!怎么就没说过几回话了?你在5班的时候也没少跟我打篮球啊!进了a班就不认人啦?你他妈这么势利眼你其他同学知道么?再说了,全年级那么多人,我干嘛非要推你头上呢?!”

    “我他妈上哪儿知道为什么?!”齐嘉豪吼了一句,脖子都红了,“跟进不进a班有什么关系?我认清你了不想跟你玩儿了不行么?!”

    “认清你妈!”翟涛骂道:“被你妈揍得没人样的时候谁带你吃喝?升个班就失忆了?傻逼。你就说——”

    他指着盛望说:“月考对他很重要这事是不是你告诉我的?!”

    “我没有!”齐嘉豪说。

    “我操?”

    “行了!”徐主任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指着他们说:“我叫你们来是给我表演骂街的是吧?”

    齐嘉豪还想辩解,却听见沉默许久的杨菁开口了。

    她说:“课代表。”

    齐嘉豪瞬间偃旗息鼓,又垂下头去。整个办公室里,他最不敢看的人就是杨菁。

    “老徐说盛望月考前进50名才有市三好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我、他、盛望、江添四个人在。”杨菁说,“我虽然不是班主任,但也知道你们谁跟谁关系好,谁跟谁不兑付。连高天扬都不知道这个事,我估计盛望和江添应该也没跟别人提过,那就只有你了。”

    “我那次找你印卷子,跟你聊天的时候顺嘴说了一句。”杨菁看着他说,“只有你知道啊,你不提,翟涛他们哪来的消息呢?”

    她平时训起人来盛气凌人,这会儿语气却并不凶,只有失望。

    像齐嘉豪这样的学生,最承受不住的就是失望。

    他挣扎了一下,说:“我真的没有……”

    然后再没吭过声。

    办公室里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徐主任搓了搓脸说:“这件事差不多就这样了,有些东西不是我们问就能问清楚的,究竟怎么样只有你们自己心里知道。不管你们出发点是什么,最终结果就是害得一位同学错过了一场听力,你可能觉得哦,月考没什么的,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如果这件事没查清楚呢?人家因为这个丢了市三好,然后因为少了这个荣誉没能拿到最合适的提前招生资格,再然后呢?”

    徐主任背着手,一字一句地问:“虽说高考不是终点,但它确实能影响某一段人生,你把别人的人生都打乱了,拿什么赔啊?”

    他看着齐嘉豪说:“你自己争取得那么用力,你知道市三好有多重要,你就这么糟践别人的努力?你觉得这样配当三好吗?”

    齐嘉豪咬住了牙关,脸侧的虎爪骨动了一下。

    徐主任站直身体说:“反正我觉得不配。”

    他转过来问盛望和江添:“你们班市三好名额是不是才定了他一个?”

    盛望没吭声,徐主任也没指望他们吭声,他说:“让你们何老师重新搞一次选举吧,齐嘉豪这个名额撤掉,翟涛、丁修和齐嘉豪记过处分。”

    他处理完那三个,转头冲盛望说:“至于你的市三好,你两次考试统计下来确实是全年级进步最快的一个。我也问过小杨老师,如果你听力听全了,很少会被扣分,加上那几分的话,进步50名是没问题的。所以……这样吧,我之前定的条件一笔勾销,市三好名额还是给你,怎么样?”

    盛望没有立刻应声。

    他对这个市三好的名额其实并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努力和回报是否对等。

    之前这个市三好顺理成章要归他,却说没就没。现在他已经默认不要了,又有人要把名额往他头上套。

    凭什么呢?我缺这一个么?

    盛望想了想,对徐主任说:“我不要了。”

    徐大嘴当即瞪圆了眼睛,就连翟涛、丁修和齐嘉豪都猛地看了过来,只有江添在他身边很短促地笑了一声,傲得如出一辙。

    盛望突然觉得特别痛快。

    他说:“说话算话,进步50名没达到就是没达到。这个市三好的名额,我不要了。”

