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31、变化
    江添11点半做完当天所有卷子,12点半刷完数理化竞赛大题各三道,然后翻出本周所有拓展卷,二刷了一遍错题。

    由于错题实在很少,这一部分只花了不到10分钟。

    才12点40分,他就已经无事可做了。

    隔壁始终没有新动静。

    盛望既没有趿拉着拖鞋挪来动去,也没有要搭伴学习的意思。上周他还开玩笑说江添的卧室成了他强占的书房,结果月考一结束,“书房”就失去了用处。

    江添站在书包前,手指拨着里面的东西挑挑拣拣。所有能看的东西都看完了,他拨了两个来回,瘫着脸拿出一本厚书,封皮上写着《抒情文写作指导》。

    他盯着封皮看了几秒,不知是思考自己究竟在干嘛,还是在思考这玩意儿究竟有没有看的意义。

    可能有吧。因为他最终还是拎着它坐上了窗台。

    这个小单元在讲排比句的妙用,妙了两分钟,江添就开始走神了。

    这个时间点的白马弄堂没有凌晨2点那种寂静,偶尔有人从巷道里走过,在墙与墙之间投下倏忽而过的影子。远处的大街也会有车往来,部分安静无声,部分会有轮胎轧过路面的轻响,像被风吹起又落下的潮声。

    手机忽然嗡了一声,江添从窗外收回目光。他眉眼唇角的线条有极细微的变化,像是在听到震动的瞬间缓和放松了一些。

    他合上根本看不进去的写作指导,捞来手机一看——

    高天扬的微信。

    江添:“……”

    boom:还醒着吗添哥?

    江添:醒着。

    boom:太好了,老何提前发的竞赛题看了没?

    江添:看了。

    boom:我就知道你不会等到下周。

    boom:我有三个问题。

    江添:说。

    boom:请问

    boom:那三道题

    bomm:分别怎么做

    江添:……

    高天扬刷了一堆生活不易的表情包,解释说这次的题比以前棘手多了,条件太少,无从下手。

    一部分物理竞赛题就是这样,题面乍一看没有任何信息量,什么条件都没给就敢让人去求结果。

    boom:求个屁,我连式子都列不出来。

    江添闲着也是闲着,他从书包里掏出已经做好的卷子,把题目拍下来。上面被他用黑笔划了十来道小横线。

    他把图片发给高天扬,说:隐藏条件找齐就行了。

    哪个词代表有附加力,哪个词代表可以按照某种状态假设一个量,哪个词表示还另有限制等等,都藏在他划的小横线里。

    何进说过,这个阶段的物理其实考的就是细心,把该考虑的因素考虑齐全,想错都难。她这次发的三道题就都是典型,条件全靠找,活活找吐了一个班的学生。

    boom:有这么多隐藏条件???

    boom:cao,我漏了四个,怪不得怎么算都不对劲

    boom:老何都是从哪儿找来的奇葩题

    boom:话说你今天很反常啊

    江添:什么反常?

    boom:你以前做题不是经常跳过程的么,今天居然老老实实写全了

    boom:这简直是答案解析啊

    boom:[壮汉捂脸]

    boom:难不成是特地写这么齐全的?就等着我等屁民来问?感动。

    江添眼皮抬了一下,隔壁依然无声无息,不知是没做这些题还是早已顺顺利利写完了。

    他敲了几个字提醒高天扬:1点了。

    boom:哦哦哦对,到你正常睡觉的时间了。

    江添顿了一下,把“滚去做题”四个字删掉,换成了“嗯”。

    要不是高天扬提起他都快忘了,除了晚自习后另外有事的情况,他正常1点就该睡了。

    boom:那你睡吧,我搞题去了。

    江添:行

    他嘴上说着行,结果关了微信又把《抒情文写作指导》翻开了。这一晚,他看作文指导看了整整一小时,要让招财知道招财能乐死……

    也可能吓死。

    第二天早上6点,江添洗漱完正在房里收拾书包,手机忽然收到两条信息。因为搁在被子上的缘故,震动声并不明显,只忽地亮了两下,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他一把将书包拉链拉到底,长手一伸捞过手机。

    一晚上没动静的人终于有了回音。

    打烊:昨晚不小心睡着了,刚看到

    打烊:怎么了?

