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某某 > 27、逼供
    高天扬的微信头像是宇宙之光,昵称叫“boom”,大概是自封为万物起源的意思。

    据宋思锐解释,此人最初昵称是英文版的宇宙大爆炸,结果跟人撞名了,遂省了一半,就叫“bang”,是个双关语,表示他又炸又棒。结果被宋思锐一行人亲昵地叫成“棒棒”,就气得改了。

    盛望也是只孔雀,不太能接受别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自吹自擂,于是把这位boom同学备注为“朴实无华高天扬”。

    此时,朴实无华高天扬给他发了一段语音。

    盛望一个没注意点开了,手机骤然响起一段狂笑,盛明阳和江鸥同时朝他看过来。

    我靠。

    他连忙捂住,把语音摁掉转成文字。

    朴实无华高天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照片了,曦哥发我了,你等等我发你。

    下一秒,盛望就被丑照刷屏了。

    照片里两个混混抱着脑袋蹲在“当年”烧烤店墙角,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怂样。这照片估计是赵曦拍的,东西南北绕了一圈,360°呈现了他们的惨相。

    朴实无华高天扬:盛哥你看看脸,是埋你的那两个小傻逼吧

    罐装:脸我不认识

    朴实无华高天扬:……

    罐装:看发型是的

    朴实无华高天扬:艹

    朴实无华高天扬:你怎么还大喘气,我不管了,我今天就指着他俩笑了!!!

    盛望其实特别爽,但他顾不上跟高天扬一起笑。他在想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两个傻逼早上刚坑过他,晚上就糟了报应。

    他怀疑这跟江添有关,但他没有证据。

    “聊什么呢?”盛明阳给他开了一听饮料,“一会儿笑一会儿严肃的。”

    盛望自打进了附中就没在家吃过晚饭,唯一一次还是初见江添那天,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他还饿了一夜。

    今天这顿,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共进晚餐。他、盛明阳、江鸥都坐在桌边了,就等江添。

    下午考完化学,江添被一个陌生老师叫走了。据说那老师是学校管理处的,附中校网就是他带着江添一起搞的,每次出点什么问题,他就会把江添叫过去。

    江添走前跟盛望打了声招呼,说自己会晚一点回去,晚饭不用等他,但盛明阳很坚持——俩孩子第一次答应四个人同桌吃饭,怎么能人不到齐就动筷子。

    这段时间盛明阳一直都在出差。他其实并不清楚盛望和江添态度软化的缘由,但这不妨碍他高兴,并把亢奋挂在了脸上。具体表现为他以前不会主动看盛望手机,今天说着话没注意,把头凑了过来。

    盛望已经很久没跟他这么亲近过了,一两年或是三五年?记不太清了。

    他小时候身体不太好,瘦瘦的没几两肉。盛明阳经常把他举过头顶,让他骑在脖子上,冲盛望妈妈说:“咱俩是不是抱错了,你爸养的猫都比他重,万一打起来,望仔不一定能赢它。”

    然后盛望就会去扯他耳朵,他总是假装很疼哎呦直叫。

    他很忙也很粗心,带着盛望玩闹经常磕着碰着,但他每次出差回来,盛望都会拿着他的大拖鞋,猫一样蹲在玄关那边等他穿上进门。

    这种亲近一直持续到盛望10岁,那两年他们有点相依为命的意思。盛望有时候梦到妈妈半夜难受,会抱着被子去跟盛明阳挤一床。好像旁边有个人,难受的感觉就会轻一点。

    再后来……也许是到了青春期,也许是因为盛明阳更忙了,那种亲近变得难以维系。

    盛望半夜依然会惊醒,但他抱着被子推开隔壁卧室的门,却找不到人跟他挤了。住的房子越换越大,他从楼上晃到楼下,喝水、吃东西、换着电视频道,玩着游戏,最后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睡过去。