    爽么?爽就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baiyi2个;aboab-、夜雨雨雨、大岛优子的眼睛、狼影、微光逆影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baiyi5个;如麑皛翛、訸子、霜梦酱、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十一呀、开黑店的小二、espero、乐乐、丹华抱余、小朋友请离我一丈远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aiyi11个;亲来一杯9元的coco奶4个;盛望喊江添哥了吗、丹华抱余3个;斗酒相逢、西楼谢俞、暮先生和韵小姐、夏了茶糜、哈牛、小星星、冰晶  小枫、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空想肥闲鱼、小藝射日、楚律、君离笑、栖暮2个;天天改id木木不会眼熟、夏花、薄荷精的漫长夏天、35695927、灵灵不磕cp会死、ju花残满地伤、玖、米良、yoruuuuuuu、落溪aloha、chara、77779、呜呜呜、南吕十五、圆滚滚的阿丸、薄荷、販售無糖反派男孩、星璃影、arisn_、一只付卿、江添盛望在一起了吗、雪夜、4981、evak、豆砸、小綠綠、快乐银河、吾皇、棉花糖好甜呀、浅栀q1640879093、不胖的胖小五、喵啊喵啊喵、佛系看文、待初晨、糖要三分甜、宗吾、28092508、29776437、霸道总裁吴邪、江予夺你睡了没啊、晚七、橘子轻薄、b612星球住户-、水晶皮冻、清昼亲木叽、2one、顾致珵、墨城白舍、岸芷汀兰、谷风、忽噜毛、小现只喝罐装望仔、clbri、雨秋、小添请来瓶望仔。、卮言、物理学满级研究员、一支软妹挂枝头、lseny、川酱超喜欢木叽、漓金、&&&、厌离厌世、是纯真不是纯甄吖、estate.、桃源满、福西西阿呆姆0616、helga、禅宫没猫、子期、罐装旺仔、..、星析、玖零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李相与110瓶;团了个团66瓶;espero60瓶;32336622昭、吾谁与归40瓶;哦、神奇的东方树叶、青衫、baiyi30瓶;延延光芒万丈、浮临、2067607429瓶;墨城白舍、六十一28瓶;及格25瓶;对面的智障看过来23瓶;菌达子、我不想学法语了、时光如水、29382820、小藝射日、鹤律律律律律20瓶;仙人板板19瓶;vvvvvei、桐生16瓶;000001、枯鸦、15瓶;冬弥、尺之璧、111、深雪、陌上雨霖郎、浮世秋。、野渡无人周自珩、小小小小万、樱花我爱、兮澧、j&p、落酒、一曲商阙、添哥喝旺仔么、百凤山上那颗幸福的树、灵灵不磕cp会死、怀抱费嘟嘟、颂疯、高高、禅宫没猫、lana木子、云浮阿、夜子ww、shxxrry、**oss、vivien、桃源满、金鱼崽、不着调的皮卡丘、白景、二十七味、坠影、楠竹爱撒娇、旺仔小馒头、考官a、一二三零六、3深、小熊软糖、人生何处不相逢、chiu10瓶;1167、terrie_ss、子初不知怵、松花皮蛋、林木非华9瓶;子期、左手盛夜行右手封路凛、今天也要开心鸭8瓶;盐焗小星球、崇明敬渊、桉、押韵的诗7瓶;萧青、与勋、church、lseny6瓶;大飞的消消乐、随缘、piyogray、流觞、暮啾啾啾啾啾、如愿、长顾、31115425、渺、终是自在、窝在兔子里的草、草莓味的小尉、huang、cc.、墨苏、董小董、22楼的条纹控、喵喵喵5瓶;南柯之夭夭、evkkkan、janeeeeee、hanson、sybr4瓶;wiill、北冥月初、折花、咸鱼利、不寒于面、寻、亚齐、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十九、青棠酒、想吃超软流心奶黄包、谁不喜欢程博衍呢、优格kun3瓶;w、乔初、诹茶油钱、桃花哥哥、小竹笋、夜雨声烦啾、兮子、葱花鱼今天ao3了吗、了堂、七彩狗屎、布令不灵、陌上人如玉、咕咕飞呀2瓶;枉顾春秋、久、木鱼暮雨、穆木木、16877990、啊恙、玖零、妖孽呀、昭晗、人间美味脆皮鸭、唐予、班莉齐、落落呀、岁月静好、元西河、binary、木子丰、时恩、凡果果、小女子、爱吃糖的猫、千玺女朋友、杏儿、丢失的秋裤、未生、花无妄、一天优等生、108963、陆虔、喵喵的小姐姐、淡狐、夹心饼干、崖齿、外婆家的小可爱、啊噗噜派、妤妗、mako喵、藜、大大脸张、龙套甘乐在线摸鱼、若素christy、gunnr、纵年横月、言希啦~、ccsszx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