    江添站在床边垂眸看着屏幕。

    他已经把键盘点出来了,却没有回复。

    他想问“为什么突然换头像和昵称”,但原因他其实是知道的。他发出去的问号放在昨晚刚刚好,过了一夜便没了意思。

    而聊天框里的第一句话,总让他想起英语竞赛前盛望回齐嘉豪的那句“信号不好刚收到”。

    江添沉默片刻,回道:没事,出来吃早饭。

    他拎起书包走出卧室,靠在楼梯栏杆旁刷起了英文报,等那位叫“打烊”的男生起床。

    盛望虽然改了微信,但看上去却跟平时并无二样。

    上课边听边刷卷子,下课依然会跟周围的人插科打诨。笔没油了会问江添借笔芯,碰到好玩的事会试图骗江添一起笑,偶尔会把手藏在桌肚里发微信吐槽。

    离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还有5分钟,江添给前桌发了一条微信:中午去梧桐外?

    盛望正忙着写化学卷子,他右手还在飞速算题,左手伸进桌肚一把捂住轻震的手机。

    过了片刻,他才摸出手机低下头去。

    这个年纪的男生肩背很宽,但并不厚实,稍微一点小动作都会被t恤布料勾勒出肩胛的轮廓。

    几秒后,江添收到了回音。

    打烊:好啊,我要饿死了。

    哑巴中午去喜乐帮忙,赵老板管饭。江添原本以为梧桐外的那个天井下今天只有三个人,万万没想到多了一倍——

    他们刚拐过巷子,就看见丁老头门口的空地上停着一辆小货车,墙边堆着一个大纸箱和几个泡沫夹片,像是刚拆了一个大件家具。

    江添踏进屋,就见两个穿着深蓝外套的人正搬着一个银白色的冰箱往厅堂里放,还有一个穿着同色制服的人在那儿拉接线板。

    丁老头一看到他,立刻小跑过来,给了他手臂一巴掌:“你买的?!”

    江添摇了一下头,他想说什么,但刚一张口忽然想起什么般看向盛望,老头跟着看过去。

    他生平最怕欠人东西,也不喜欢无端收人好处,脾气犟得像头驴。就连江添想给他一点什么,都得靠“不能白吃饭”这个借口,对别人更是一概不收。

    老头把江添当半个亲孙,急起来可以上手,但对盛望不行,这小孩毕竟是客人,而且看着也不禁打。

    他虎着脸问盛望:“你买的?”

    盛望学江添,摇头说:“不是。”

    丁老头鹰眼瞪得凶巴巴的说:“其他人哪敢给我买这个,你再说!”

    老头年轻时候当过兵,气势从没输过谁。像高天扬这种被他揍过的,只要一看他瞪眼就慌得不行。偏偏眼前这个白白净净最不经打的,看着一点儿也不怕他。

    盛望“噢”了一声,说:“那……就当我买的吧。”

    丁老头心说这是什么屁话。但说话的人一脸讪讪,他又不忍心凶。

    老头瞪了他半天,终于泄了气势没好气地说:“你买这个干嘛?”

    盛望忽地笑起来:“您不是要管我午饭嘛,我提前交个伙食费。”

    “交什么伙食费啊?我不收!”丁老头说:“供顿饭而已,用得着这么大阵仗?你你你给我搬走,让他们哪儿来的退哪儿去。”

    盛望又“噢”了一声,说:“也行,那我就跟冰箱一起走了。”

    “你等等!”丁老头。

    “好,那我等等。”盛望收回要招呼人的手,看上去特别听话。

    老头差点儿呕出一口血来。

    他团团转了好几圈,灌了两口冷茶,最后没辙就瞪着江添胡搅蛮缠:“你带来的同学你管不管?!”

    江添:“……”

    盛望被这话逗乐了:“我爸都管不了我。”

    丁老头呸掉茶叶沫子说:“你这孩子什么脾气?”