    时间久了,他就不需要跟谁亲近了。

    他开始频繁地给自己划地盘——楼上没事别来,房门没事别敲,琐事杂事最好也别太干涉。他很少会发脾气,因为那样实在没风度,但很多东西不发脾气也能察觉到他的反感。

    于是不知从何时开始,父子俩之间多了一段距离。有的人以为这叫“开明”,但盛望心里很清楚,他和盛明阳之间叫“客气”。

    就像他只要抬一下眼,盛明阳就会从他手机屏幕上收回目光,笑着说:“哎对不起,爸爸太高兴了有点忘形,不是故意要看的,”

    盛望没有把手机锁上,他跟高天扬的聊天界面就这么摊在那里,随他爸看,但盛明阳却没再把头伸过来。

    “这是a班同学啊?”盛明阳随口问道。

    “嗯。”盛望头也没抬,拇指飞快地在聊天框里打字。

    高天扬漏出来的那段大笑足以说明他们关系很好,盛明阳一脸欣慰地冲江鸥说:“这小子这点挺牛的,去哪儿都适应得特别快,呆几天就能呼朋唤友。”

    盛望手指顿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但很快他又继续打起字来,敲了个发送。

    罐装:曦哥有说他俩怎么被逮住的么

    罐装:这也太巧了,是不是有人帮忙

    朴实无华高天扬:我正跟曦哥聊着呢,他之前不知道这俩混混今早坑过你,我跟他说他还挺惊讶的,应该就是巧合

    说着他还发了一张聊天截图来。截图里,赵曦一点儿没有年长十来岁的样子,连甩好几张表情包以示震惊。

    朴实无华高天扬:看见没,这就叫天降正义

    ……

    盛望拉了一下聊天记录,注意力突然被某个东西吸引过去。

    他重新点开那两个混混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拍到了围观人的鞋,有近有远,最远的那个站在某张桌子后面,几乎要到镜头之外,稍不留神都注意不到。

    盛望乍眼一看觉得那鞋配色有点眼熟,他把照片拉大,终于可以确定不是眼熟,是真的见过,就在他家玄关的鞋柜里。

    盛望二话不说,起身就往客厅走。

    盛明阳哎了一声,追问:“怎么了,不吃饭了?”

    “吃。”盛望头也不回地拐去玄关,“拖鞋不舒服,我换一双。”

    鉴于他一贯很挑,盛明阳对他这突然换鞋的举动并不诧异。

    盛望拉开鞋柜一看,果然,照片里的那双鞋今天不在,被某人穿走了。

    他正盯着那栏空格走神,一门之隔的地方忽然响起了密码的滴滴声。盛望一愣,倏然回神。

    手机震了一下,他低头一看,高天扬还在那用“天”字组词。他抿了一下嘴唇匆忙打字。

    朴实无华高天扬:老天有眼

    朴实无华高天扬:天网恢恢

    罐装:不聊了先

    朴实无华高天扬:噢,有事?

    罐装:嗯

    罐装:天进门了

    朴实无华高天扬:?????

    江添没料到有人站在玄关,进门差点撞盛望脸上。

    “你站这干嘛?”他猛地刹住步子,皱眉问。

    盛望张了张口,忽然回头瞄了一眼。

    盛明阳和江鸥正在聊天说笑。餐厅离玄关远,现在也才刚入夜,远没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没听见江添的开门声。

    盛望不知不觉压低了嗓音:“那两个小混混被抓住了你听说没?”

    江添举了一下手机说:“高天扬一路在跟我实时播报。”

    大喇叭果然名不虚传。

    “他也跟我报了。”盛望盯着他被门灯映成浅色的眼珠,说:“是你找的么?”

    江添半蹲下去换拖鞋:“什么我找的?”

    “那俩坑我的傻逼。”盛望说,“是你找的么?”