    “驴脾气,跟您差不多。”盛望说完便挡了半边脸,一副预防被抽的样子。

    老头气笑了。

    他叉着腰在天井那儿演倔驴,犟了有好几分钟吧,终于败下阵来。他咕哝了一句“臭小子”,甩门进了厨房,就此妥协。

    老人家的心理跟小孩差不多,口口声声说着“我不要”,真收下了心里比谁都高兴。

    丁老头强硬惯了,抹不开面子。他想摸摸冰箱又不好意,便不断找着借口。一会儿说它好像没运作,一会儿说插线板乱放。做个午饭的功夫,往冰箱旁边跑了七八趟。

    两个小辈心知肚明,谁也没拆穿他。

    江添把房间里的板凳拎出来凑数,就看见盛望靠在门边,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瞄着丁老头,嘴角噙着笑。

    江添把凳子放在桌边,朝他走过去,问道:“什么时候买的?”

    盛望玩着游戏没抬头:“就前两天。”

    他开着侧瞄镜狙掉一个人,又道:“你说管我午饭的那天。”

    江添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一下。

    盛望一局游戏刚好结束,在他开口之前把战绩亮给他显摆:“帅么?”

    他看上去真的没有变化,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午饭一起去便利店。你对他好一点,他就掏出更好的东西来送你。

    唯一的区别是他不再来蹭“书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盛望喊江添哥了吗、监考官tn、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雷声小雨点大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踽踽独行3个;雷声小雨点大2个;木叽木叽叫哥哥、狼影、微光逆影、今日诸事不顺、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r·i·p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climax、[不知名←、做个闲人、马王先生、呜呜呜、慕雨、破阵子、以喻为名、罐装望仔好添~、浅栀q1640879093、厌生公子、给木木当老婆、turtledove、三木鱼京、开黑店的小二、十一呀、木笙子、柒柒、电气耗子、唐尧、浅浅吖丶、summersam、长生、19、yenaii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苻苓19个;葱花烧雩、丹华抱余10个;小木我想你、夏齌、ahhhohhh、木秃里我爱你、冰糖炖雪梨、然也、顾绥之、楚律、电气耗子、暮先生和韵小姐3个;青枫浦上不胜愁、roselemon、34990843、miyo、君离笑、町疃鹿场、菜籽z、空想肥闲鱼、夜深人靜時、伊倚晓岸、小小木头人、苑忆嘉2个;哈牛、绝世a攻周自珩、強風災害、rico、沫离、鲸鱼脊、小乔妹妹、卡卡、啊噗噜派、江停.、辰落落落落、恼恼猫、卮言、是氤氲啊、豆砸、不二臣、玄米、小胖婧、上官凌雪、beeu、冰摇桃桃乌龙茶、阿k、白芷、几何、茵、夏了茶糜、木木今天更文了吗、浅栀q1640879093、小藝射日、如麑皛翛、moz、liquid、逸鱻鱻鱻鱻、头巾、玖零、不系之舟、我一口八个西瓜、vidar_、539、28092508、37116125、波香、和鹤梦丐萝恋爱、余袂.、青柑、心宽腿长双商在线、kuroo、盛望喊江添哥了吗、今日诸事不顺、喵啊喵啊喵、gc、韫伊、爱吃鱼的猫、米良、考官a、静女其姝、草莓气泡、22425850、温瓷、阿陌墨、庄生识天籁、殊途同归、z、只喝罐装望仔、团子、马王先生、安然、fw淡烟疏雨声、s-xxxx-、假笑、夜蒲、37832967、柚子叶叶、13228336、柯零、央情li、皮卡丘i、棉花糖好甜呀、企鹅、蘭月、墨归叹、薄荷精的漫长夏天、深海hk、陈酒、沈仄、芜茗、琉曦、柏苍若、浅陌深夜、桃源满、尤圭圭圭圭圭、颜故、江添盛望在一起了吗、guyi、与翙、深入骨髓、你需要净化吗、洴洱、九九的望仔、39168779、长安、dawn、时结、月老、lkjhgfdsa、初初困了、焦糖茶拿铁。、小添请来瓶望仔。、la、驾马向南.、看看(^w^)、墨城白舍、小霸丶霸戈不是baka、木苏里的小饼干、奶味小饼干、泠笙笙笙笙、江予夺你睡了没啊、溯彦惜之、惜微、莫挨老子、十载风霜、罐装旺仔、字句行间、沿诀、影子、温温如渝、想吃超软流心奶黄包、zjwd、明日营业、别再讨好神亚吖、向日葵不开的夏天、橘子轻薄、星河滚烫、29899512、断水、绥之、清潼、莓九、100、旺仔妈妈爱你、清昼亲木叽、我好想睡觉、“我们俩十年了”、福西西阿呆姆0616、糊涂道理、再会する、时今、寒烟衰草、星析、一身傲骨的鱼排、多次拒绝吴彦祖、柒墨、rrrrrrr、张进宝、阿黎、雪山上的薄荷精、金贝贝要起飞啦、放好几天、唐时俞哥激情狂吹、烟雨。、丞为.、泰顺心、王九龙女朋友、37700657、花落筏、ju花残满地伤、西楼谢俞、b612星球住户-、移景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沫离170瓶;harrietttt91瓶;玥玥玥玥空里~88瓶;沈秋辞80瓶;四不四月78瓶;温瓷77瓶;江予夺你睡了没啊65瓶;涵涵徒手摘星.57瓶;是柒柒呀!、酸奶、是困困不是醒醒、哒哒哒、睘睘、棉花糖好甜呀、明天50瓶;江池47瓶;南木可依45瓶;嘟嘟、霜梦酱、orangeboxes、瑛珺谓我、a星系y星人40瓶;小麻雀很傲娇的39瓶;做个闲人36瓶;鬼哇34瓶;shilohdynasty、言兮之丘、komorebi、[不知名←、拾拾拾年、*^_^*、believer、猫丞丞、“我们俩十年了”30瓶;gg、寒烟衰草29瓶;继曜、仲冬28瓶;初蔻、未归26瓶;翛九23瓶;drw、迷鹿、意一翊、36039236、yaaaaaa、江眠眠、不再联系、长歌笑、莳歌、百二次方、龟龟世界第一可爱!、萨厄·杨、马尔福夫人、  -arbitrary、穆穆良朝、谢棠、一番審、浸岚恣欢、aser6666、江甜甜的罐装旺仔、jyhbdhs、叶舒翎、初初困了、我思故我在、书、无邪、远歌、浅眠听竹、jn、茧白菜、我好想睡觉20瓶;柒洛啊洛啊洛、千housands19瓶;拍扁这块饼18瓶;执笔画江山、东上螭、丞哥无处不在17瓶;岚岚岚絮、旻縠、以乌16瓶;28225151、姗~酱~�、十荒、未曾拥有、淇15瓶;酒井千姬14瓶;十年、装比の渣(。