    江添抬了一下眼又垂回去继续解鞋带:“我哪来的时间。”

    “你没去烧烤店啊?”盛望又问。

    “没有。”江添说得很干脆,“刚从机房出来。”

    盛望“噢”了一声,默默点开一张照片放大。他撑着膝盖弯下腰,把手机屏幕递到江添鼻尖下问:“赵曦给高天扬发了照片,高天扬又转给我了,我就觉得这双鞋挺酷的,你看看呗?”

    江添抬眼一看,鞋带就拆不下去了。

    他撒开带子,偏开头极度无语地叹了口气,然后站直起来垂着眼皮看向盛望,大有一种“只要我不想开口世界都别想让我说话”的意思。

    盛望忽然很想笑。

    他对江添的第一印象是bking,后来的印象是冷冰冰的不爱说话,现在觉得他虽然酷但真的有点好玩……

    盛望憋着笑跟他对峙几秒,朝餐厅瞄了一眼,然后直起身一把勾住江添的脖子把他拽到大门外。

    “你再说,是不是你找的人?”出了门,盛望没再那么压着声音。

    江添个子比他高一些,被这么勾着只能弓身低头。他垂着眼,看见盛望指着他,弯起来的眸子里全是笑。

    “你先松手。”江添绷着脸。

    “不可能的。”盛望胆子贼肥,就好像拿定了主意对方不会翻脸似的,“你交不交代?不交代咱俩就耗死在这里。”

    “……”

    江添一脸头疼,半天硬邦邦地扔了一句:“喜乐那边拍到了,刚好赵曦那个合开烧烤店的朋友认识的人多,我就顺手发过去了。”

    “我就知道。”盛望一脸了然。

    江添愣了一下,他其实不太明白盛望为什么能这么笃定地“知道”,毕竟很多关系理应更亲近的人都很少会对他说“我就知道”。

    “我该给你改个备注名的。”盛望终于放开了他,甩了甩手说:“做好事不留名,我得给你备注成当代活雷锋。”

    江添按着脖子活动了一下,冷冷地说:“你敢。”

    “我什么不敢,走了,进去吃饭。”盛望说着就掏出了手机,一边往屋里钻一边打起了字。

    江添跟在他后面,终于能好好把鞋换完。

    手机忽然震了两下,江添摸出来一看,就见微信多了两条新消息,都来自于前面那个正往餐厅走的人。

    罐装:谢谢啊。

    罐装:看到那俩被揍特别爽,真的。

    江添想了想回道:教学楼走廊的监控也可以调,查一查就能知道是不是翟涛搞的鬼

    但这事还没办完,结果也没出,早早跟人说了好像有点邀功的意思。江添扫了一眼整句话,觉得有点幼稚,便摁着删除键清空了输入框。

    尽管这天的微信对话停留在盛望这里,江添一如既往惜字如金,但盛望还是感觉到了变化。

    他似乎可以透过江添那张冷脸看明白一些东西了。就好像打游戏的时候在草丛里插了几个眼,忽然打开了江添视角。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设置半月放一次感谢名单,但后台坑我,那个设置范围的功能并不能用,所以还是只能辛苦大家屏蔽一下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叽木叽叫哥哥、狼影、微光逆影、星子想问添望啥时结婚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蜜饯不太甜、turtledove2个;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b612星球住户-、子格前排兜售罐装旺仔、罐装望仔好添~、樱花落、小辰辰的秘密基地、呜呜呜、sezho、十一呀、开黑店的小二、西楼谢俞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葱花烧雩10个;菜籽z、想不出叫什么好了就叫、神仙3个;布许笑、我红豆椰奶焦糖布丁呢、木苏里老板做人了吗、夏了茶糜、ju花残满地伤、清昼亲木叽、狐尼玛2个;之熹、20737706、福西西阿呆姆0616、三思、arrivederci、橘子轻薄、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宗吾、今天天气真好、米良、岑夏夏、青木台、南者一梦、星析、心宽腿长双商在线、柏万千、简星星、丁宝、我的停停呢、町疃鹿场、小狐狸、西瓜太郎、36398780、物理学满级研究员、空想肥闲鱼、郭清、朝俞、阿衡、邀云摘星、乖巧、浅栀q1640879093、山月、西楼谢俞、金贝贝要起飞啦、惜微、黛、柳絮弥江、作古、子期、棉花糖好甜呀、sezho、团了个团、玖零、瑶山xxx、岁安顺遂、哈牛、卿酒、张进宝、灯火上宵楼、江瑜、踽踽独行、溯彦惜之、豆砸、阿辛巴、慕雨、团团团子3、君离笑、daiz9521、木木今儿更新了吗、jennyzz、十字剪刀架、开挂氪金玩家、颍川、静女其姝、我家勛勛萌萌哒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草木微辛150瓶;星析、白鸽超爱木苏里100瓶;a59瓶;赴你三月约50瓶;一亩地种一棵树47瓶;gena45瓶;晚舟40瓶;凉椿-、司罗清徵30瓶;司析29瓶;无敌的高中狗25瓶;堂堂unknown24瓶;夙子殁、花续呀、叶修的宝贝、26317012、bzs520瓶;牧尘、你身上长蘑菇了19瓶;停停白月光biubiubiu、萤珏、罐装望仔15瓶;靖11瓶;灵雨、柒忆w、顾晏打call团团长、荧蓝、语蓝、ssz、孤舟渡我、叮零零okk、东方若嫣、菜籽z、致佳人、造作啊、宁柒、lena、三咩、羽落无声、我最喜欢你、大球、希离、石榴、25255139、片儿汤侠、dandelion、停停重行行、一只松饼、阿懒、小兔子乖乖、拍扁这块饼、啾咪、阿鸣搓搓手、川崎鹤归、看山回?乛v乛?、lotus、刀下留人t^t、28°、林涯、松花皮蛋、夏、姗~酱~�、考官a的禁闭室、-江征-、一个喜桃、张小邪爱麻麻10瓶;35337785、葱花烧雩、费渡女友、听闻有位三姑娘、a考官的耳部挂件9瓶;喝药少女、大润润子8瓶;沐夏。、忘れて、木木木木木木、。6瓶;只喝罐装望仔、斯教的橡皮兔、36173946、咸鱼野鹤、叶子、君倾倾、muyul、祁尘、重度玛丽苏妄想症患者、快乐甜锦鲤、夜雨声烦啾、樱花树下,不悔、你咋不上天、猫诡呀、r.墨兮、秦渔、时差工匠、啾可、瑞帅夫斯基5瓶;紫徽北斗、38嘎嘎嘎嘎、.、loooooog4瓶;涸泽之鱼、mrs.stark?、夏花、言若、祁御我大爷、占据宇宙、鸡总的甜心、来日方长3瓶;一个想法子~、瞿嘉。、阿伦、黑仔tiamo、Σ(°△°|||)︴、草莓不甜心里甜、√、提线木偶、十九、开在宇宙的小火车、木子丰、青鸟2瓶;秦十七、花无妄、总想吃东西、ahora、北妄、39409801、穷苦银河、饭饭饭小反、一天优等生、豆奶书虫、慕心、最冷一天、千道、yang.纪、顾辞离、mako喵、山河墨色、黄昏时分见、深、柚呦you、夹心饼干、silver、溪越的溪、时恩、言他、叶、子房夫人本人、南栖柚子、伞房决明、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招潮、山河、木鱼暮雨、沐唔、民政局、班莉齐、啵酱mybelief、金亨亨の衍衍儿、gunnr、葱花鱼今天ao3了吗、言述、是不是晴天也晴了天、小女子、000a、诹茶油钱、沈升时、惟希、玖零、布雷顿森林、人间美味脆皮鸭、时慕、ccsszx、有点想恰奶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