12瓶;蒋丞选手、溯流、哩哩啦啦、管燕、叶有南音、远方、voiced、小yuuuuu、iliya、流生、強風災害、sugar、白鸟、冰摇红莓黑加仑、红泥小火炉、自动打码、chenchen、yolo、泡芙春信、蘋蘋、交大和周子舒总得上一、只对喜欢的人可爱、24849691、凌、我最讨厌楞次定律、白框、糖果暧、32960313、原味鸡、_、卡士养乐多、对方正在输入、罐装望仔、a、w白糖、是木兰呐、笙歌万里、惊澜、东南、未末、小丑?、carbon、如愿、葱花烧雩、老王和无双、陌上花开缓缓归、无去处、小流氓、惜微、尾巴、也の、雨欲予鱼愉、自习女孩顾月空、炸炸快扑倒贱贱、阿慕、长安笙歌起、八个半柠檬、柠檬味的小仙女吖~、大年初一、我六岁了鸭!、stienway、露伴、起床困难户、陆压、马王先生、三木鱼京、不爱吃胡萝卜、秋木苏苏、世间隔了悠扬。、莫引、丹华抱余、雪芙饼、牧梓童、柳九七、piggie、25529527、许暝、致佳人、姜姜、浮世秋。、辞哥、墨口末浮、yenaii、森森垚垚、铃兰、gqc、小白兔不长个、月以歌、乜邪、噗兮、ゆい、甙甙、手机用户1999、柒柒、蕴阳、嘿咻、昵称无法显示、大橘馒爱吃鱼、晓延、热水、樱花树下,不悔、(ΦwΦ)、阿噗、greeny、王临安、睡一觉、^o^、余袂.、桥西的乔奚、西北一枝花花花、吉吉吉吉是喆喆10瓶;张释柳、阿丹、鱼豆腐、糊涂道理、种花家的晨曦呀、滚滚、画染绝9瓶;叶qi、木然、萝卜回家、阿珉、魚魚魚魚魚8瓶;桉、临渊、还没想好叫什么、浮栈灯、和鹤梦丐萝恋爱、星雪无恒、半7瓶;巧克力蛋糕、156、□□骨的尽头是子熹、小森唯6瓶;影子卍、20838446、大考官的喉结、寻、seas、小呼呼、阿呆大可爱、短腿的yy、暮啾啾啾啾啾、怡然自乐不思蜀、风乎舞雩、江呓、今天也要加油鸭、卮酒、骆枭、黑山鲤鱼、野渡、是方块呀、汶希希、妤妗、狍狍狍、薛洋家的小墨辞、doughnut、22425850、莫挨老子、性感扣扣、乐悦月、隅霽、不加糖小卖部、白焉、西北一枝花、sumireee、一个想法子~、朝暮晚酒、清溪照影、33295364、jyhbdhs、生气,天天乱码、清行、来阿来咬我啊啦啦啦啦、竹笙、瑞帅夫斯基、时辰不早了换个马甲吧、27345743、典典、夜雨声烦啾、叶落方知秋、无名、楚离、haru的养乐多、喵喵猫、绮桾、gi、晴桐、隐霜、icloud?、莯、晨子、暖暖、殊途、牛奶chim、决战北环高架、所念人、慕璃、每天又爱大大多一些、hx.花墨、芊茜芡、木兰姑娘、victoire、rita218、随缘、哥哥、kiki、浅北撤影疏、一番の宝物、liquid5瓶;添哥的望仔、柟湦、岸火、xddd、酸奶星人、蝉鸣狗乱吠、培养基、江林、白珩、言若4瓶;w、林君虞、clover、一条鱼?、超级可爱大宝贝儿、(★>u<★)、遇花鬼、先生家的阿悦、南森、停云霭霭、十九、紫徽北斗、夏言、ncвet、止损、嘻嘻、长眉已能画、可盐可甜小话筒、九忆纪3瓶;望仔牛奶要罐装.、薛定谔的乌托邦aquari、叽叽、121、河豚鱼、广荣、我有一只小毛驴、墨苏、白灼、羡入危叽、equinox、诹茶油钱、青君、上官巽离、阿伦、欧阳秀墩、未生、108963、满眼是你、是阿冯啊、秦渔、19、山里有只小麋鹿、自然生长、yoruuuuuuu、锤锤爱吃烤鸡翅、绝世无双尚卿、月光、yehyunghsi、盐焗小星球、木木木木木木、微微安、大宝宝、24116222、可堪回首、叶耶夜、栎薾2瓶;有点想恰奶茶、熹有长庚、大脸猫?、老子爱死政治了、解菁芜、流光不易把人抛、韶华妧玓、稀饭、谁与簪花、34398556、叶、零莫、monl'amour、顾飞的锁骨、510、roselemon、姌嫋、快乐银河、双木非林。、洛yoooooo、时慕、花无妄、苏瑾、iii、mako喵、秦艽艽、耶.?、皎荼、绝渡逢舟、刈令、楚楚君、丸圆.、穆木木、ccsszx、流年无恙、susama、一天优等生、无缘、看不懂啊、inflammatory、ahora、北冥月初、lunior、新西梦、小胖彩儿、冬冬、言希啦~、雀石、30121496、伊余来塈、起点100块、施清衍、小女子、糖怡、喵喵的小姐姐、阿薛呐、000a、独蜀无哀、骄纵也illiberal、koukouqin、大仙、殷玖玖、34706751、木子丰、梵音、cynthialiou、香槟棕、顾辞桉、yjm、今天争取不哭、吧啦啦啦、只想做一条咸鱼、屁卡丘、旧岁繁花、舌辛门木、花溪临水、素履、【柚子味的茶】、binary、是明朗啊、饭团、沈升时、湖中月是天上月、暮雨寒霜、芣苢、泰顺心、●︿●、夏习清、小胖婧、拟千、子房夫人本人、一曲篁音、merry邓、玖零、想吃烤棉花糖、30664372、啦啦啦、妖精魔鬼、谢俞俞俞俞俞、云中书、抹茶绿豆豆、宥y、心、沧海无泪、我是一条小咸鱼、久、风轻、一杯、二水人青、深绿白茶、liny、居居女孩儿、茕優余弦、simu、x天x地的卿木木木木木、38488649、阿离、白溯、孙豆豆同学、顾辞离、江毓、18310174、芜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